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濺二二八:林宅血案調查報告彙整

唐嘉邦/調查員 檔案調閱2137次

  林宅血案發生四十年後的2020年2月,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發布了一份「林宅血案調查報告」。報告中質疑當年林宅明明24小時遭到當局監控,兇手是如何躲過層層監視入屋行兇?另外,負責偵辦血案的「撥雲專案」小組,卻從頭到尾完全未將「威權統治當局涉入本案」的可能性納入調查考量範圍,以至於案件懸宕多年。但如今事隔四十年,未來想要再度重啟調查可謂困難重重。真相還有水落石出的一天嗎?

  其實從一開始,就有許多人質疑林宅血案會不會是「政治謀殺」?

  畢竟如同前副總統呂秀蓮曾於《重審美麗島》一書中提到:「光天化日下,尤其當高雄事件案者的家屬均受嚴密監視〔略〕如兇手是一般宵小歹徒,早被手到擒來,豈有任其如入無人之境,縱容其殘忍連殺四人的道理?」

林義雄一家曾經美滿溫馨。

  儘管此案曾於1996年、1998年、2007年及2009年,分別由台北市刑警大隊、刑事局、監察院及高檢署等機關重新啟動調查。在過程中,曾經向各機關查證當年對林義雄及其家屬的監控紀錄,但都遭到原單位以各種理由推託。不過,在《政治檔案條例》通過後,此次促轉會公布的調查報告,首度披露了當年林宅曾受到的監控。

  調查報告中揭露了當年國安局、警總、調查局、憲兵司令部、警察機關等,確實都曾經針對包括林義雄在內的美麗島事件被告及家屬,進行各式各樣的監控,如:安插線人、家中竊聽、電話監聽等。報告中指出:

「各情治機關,至少於66年開始就對甫當選省議員的林義雄實施監控,初期透過線人對林義雄及其他黨外人士進行言行動態記錄。至68年12月10日美麗島事件發生之後,持續使用線人外,還使用竊聽、電話監聽及派人監視等監控手段。因此顯見在大逮捕後仍然持續監控。根據監聽資料,不僅林義雄的律師事務所及住家電話均遭監聽,其他黨外人士如田朝明、張俊宏、姚嘉文等人住宅亦有監聽紀錄留存;至於對林義雄住宅的監控,雖尚未尋獲第一手的檔案記載,卻也能透過其他檔案資料及前警總人員、林宅附近住戶之訪談間接予以證實。」

  我們可以從一份1979年2月間,調查局呈給國安局的情報報告來了解當時對林義雄的監控程度。

「省議員林義雄與偏激份子陳菊、陳婉真等,於二月十二日晚九時五十分在台北市信義路三段卅一巷十六號林之寓所聚會,並決定於二月十八日在林宅集合後,共赴雲林縣北港媽祖廟賣書,屆時並邀陳鼓應等同行。」

  這份報告代表了調查局在林義雄身邊安插了線人,能將林義雄在自宅內與陳菊、陳婉真等人的聚會及談話內容,具體向調查局報告,顯見調查局透過線人對林義雄的監控確已深入至林義雄在自宅內的活動。

  那麼問題來了,如果林義雄及其住處長期遭受各單位監控,那麼兇手是如何避開這麼多耳目潛入林宅行兇?理論上做不到吧?

  除非,兇手是……

  但專案小組卻從一開始就確立偵查方向,鎖定犯案者為「黨外人士」。這樣的做法顯然從未考慮林宅在嚴密監控下出現的侵入凶手,是否與當局有何關聯性?

  促轉委員尤伯祥認為:「他們(專案小組)認為只有國家的敵人才會犯這種政治謀殺,國家不可能犯行,所以調查方向就把國家排除掉,只有黨外人士或『陰謀份子』,不能往國家查。」

  不過,換個角度來說,既然當年林宅已遭到各單位的嚴密監控,理論上會有很多相關資料證據留下。若能妥善保管,在重啟調查時或許可發揮相當大的作用。

  此案中最重要的線索,莫過於那通從林宅撥往金琴西餐廳的電話,撥出這通電話的男子,以閩南語口音向金琴西餐廳的櫃檯人員表示,請找一名「王春ㄈㄥ」來聽電話,但隨後在櫃台人員廣播後即掛掉電話。

金琴西餐廳現址為連鎖餐飲店,樓上是法務部行政執行署台北分署。

  這通電話當初曾經被完整錄了下來,並製作成譯文。然而握有這關鍵錄音檔的國安局,竟然在案發過後沒多久就將此錄音沖掉。

  這通電話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它可能錄下了行兇歹徒的聲音,當年就連同屬「撥雲專案」的警總、刑事局,都希望國安局能提供此段錄音,可是國安局卻以當下不知道林宅發生血案為由,早早將錄音檔沖掉。

  如果這個錄音能保存到現在,以現在聲紋辨識科技有沒有機會找出關於嫌犯的蛛絲馬跡?會不會就是破案契機?

  只可惜已經沒人知道了。

  促轉會的林宅血案調查報告中,即因此質疑國安局:「先以明顯不實之理由拒絕提出監聽錄音,再以保密為由封鎖監聽內容,將嚴重妨礙撥雲專案之偵查,不言可喻。國安局為何要對偵辦本案之專案人員保密?有何密須保?莫非監聽內容涉及『國家安全』,以致國安局不得不妨礙偵查?」

  那麼國安局為什麼要「不小心」沖掉這段錄音呢?

  促轉會認為有三種可能性:

一、情治機關就是案件主導者,事先知情而默許案件、煙滅證據。
二、案發後知情,但凶手與情治機關有關、對威權統治當局有負面影響。
三、可能如同國安局說法,純屬意外。

  促轉會在調查報告中還指出,除了重要監聽錄音被沖掉外,當年「撥雲專案」人員在辦案過程中也被刻意屏蔽,無法獲悉包括案發當時的完整竊聽、電話監聽等監控所得資訊。

  此外,實施監控的情治機關理應掌握足以排除某些嫌疑人,如家博的電話監聽資料。但卻未見其提供給「撥雲專案」小組,任由該專案小組繼續往錯誤方向進行偵辦,導致徒勞無功,離真相越來越遠。

  林宅血案距今已過了41年,真相在經過多次重啟調查後仍未被充分釐清。但即使過了這麼久,還原歷史真相仍對被害者及其家屬有重要意義。

  此外,國家在這起案件上到底扮演了什麼角色,該負起什麼樣的責任?這也是一個極大的謎團。

  期待有一天掩蓋此案真相的迷霧完全散去,還給林家人一個真正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