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子脫走中 尼崎事件最悲傷的謎團

檔案調閱7461次

皆吉阿嬤家的三具白骨

警方聽取了關鍵當事人的重要情報,前往皆吉阿嬤家,挪走榻榻米,撬開了木地板,發現藏在地下早已化為白骨的三具遺體時,已經是兇嫌角田美代子與警方狡猾對峙,透過各種法律漏洞,反覆被逮捕又被釋放,將近一年之後的事情了。如果不是因為在某個工廠宿舍找到了皆吉阿嬤失蹤多年的大兒子勝一,讓這位逃出「角田家族」地獄的當事人有機會親身說明案情真相,警方根本不曉得角田美代子跟皆吉一家連續失蹤與死亡的決定性證據,其實一直藏在皆吉阿嬤家地下。

皆吉阿嬤住在尼崎市,臨著左門殿川右岸的梶島地區,是一棟很尋常的一戶建獨棟民宅,根據鄰居的回憶,自從2003年之後就沒人見過皆吉阿嬤,而且她的二女兒信枝也不見蹤影,算起來兩人失蹤將近十年。沒有人知道當年七十多歲的她究竟跑去哪裡,或許是失智症走失了,又或許是早起晨運不小心掉進左門殿川,只記得他們家的人好像也沒有很在意,沒有報警,更沒有詢問過鄰居有沒有看到皆吉阿嬤最後的身影,鄰居是在閒聊中察覺,已經有好長一段時間沒看到皆吉阿嬤了,而且嫁到桐原家,偶爾會和皆吉阿嬤一起出現的二女兒信枝也不見了,這才意會到皆吉阿嬤跟信枝的失蹤。聽說有人看到信枝的丈夫曾經來過皆吉阿嬤家,但皆吉家已經沒有住人了。母女兩人在同一年先後失蹤,儘管外面流傳著許多不必要的風言風語,都無法獲得直接的證實。

皆吉阿嬤跟信枝失蹤的第四年,長子勝一也失蹤了。

又過了兩年,2009年,嫁到谷本家的長女初代,因為肺炎而在醫院過世。

不尋常的連續失蹤與死亡事件,雖然都隱然與角田美代子為首的「角田家族」有點關聯,警方卻沒有進行更深入的調查,只是當作失蹤或病死來處理,皆吉家的房子在鄰居眼中,就像受到詛咒一般,是個法律也難以介入的地帶。

警方錯將別人的照片當成角田美代子。

雖然皆吉阿嬤的次子皆吉敏二繼承了這間位於梶島的獨棟民宅,但他幾乎都沒有住在這裡,甚至在哥哥勝一失蹤那年,他也悄然離開尼崎這個傷心地,跑到東京足立區,靠著居酒屋老闆的協助,在居酒屋裡工作了三年,最後因為癌症而在足立區的醫院逝世,一生再也沒回到尼崎梶島的老家。

皆吉家的事件之所以再度被警方慎重看待,是因為2011年,逃離「角田家族」控制的大江香愛前往大阪市派出所報案,指出角田美代子與「角田家族」的暴行,這才讓警方注意到角田美代子背後的謎團,而皆吉家的故事也因此慢慢浮出檯面。警方辛苦搜查比對了一年多,才在2012年8月找到皆吉勝一,也因此證實了皆吉家曾被美代子所帶領的「角田家族」入侵,以及多個家庭被同樣的手法摧毀,多人失蹤或死亡的殘酷虐殺。

真正的角田美代子

勝一把他的遭遇告訴警方之後,10月15日,警方出動,在皆吉家找到死亡多時的三具屍骨,目測身高、骨骼及骨盆腔的特徵,死者應該是兩女一男,起先推斷這應該是失蹤的皆吉阿嬤、桐原信枝,以及身分不明的第三名男子,但是當DNA檢驗報告出來的時候,屍骨的真相不但震驚警界,更令全日本嘩然,整起「尼崎事件」最殘酷也最悲傷的一面,更因這三具屍骨而被揭露面世。

 

父親的抉擇

還不知道「尼崎事件」與角田美代子的朋友,歡迎先去這邊稍微看一下始末。

簡要言之,角田美代子不斷收養沒有血緣的親族,組成「角田家族」,以尼崎市為主要據點,滲透家族成員的近遠房姻親關係,編造各種理由找碴,索要金錢並控制生活與行動,用黑道恐嚇的方式,威逼利誘同一家庭內的親屬互相批鬥攻擊對方,到後來連毫無關係的平凡家庭也遭到「角田家族」的入侵。

被入侵的皆吉家,地下埋著兩女一男的遺骨,男死者經過鑑定後知道是谷本裕二,是谷本初代的大伯。根據勝一的說法,谷本裕二約莫是在2004年被虐待致死的,因為他身上榨不出錢,沒有利用價值,「角田家族」就悄悄把他處理掉,並持續盜領他的年金。

當「谷本」這個姓氏出現的時候,讓警方感到汗顏,谷本家的犧牲,暴露了日本法規制度的僵化,還有警政系統的顢頇與怠惰。

谷本裕二雖然沒有找過警方,但是他的弟弟,谷本初代的丈夫谷本豐,在他的家族遭到「角田家族」入侵的十餘年間,不斷向警方發出求救的訊號,不管是希望警方逮捕對他施暴的「角田家族」,還是尋求警方的庇護,都得不到善意的回應,甚至有一次被討債公司打得渾身是血,進到警局報案,警方只是將他留置了六個小時,唯一能做的居然就是打開警局後門,趁守在警局門口的債主鬆懈,讓他自行逃生,完全沒有要給予任何公權法律援助的冷漠態度,讓谷本豐徹底失望,從此隱姓埋名,一躲就是整整七年,與皆吉勝一有著相仿的命運。

谷本豐與谷本初代夫妻倆,原本帶著長女茉莉子與么女瑠衣住在位於香川縣高松市谷本老家,如果不是因為「角田家族」入侵了初代的娘家皆吉家,谷本家的命運本來不會是今天這樣的。

右起,谷本初代、谷本瑠衣、谷本茉莉子。

谷本豐的小女兒瑠衣被美代子操弄,她把瑠衣寵成小公主一樣,當谷本家包括裕二都不能吃飯不能睡覺,全天候被監禁拷打的時候,美代子會帶著瑠衣到外面去吃喝玩樂,慫恿瑠衣講出谷本豐跟妻子谷本初代之間的矛盾,然後她再利用這個矛盾去攻擊、分化谷本豐跟初代的關係。

而原本和瑠衣感情很好的姊姊茉莉子,也被美代子形容成「隨時在等待瑠衣出糗」、「背地嘲笑瑠衣」的雙面人,瑠衣對茉莉子的不信任與日俱增,美代子透過監禁茉莉子的方式,削弱她的精神抵抗,一方面又不斷培養年紀小而聽話的瑠衣,讓她成為命令執行者,年紀稍長有自主意識的茉莉子就這樣被當作家中的低賤人種,毆打凌辱,語言暴力,渾身都是被菸蒂燙傷的疤痕,各種精神肉體的虐待,沒有一天鬆懈過。

這些情形谷本夫妻倆都看在眼裡,終於有一天找到了機會,夫妻倆假裝為了錢的事情大吵一架,美代子或許是著急她的錢,一時竟疏忽了,讓谷本豐順利將妻子初代跟長女茉莉子送出了已然成為煉獄的這個家。

為了分散風險,兩人逃往不同方向,茉莉子在高松汽船轉運站等待汽船;初代則是下落不明,或許是躲在朋友家。無奈「角田家族」的追跡能力太過強大,茉莉子來不及搭上汽船就被抓回,只有初代順利逃離高松。

但是谷本豐不放棄,藉著某次黑道上門討債的機會,讓茉莉子打電話報警,他盤算的是,自己雖然挨了黑道一頓揍,但這次警察應該就可以名正言順地插手了吧?先前幾次虐待事件都向警方求救,但因為瑠衣也是施暴者,動手的阿正跟谷本家的確是有親戚關係,家暴都被警方當作一般民事紛爭而不肯介入。

現在事件層級拉到暴力討債了,渾身是血的谷本豐以為終於能用苦肉計換來一家自由,想不到警察只是打開後門,讓他自行逃逸,自生自滅而已。

再也不相信司法跟執法人員,谷本豐選擇躲藏起來,等待時機拯救自己的家庭。

 

入侵的藉口

角田美代子入侵的藉口往往都很荒謬。例如她入侵皆吉家跟谷本家的藉口,就是她的閨密律子的兒子阿正,是皆吉勝一前妻的繼子,因為少了父親的疼愛,所以個性乖張頑劣,惹了很多麻煩,本來希望皆吉阿嬤或是皆吉家的男人可以出面管教一下,但誰知道皆吉阿嬤不置可否,而勝一跟敏二又都太軟弱了,而且勝一欠了一屁股債,還是美代子出面把錢還清的,所以美代子便轉移目標,希望娶了皆吉家女兒的谷本豐可以代為處理阿正的問題。

處理方式其實就是出錢,而且不是一次給足,而是無限期,永遠地給下去,想辦法去借、去騙,年金、銀行信用貸款、找朋友借錢、地下錢莊高利貸,只要能擠得出錢,角田美代子就不會放棄。

控制住皆吉家,盜領皆吉家的年金,竊奪皆吉家房產的「角田家族」,因為開銷甚大又不事生產工作,因此才會把觸手深入谷本家,利用谷本豐,找了個藉口,把大哥谷本聰史、姊姊陽子、二哥谷本裕二都找回谷本老家,說是要開家族會議,解決家族問題,實際上是角田美代子控制谷本家的開始。

《寄生殺人》內頁,皆吉家與谷本家的關係圖。

角田美代子總共在谷本聰史、裕二跟谷本豐三兄弟身上榨取了超過日幣2000萬,如果不給錢,「角田家族」就會用揍的,用限制飲食,削弱睡眠,針對家族最弱小的老人或小孩進行洗腦與精神虐待等手段,讓原本擁有正常判斷力的大人也被迫捲入恐懼中。

大哥谷本聰史後來向他公司的社長求救,找了藏身的地方躲起來;陽子則是跟丈夫找了律師協助,才倖免於難。

角田美代子總是故意用兇惡的態度來虛張自己的黑道背景;再加上「角田家族」幾個打手人物,包括那個頑劣的阿正等人的存在;而最重要的,就是她經常把自己幫勝一還錢的恩情放在嘴邊,製造皆吉家跟谷本家的愧疚感,任她予取予求。谷本豐本來想說可以用錢打發就好,便容許美代子進到家屋來,誰料想,美代子這一住,就是四十多天,還讓谷本家成為皆吉家之後的犧牲者。

谷本裕二也沒辦法一走了之。當他被找來高松開家族會議,見到美代子跟她身旁的凶神惡煞,還有谷本豐一家的慘況,他就告訴自己,寧可自己一人陪著弟弟全家受苦受難,也絕對不能讓「角田家族」知道自己的妻小住在東京的哪裡。谷本裕二之所以留在高松,最後被「角田家族」凌虐致死的原因,就是他親眼見過逃跑失敗的下場,他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在自己的家人身上。

 

索命監理站

警方從谷本裕二的屍骨身上尋找證據,最後推定時間,約莫在谷本豐逃離「角田家族」之後沒多久,谷本裕二就被凌虐致死了。

而被抓回來的茉莉子,作為懲罰,本來會遭受更嚴厲的虐待,但她開始寫悔過書向角田美代子輸誠,並強調自己會聽話,在日記中辱罵自己的父母,甚至透露願意賣身賺取皮肉錢,上繳給角田美代子,以報答她的啟蒙之恩。

茉莉子的言行態度變得更為屈從,角田美代子當然也想過她可能從父母那邊學到了脫身之術,所以觀察她好一陣子。茉莉子的忍辱負重在最後關頭奏效了,她趁「角田家族」忙著往返高松與尼崎之間,設法善後谷本裕二的屍體時,找到了一個機會,再度逃離「角田家族」。

這次,她終於成功逃離四國島,逃到大阪,找到了一間領日薪的女公關店。小心翼翼地存著錢,每隔一段時間就搬家,出門在外總是包得很嚴實,就怕被「角田家族」的人認出來。由於尼崎位於大阪西北部,鄰近的地區包括梅田、北新地、淀川等區她都會避開不去。

即使日子過得提心吊膽,茉莉子從未鬆懈,某次借汽車給朋友開,違停罰單讓她必須換發駕照,她還很審慎地選了離尼崎最遠的換發中心,大老遠從最東端

跑到西側的明石。她知道角田美代子用瑠衣的名義申請了搜索狀,單純的想法是,就算「角田家族」真的追到明石,大庭廣眾之下他們是不敢動手的。但她也曉得瑠衣會怎麼扭曲說詞,讓警察相信她,所以當她在大阪結識的朋友,聽過了她部份的故事,想要陪她一起去明石時,都被她婉拒了。

她深怕這些人會跟二伯谷本裕二一樣,無端被捲入「角田家族」的煉獄中。

但是她的朋友們並未放棄,最後是兩位朋友開車載茉莉子去明石換發中心,在車上他們三人一直在排演如果「角田家族」真的出現,要怎麼應對。但是當車子開過尼崎,距離明石愈來愈近,茉莉子卻像心死了一樣,漸漸失去希望。

茉莉子一個人進去換發中心,兩位朋友就在車上幫她把風。果不其然,沒多久就看到幾個身形魁梧的男子,從黑色廂型車走出來,有兩個人走進換發中心,其他人似乎就留在車上張望。

就是他們了,兩位朋友從未見過「角田家族」成員,但是他們的直覺知道,就是他們。緊接著,茉莉子也傳了簡訊過來,她說,「角田家族」真的追來了。

就像排練過的一樣,當茉莉子被先前進去的那兩人,半推半就抓出換發中心時,車廂內「角田家族」的人圍了上來,瑠衣走在最前頭;而這兩位朋友趕緊衝下車,呼喊著茉莉子的名字,要拉茉莉子上車。

「我是茉莉子的妹妹,姊姊離家出走我們都很擔心,請讓我們家人有點私人對話的空間,好嗎?」顯然對方也排練過,瑠衣用很冷靜但是同時也很凶狠的語調,軟性勸退兩位朋友。

看著瑠衣跟茉莉子走進換發中心隔壁的咖啡廳,這時候兩人按著排練過的劇本,趕緊衝回車上,開車到明石警察署報警。

但是警方不肯受理。這就是一般的家庭糾紛,搜索狀是家人申請的,警方非但沒有介入的立場,連通知「角田家族」前來抓人的,也是發佈搜索狀的警察。

兩人趕回換發中心,打算強硬帶回茉莉子,但最後依然徒勞無功,見到茉莉子的時候,她面容憔悴地正準備上那輛黑色廂型車。兩位朋友衝上前去,茉莉子只是在三人擁泣的時候,悄悄地拔下她這兩年賺錢掙來的名貴手表,偷偷塞到朋友手裡,說了句:「昂貴的東西都會被他們拿走,送你吧,」

茉莉子黯然地被押上車,從此再無任何音訊。

 

不自由婚姻

折騰了兩年多的茉莉子被抓回「角田家族」,這次角田美代子完全不信任她,當然也給了她更嚴厲的懲處。

但也是這個時期,意外加入「角田家族」的仲島康司,在角田美代子的命令下,與茉莉子完婚。這也就是為什麼研究尼崎事件的人,會在角田美代子身上讀到她對家庭的渴望,她想當一家之主,她要控制所有人的未來,但是她又瞧不起工作賺錢的人,所以她不允許「角田家族」的人出去做正當工作,而是靠年金、詐騙、借貸等手段,寅吃卯糧地度日,如果錢不夠了,就繼續入侵下一個家族,然後故技重施。

角田美代子自宅的客廳

康司與茉莉子起初並沒有什麼感情基礎,但因為在同一個屋簷下久了,茉莉子的成熟與歷練,讓康司漸漸醒轉,他知道正常家庭不是這個樣子,他想帶著每天遭受虐待的茉莉子逃離這個地方。

某天,茉莉子第三次逃離「角田家族」的機會終於再度降臨。

但這次不是因為角田美代子的鬆懈,而是逃亡多年谷本初代,長期躲在和歌山縣的飯店裡工作,為了買一輛代步車,必須遷動戶籍,而早就申請搜索狀瑠衣,在初代的基本資料發生異動的時候,旋即接獲了警方的通知。

是因循制式的警政系統造成谷本家的慘劇。

被抓回的初代,跟茉莉子的下場一樣,成為「角田家族」最低劣的人等,接受了慘無人道的爆打與欺凌,不出兩個月就因頭部遭到重擊而住院。或許母女之間有達成某種默契,谷本初代住院的這年,康司帶著茉莉子先逃往東京,後又逃回康司的故鄉沖繩。

可惜的是,康司的行動早就被「角田家族」的人掌握了,兩人逃不出一個月,就又被抓了回來。

而這次,茉莉子就真的被永遠監禁在密閉空間裡,最後活活虐待至死。茉莉子的屍骨,就跟她的二伯一起被藏在皆吉家的地板下。

監禁小屋

 

父親租了新家

大江香愛的事件上了新聞,谷本豐就像早春漸漸脫離冬眠的動物,謹慎地從獸穴中探出頭來,觀察著新聞風向,探聽警方的態度,最後決定用假名向警方報案,說出他這七年間的逃亡經歷,協助警方找到皆吉勝一,並在皆吉家展開搜索,終於找到谷本裕二、茉莉子的屍骨,以及另外一具算是角田美代子嫂嫂的安藤女士。

聽完皆吉家的鑑定報告,谷本豐止不住多年來的淚水,他想知道更多,關於他逃離「角田家族」之後,妻子跟兩個女兒的後來。

警方盡力協助他拼湊還原案件面貌,意外地得知谷本豐原來一直都沒有離開尼崎,悄悄地跟「角田家族」躲在同一個地區,就是希望某天一家還能團圓,谷本豐甚至一人租下了三房的公寓。

不幸的是,谷本豐簽約租下公寓那天,谷本初代也在醫院斷了氣。這整起事件最後因為角田美代子的自殺而結束,但她為什麼要殺這麼多人,為何要組成「角田家族」,恐怕永遠沒人可以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