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若潭命案02】兒透露洪尋死意圖,以父愛為名的謀殺!

香楠/調查員 檔案調閱420次

 

洪若潭與前妻有三名孩子,長子洪崇釜當時是中原大學物理研究所的新生,次子洪崇荏在父親所開設的的眾源公司工作,最小的女兒洪孟瑜才十九歲,就讀於台南的致遠管理學院。

他們的生母過世得早,父親洪若潭希望身為繼母的姚寶月能全心照護三個孩子,同時不願孩子認為雙親會偏袒同父異母的弟弟妹妹,於是要求她不再生育。姚寶月對他十分順從,在婚後不久便結紮,盡力扮演丈夫所要求的角色。

根據次子洪崇荏在公司宿舍留下的筆記,可以看出姚寶月雖是繼母,但親子間並無不可化解的嫌隙,甚至能夠開誠布公地談論家族間的問題。

從2001年二月到八月,筆記中陸陸續續出現洪若潭意圖尋短的跡象,其中一段寫著:「晚上回家,爸為了奶(洪若潭之母)的事想死,奶的事不知何時才能落幕,現在最重要的是把奶的事搞定。」可見家族關係長期不睦,使得洪若潭一家都陷入了低氣壓中。

身為與雙親生活最密切的孩子,洪崇荏又寫道,「中午和媽媽談奶的事,真沒有想到連媽都想死。」對照洪若潭給妹妹的遺書中提到,自十數年前與姚寶月成婚以來,不但未能獲得支持,甚至自己的父母還離間續弦妻子與孩子之間的關係。在已經逐漸懂事的孩子眼裡,見到奶奶等長輩針對自己雙親的指責,到底意難平。

然而,正值青春、大好人生在前的洪家子女是不會想到自殺一事的。

「爸問我,如果他要去死,我會跟他去嗎?」他深知雙親所承受的心理壓力,面對本應是一家支柱的父親毫無遮掩地展現挫折頹喪,年輕的他不知如何寬慰是好,只能再次自問。

另一方面,洪若潭毫不隱瞞自己希望孩子能放棄生命,與他一起自殺的念頭,這對三兄妹而言,定然是一種掙扎。試想,有這麼一個如洪若潭般近乎偏執而深具控制欲的父親,成長的過程中,必少有叛逆的想法與機會,更別說是身在父親公司,深受影響的洪崇荏。即使如此,他的筆下仍紀錄了當時的感受:「爸說,如果他死了,留我們三人,會給人瞧不起,但我不同意爸的看法。」

即使在商議自家生死大事時,洪若潭心所繫掛的仍是外人的評價。

我們無從得知洪家五口是否曾理性地商議過這個問題,也不曉得三個孩子們有多抗拒自殺的行為,我們只知道這句「不同意爸的看法」使得洪若潭宣稱三名子女已死,骨灰也已撒入大海的說法,由集體自殺的解釋,導向洪若潭夫妻聯手殺害三個孩子後才共赴黃泉的可能。

當警方循著洪若潭的遺書搜尋洪家庭院的焚化爐,僅找到他們夫妻二人蜷曲的遺骸與少量屬於洪若潭愛犬的DNA,沒有任何一名子女的骨灰殘留。即使是主臥室床鋪上疑似是注射針頭抽出時濺出的血點,也屬於洪家女主人姚寶月。

這似乎象徵在這個家庭裡,縱然是與自己生命休戚相關的決定,孩子們仍難有任何置喙的餘地。他們是隱形的、被動的、無聲的。

事件發生之後,警方仍不放棄,絞盡腦汁思索可能殘存微物跡證的場所。然而,包含停放在眾源公司的積架、凱迪拉克,洪若潭所擁有的五輛車中,都沒有三名孩子已死亡的直接證據,只餘黑色凱迪拉克和白色吉普車的踏板上留存的海砂與海水,證明車主曾經到過海邊。這是三個孩子生命已走到最後的間接與唯一證明。

洪家兄妹就這樣不留一絲痕跡地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細究洪若潭安排的這場死亡之旅,會發現他確實真正深愛自己的孩子。

有潔癖的他,以50萬元特別訂製了足以容身的焚化爐,想的是讓自己一家去得乾乾淨淨,以他所想要的方式,完美離開這個世界。

焚化爐啟用之初,作為實驗,他將自己的愛犬殺死,送進焚化爐中,讓他的寵物為他在黃泉之途上開道。此外,或許是希望不留任何牽繫於世間,不欲讓後人當成談資,他也將家中所有照片與資料一併燒毀。

他最為不捨的必定是他的孩子。看著三個月前,長子自中原大學畢業時,一家五口開心的合照。在他的邏輯中,這樣的美好是他所執著的,於是自私地要將自己珍惜所有物帶離世間。

帶著孩子全家赴死的家長沒有考慮到孩子的人生,沒有考慮到生命的無限可能。洪若潭或許真的擔憂失怙失恃的三個孩子會「被人瞧不起」;但同時,他也沒有能力理解自己和孩子是不同的個體,不該在此扼殺這些生命的可能。

這是以愛為名,所犯下的謀殺。

 

【洪若潭命案】系列文章

  1. 家族不和釀死因?豪華別墅成凶宅
  2. 兒透露洪尋死意圖,以父愛為名的謀殺!
  3. 沉默告別人世,近乎完美的人間蒸發
  4. 灰飛煙滅棄絕人世,流言蜚語縈繞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