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義地圖失竊案02】天門冬竊盜集團誤偷地圖,丟棄溪中機密逝

香楠/調查員 檔案調閱45次

天門冬竊盜集團

時間必須回到日日新報刊登懸賞啟事前的兩個月。

該年4月,警察於海山郡鐵道沿線(即今日鶯歌往板橋一帶)逮捕了正在火車上盜竊的二人組。此時地圖失竊案還未被大眾知曉,中央的財務局官員與地方上的嘉義郡刑事也才將地圖失竊的事情告知警察不久,警方一聽到「火車」與「竊盜」這兩個關鍵詞,隨即聯想到了這個案子,迫切希望能知道這兩名犯人是否涉及地圖失竊案。

雖然這個推測像是先射箭後畫靶,但這麼大的案子,線索稀微,自然不敢放過任何可能性。反正地圖案已經是一灘死水,這次調查就當作碰運氣,碰不著也沒損失。除了仔細調查他們的身分與作案手法,也派出田村與江春由兩位刑事持續搜索。

想不到,這條線還真是大獎。逮捕的兩名竊賊分別是淡水八里的鄭紅毛,與新莊西盛的羅進壽,外有一名同夥徐春波。這兩位刑事藉由竊盜二人組的供詞,在樹林發現一名販賣天門冬的可疑男子,詢問其貨源,聲稱取自板橋一名叫作林石頭的人。由於這批天門冬曾出現在火車失竊清單當中,兩位刑事認為這人就是火車竊盜團的銷贓管道之一。

集合所有人的證詞,警方勾勒出這個集團的運作方式:他們在現今板橋到鶯歌之間的鐵道出沒。年紀較長的鄭紅毛會先在火車上將盜竊的物品往車下拋,羅進壽與徐春波二人則在車下沿途撿拾,所得之物,交由林石頭委託各類管道銷贓。

難道這個集團真的偷竊了接近3000多份的地圖嗎?至少在紀錄上是如此。

流水無情機密逝

經過警方數次審問,他們坦承確實在火車上偷竊了那些地圖,但不明白箱中所裝載的是重要文書,反而預期這些沉甸甸又加密的箱中必定藏有財寶,於是將箱子拋下火車。直到他們在鐵道旁喜孜孜地撬開木箱,發現其中裝載了滿滿無法變賣的紙書。這些不法之徒希望落空,於是也沒有細看內容,就順手將所有物品都拋棄於鐵道旁的大嵙崁溪(今日的大漢溪)裡。

這一連串的供詞雖聽來十分烏龍,甚至與先前揣測的盜竊機密、武裝抗日等猜測一點干係也無,但乍聽之下,找不出什麼破綻。為了驗證此說,警察派人打撈大嵙崁溪一帶,希望能尋得蛛絲馬跡。然而,事隔數月,數箱地圖與文書都已隨水流消逝,只能打撈到一段疑似封箱所用的麻繩。

在只有證言而無可靠證詞的情況之下,警方為求嚴謹,便以同樣的木箱與紙類浩浩蕩蕩地重演一次地圖漂流記,證實河水沖刷過後,所有物證幾乎毫無殘留,難以打撈到任何東西,於是只能判斷鄭紅毛等人的供詞無誤。

這樁疑案利用了罪犯不知真假的證詞、河中疑似封箱的麻繩,重現犯行的實驗證據,以主嫌林石頭的狀況之下落幕。

然而,林石頭究竟是不是被同夥拱出來承擔的主犯,以及更重要的,此案是否真由這些火車竊盜團所犯下,或僅是因官員們見機不可失失不再來,將此案扣在鄭紅毛等人頭上呢?這種種懷疑,只能淹沒在大嵙崁溪的流水中了。

【嘉義地圖失竊案01】軍機地圖火車上神秘失蹤,45分鐘內車廂發生何事?

討論請至謎團

參考資料:
1. 嘉義税務出張所紛失土地測量原圖二千九百二十八枚懸賞一千圓(1926年6月10日)。日日新報。
2. 談嘉義稅務署地圖記錄紛失真相(1926年7月13日)。日日新報。
3. 大正十五年物價(1926年3月31日)。臺灣總督府府報。
4. 日治時期鐵路分布圖。取自:http://thcts.ascc.net/themes/rd15-07030.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