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史上第一起運鈔車劫案(上)

檔案調閱298次

銀行便宜行事,歹徒縝密布局

  台中沙鹿區中山路上商店林立,人車往來頻繁,位在轉角的台中銀行,在民國70年的時候,其實是合作金庫。位在繁華的三角窗地段,占了交通流暢地利之便,但是腹地小,辦公廳舍景深極淺,又沒有地下室,這成了一道隱憂,一旦有不肖分子想覬覦銀行,只要站在對街守株待兔,長時間觀察,就能看清銀行人員與運鈔車的進出動態,甚至掌握銀行運作的週期。

  民國60年代到70年代初,也是戒嚴力度最強的年代,只要是暴力犯罪、幫派組織、搶劫強盜、強姦殺人等,都是交付軍法。在當時舉凡結夥搶劫、性侵、殺人、擄人……等,就是唯一死刑,而且速審速決,儘管各地幫派、角頭不少,但敢「以身試法」的人都抱著必死決心的亡命之徒。

聯合報新聞

  民國70年11月24日下午三點多,合庫沙鹿分行的行員正準備將680萬的現金,要送往梧棲鎮的台灣銀行台中港分行去存放,這一筆金額是台中縣海線地區農會存入沙鹿支庫的,面額分別為670萬的百元鈔、5萬元的50元鈔、5萬元的10元鈔,並分裝在兩個帆布袋裏頭。銀行運鈔,在當年不像現在有安全裝備嚴謹的運鈔車,也沒有訓練有素並配有電擊槍的保全人員護鈔,有時一台車或是一台計程車,就成了「運鈔車」。其實,當年合作金庫是有自己的運鈔車的,平時運鈔都是用支庫的旅行車載送,但這一天,這輛車因公到彰化員林洽公,於是,支庫人員只好找來計程車來負責運鈔。

  對合庫來說,這麼大金額的運鈔任務,也不會隨隨便便就路邊攔輛計程車。平時要是旅行車不在,支庫人員就會委託當地一家名為「新金馬」的計程車車行幫忙。這家計程車行,是沙鹿當地是很大的計程車行,名聲大也沒有出過什麼紕漏,再加上這家新金馬車行就在支庫對面,人員聯繫都很方便。當天支庫跟車行聯繫好後,車行委派司機陳傳輝負責開車,而合庫沙鹿支庫則由助理員杜芳榮以及工友賴文彬負責運鈔。杜芳榮跟賴文彬兩個人將兩袋裝有鉅款的帆布袋,提上了計程車,當時助理員杜芳榮隨身帶了哨子,坐在右前座,兩袋現鈔就放在他的腳邊;而工友則是坐在右後座,一行三個人往梧棲前進。

  當時運鈔車,從中山路出發後,隨即開上中棲路的陸橋,卻沒想到下橋後才開約120公尺左右,剛進沙鹿、梧棲交界時,司機陳傳輝突然發現,出現一輛1600cc的淺藍色福特轎車,往他們的左後側逼近,「他逼我很緊」,原本還以為對方指示開車技術不好,於是陳傳輝將方向盤往右打,往路肩靠近,「我不知道會出事」,原本想說讓路給對方,卻沒想到沒多久,車就被對方攔下,車子停下的瞬間,4個蒙面的男子衝下來,每一個人都是手拿劈竹刀,其中一個第一時間將劈竹刀抵住司機陳傳輝的脖子,並拔走了車鑰匙,控制了他們的行動,另外三個歹徒則打破了車窗玻璃,將助理員與工友押下車並用長刀抵住兩人的脖子,工友賴文彬的脖子因此被劃傷,當時助理員杜芳榮儘管心裡想著要拿出隨身的哨子求救示警,卻苦無機會,「我曾動了一下,就被歹徒用刀背刺了一下」,短短不到5分鐘的時間,這群歹徒得手680萬後揚長而去。

  這起搶案震撼全台,這是台灣治安史上首起運鈔車搶案,不僅轟動全台更讓警方傷透了腦筋,負責偵辦的清水分局,同一時間通報八號分局,並在各大路口攔截,仍是晚了一步。

追跡亡羊補牢,暗通內神外鬼

  在早期那個年代,監視器的建置並沒有現在普遍、密度高,因此要靠的就是老刑警們的經驗與人脈了。專案小組發現,這群歹徒很「專業」,從犯案前到犯案後每一個環節,通通都已經縝密構思。首先,案發地點,是屬於台中港對外的交通要道,但當年區域發展與建設還未完全,四周大多都是稻田,少有住家,儘管車輛往來頻繁,但路邊的狀況,往往不太有人會去注意。再加上,從中棲路橋下來後能連接縱貫公路,四通八達,歹徒要往北、往南逃,都不是問題,警方根本很難鎖定他們的逃逸路線。此外,對於歹徒的特徵,因為行搶時歹徒蒙面又戴手套,不僅運鈔車上的三個人無法進行指證,連指紋、毛髮都沒採不到。唯一的線索就是,這群歹徒身高介於在167公分到175公分之間,大部分都是講台語,而且都是中部口音,但光靠這些訊息,要限縮範圍,難度真的太高了。儘管三名被害人也記下歹徒的車牌「15116040」,但查到的卻是一輛贓車。

  手邊現有的線索,專案小組都查了一遍,還能從哪裡著手?專案小組研判,這一群歹徒對於沙鹿支庫此次運鈔的押款人數、時間、運鈔路線十分清楚,由於沙鹿支庫並不是每一天都會解款到台灣銀行,歹徒怎麼會知道這一天有百萬款項要運送?而且,就算運鈔,平時支庫也都是用自家車輛運送,縱使需要計程車行的支援,也都是在解款前才會臨時通知車行派車,就這麼巧,這一天剛好不是由支庫車輛運送,而是新金馬車行的車?歹徒對運鈔的所有細節瞭若指掌?難不成是有內鬼嗎?

  案發當天晚上,刑事局立刻南下支援,由刑事局、台中縣警局組成「一一二四專案」,由台中縣警局長林招標擔任召集人。就在案發後第二天,專案小組接獲線報,在台中市西屯路與弘忠路口一處死巷內找到了作案車輛,這輛車不僅僅是台贓車,連懸掛的車牌也是歹徒偷了另一輛車來懸掛的。這台福特轎車,是一名台北市民的失竊車,至於車牌,則是沙鹿區一名賭場分子林平和失竊的車牌。這個林平和經常跟幾個不良分子吳森山、徐俊能、楊清風、蘇俊模等人在賭場廝混,賭場賭錢往往十賭九輸,有沒有可能是有人在賭場輸了錢,才動起腦筋行搶?專案小組擴大追查,過濾這些賭場分子,卻得到了一個重要情報。這個線報內容,直指蘇俊模跟吳森山等幾個人,早在民國69年間,就已經有行搶沙鹿支庫的計畫,再加上蘇俊模是新金馬車行老闆的小舅子,很有可能藉著這一層關係,取得了相關情資;不僅如此,蘇俊模跟同夥原定在六月份,就要執行劫鈔計畫,包括了路線、地點、工具與接應藏款方式都已經擬定好。只是因為,其中一名同夥,因為涉及了別的案子,才使得搶劫計畫被迫暫停。這個線報,專案小組當然不會放過,深入調查蘇俊模的背景,發現他最近在輸了百餘萬,難不成,這就是迫使他犯案的動機嗎?蘇俊模涉嫌重大,但專案小組要查他可沒這麼容易,因為蘇俊模來頭不小,他的「家學淵源」深厚可是個難纏的對手……

作者

Vergissmeinnicht 勿忘我

※媒體工作者

※世界之大藏有無限可能,努力讓被時間淹沒的每一個人生故事不被遺忘。

※「人的心中都有一口井,根據人的意志不同,可能湧出清澈的井水,或是混濁的汙水,尋找井中的真相,便是我們要做的事。」–引述自VOICE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