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若潭命案03】沉默告別一切,近乎完美的人間蒸發

香楠/調查員 檔案調閱347次

 

九月的彰化還壟罩在夏季的燠熱中,洪若潭在二林的街道上騎著哈雷機車,本應快意於車行所帶起的疾風,但此時他只專注於身懷的鉅款,準備償還過往的債務。身為生意人,難免有需要周轉的時刻,洪若潭也不例外。幸好他還有那三五好友,堅定地站在他身邊,願意伸出援手仗義疏財。他從存款中提出兩千多萬的現金,親自登門,將這些款項送到幾位友人手中,實實在在奉還這段情義,總結他們的友誼。

9月4日早上9點,洪若潭夫妻致電給住在台中的妻舅姚瑞吉,於一個小時之後回到姚家拜訪,他們只略坐了坐,在午餐前就離開了。根據姚瑞吉事後回想,妹妹當時表現得毫無異狀,彷彿只是日常閒聊與問候。

這對夫妻以各自的方式,靜靜地與這個世界告別。

隔日凌晨,二林街道上的監視器留下洪家夫婦兩人開車的影像,出入來回不過短短數分鐘,再過不久到了清晨5點左右,他們晨起的鄰居在一片寂靜中,聽見洪家院子裡傳出焚化爐運轉的聲音。

在這個安靜的小鎮上,稍微特出的人,便會引起注意,而稍微響亮的聲音,更是難以掩蓋。住在雞犬相聞的僻靜地方,洪若潭於庭院周遭植密林,以躲避鄰居的窺探;也因此,發現事情不對的,反而是遠從彰濱工業區趕到洪家的蘇泉錫。他是眾源企業公司的總經理,也是洪若潭的下屬,為了公司到期的支票,來到大宅請洪若潭蓋章。

聯繫不上洪若潭,按了門鈴也無人應答,焦急的蘇泉錫憑著直覺,決定翻過洪家大宅的高牆,一探究竟。近三千坪的庭院空蕩蕩的,樹影依舊在午後的陽光下搖曳,外覆冰冷磁磚的大宅杳無人聲,甚至不聞平日宅子中偶有的獵犬低吠。當他順利進到屋內,赫然發現客廳茶几與神桌上,放著指明要給洪若潭妹妹洪玉燕的遺書。驚訝的他立刻報警,在這沉靜而了無生氣的房舍中等待警方到來。

從下午到傍晚,警方在這寬廣的大宅與庭院中來回穿梭,全力找尋洪家人的下落。後院的的小花園中,那具全新的巨大焚化爐看來十分可疑。焚化爐口擺著兩雙鞋尖朝前的拖鞋,一旁則是遺書所言的研磨機具。他們試圖打開爐門,才發現焚化爐以內鎖扣住,內側還以鉛線纏繞,在焚化爐內則藏有兩具燒焦的骨骸。

經過鑑定,焚化爐內所藏確實為洪若潭夫婦,然而,兩具遺體卻有著關鍵性的的差異。洪若潭的氣管內壁殘存著因在高熱中呼吸而產生的氣泡與炭痕,姚寶月的氣管則沒有這種現象。這顯示出洪若潭在焚化爐點火時還活著,而其妻已經喪生。

令人疑惑的是,在傳言紀錄中,提到爐內尚有兩個裝有少量不明液體的玻璃瓶,但沒有多餘的敘述。為何經過檢警調查,這瓶內液體成分仍然未定呢?這又有怎樣的重要性呢?或許從已知事實重建的案件模擬,可以協助我們推定液體的成分。

警方從確知的事實,所能描繪的事件輪廓如下:9月5日清晨,洪若潭與妻子返家之後,著手進行他們的計畫。他們準備好了麻醉或致死的藥劑,攜手走向焚化爐。洪若潭將焚化爐設定2分鐘後加熱至2000度的排程,走入爐中,將爐門由內鎖上並以鐵絲纏繞,等待著焚化爐加熱那刻,迎向死亡。

根據猜測,這瓶液體中所裝盛的應是藥物,然而經過高溫,相信已破壞了原本的性質,變得無法檢測,只留下原本玻璃瓶裝液體的樣貌,成為這樁命案中應存在卻欠缺的一環線索。

在調查之初,由於各項微物跡證的缺乏,警方只能按部就班從現場環境與死者遺物著手。由於有了姚寶月的先例,警方便針對不知去向的三個孩子房間著手。在房間裡,洪家三兄妹的眼鏡分別出現在他們的床邊,彷彿是主人入睡前隨手放置。而警方仔細搜索洪家後,也找到家中備有的電擊棒。

「有一分證據,說一分話」固然是重要的原則。然而,利用能夠掌握的所有線索,憑藉著常理與聯想能力,盡可能勾勒出真相的可能性,也是在實際探案時不可或缺的。

警方於是假設洪若潭在九月初,趁著三名孩子都入睡時,以藥物或電擊使三兄妹無從抵抗,搬運到焚化爐中燒成骨骸;然後再以一旁的研磨機器磨成骨粉收集起來,按照洪若潭遺書所言,撒入了大海之中。

事發後兩年間,檢警仍然努力追查三個孩子的下落。由於洪若潭死前,將能找到的家人照片盡數燒毀,因此警方仍然沒有排除三兄妹隱藏於茫茫人海之中的可能性。然而這番努力並沒有得到回報,既沒有找到三兄妹的遺體或微物跡證,也不見他們重啟新生的蹤影,此案最終只得以三子女失蹤簽結。

洪若潭案歷經數年,洪崇釜、洪崇荏、洪孟瑜三兄妹仍沒有現身。三人在失蹤滿七年之後,已被聲請死亡,遺留給這案件猶如海砂滲入般粗礪而令人不安的結局。

 

【洪若潭命案】系列文章

  1. 家族不和釀死因?豪華別墅成凶宅
  2. 兒透露洪尋死意圖,以父愛為名的謀殺!
  3. 沉默告別人世,近乎完美的人間蒸發
  4. 灰飛煙滅棄絕人世,流言蜚語縈繞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