【神話學偵探】萬物有靈之鑰打開的知覺之門(下)

檔案調閱131次

編按:上週,神話學偵探光吉帶領我們認識了母題與異文兩項在解剖神話時的重要驗屍工具,並且提出了一個問題──什麼是解釋神話的手法?本週,他將為大家解答這個「手法」到底是什麼。


作者:光吉

上週我們談到了「解釋神話的手法」。經過一個禮拜的思考,你想到這個手法是什麼了嗎?

 

想像力是怎麼出現的?一個邏輯的解釋

這裡的手法,其實就是原始民族們想像力發展的思考過程。讓我們再次想像那個在黑夜火堆旁嚇得吃手手的原始人。對於這個瘋狂世界,吃手手的原始人他並不了解,不知道日月星辰為何生成、不知道地水火風如何運作,那他到底知道什麼?

他知道他自己。或者說,他覺得他知道他自己。他有頭和腳,眼看蟲魚鳥,耳聽雷電聲,鼻聞花果香。在陌生的洪荒世界裡,他唯一能有的是他自己。所以害怕怕又是好奇寶寶的原始人開始想像,雖然外表都不一樣,但其實每個陌生的存在,也都跟自己一樣:太陽、月亮、飛禽走獸、花草樹木都跟自己一樣,一樣會說話,會想,會害怕。能夠溝通,也能夠當敵人,或是做朋友。

以自己的形象投射到世界萬物中,就算是外表不相同,但心中的靈魂卻是一樣的,這樣的互滲律導致了所有的原始民族發展出一種特別的世界認識論:「萬物有靈」。這是由神話演繹,開啟知覺之門的一把關鍵鑰匙,每一個民族透過這一把鑰匙,開啟同一道知覺之門,而知覺之門背後的,就是由同一種規律法則所產生的神話。只要他們必須面對恐懼,只要他們有對於世界的旺盛好奇心,在沒有科學知識技術下,心靈會很奇妙的發展出這一種共通的信念。

畢竟喜、怒、哀、樂、愛、惡、懼,可是人們之所以為人的共通情感性質呢,而對於知識的渴求,其實就是文明推進的動力。雖然就現在的科學法則來看,構成神話的思考模式是非理性的,所發展出的這些神話也浮想聯翩,荒誕不經。但是怪力亂神並不是混亂無序的,神話絕對具有自己的法則。

 

情感其實有其秩序:神話的法則

倘若不是根據邏輯理性,那這些神話的法則又會是什麼呢?恩斯特.卡西勒(Ernst Cassirer)在《人論》說,這就是一種「依賴於情感的統一性而非邏輯的法則。這種情感的統一性是最強烈的推動力之一。」

所以在恐懼與好奇心的強烈作用之下,我們面對這世界的總總疑案,就能夠以神話提出種種推理與解釋了。整理成問答,大概是這樣:

Q:世界是怎麼來的?
A:一定有個比我們更加厲害的存在做出這個世界。
Q:人是怎麼來的?
A:那個比我們還厲害的存在一定手藝很巧,也做出了我們這些人。

那這些「比我們還厲害」的存在又是什麼形象呢?記載閃族神話的《聖經》已經說出答案了。《聖經》創世紀一章27節說:「神就照著自己的形象造人,乃是照著他的形象,造男造女。」

是的。神的形象、人的形象,其實是類似的。那個在火堆邊吃手手的原始人,既然相信萬物有靈,也就會把這世界的許許多多的偉大的、神聖的存在,都想像成自己的形象,稱之為神。

有了這樣的認識,再重新看過跟世界起源有關的神話,就會發現在這些「創世神話」之中,具有威能的神人真的是無處不在呀。在漢族神話中,巨人神靈盤古用自己的身體開天闢地之後,疲憊倒下,左眼化成太陽,右眼變成月亮,四肢軀幹變成了四極五嶽,血液流成江河,肌肉化作土壤。這是一則巨人鞠躬盡瘁過勞之後,死後還貢獻身體做功德的神話。其他的神話之中,巨人出場的機率也非常高,苗族、佤族都有巨人創世的神話,台灣鄒族的巨人Nivenu,巨大的程度可以一腳踏在特富野村,一腳踏在達邦山(兩者都位於嘉義的阿里山鄉,隔著一條伊斯基安溪,是鄒族的兩個部落),是創造天地的神。在創世神話以外,希臘神話中的泰坦巨人族、日本《常陸國風土記》、《播磨國風土記》中的大太法師,也都與世界之初的新生,或是地名的由來有所關聯。

這大概就是在神話發展的最初,人們以萬物有靈的鑰匙,開啟知覺之門,所碰觸到的第一個想像的真理。在世界還是一片混沌的時候,巨大的人形神靈們,開創了這一片荒蕪的世界。小小的人想像了一個大大的巨人,讓這個比自己還要高大威猛的巨人成為世界的開始者。因此,萬物有靈的世界中,人藉由想像崇拜神,而取得了更高等級的地位,成為了《尚書.泰誓》「惟人萬物之靈」中比萬物更高一等更靈的存在。

 

神靈或是妖怪?台灣巨人的懸疑謎團

等等!可是,可是,有人告訴我,台灣的巨人其實是妖怪耶?他們說巨人故事就是妖怪故事,像是阿美族的阿里嘎蓋(Alikakay),根本不像是神,而比較像是怪物吧?

啊哈,這是一個非常好的問題,但如果要解釋清楚,大概要再在天橋下說個三天三夜才能說完。不過既然我們已經擁有正確的鑰匙,那麼就能清除一切迷障,使萬物顯出本相,知覺之門即將打開。關於巨人的種種疑團,敬請期待下一回,再聽光吉道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