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茶聯盟新成員:我們都是翁山蘇姬

檔案調閱25次

  2021年,2月6日,位於台灣中和,俗稱緬甸街的華新街,舉辦了一場聲援翁山蘇姬的集會,與會人數將近五百人,所有店家都貼上了中緬英三種語言的文宣,大家穿著全國民主聯盟的紅色T-Shirt,戴上紅色口罩,臨時聚集的緬甸紅衫軍要求軍政府立刻釋放翁山蘇姬,讓國家恢復民主化、正常化。

照片由巴馬(緬甸奶茶)Burma in Taiwan提供。

  我專程參加這場集會,在路上遇見一群願意受訪的朋友,有的是僑生,有的是在台灣出生的第二代緬甸人,我們邊走邊聊,在集會群眾之間聽見許多緬甸語,周遭都是緬甸商店、小吃店、奶茶館,彷彿身在緬甸。選了一家專賣緬甸菜的自助餐館,繼續我們的對話。

  我問他們,這三十年間,除了翁山蘇姬以外,緬甸的政治運動有沒有新面孔,或是新的組織竄起。坐在自助餐館的他們搖搖頭,沒有,翁山蘇姬就是緬甸的代表。三十年前,他們甚至還未出生,但那樣決絕而專一的態度,而且毫無猶豫,我想,翁山蘇姬的地位,並非偶然,也不是外界任意用「造神」一詞就能概括的。

  她這樣的偉人是無法被造出來的,在英國攻讀學位,還當了十餘年家庭主婦的她,1988年返回緬甸,看見8888學運的慘烈,她選擇挺身而出,與人民站在一起,面對軍政府的打壓與軟禁,至今不改其志,做個永遠的反對黨。貴為國父之女,卻甚少在公開場合冠戴父親的光環,她是被緬甸國民一票票選出來代議民主、代言人權、代表自由,真正的領袖。

  她當然有卸任的一天,只是緬甸軍政府總是用一些無理又可笑的理由,阻礙她的執政。1990年,被軟禁的翁山蘇姬無法舉行任何造勢活動,依然帶領全國民主聯盟獲得八成國會席次,輸不起的軍政府片面廢止了選舉結果,繼續監禁翁山蘇姬,隔年,翁山蘇姬獲得諾貝爾和平獎,著實地讓軍政府顏面無光,也鼓舞了緬甸人民的鬥志。

  翁山蘇姬在這之後被關放數次,2010年才重新獲得自由,自2012年起,接連贏得了三次選舉,從國會議員到國務資政,她的施政成果讓緬甸人民非常有感,緬甸的國際地位也隨著她會見各國領袖而逐步提升。

  正當緬甸逐漸邁向民主國家的前夕,軍政府又當著全世界的面,在這個網路串流活躍的年代,中斷她剛剛勝選的新任期,將她軟禁,而理由是她進口了十隻對講機。連帶著她的戰友,包括總統溫敏、民盟發言人漢塔敏、律師那溫都遭到軍方以各種千奇百怪的理由扣押。例如總統溫敏被扣押的理由是他在疫情期間與他人握手。

  這些荒謬的理由,不過都是軍政府復辟的藉口,也難怪緬甸國民都跳出來抗議。

  剛剛結束集會的他們,聽到我要寫篇關於翁山蘇姬的報導,熱切地要跟我分享許多緬甸的政治背景。其中,軍政府在2008年經過公投頒布了緬甸獨立以來的第三部憲法,是最讓人感到詫異的。原來緬甸政府的聯邦會議,是由440個席位的人民議會和224個席位的國民大會組成,而武裝部隊的代表,也就是軍政府,竟是聯邦會議的當然成員,佔國民議會56席、人民議會110席。也就是說,不管選舉結果如何,至少會有四分之一的軍系立委,是國會內永遠無法撼動的結構。

  尤有甚者,這部憲法還制定了「配偶與子女是外國公民的緬甸人不得參選總統」的條件,堪稱翁山蘇姬條款。

本辦攝於華新街

  看著台灣政壇這三十年的風雲變色,我簡直無法想像如果有四分之一的軍系立委卡在立法院,現在的台灣會是什麼樣子。

  細數起中華民國與緬甸的緣分,可以回溯到二戰時,由於對日戰線的潰敗而積極開通滇緬公路,中華民國遠征軍兩度入緬,與日軍作戰,死傷數萬,劫後餘生的人們或定居滇緬邊境,或回到中國。國共內戰後,緬甸與中華民國斷交,滯留邊境的人們成為孤軍,被迫離開。知名的孫立人將軍、心道法師,都和緬甸有著深刻的關係。(經網友指正,語意造成誤解,本段文字已略做修改。)

  從那之後,台灣就對緬甸一無所知,平板地將之與其他國家一併稱為「東南亞」,誤解與偏見也與日俱增。我隨他們一同吃些辛鹹甘香而開胃的緬甸咖哩、仰光魚湯麵,聽他們說起文化被錯誤挪用,地方政府貽笑大方地在華新街舉辦泰國潑水節;僑生的困境難以被看見;或是中央政府的青年大使政策不夠積極明確;甚至還有網路鄉民不了解緬甸民主進程的崎嶇,隨著歐美人權組織的言論而批判翁山蘇姬對羅興亞人的態度等等。

  這是家專賣緬甸菜的自助餐館,主菜配菜任選,老闆娘憑靠著多年經驗,目測計價,少算個五塊十塊都是稀鬆平常;而我當然也敞開胸懷,從不同角度看看台灣政府的不足之處。斷交復交都是政治手段,我不認為這會阻礙台緬關係,尤其在這個危難的時刻,台灣更應該伸出援手,分享我們民主化的成功範例。

  為了讓國家民主化、正常化,民盟召集了兩次修憲會議,卻處處遭到軍政府的掣肘,更在第三次修憲會議即將展開之際,堂而皇之地再度將民盟領袖們一一軟禁。這時候的翁山蘇姬已經是國家實質領導人了,軍政府卻能無視民意,發布戒嚴一年的命令,足見緬甸的民主制度還是不夠健全。

  一邊介紹緬甸料理的特色,他們也為我分析了緬甸軍政府的現況,翻譯了幾個緬甸文網站的內容。緬甸的警察司法系統長期被軍政府把持,通訊設備也在軍政府綿密的監控中,持有大量的礦產、毒品、外商投資等經濟來源,軍政府不僅自身掌控所有的武裝實力,更在內散播種族仇恨,與民兵游擊隊發生衝突,這次發動政變的敏昂萊,就是2017年下令屠殺羅興亞人的元兇,蓄意在若開邦製造與羅興亞人的衝突事件,試圖詆毀翁山蘇姬的國際形象。

  翁山蘇姬的毀譽都在種族議題,但她能做的非常有限,曾經繼承父志,在任內數度召開彬龍協議,試圖化解一百多個不同種族的紛爭與衝突,但當別人問她羅興亞人是否屬於緬甸國民的時候,顧及人權她不能拒絕,為了民意她卻也不能接受,面對這個英國政府留下的爛攤子,軍政府又環伺在側,她當然只能回答「不知道」。再看看今天軍政府對翁山蘇姬做的事情,她的政治權力絕非外界所想像的那樣至高無上,更無法獨力左右緬甸種族議題,即使重獲自由與並掌有執政權,處在那個「我不是我的我」的危險處境之中,翁山蘇姬近十年的政壇生涯簡直如履薄冰。

  如果不是高達九成的緬甸民意支持,翁山蘇姬絕不可能帶領緬甸民眾走到今日。

  儘管面臨人身安全的危機,翁山蘇姬依舊呼籲民眾,不要顧忌她的安危,維持理性,投入抗爭,但也不要讓軍政府有任何武裝鎮壓的藉口,避免重演8888學運數萬死傷的慘劇。緬甸民眾在各地發起抗爭,也將於2月8日展開無限期罷工,從醫護、消防、公教職這些社會中堅開始響應,擴及為全國性的不合作運動。 身為亞洲獨立民主自由前段班的國家,台灣要對緬甸多點理解,多點認識;而同為奶茶聯盟國,我們更要幫助緬甸走向民主,成為一個正常國家。

翁山蘇姬手稿:比起我個人的安危,國家更重要,你們動員全民,齊心合力去奮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