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黑道名帖004】:因為一條香腸,踏上殺人不歸路的「鬼見愁」林來福(下)

唐嘉邦/調查員 檔案調閱1676次

意外牽扯全台最大老鼠會鴻源機構

  1989年,號稱全台最大老鼠會、非法吸金的「鴻源機構」副總裁於勇明,遭到歹徒持槍綁架押至中部,向家屬要求贖金一億元,歹徒自稱是林來福,要對方不交錢就等著收屍,最後於勇明交款八千萬元獲釋。然而,真正的歹徒並不是林來福,而是有人假冒他的名義犯案。

這八百億都是從不知情的民眾身上吸金來的

  正當警方還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搞不清楚歹徒究竟是不是林來福時,林來福自己就辦起了偵探角色,他要把冒名者一個個都揪出來,然後都殺掉!

  話說於勇明遭到綁架時,家屬接到歹徒的電話自稱是林來福,這個線索讓警方如臨大敵。警方本來就已在全台各地撒下重兵追捕林來福,怎麼想到他竟然還能犯下如此重大的綁架案?

  本來一直處於跑路狀態的林來福,感受到警方追緝的腳步越來越緊,後來才從道上收到風聲,得知是因為他犯下了綁架於勇明勒贖一億元案子的關係。

等一下,我沒有綁架於勇明啊!是哪個臭卒仔冒充我的名字?

  林來福非常生氣自己被假冒,想要大聲向警察喊冤,但他當然不可能主動投案去說明,畢竟自己身上背的血案太多。於是他決定自己當偵探、當法官,來揪出這些冒名者。

  人可以殺,鍋不能揹。

  顯然林來福的「偵辦速度」比警方來得有效率得多,他找了幾個道上消息靈通的「包打聽」詢問,對方見他手上那隻子彈不長眼的手槍,很快地就幫他查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而此時警方還以為犯案者就是林來福呢!

  林來福得到消息,這次冒用他名號勒贖的是軍火大亨盧照琴的貼身保鏢「馬龍仔」魏進雄、天道盟成員蔡金銅、謝益恆等人。

  不得不說林來福的動作真的很快,不僅一下就查出是誰冒名犯案,他連對方平時會在哪裡出沒,都查得一清二楚,隨即找上門來,他要這些冒名者「拿命來賠」。

自己辦案比警察還快

  第一個被追殺的是魏進雄,1989年6月9日,他被林來福等人帶到台中市西屯路的十三號公墓土地公神桌前。原本天不怕地不怕的魏進雄,直到林來福站在他面前時,才終於感受到害怕。他坦承確實有冒名犯案一事,但表示自己僅分到一千萬元,他願意拿出其中的三百萬元給林來福,當作是賠罪。

  林來福一聽嗤之以鼻,且不說三百萬元他不放在眼裡,光是魏進雄只分到一千萬元他就不信。

  魏進雄連忙解釋,他真的只有那麼多,因為這個案子「幕後參與的大哥很多」。

  沒聽不知道,一聽嚇一跳,原來這件事後面還有大哥級的藏鏡人在策畫。林來福真是氣瘋了,魏進雄話還沒說完就連開六槍把他打死,隨後打電話給魏的弟弟叫他來收屍。

  魏進雄被殺後,下一個目標就是蔡金銅、謝益恆兩人。隔天6月9日,林來福帶著黃根旺、周誌昌、陳振昇等人,先在台中縣大甲鎮孟村裡臨河路的稻田中槍殺蔡金銅。接著他們又在彰化大肚溪旁殺害謝益恆。

  殺了這三人後還沒完,由於魏進雄在死前還供出此案幕後還有天道盟的「大哥級」人物策畫,於是林來福又找上該名大哥。這名大哥聽說林來福不依不饒地殺上門來,只能連番的賠不是,並端出三千萬元送到林來福手上,才讓林來福放下手中這把殺人槍。

  這件於勇明遭綁勒贖所引發的案外案,在林來福以「辦私案」的方式,殺了三名冒名者、取得三千萬元贖金的狀況下落幕。然而,這樣的處理,讓警方顏面掃地,因此,追緝林來福的腳步也日益加快。

殺了親信,組織邁向瓦解

  在解決了冒名綁架勒贖案後,林來福的殺心完全沒有收斂的樣子。1989年7月9日凌晨4点,林來福又在台中市區殺害一名檳榔攤老闆張譽耀。主要是因為當時林來福在台中市某間歌廳包了一檔秀,自己印了一大疊票,硬塞給這名檳榔攤老闆,要其出錢認購。

圖說描述:1998年5月24日關之琳工地秀,左一曾國城。(陳建仲攝)
工地秀、歌廳秀、紅包場等盛極一時的演藝場所,曾是黑道覬覦利益的目標

  如果買個一張兩張捧場倒也罷了,林來福一下就開價25萬元,然後要檳榔攤老闆可以自己拿著這疊票再轉賣。問題是一個檳榔攤要怎麼賣掉25萬元的票,因此拒絕了林來福,沒想到這就是他亡命槍下的原因。

  8月6日,一名黑道份子張上榮因為向林來福的手下周志昌借槍不還,兩人發生爭執,當天相約台北市北投區清江國小附近談判。

  林來福一聽手下受了委屈,決定「公親變事主」代其出面談判。另一方,張上榮則找了他的黑道兄弟陳右山、盧右祥兩人到場助拳。然而,這場談判時間相當短,因為林來福一到現場就開槍把對方三人殺了,甚至嚇壞了一旁的「事主」周志昌。

  周志昌見這名跟隨數年的大哥如今已經無法控制殺人的慾望,心裡感到十分害怕。心思敏感多疑的林來福,懷疑周志昌可能對自己有二心,於是決定先下手為強。

  10月4日,林來福假借要帶周志昌到鄉下避風頭的名義,將他帶到彰化縣二林鎮萬興農場附近的台糖庶園內,將周志昌槍殺後棄屍。

  不過,林來福槍殺自己小弟的這件事,讓整個集團出現了鬆動的跡象,畢竟沒人想成為下一個被殺的對象。首先集團內同屬「十大槍擊要犯」的「黑牛」黃鴻寓率先離開,自立門戶。

  也差不多在這時,正在圍捕林來福的警方已經佈署完成準備收網。首先,警方透過各種管道、線人追查林來福等人的下落,其中數次都掌握到他們的落腳處,但還是每次都撲空。主要是因為林來福的警覺心異於常人,他絕少在同一地點連續住上三天,而且即便在睡覺中,也保持著對環境變化的靈敏度。據說有好幾次,林來福在睡夢只是聽到手下下床的腳步聲就驚醒,而且差點持槍射殺自己人。

  而警方有好幾次幾乎就要逮到林來福了,但總是被他脫困。那麼,林來福是怎麼做到的呢?

  據說,有一次警方剛好在林來福駕車行經的路段臨檢,沒想到開著賓士車的林來福大搖大擺地搖下車窗受檢,並還拿出一張印有「○○股份有限公司 郝○○董事長」的名片遞給警察。

  當時郝柏村剛接任行政院長,臨檢的員警見林來福拿出「郝董事長」的名片,一來是猜想他會不會是行政院長的親戚,二來確實林來福本人也真的較一般道上兄弟來得白淨斯文,不像流氓的樣子,也就這樣放他過去。

  另外,據說林來福在短距離移動時,常常穿著運動服裝騎著腳踏車,揹著羽球袋做為掩護。而羽球袋內裝的不是羽球拍,而是各式長短槍枝,以規避路人眼光及警察臨檢。

  儘管仍未逮獲林來福,但警方已經制定了整套的追捕計畫。首先,第一步就是先斷了林來福入股的各大舞廳、酒店的收入。這一步相當狠,因為沒有固定收入來源,只能逼得林來福重操舊業,也就是搶劫、勒贖。而只要林來福出面犯案,就能把他逼出來。

  果然,林來福上鉤了,10月11日上午,林來福夥同雲林當地的槍擊要犯李佳璋及另外三人,分持二把滾筒式衝鋒槍及手槍,衝進大埤鄉民代表會副主席李繼明家中將其綁架。三天後李繼明的家屬在台北市付了三千萬元贖款後,李繼明在台中獲釋。

  此案中,還另外有個贖款交付太多,最後還「退款」給被害家屬的插曲,容我們之後再補述。

  1990年3月11日,林來福又夥同潘旭晃、陳振昇、李冠民等人,在雲林縣斗六鎮綁架一名葉姓代書,他們將被害人的右手無名指砍下,郵寄給其家屬勒贖了三千萬元。

  然而,此時的林來福集團其實已經是強弩之末,警方研判他們在缺乏資金的情況下只能不斷地用這種方式犯案,籌措資金以便偷渡逃亡到中國大陸。

  儘管如此,兇殘的林來福依然是讓黑白兩道聞之色變的「鬼見愁」。他仍在持續地犯案,直到被警方逮到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