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到別人家門口:金正男機場遇刺事件

檔案調閱102次

機場惡作劇

  2021年,海地總統摩伊士(Jovenel Moïse)遭到暗殺,而眾多政治暗殺事件中,北韓的金正男遇刺最為戲劇化。

  事情要從機場說起,穿著灰色外套的光頭男子正在向二航廈的櫃台服務人員說明他的狀況,他本來要趕搭早上十點,由吉隆坡國際機場飛往澳門的亞航AK188號航班,才剛剛走到電話亭要撥電話通知友人,忽然出現兩名女子,一前一後湊到他身邊,其中一個從背後遮住他的雙眼,向跟朋友一樣玩鬧般地問他:「猜猜我是誰?」。

  他驚覺到一股機油的臭味從她的手中傳來,立刻甩開她的手,並往旁邊退了幾步,當他勉強睜開沾到油汙的雙眼,只看見前方那位長頭髮女子說了句:「對不起!」就跑開了。

  他忽然覺得渾身都很不舒服,嘴巴有點抽搐、麻痺感,左腿也有點失去知覺,呼吸變得非常不順暢,一跛一跛地走到航廈櫃台,希望有人可以協助他就醫。事出突然,二航廈的警衛護送他到機場附設的診所,進行簡單的診療,還來不及向醫生再次說明他的狀況,就逐漸失去意識,間斷性的痙攣不停發作,血壓極高,幾乎測不到脈搏,嘴角甚至開始冒出血泡。

  醫生依照經驗判斷是疑似神經中毒的症狀,注射了一毫克的阿托平跟腎上腺素,解毒劑尚未來得及生效,緊接著排除他口中的血泡和嘔吐物,插管之後準備轉往布城醫院(Hospital Putrajaya)。

  可惜還沒送到醫院,他就在救護車上失去生命跡象。機場也早已尋不見那兩名形跡可疑的女子了。

  國際機場發生兇殺案,驚動馬來西亞全國上下,隨即公開了機場的監視器畫面,希望大眾能協助指認,以利警方逮捕兩名行兇的女子。

  警察檢查了他隨身的後背包,護照上的名字叫「金哲」,國籍是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能夠離開那個鐵幕國家,於各國之間自由自在隨意飛行移動的人,顯見他的身分應該相當特殊,也促使馬來西亞政府不敢輕忽,嚴陣以待。

  除了一台尚待破解的筆電之外,背包內還有啟人疑竇的13萬美金現鈔,以及12瓶做為解毒劑的阿托平。斷氣的金哲彷彿早就知道自己會有這一天,隨身揹著救命的藥品,只是沒料到對方下手這麼重,這麼突然,還斗膽選在人來人往的國際機場,12瓶解毒劑完全無用武之地。

殺手重回現場

  檢警的蒐證程序還在進行,隔天,那個從背後遮住金哲雙眼的女子,居然大搖大擺地回到二航廈,她在賣場閒晃的模樣引起警衛的注意,簡直不敢相信這殺過人的女子膽敢大喇喇地回到犯罪現場,毫無防備,也不做任何掩飾變裝。

  為了不要打草驚蛇,警衛小心地跟在她身後,採逐漸縮小範圍的方式要收網逮捕她。就在她準備搭計程車離開的時候,警察請她下車,要她回局裡交代一下昨天的行蹤。

  她姓段,全名段氏香,是越南人,相當配合警察的調查,一直到最後被上了手銬,她恐慌的神情才展露出來。

  「我沒有殺人,我沒有。我只是在錄整人影片而已。」

  兩天後逮捕了另一名印尼籍的西蒂艾莎(Siti Aisyah),她是段氏香的同夥,也就是金哲最後看見的那名長髮女子。而她也是一樣的說詞,按雇主的要求,她和段氏香兩人在機場隨機挑選旅客,用抹油、遮眼睛、砸奶油等通俗的整人手段,側錄誇張搞笑的影片。

  警方根據她們的供詞,抽絲剝繭出幾個跟她們接洽的人物,可以確定至少有四位北朝鮮男子跟她們見過面,當天也有在機場現身,其中還有日本人涉案,總計涉案人數約在8-11人之間。

左為西蒂,右為段氏香。

  西蒂說,介紹她拍整人影片的是一位叫做詹姆斯的日本人;而接近段氏香的則是一位北朝鮮籍的MR.Y。每拍一支影片,約有400令吉的酬勞,約台幣2500左右,毫無拍片經驗的兩人,工作內容就只是到街上去惡整路人,由攝影師拍下路人錯愕的表情,算是相當簡單又高報酬的工作。

  對失婚而不得不在吉隆坡從事性服務的西蒂來說,拍攝一支整人搞笑影片的收入,相當於她在情色按摩工作四天的所得,雖然有點不懂那樣的影片有什麼好笑的,但詹姆斯告訴她,那是按照日本人的幽默感設計的腳本,影片主要是在日本流通的,詹姆斯特別叮囑她專心練習整人,其他的不要過問。

  而段氏香曾經報名過越南的明星海選,積極經營社群平台,懷抱星夢,當她被帶到警局的時候,甚至在職業欄直接填上演員。對她來說,有人願意找她拍影片,而且酬勞不算太糟,當然是躍躍欲試,從她跟MR.Y往返的上百頁網路訊息可以看到她對表演的執著,有時候被MR.Y挑剔了也會趕緊道歉,願意重拍。

  兩人就這樣接拍了好幾支影片,期間也陸續上傳到YOUTUBE。而她們的最後一個任務「金哲」,或許才是這個計劃真正的目標。

馬來西亞與朝鮮的外交危機

  段氏香和西蒂被收押禁見,案發一周後,馬來西亞衛生部總監諾希山在記者會上表示,機場「金姓男子」的身份不明,死因須待解剖後才能釐清。但是朝鮮當局卻不這麼認為,當時駐派馬來西亞的朝鮮大使姜哲強調死者「金哲」為朝鮮一般公民,身份相當清楚明確,要求馬方即刻歸還朝鮮公民的遺體,未經朝鮮允准不得驗屍,朝鮮也不承認驗屍結果。

  但因為人是死在馬來西亞境內,監視器影片也早就流傳出去,全世界都在看馬來西亞要怎麼審理這起機場謀殺案。擱置朝方抗議,馬來西亞的檢警按照程序進行屍體相驗工作,確認死因是有機磷中毒,特別是受襲的眼球VX毒劑含量超高,體內也殘量大量毒素,心肺等所有器官更伴隨肌肉異常緊縮而衰竭,從遇襲到毒發身亡,約莫15至20分鐘。

  VX毒劑是聯合國禁用的化學武器,兩名女子是從什麼管道得到這種物質,立即成為馬國警方質疑的重點。深入調查兩名女子在馬來西亞的活動足跡,都不可能輕易獲得這種劇毒,而兩名女子口中的詹姆斯跟MR.Y,應該也只是接頭的對口,這起案件背後肯定有更重量級的主謀。

  但朝鮮卻不這麼認為,不但批評馬來西亞政府不尊重朝鮮,時任駐華公使的朴明皓更直指這起朝鮮公民機場遇刺案,完全是美國跟南韓攜手共謀,試圖栽贓嫁禍,汙衊朝鮮形象的惡質戲碼。

  為了死者到底是「金哲」還是金正男,馬來西亞跟朝鮮大動肝火,互相驅逐了外交大使,關閉使館,降下對方的國旗,更下令禁止對方的公民離境,儼然走向斷交的局面。

  就在兩國鬥法的同時,全世界都看過事發當日的機場監視器畫面,有愈來愈多人透過照片比對的方式,認出被毒殺的「金哲」,毫無疑問的就是金正日的長子金正男。

  朝鮮的異常暴跳如雷,反映出作賊心虛的事實,監視器的嬉鬧玩笑,其實就是一場演給全世界觀看的政治謀殺秀。

金氏政權的移轉過程

  金正男雖然是金正日的長子,自幼頗堪重任,接受的菁英教育也全都是為了讓他接班做準備,但自從他透露出對中國改革開放的傾心,嚮往資本主義社會帶來的便利與快捷,曾經為了帶妻兒去東京迪士尼不惜偽造護照被日方驅逐出境,甚至反對金氏政權繼續統治朝鮮,朝鮮權力核心便漸漸將之視為社會主義的叛徒,即使父親金正日也無法容許自己孩子有這樣叛國的思想,於是金正男就帶著妻兒、生母成蕙琳及其家族,舉家離開朝鮮,前往歐洲定居。失勢王子流落海外,本來可以遠避政治風波,卻因為朝鮮接班人的問題,惹來殺機。

日本朝日電視採訪

  2011年金正日過世,在排除女性接任的前提下,可能的接班人本來是金正哲,但金正哲身體太弱,所以擔子就落在金正恩肩上。當時金正恩才27歲,難以駕馭暗潮洶湧的朝鮮政局,因此有不少老臣把目光投射在遠避外國但穩重老成的金正男,儘管他的頭腦已經帶有西方資本主義的毒素,但這幫朝鮮老臣深信一定可以將之納為己用,畢竟金氏政權的延伸,必須具備合理性,不時都在醞釀讓金正男回來輔佐國事,但其實就是恭迎金正男復辟的計謀。

  2017年的馬來西亞刺殺案,就是在這個背景下發生的。

  我們不該將朝鮮理解為絕對的寡頭獨裁政體,在金正恩以下的官員,不管是親恩派還是親男派,各自都有他們長久以來培植的影響力,這些老臣對金正恩來說既是助力也是阻力,單看金正恩在國際版面的行蹤飄忽,便能揣知朝鮮政局的詭譎多變,不太可能是金正恩一個人說了算的。金正恩並非完全不知道他的同父異母哥哥金正男會被謀害,畢竟連金正男自己都隨身準備了解毒劑;但金正恩有沒有主導或允准整個謀殺案呢?這就相當耐人尋味。

  朝鮮和馬來西亞的僵局,最後在同年3月底落幕,一個半月的外交拉鋸戰,最後協議將「金哲」遺體運回朝鮮,並互相釋放居留在國境內的公民,解除外交危機。馬來西亞依然認為「金哲」就是金正男, 2018年,馬來西亞首相馬哈穆罕默德(Mahathir bin Mohamad),肯定金正恩對和平的努力,但相關新聞稿也提到死者就是金正恩的兄弟。雙方大使館重啟,朝鮮卻對此不置別詞,兩國邦交依然如故,馬來西亞跟朝鮮達成什麼協議,交換了什麼,至今無人知曉。

  金正男的家人也受到威脅,現為自由朝鮮的秘密組織千里馬民防,就在金正男遇刺後,釋出了一段金正男長子金漢率(김한솔)的長篇聲明影片,強調會組織流亡政府,致力於推翻朝鮮金正恩的世襲政權。

兩頭誤闖政變的代罪羔羊

  國與國的危機處理結束了,而在機場動手殺害「金哲」的兩名女子段氏香和西蒂,卻必須面臨謀殺罪的指控,兩人被關在牢裡超過一年,接受審問的過程中,她們的證詞幾乎都不被相信。馬來西亞高等法院法官阿茲米·阿里芬甚至認定這起政治謀殺,兩名女子事先可能知情,絕非她們所說的惡作劇整人影片這麼雲淡風輕。

  這件事情當然引起了人權律師的關注,段氏香的律師吳順成(Gool Soon Seng)和西蒂的律師安祖拉(Azura Alias),除了要釐清整起案件的真凶之外,也都試圖要引渡兩名女子返回祖國接受調查,因為按照馬來西亞法律,她們幾乎只有絞刑一途,別無生路。

  只要能證明兩名女子事先不知情,是被矇騙的情況下,對金正男進行所謂的惡作劇影片拍攝項目,導致金正男毒發身亡,那麼至少可以將兩名女子的罪刑減輕,免除死刑。

  馬來西亞檢警認為,監視器畫面上可以看到兩名女子把VX毒劑塗在金正男臉上之後,快速離開現場,雙手宛如沾染穢物般,高舉在肩頭,並匆忙進入女廁沖洗,甚至還發生嘔吐噁心的不良反應,顯見她們很清楚自己手上的是致命劇毒。

西蒂的背影

  律師卻也針對這點提出了決定性的反擊。

  試想,如果事先知道要將這麼劇烈的VX毒劑塗抹在某人臉上,有可能不做任何防護措施,連手套都不戴,赤手空拳地上陣嗎?這種「抹臉惡作劇」的影片,段氏香跟西蒂拍攝過不只一次,每次塗在手上的都是嬰兒油,她們萬萬沒想到這次塗在手上的是VX毒劑,所以才會有監視器上拍攝到的那些動作。

段氏香離去的身影

  將近兩年的纏訟,西蒂的祖國印尼透過外交手段,終於讓控方撤銷控訴,當時站在金正男前方,並未實際動手的西蒂,得以無罪釋放。但段氏香的處境就沒那麼好,包括她家鄉的親戚,都對她被捲入這個事件感到無法諒解,越南政府也並不積極與馬來西亞對話,再加上是她直接導致金正男身亡,最後不得不認罪,被判「以危險武器致他人受傷」的罪名,足足關了兩年以上,才因服刑狀況良好獲得刑期減免,平安回到家鄉河內。

  金正男被殺的理由或許很單純,就是威脅到金正恩的正統地位。但安排深邃曲折的計畫,牽連無辜的段氏香和西蒂,就只是為了完成王位奪嫡的政治謀殺,再次見證了朝鮮對於平民百姓小人物的蔑視與不屑一顧,犧牲別人的小我,完成自己的大我,非常具有社會主義色彩。

延伸閱讀:
解開北韓領導人哥哥金正男的暗殺之謎
https://ohsir.tw/46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