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有沒有嫦娥:比爾凱辛與登月陰謀

檔案調閱460次

收視率最高的一場轉播

1969年7月16日,許多美國人聚集在佛羅里達州的甘迺迪太空中心,看著阿波羅十一號升空,將尼爾·阿姆斯壯、伯茲·艾德林和麥可·科林斯三名太空人送上太空。三天後,阿波羅十一號進入繞月軌道,阿姆斯壯和艾德林進入登月艙,成功著陸在月球靜海。透過電視轉播,全球6.5億人見證了人類首次踏上月球地表。

阿波羅十一號在月球插上美國國旗,並帶回來21.55公斤重的月岩樣本,終結了美蘇兩國多年來的太空競賽,並為人類的太空史取得了莫大貢獻。

1969年8月,紐約和芝加哥等地都舉辦了遊行,慶賀三名太空人光榮而歸,估計有600萬人參加。三名太空人更走上為期38天的環球之旅,拜訪世界多國並會面各國領導人,登月狂潮席捲全球。在美蘇冷戰下,美國人對於國家的不信任和對越戰的不滿,似乎都暫時被拋在腦後。

同年的夏天,在加州海灘的小房子裡,46歲的自由作家比爾.凱辛看著報上的新聞不以為然。

比爾.凱辛現在正在度過人生中的一段假期,他辭掉穩定的工作,賣掉房子,買了一輛雙層床的拖車到處雲遊四海,並開始以自由寫作維生。他嚮往擺脫城市生活與大地連結,甚至還寫了一本《前城市居民第一次農民指南》,分享自己購買土地、開辦農場的經驗。

他親近土地、厭惡權威,反對在越南每天發生的戰爭。當他看到阿波羅11號登上月球的新聞,他無法跟其他美國人一樣因為登月行動的創舉而興奮、激動。他曾替阿波羅任務製造主推進裝置的Rocketdyne公司工作了七年,根本沒辦法相信現在的科技已經有能力送上月球,並且成功返回。他無法相信電視上轉播的一切。

“Call it a hunch, an intuition; information from some little understood and mysterious channel of communi-cation . . . a metaphysical message. ”

——《我們從未登上月球》

 

一切起源於一個預感,或說是直覺。一段模糊不清的影片、幾張模糊不清的照片,根本無法證明阿波羅11號曾經登陸月球。在眾目睽睽之下,美國人目睹阿波羅十一號升空,卻鮮少看見著陸月球的畫面。為什麼1969年有荷蘭報紙提出登月的真實性?為什麼登月計畫被視為一項軍事任務?為什麼阿波羅任務中非機密的資料,也要對公眾保密?為什麼訓練有素的太空人會這麼容易在任務當中殉職?就連太空人的家屬也會懷疑任務的真實性?

陰謀論盛行的年代

隨著時間流逝,他將阿波羅十一號與美國發生的其他事件進行了比較。就像1972年的水門事件也是,當權者在螢幕面前是一個樣子,而私底下又是另一個樣子。人們所得知的訊息是政府想讓你知道的,而並不一定是事實的真相。

這些想法在比爾.凱辛的腦海裡漸漸發酵。他開始收集關於阿波羅11號登月的證據,越研究就越發現自己身處於一場騙局之中,且深信不疑。比爾.凱辛最終將這些重重的疑點整理成一本薄薄的小冊子——《我們從未登上月球》(We Never Went To The Moon)。

書中充滿了比爾.凱辛對登月行動造假的指控,卻缺乏嚴謹的論述、分析,這本書被出版商拒絕。1976年,比爾.凱辛自費出版了這本書。

 

登月陰謀論的指控

比爾.凱辛在書中提出了許多疑點,指控1969年的夏天是一場騙局:

為何月球上看不到其他星星?
為何登月艙降落點沒有留下痕跡?且在著陸的時候,應該會產生巨大的粉塵氣雲。
許多照片的陰影處都有反光,許多光影看起來都不是寫實光源。
負責從事安全控管的北美航空職員Thomas Baron死因不明。

這本書一開始在反文化的非主流報紙上被報導,很快地比爾.凱辛的論點吸引了人們的目光,他被邀請到電台和電視節目上,談論自己的想法。一開始,大眾傳媒只把他當笑話看,或是吸引收視率的噱頭,但是他不以為意,在鎂光燈前為自己的看法而戰。比爾.凱辛提出的這些疑問,讓許多人也開始質疑1969年夏天那歷史性的一刻究竟是不是真實發生過的。

凱辛認為美國政府的確隱瞞一些真相,他不厭其煩地跟世界上所有跟他有一樣困惑的人通信,從美國政府提供的資料去尋找蛛絲馬跡,交換彼此發現的「證據」,包括之後出版《NASA Mooned America》的作者拉爾夫·雷內(Ralph René)。

這些受凱辛啟蒙的陰謀論者,接下凱辛的棒子,持續地擴充理論,不斷地談論登月計畫就是一場騙局。

1996年,曾參與阿波羅13號任務的太空人吉姆·洛維爾說:「這傢伙很古怪。 他的立場讓我感到憤怒。 我們花了很多時間準備去月球。 我們花了很多錢,冒了很大的風險,這是這個國家的每個人都應該引以為豪的事情。」

近代反饋與檢證

2001年,相信登月陰謀論的電影工作者巴特·西貝爾(Bart Sibrel)推出了一部47分鐘的紀錄片《去月球的路上發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情》。同年二月,美國福斯廣播公司推出紀錄片《陰謀論:我們登上月亮了嗎?》,指稱當年NASA偽造登月事件,是為了贏得與蘇聯的太空競賽。比爾.凱辛、拉爾夫·雷內、巴特·西貝爾三人都出現在螢幕上談論登月計劃中的種種疑點,該節目播出後,有1500萬人觀看,且在各方小報被報導,陰謀論的話題又再被人們提起。

隔年,電影工作者巴特·西貝爾更找了機會堵在參與阿波羅十一號任務的太空人伯茲·艾德林面前,拿著聖經不斷地要伯茲·艾德林對著聖經發誓,自己真的有踏上月球,艾德林不予理會,想要避開西貝爾,但西貝爾仍追上前去,大罵艾德林是「孬種」、是「騙子」。72歲的伯茲·艾德林不堪其擾,一拳揍在西貝爾的臉上,此段畫面被人拍攝了下來,至今還在網路上流傳。

不只伯茲·艾德林,其他參與其他阿波羅任務的太空人也時常受到陰謀論者的騷擾,被指責追問為何要協助美國政府說謊。這些死忠擁護者出現在大大小小的場合,勇於跟NASA的有關人士辯論。

“不假思索地尊重權威是真理的最大敵人”——Albert Einstein

「不要撒謊、不要欺騙、不要偷竊!」比爾.凱辛時常這麼告誡自己的兩個女兒,並鼓勵人們質疑權威,認為人就是該提出問題,並獨立思考,不要被廣告、虛假的教義或任何未經證實的事所左右。

後來的這幾年,比爾.凱辛一直旅居在美國各地。他的太太去世後,比爾.凱辛搬到了洛杉磯郊外的一個小鎮,幫忙朋友管理流浪貓的避難所,持續寫作並探索他熱愛的大自然。

在比爾.凱辛去世前不久,他和兩個女兒在聖塔芭芭拉欣賞美麗的山景時,仍然開心地對兩個女兒說,「現在我準備好要去下一次大冒險!」2005年,在比爾.凱辛82歲的時候,他因為一場手術的併發症過世,直到死前,他仍然認為1969年的夏天,人類並沒有去過月球,所有的證據都是在攝影棚被偽造出來的。

進入21世紀之後,比爾.凱辛和其他陰謀論者提出的指控早就被NASA一一推翻,所有的指控幾乎都可以被科學解釋——永遠飄揚的國旗,是因為真空中的慣性動作能維持較長時間;相機的曝光寬容度有限,自然拍不到星星;看起來像是攝影棚拍出的不自然光源,也是因為月球表面的反光度很高,在某些陰影處看起來會像反光板補光。登陸時使用反向噴射,並不是硬性撞擊,所以不會造成坑洞。

即使NASA越來越針對陰謀論作出回應,甚至提供了更多當年的影像資料,但登月陰謀論仍持續出現在電視、電影、漫畫上,更廣泛地被人們提及和討論,並成為網路時代最廣為流傳的謠言之一。真相是什麼早已不重要,登月陰謀論被簡化成一個更容易理解的論述:政府總是對人們有所隱瞞。

 

“you cannot fool all the people all the time.”

你不可能一直愚弄所有人。

 

比爾.凱辛在《我們從未登上月球》一書裡,引用了這句林肯說過的話。比爾.凱辛的女兒溫蒂.凱辛(Wendy Kaysing)也說,他父親是他見過最誠實的人。

————-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