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別說這個了,你聽過鴻源嗎?台灣經濟史上規模最大的詐騙集團(上)

檔案調閱382次

作者:吳子葡萄

1980年代,台灣經濟起飛,以錢滾錢才是致富之道。

1981年,鴻源投資機構以每月「四分利」(4%利息)的高利率吸引民眾投資,在成立八年內,聚集投資人超過16萬人,吸金民間游資近新台幣1000億元,海外分公司開枝散葉,並跨足股市,在股票市場上呼風喚雨。

負責人沈長聲被投資人視為神明,他不但擅長經營之道,更篤信密宗、支持八九民運,以慈悲、虔誠的形象深獲投資人的信賴。許多人雙手將金錢奉上,跟隨沈長聲,期待鴻源機構能成為帶領大家脫貧致富的救世主。

投資鴻源一股十五萬元,每月配息四分,等於每月可以領到六千元紅利。會員只要投資超過六股九十萬元,便可成為「專員」。

專員可領底薪八千元,加上每月紅利三萬六千元。專員每月應招募六股,可另外再領介紹費六千元。總計每月可領五萬元。更好的是,介紹費是每月可領,只要每月完成六股的業績,薪資就是每月成長六千元。

許多人為了成為專員,一開始便拉著親朋好友集資九十萬,之後也用盡人脈,每月六股、六股的拉人入會。投資地下公司,在80年代末期頓時成為全民運動。

1990年,鴻源投資機構突然倒閉,留下新台幣940餘億元的負債,造成台灣金融體系動盪不安。16萬債權人裡有許多人借款投資,或是把下半輩子的養老金、退休金,全壓在鴻源上,一時之間,他們血本無歸、求償無門,生活陷入困境,有人家破人亡,有人乾脆自殺一了百了。

 

我是鴻源人

在鴻源投資機構宣布倒閉的一年前,根本沒辦法想像一年後竟是如此的光景。

1989年9月30日,近八千人湧入彰化縣立體育館的「鴻源人團結大會」,會場掛滿了鴻源各個分公司的布條,到處可見「火浴鳳凰、百煉成鋼」的鴻源標語。人人手上拿著一隻小旗子,在一聲又一聲的「沈董好」的歡呼聲中,沈長聲從凱迪拉克走下,步上主席台。

體育館的團結大會,翻攝自鴻源雜誌。

沈長聲的身影被投在大大的電視牆上,鴻源機構的員工列隊進場,由鴻源籃球隊不同國籍的球員掌旗,各個部門、分公司的代表依序經過沈長聲的面前。漫長的校閱過程結束,沈長聲開口說了幾句話,台下便響起如雷的掌聲。

司儀以哽咽的語調朗讀了一位投資人寫給沈長聲的信,感謝鴻源,他才能脫離貧困,擁抱現在衣食無缺的美好生活。這封信無不說進了許多投資人的心坎裡,他們百分之百相信,投資鴻源、投資沈董,鴻源將會為他們帶來更多的財富。

 

資本主義底下的反叛者

「如果既得利益者不讓我們富有,那麼我們就自己創造財富。」

在台灣泡沫經濟高峰的末期,地下投資公司如雨後春筍般興起。許多地下投資公司的老闆都抱持著類似的看法,挑戰傳統財團和金融體制。不少原本與台灣社會格格不入的退休外省籍軍公教人員,似乎也在鴻源找到了歸屬。不但靠著鴻源維持退休後的收入,更成為專員,開啟事業第二春,藉此重新建立起人際關係網絡。鴻源的辦公室頓時成了另類的同鄉會,一個他們能夠話當年、聊家常的集散地。

鴻源藉著投資人集資來進行國內投資、置產、設置關係企業,慢慢擴張自己的版圖,以吸引更多的游資。「小心駛得萬年船」是沈長聲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主張鴻源會穩健、謹慎地使用每一分的資金,他更將自己的經營理念收錄在《鴻源手冊》中,發行給所有的投資人。

沈長聲也說過:「別人的錢比自己的錢更要命」,他認為運用大眾資金,除了背負法律、道德、和社會責任外,更要承受過人的精神負擔,受人信賴與期望是一個沈重的包袱。所以鴻源小心翼翼,發錢的時候,是一籃、一籃的現金搬到現場,每月按時發放四分利。

就連一開始對於鴻源的營運和獲利抱持著懷疑態度的人,也不能質疑眼前的現實。沈長聲的確兌現了他的諾言,穩健的發放獲利。鴻源的營運和獲利狀況到底如何呢?投資人也搞不清楚,只知道分公司一間一間的開,投資人越來越多,每月依然準時發放獲利,鴻源機構確確實實地在成長,並且創造奇蹟。

 

蘋果西打、林投姐、火燒體育館

精神領袖沈長聲攜手總裁於勇明、副總裁劉鐵球,一起打下了整個鴻源王國。

於勇明精通外匯、期貨、股票等金融商品炒作,被稱作「活財神」,是鴻源機構拿來宣傳的招牌之一;劉鐵球出身黑幫,行事果斷、深諳人心並擅長遊說,在劉鐵球舉辦一次次說明會後,才開始有投資人放心把錢交給鴻源,此後資金也跟著不斷湧進,是鴻源最強的吸金高手。

在這三人的聯手下,鴻源不斷擴張,事業的觸角也越來越廣,包含:百貨、房地產、電影、旅行社、建設集團、飯店、餐廳、廣告公司、保全、電腦、製造業等,甚至成立了社福基金會和男子籃球隊、女子壘球隊等。

鴻源更成立了一支社會公益交通服務單位「鴻安保全交通服務隊」,支援台北市警局松北分局調度,協助疏導北市交通。美其名服務社會,但更重要的功能是疏導鴻源百貨前的交通,和支援鴻源人舉辦的各個大型集會。

海外分公司一間一間的開,跨足香港、印尼、新加坡、汶萊、泰國、馬來西亞、沙烏地阿拉伯等地。此外,也介入股市,盛傳當年三商銀的股價曾在鴻源的介入下,一度攀升千元。鴻源機構在香港收購大西洋集團的最大股東,在1989年取得大西洋集團的控制權,該集團最知名的產品就是台灣人熟悉的蘋果西打。

當年在股市更有傳言:「哪支股票在上漲而找不到主力是誰的話,說是鴻源在幕後操盤總沒錯。」鴻源被公認是足以影響股市的隱形黑手。

鴻源案的三位主角和信仰三位主角的人,集體準備迎接一個更好的時代。

1988年,是鴻源轟轟烈烈的一年。

由相關企業鴻泰電影公司出品,丁善璽導演,女星施思主演的電影「林投姐」盛大上映。沈長聲與女星施思相戀、結婚的新聞攻佔媒體版面,兩人在藏傳密教貝諾法王的面前約定終身,成為一段佳話。

施思當時的藝名是施思思。

11月,鴻源機構在中華體育館舉辦四周年慶的「團結大會」,為期兩天,並由立委阿不都拉主持開幕,場面盛大。20日傍晚啦啦隊表演時,鴻源在場內施放沖天炮,炮火竄進40公尺高的屋頂膠布引發大火,火勢一發不可收拾,逃生過程中有15人受傷,體育館屋頂幾乎全毀,場館暫停使用。原訂之後要在體育館舉辦的齊豫、齊秦《天使與狼》演唱會也受牽連,急忙改成戶外演出,慘賠七、八百萬。

鴻源誇下海口,要重建中華體育館,但這件事卻隨著後來發生的一切而落空。不久後,中華體育館被拆除,閒置至今。

 

跑得快,錯了嗎?看得遠,錯了嗎?

鴻源總裁於勇明曾自稱自己是一個不被體制約束的人,並將「只有科學家的發明才不犯法」掛在嘴上,言下之意不滿政府對金融體制的約束。當舊有體制不足以為所有人帶來財富,那麼民間自發集資投資又何錯之有?可是偏偏政府卻要打擊鴻源的創新。

1989年6月30日,立法院修正《銀行法》,檢調單位開始強力查緝地下投資公司,鴻源機構在連續三星期內發生四次擠兌風暴,短短兩星期內鴻源機構就被投資人提回了近200億元的現金。沈長聲被迫宣布停止出金,台股重挫320點,不過沈長聲允諾獲利照常發放,才穩定了投資人的信心。

 

矇上眼睛 就以為看不見

摀上耳朵 就以為聽不到

而真理在心中 創痛在胸口

還要忍多久 還要沉默多久

如果熱淚 可以洗淨塵埃

如果熱血 可以換來自由

讓明天能記得 今天的怒吼

讓世界都看到 歷史的傷口

-《歷史的傷口》

 

這首《歷史的傷口》是1989年集合台灣四大唱片公司的一百位歌手,為了聲援六四而唱的經典名曲。在同年9月30日的鴻源人團結大會上,搭配著電視牆投放出一群投資人搶著擠兌的畫面時,聽在其他鴻源人的心裡,又是另一番悲愴的心情。

接下來兩個小時的啦啦隊競賽,各單位的吸金專員、幹部,無不使出渾身解數,各省籍、年齡層的專員做著整齊劃一的動作、變換隊形,以實際行動宣示著對鴻源的強烈認同。

最後在蘇芮的《鋼鐵的心》中進入尾聲,全場八千人進行大合唱。在鴻源宣布停止出金三個月的期間內,鴻源機構推出了零出金方案,發揮了公司驚人的動員力量,透過吸金專員對投資人動之以情的說明,使不少投資人簽下保證一年內不會要求出金的同意書,此舉成功替鴻源機構止血。

《鋼鐵的心》歌聲即將結束之際,負責「零出金方案」策劃的劉鐵球搶過麥克風,熱血高喊:「鴻源加油!」沈長聲也難得開口鼓舞大家:「鴻源明天會更好。」

在《明天會更好》的歌聲中,沈長聲點燃了幹部手上的火把,火光相傳,輻射狀自會場散開。其他投資人也紛紛打開了手中的小手電筒,點點星光照亮了彰化體育館。就如同鴻源的旗幟上寫的,「火浴鳳凰、百煉成鋼」,只要眾人齊心協力,鴻源一定能浴火重生。

 

鴻源神話終結

不過,在那場慷慨激昂的熱血大會,「活財神」於勇明並沒有到場。沈長聲更沒料到,鴻源的吸金大將劉鐵球會在不到兩個月後因腦溢血病逝。鴻源機構即使把利息調降到1.4%,卻仍無力回天。

翻攝自雜誌,沈長聲召開團結大會。

1990年1月9日,於勇明召開記者會表示將繼續發放獲利,卻在不到24小時後,沈長聲卻突然宣布停止發放獲利。其後,鴻源垂死掙扎,直到法務部調查局介入,起訴鴻源案相關人等。超過16萬人賠光積蓄,涉及總金額多達新台幣940多億元,鴻源宣告破產。

在鴻源投資機構層壓式推銷的共犯結構底下,到底一千億去了哪裡?誰又該為鴻源吸金案負責?一場誰是誰非的官司即將展開。

——

資料來源:

張孟起 (1995)。《鴻源風暴檔案》。 臺北:時報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