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史上第一起運鈔車劫案(中)

檔案調閱343次

身分呼之欲出,背景撲朔迷離

  上次提到,蘇俊模的「家學淵博」,怎麼說呢?因為蘇俊模是沙鹿當地知名的茶室小開,他的父親蘇慶與續絃的妻子游戀珠,兩人在沙鹿當地經營「白宮茶室」,這間白宮茶室在沙鹿赫赫有名,再加上蘇家和海線勢力友好,不僅黑白兩道都吃得開,政治勢力也不容小覷,「蘇俊模的姊姊當過鎮長又當過市議員,跟顏大哥也很好」當年的媒體甚至用「黑色大亨」來形容蘇俊模,可見當年蘇家在沙鹿的影響力。尤其在蘇俊模的父親在車禍腿傷後,很多事情都交給蘇俊模打理,儘管蘇俊模當時才20多歲,但是在道上的聲望日高。蘇俊模好玩、愛賭,做事海派,三教九流的人都有往來,當年還有人屬意要他出馬角逐沙鹿鎮長。當地居民對於蘇家大小事,多少都有耳聞,也因此當專案小組將矛頭指向蘇俊模時,蘇慶立刻就帶著兒子蘇俊模,親自走了一趟清水分局,當地居民這樣說,「他爸爸是拿一根拐杖去清水分局 『蹬』說我兒子絕對不會做這種事,很有自信」儘管如此,專案小組怎麼可能這樣就不查,但肩上揹的龐大壓力是肯定的。

  專案小組查到蘇俊模跟幾個賭場分子很可疑,卻沒法從蘇俊模身上有所突破,「山不轉路轉」檢警心想,從其他人身上著手總行了吧。當時專案小組手邊有幾個名單,除了蘇俊模、吳森山等四人外,還有逃兵陳東華及才剛出獄的廖天生,他們把目標放在陳東華身上,因為陳東華是逃兵,要逮他至少「師出有名」果然警方從陳東華的身上有了關鍵突破。

  原本,陳東華一開始都否認劫鈔,不過很多疑點他都說不清楚,再加上供詞漏洞百出,直到第四次製作筆錄時,才突破陳東華的心防,所有的犯案細節他都招了,警方立即找來了蘇俊模與陳東華對質,終於在劫案發生後的第25天,讓蘇俊模伏首認罪。

  「因為手頭不順,所以才有非分之想」蘇俊模說,儘管家裡經濟狀況不錯,但警方調查後發現,他平時生活奢侈,出手闊綽,蘇俊模平時的主要經濟來源都是靠賭場中抽頭,他欠了百萬賭債,再加上幾個狐群狗黨,不是跟蘇俊模一樣揹了不少債務,就是剛出獄或逃兵急需用錢,才挑上合庫的運鈔車作為目標。

  要搶運鈔車並不容易,運鈔的時間、金額、路線都不固定,但因為蘇俊模是新金馬車行老闆曾祥的小舅子,平時合庫運鈔有時都會委託新金馬協助,因此哪一天、什麼時間要運鈔,蘇俊模都清清楚楚,再加上車行位置就在合庫斜對面,幾個人護鈔?有沒有派警力?護鈔流程?他只要坐在車行裡,就能看得清清楚楚。蘇俊模說,他前後三次策畫劫鈔,籌備了整整1年的時間,但前兩次都因為要找不到適當人選作罷。

犯罪手法細膩,破案流程緊湊

  案發七天前,11月17日這一天,蘇俊模到吳森山家中,當時廖天生、陳東華、徐俊能、楊清風等人都在,決定合謀行搶。由廖天生提供作案車輛,徐俊能提供贓車牌,蘇俊模提供合庫運鈔資訊及手套、面罩、開山刀等工具。案發當天,由其他五人負責劫鈔、接應,蘇俊模則是軍師,負責確認所有擬定的「行搶SOP」都能順利進行,並於案發後,若無其事地裝成一般民眾,到現場看熱鬧、進出警局,一來觀察警方的查案進度,二來確保自己跟同夥沒有漏餡的可能。但再怎麼縝密的計畫安排,最後仍是不敵法網恢恢。

  隨著所有共犯一一落網,犯案輪廓逐漸明朗,媒體口中的「黑色大亨」犯下全台灣第一起運鈔車劫案,破案記者會當天,現場擠進了大批媒體要搶拍、採訪,所有的犯案工具一字排開,搶來的680萬贓款,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只剩下170餘萬。專案小組發現,蘇俊模將搶來的贓款,分贓後,他將自己分得的那一份贓款,拿來放高利貸借人,收取八分的高額利息,連他父親蘇慶跟他借了35萬,照樣算八分利,一毛都不少。

  在那個年代,結夥搶劫就是唯一死罪,蘇俊模等人被判死,已是不爭的事實,但對蘇家人來說,他們壓根無法接受,蘇俊模是家中長子,上有姊姊、下有弟弟,蘇家兩老更是對蘇俊模寄予厚望,根據當年媒體的報導,警方在押解蘇俊模到案發現場進行「現場表演」也就是模擬案發過程時,蘇俊模的母親、姊姊、弟弟又哭又鬧,大聲喊冤,不僅阻擋媒體拍攝,還上演搶人戲碼,蘇俊模的母親甚至「突破重圍」一把抱住蘇俊模不放,專案小組費了好大的力氣才把母子倆分開,將蘇俊模送上警車,結束這一場鬧劇。 台中地方法院一審宣判的這一天,現場聚集了許多圍觀的民眾,警方也出動了大批警力在法院戒護。法官落下法槌,包括蘇俊模、吳森山、陳東華在內的6個人,依《陸海空軍刑法》結夥搶劫罪,判處死刑。但成了死刑犯的蘇俊模等人,並沒有因為揹上極刑而放棄求生,從他們踏進台中看守所的那一刻,也揭開了,台灣獄政史上最荒唐的一頁……

作者

Vergissmeinnicht 勿忘我

※媒體工作者

※世界之大藏有無限可能,努力讓被時間淹沒的每一個人生故事不被遺忘。

※「人的心中都有一口井,根據人的意志不同,可能湧出清澈的井水,或是混濁的汙水,尋找井中的真相,便是我們要做的事。」–引述自VOICE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