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史上第一起運鈔車劫案(下)

檔案調閱472次

坐牢像度假

  提到監所,你會想到什麼?冰冷的鐵欄杆、24小時的監視、平均每人約0.4坪的生活空間、每天半小時到1小時的放封……等,還有各種對人身自由的剝奪,這是對犯下過錯的受刑人給予懲治。但這些對已經被判處死刑的蘇俊模來說,不算什麼,他就是有辦法在獄所裡吃香喝辣,還能外出約會,他怎麼辦到的?蘇俊模等六人,一審、二審都被判死,儘管在看守所裡過得很「舒適」,一旦判刑確定,他還是得死,所以他早就想逃了,但在戒備森嚴的台中看守「插翅也難飛」能怎麼逃?蘇俊模就是有辦法,而且他一次帶著劫鈔案其中4個共犯,跟另外兩個獄友,六個人一起逃,這是台灣獄政史上前所未聞,更是讓台中看守所顏面無光。但在談蘇俊模怎麼在獄中呼風喚雨跟越獄脫逃之前,先來談談另一起劫鈔案。

  時間是71年12月7日下午三點多,位在台北市民生東路上的台北郵局,當時一輛世華銀行的運鈔車開進了郵局車庫,收款員準備進入郵局取款,突然衝出兩名蒙面歹徒,手持m16步槍劫走了運鈔車及車上的1400萬,1400的天價當年可算是治安史上劫鈔金額最高。這起世華運鈔車搶案,發生在沙鹿劫鈔案主嫌蘇俊模被判死刑後的8個多月,讓人不僅懷疑,難道是模仿犯案嗎?

一把槍搶兩案

  由於當年監視器跟行車紀錄器的建置不像現在這麼普及,歹徒又蒙面,要鎖定歹徒的身分並不容易,「大概有一百多天,每天開會,開完會再去搜索,一直在過濾」當時候負責偵辦的檢察官羅明通坦言,世華劫鈔案的偵辦一開始確實不順利,直至5個多月後,社會重囑的焦點才因為一起越獄案轉移到台中。

  這一天是72年4月30日,台中看守所發生了重刑犯越獄案,六名囚犯逃出了看守所的銅牆鐵壁,六個人當中,有四個人是死囚:蘇俊模、陳東華、廖天生、吳森山,再加上另外兩名重刑犯。死囚逃出生天,這一天對台中看守所來說,說是「所恥日」也不為過,擺明就是管理疏失,才會讓受刑人有機可趁,再查下去,更查出獄政貪瀆荒唐的一頁。

  前頭提到,被關押進監所的受刑人,食衣住行通通受到限制。尤其是極刑犯,包括死刑犯、重刑犯限制更多,例如同案的被告不能關在同一舍房,避免串供、極刑犯不能當雜役…等族繁不及備載。但這些限制、規定對蘇俊模等人形同虛設。先說抽煙,一般監所哪能抽菸,因此香菸在監所內很暢銷,稍微有錢一點的,都買「長壽菸」,不然次一等,就抽菸味較濃的「新樂園」,而且要抽,還不能光明正大的一根一根抽,受刑人通常會去買寫信用的十行紙,將菸絲拆開後,捲進十行紙,搓成細細一條的菸條,俗稱「老鼠尾巴」偷偷抽。至於洋菸,因為菸味較淡,價格又貴得嚇人,但蘇俊模不屑抽長壽,他說,他只抽三五牌跟日本菸。

  此外,蘇俊模跟其他劫鈔案的共犯,還能在獄所裡當雜役,可以在獄所裡自由行動。也許有人會問,「當雜役很奇怪嗎?」先簡單介紹一下,獄所裡的雜役就是「公差」,平時送送公文、打掃環境,一般來說,要擔任雜役有幾個條件,根據民國71年09月公布的《監獄暨看守所調服雜役注意事項》(已於民國94年09月廢止)上頭所記載的,擔任雜役的受刑人,所犯的罪刑不能是:內亂、外患、殺人、搶劫、搶奪強盜、盜匪…等,且本刑最重要必須在五年以下。所以,犯下運鈔搶案被判處死刑的蘇俊模,哪裡符合資格?

  不僅如此,被關押在台中看守所的蘇俊模,還能跟其他劫鈔案的共犯,關押在同一個舍房裡,一般死刑犯不是住獨居房就是得和其他「他案」的受刑人關押同房,再加上,蘇俊模等人雖然被判處死刑,但案件審理還沒定讞,哪有同案被告關一起的道理,但蘇俊模跟幾個死刑犯好友同住一房,卻是不爭的事實。以往我們所想像,在監所裡被剝奪的自由,從蘇俊模的身上幾乎看不到,連蘇俊模自己都承認,在看守所裡日子過得「很舒服」。為什麼蘇俊模鐵牢裡的日子還可以如此愜意?追根究柢,就是錢!人說「有錢能使鬼推磨」這句話說來還真不假,當時蘇俊模的母親,知道寶貝兒子被判死刑,來日不多,希望他人生最後這一段路,在獄所裡面可以過得好一些,於是聽從蘇俊模的建議,三番兩次送錢給戒護課長、管理員,每逢中秋節、春節送禮,並在禮盒裡夾帶5、6萬元現金「聊表心意」。蘇俊模甚至委託監所外的親友「招待」戒護課長跟管理員到當時台中五權路上的元帥俱樂部,不僅有女陪侍、喝酒跳舞,甚至還讓他們把小姐帶出場過夜,吃、喝、嫖、賭樣樣不少。

  正所謂「拿人手短、吃人嘴軟」,接受招待的管理員們,當然對蘇俊模等人就會多加包容,多少給點方便,蘇俊模就曾經說過「知道他(意指課長)喜歡錢,送去後,他就高興,對我們特別方便,行動不限制,可以喝酒吸菸,會面時可以不用先回去,管理員知道也不敢管我們」、「因為已經打點好課長了,所以其他主管沒有權利管我們,所以我們夜間也可以自由走動」

  原本蘇俊模媽媽的用意,是希望蘇俊模能過得好一點,但對蘇俊模來說,日子過得再好,有朝一日還仍是得面對法律制裁,仍是小命不保,於是他要逃,這一道道大開的方便之門,就是絕佳的機會。

周星馳「無敵穿牆術」也是有典故的

  72年3月,蘇俊模買通了監所的特約醫師廖姓醫師,他告訴特約醫師跟其他管理員,他是家中的男丁,希望替蘇家延續香火,「我是長子,我將來如果判死, 沒有小孩傳宗接代,希望你們給我安排出去,用跟女友會面的機會,讓我能夠留下種,他已經想逃了,但管理員是被蒙在鼓裡的」當時審理貪瀆案的法官林慶煙說,傳宗接代是蘇俊模對外的說詞,但他想的是,如果能離開看守所,就有一線生機。這一天,蘇俊模突然說他耳朵痛,特約醫師診斷後,幫他開一張診斷證明,內容提到,蘇俊模罹患中耳炎,監所內沒有可以治療的器材,因此必須要外出看診。

  3月17日,監所管理員押解蘇俊模到廖綜合醫院就醫。就在蘇俊模抵達醫院前,醫院的院長,也就是廖姓特約醫師早就交代工友,清潔2樓的203室,地板還打了臘,醫護人員幫蘇俊模打了消炎針,就留蘇俊模跟女友在病房裡幽會。當時一名管理員,還脫下自己的手錶,交給蘇俊模,要他看著辦,時間到了就出來,然後就在病房門口戒護。相隔半個多月,4月2日,蘇俊模第二次「循著前例」再到廖綜合醫院和女友約會,接連兩次外出幽會,代價都不便宜,光是一次約會就得花30萬元打通關,也許有人會好奇,蘇俊模的女友究竟有沒有替他留下孩子,筆者從報章資料上,並沒有特別查到傳宗接代的任務有沒有達成,但根據部分文史工作者的說法,在第二次約會後,蘇俊模的女友確實成功懷孕。

中國時報

  兩次的外出約會,蘇俊模原本打的算盤是要藉機脫逃,卻因為他的女友不願幫忙,再加上蘇俊模媽媽的力阻,才沒成功。但這沒打消蘇俊模的越獄念頭,其實他早計畫好要跟5名沙鹿劫鈔案的共犯廖天生、吳森山、陳東華、徐俊能、楊清風集體越獄,但一次六個人要逃出看守所,有這麼容易嗎?待續…

人生就是要不斷地安排計畫

人混成名黑吃黑
傲視江湖有何為
來日必有奇事出
江山終究為我奪
蘇俊模

  不想死,是人之常情,縱使再兇狠的歹徒,一旦要上刑場,有多少人是能心無畏懼的踏出這一步。對蘇俊模來說也一樣,他當然不想死,他花了整整一年觀察、測試,找尋監所管理的漏洞。先前提到,因為親友送進監所的白花花鈔票,幫蘇俊模打通了關節,他可以自由行動、當雜役,甚至連跟親友辦理會面時,每次10分鐘的會面時間,雖然他常會延誤,但所方也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會面時間超過了,管理員會報告說蘇俊模的時間都太長了,他(戒護課長)說過了就算了」課長沒意見,底下的人哪有置喙空間,「大家眼睛都亮亮的,上面交代什麼事能配合就配合了,所以他才能這樣子到最後予取予求」但其實,這一次次延誤會面時間,就是蘇俊模測試的一環。蘇俊模更觀察到,距離會面室最近的第一崗哨,平時衛兵在交接時,下哨的衛兵會把槍枝靠在塔上的欄杆後下來,再由上哨的衛兵上去拿槍,交接班的衛兵「沒有拿槍」的空檔,就在每天早上10點整,於是他計畫好,利用每天辦理會面時間的延誤,試圖讓不同梯次會面的同夥,都能在早上10點出現會面室集體脫逃。

中國時報

  原本蘇俊模的計畫是,他跟其他5名沙鹿案的共犯要集體脫逃,但過程中他跟徐俊能起了口角鬧翻,決定將徐俊能排除在外,但因調舍房時,楊清風與徐俊能被編排在同一舍,就怕風聲走漏,才臨時決定找來吳森山的兩個朋友加入,剔除了楊清風、徐俊能。

  確定了越獄夥伴、發現了管理缺漏以及突破點,現在就差最後一步。因為蘇俊模等人是死刑犯,要佩戴腳鐐,這是箝制他們脫逃的最後一個關卡,腦筋動的快的蘇俊模,他想到了,會面時,有些親友會送會客菜給他們加菜,因此他讓在外頭接應的朋友,將長約3-4公分的小鋼鋸跟鉚釘藏進肉塊中,夾帶進所。也許到這裡又有人會問,「有這麼容易嗎?」「都沒有檢查嗎?」但爬梳一路以來蘇俊模「打通關」的過程,獄所人員長時間對於他的縱容,再加上早期獄所管理的鬆散,這些鋼鋸、鉚釘就是送到了蘇俊模等人的手上。他跟共犯們每天鋸一點,鋸開了鐵栓後,再插上自製的鉚釘偽裝,表面上看起來沒有異狀,管理員也沒有察覺。天時、地利、人和,就在72年4月30日,六個人脫逃成功。

  越獄後的蘇俊謀等人,逃到了板橋翠華街的一戶民宅裡躲藏,但刑事局早就掌握到獲線報前往埋伏,埋伏了3天,得知蘇俊模等人在脫逃期間,拿到了一把M16步槍,於是嚴密部署,在5月7日凌晨拂曉出擊,歷經了10多分鐘的槍戰,逮回了蘇俊模、吳森山等人。整整一年的計劃逃獄,最後只逃了7天就狼狽落網。

  就在蘇俊模重回牢籠後,刑事局又接獲情資,一通電話打進了刑事局,直指,若要破5個多月前,那起世華銀行運鈔車的千萬劫鈔案,就得朝蘇俊模這幾個越獄犯身上著手。這起劫鈔案,我們先前有提到,當時專案小組辦了160多天都沒線索,現在出現這個線報專案小組很重視,但世華劫鈔案發生時,蘇俊模等人早就被判死刑關押在台中看守所了,能有什麼關聯?細心的專案小組注意到,蘇俊模落網當天,他們手持M16步槍拒捕,而世華銀行運鈔車的劫案,歹徒也拿了把M16步槍,以槍追人,追出了一個名字「游榮佳」

大搶劫時代來臨?

  游榮佳是蘇俊模的舅舅,專案小組發現,平時手頭拮据的游榮佳,前陣子突然出手闊綽,又買機車、又買車很可疑,循線把人逮了回來,突破了他的心防,他坦承,世華運鈔車搶案是的確是他跟同夥陳坤火一起犯下的。至於M16步槍是他搶來的,多年前,松山機場的搶槍案就是他幹的,當時他搶了槍,就把步槍給了蘇俊模。而在蘇俊模因為沙鹿劫鈔案被逮、被判死後,他就經常去看守會探望這個外甥。但因為他積欠蘇俊模近百萬元,每次會面蘇俊模都會跟他要這筆錢,「蘇俊模要他的錢,而且要的很急」根據游榮佳的說法,某一次會面,蘇俊模告訴他那把M16埋在哪,並且「指點」「分享」了有關劫鈔的訊息,他才鎖定世華銀行的運鈔車去行搶。

  游榮佳說,搶得的1400萬,他跟共犯一個人分了700萬後,他先後5次,總共交付了411萬,有部分交給蘇俊模的家人,還有10萬是蘇俊模越獄後,跟他要的逃亡經費;其中有250萬,由他交付給蘇俊模的弟弟,再由蘇俊模的弟弟轉交給蘇俊模的沈姓友人,由沈姓友人再去轉交給其他人,但轉交給誰,錢的流向卻沒人說得清楚,專案小組因此懷疑,這些贓款有可能被蘇俊模拿來打通看守所的「關節」之用。不過蘇俊模跟他的家人全盤否認。而除了這411萬外,還剩下100多萬在哪裡,游榮佳也說不清楚,「這些錢,現在還查不到,他說藏在哪、藏在哪,但挖不到啊」。

  游榮佳落網,蘇俊模歸案,一度關押在台北看守所,當時台北、台中、板橋地檢署的檢察官,三方在北所會師,天天都很「熱鬧」,因為這對甥舅涉及了2件劫鈔案,1件越獄案,為了查清楚所有細節,包括了台北地檢署檢察官羅明通,針對世華劫鈔及贓款流以及槍枝來源進行追查、板橋地檢署檢察官張政衡追查,蘇俊模逃亡後的犯罪動向與贓款接濟、台中地檢署檢察官林輝煌,則針對人犯脫逃以及管理員刑責部分進行調查。至於,針對游榮佳指稱,他是受到蘇俊模的指點才犯案,意指蘇俊模人在獄所裡,遙控舅舅搶運鈔車,這一點,蘇俊模不認,他還對檢察官羅明通說,「他就是江湖兄弟,有就有沒有就沒有,反正都要槍斃了,其實不差這一罪,但不能害人」而且,就在沒多久後,游榮佳也改口了,「他一開始是說,是蘇俊模教他的,後來又說不是這樣子」

  游榮佳的突然改口,又找不到蘇俊模涉案的事證,無法證明世華銀行的運鈔車搶案跟蘇俊模有關,儘管台北看守所的管理員,事後在游榮佳的舍房裡,找到一張紙條,上頭寫著「舅舅不要多說話」,這是蘇俊模將字條夾在一本名為「天網恢恢」的書本裡,委託雜役交付給游榮佳的。他要游榮佳不要多說什麼?再對比游榮佳事後的改口,確實很可疑,但是沒有任何證據,世華劫鈔案,只有游榮佳被起訴,最終游榮佳跟共犯也遭判處死刑。

中國時報,蘇俊模變造腳鐐

  至於台中看守所的越獄案,一共有8個管理員因為貪汙瀆職遭到起訴、判刑。其中戒護課長部分,原本一審遭判無期徒刑,但案子上到了高等法院台中分院卻改判無罪。無罪原因為,法官認為,儘管接受飲宴作樂等招待是事實,但不是犯罪,收賄的部分因為大多都是「傳聞證據」沒有確切事證,無法認定,儘管檢察官一再上訴,但直至更三審,仍判處無罪確定。

  民國72年7月29日,凌晨五點,包括了沙鹿劫鈔案的蘇俊模、吳森山、廖天生、陳東華、徐俊能、楊清風以及世華銀行劫鈔案的游榮佳、陳坤火等八個人,在台北監獄刑場槍決伏法。

  蘇俊模等人伏法了,卻也留下了不少未解的謎團。像是蘇俊模有無涉入世華銀行運鈔的劫案?「我認為合理懷疑,他們都是有共謀關係」當年負責偵辦的檢察官羅明通曾說過,其實他自己心裡也很懷疑,因為按照贓款的流向,確實有部分贓款是由沈姓男子依照蘇俊模的指示去轉交,蘇俊模若與世華劫鈔無關,游榮佳冒死搶了錢,只要償還積欠蘇俊模的100萬即可,為什麼交出411萬?再加上,是什麼原因讓游榮佳突然更改供詞?那一張蘇俊模給游榮佳的字條,是否藏有玄機?而1400萬的贓款,還有100多萬下落不明,這些都在台灣治安史上,成了一道道懸而無解的謎。

作者

Vergissmeinnicht 勿忘我

※媒體工作者

※世界之大藏有無限可能,努力讓被時間淹沒的每一個人生故事不被遺忘。

※「人的心中都有一口井,根據人的意志不同,可能湧出清澈的井水,或是混濁的汙水,尋找井中的真相,便是我們要做的事。」–引述自VOICE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