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黑道名帖004】:因為一條香腸,踏上殺人不歸路的「鬼見愁」林來福(中)

唐嘉邦/調查員 檔案調閱2923次

獨特的談判模式

  「鬼見愁」林來福殺害香腸攤老闆後,性情大變,此後視他人之生命如無物,只要於己意不合,動輒就是開槍殺人。此時的林來福,在經過多次搶劫賭場銀樓、強行插乾股之後,實力大增,手中的武器也越來越精良。但他的心胸卻越來越狹小,行事更是無法無天。甚至在與角頭羅坤道的談判中,他拿著烏茲衝鋒槍一次就幹掉六名黑道大哥,讓他一躍成為當時的「十大槍擊要犯」之首。

  1988年9月30日,林來福夥同黃鴻寓,驅車來到台中市成功路的「溫莎古堡」咖啡館,這裡是當地大角頭陳景德的地盤。

  兩人一下車,立刻拔出手槍壓制住店外的兩名陳景德手下,隨後進入店裡尋找陳景德的身影。當時陳景德正在與人談事情,他萬萬沒想到在自己的地盤還有人敢亂來。

  不過,陳景德的反應也算快,一發現有人持槍闖入店內,馬上轉身就想跑。只是雙腿哪有子彈快,早就有開槍經驗的林來福,率先開槍擊中陳景德的雙腿,面對死神進逼,無法逃跑的陳景德,最後被林來福以行刑式的方式,在腦門連開數槍,這名台中黑道一方之霸就這樣慘死在自己的地盤上。

  至於陳景德為何會與林來福結怨?據說只是因為他拒絕到林來福插股的賭場「捧場」而已。

  林來福槍殺角頭陳景德一事,震驚了黑白兩道,而他也更加肆無忌憚。一個多月後,林來福又在台北市的皇冠大酒家,因細故開槍殺人,造成一死一傷。

  這時候,林來福的名字響徹全台灣,特別是在黑道間,幾乎沒人不認識他。所有的角頭大哥都怕惹到林來福,擔心他那充滿血絲的雙眼一旦看向自己,會引來殺身之禍。

宛如武林名人榜的異樣虛榮,反而助長了兇嫌的威風

  當年四月還發生一件事,彰化縣伸港鄉的角頭老大「五百」黨佩華,在台中市中港路的「銀座」地下舞廳喝酒時,因不滿店家服務而掀桌,事發當下店家沒有制止,任其辱罵搗亂。

  但黨佩華沒想到的是,這間店林來福是佔有股份的。不久後,黨佩華在一間職業賭場裡,遭到林來福等人持槍強行押走,在河邊一槍打死。林來福等人將他草草埋在當地。

  多年後林來福落網時,曾向警方供出他埋屍之處,但開挖的結果,卻怎麼也找不到黨佩華的屍骨。

  無獨有偶,類似的事件還不只一起。台中知名黑幫「十五神虎」裡的一名大哥級人物賴明和,於1989年1月25日至台中市文心路「金來來」舞廳消費,席間可能是因為酒喝多了,與店家發生爭執。這位賴大哥脾氣也不小,拿出隨身攜帶的手槍就朝著舞廳天花板開槍。

  結果隔天賴明和酒醒後,才發現自己前一晚闖了大禍,因為他知道林來福也是「金來來」舞廳的股東。有了黨佩華的前例,賴明和擔心自己會惹到林來福,這事非同小可,可能會賠上一命,他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

  賴明和透過管道,找上舞廳的前經理張義和,想要主動求見林來福請求原諒。於是張義和帶著賴明和於26日下午前去拜訪林來福,賴明和一見面就表示昨晚自己喝多了,根本不記得自己有開槍,他絕對不是故意要找店家麻煩,希望林來福能夠不計前嫌,不要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林來福當下沒說什麼,但是他夥同詹火樹、黃根旺、陳振聲、李春福等幾名集團成員,將賴明和、張義和兩人帶到南投縣竹山鎮瑞南橋下。來到這荒郊野外,林來福終於露出他的本性,拿出鐵槌猛砸賴明和,那怕對方一直苦苦哀求放過一馬,他也不為所動,就這樣用鐵鎚把賴明和活活打死。

  至於牽線的張義和在一旁早已嚇得半死,他本來覺得這種事沒甚麼大不了,大家談談就沒事,而且主要是因為賴明和在道上也有份量,自己才願意當和事佬,想說可以賣兩邊的人情,才帶著賴明和找上林來福。

  沒想到林來福就這樣當著他的面打死賴明和,而這個無辜的可憐人,因為成為殺人現場的目擊者,也順帶被林來福殺人滅口。兩人的屍體被林來福眾人在現場挖了個大洞埋了起來。

  與黨佩華一案稍有不同的是,日後林來福向警方供述此案時,警方還得以在現場挖出兩人的遺骨,不像黨佩華那般屍骨無存。

烏茲衝鋒槍打穿了治安危機

  殺人無數的林來福至今已犯下多起案件,但真正讓他威名遠播的是與嘉義角頭羅坤道的這場談判。

  行事兇殘的林來福四處結怨,在各地黑道四處樹敵,其中一人便是嘉義角頭羅坤道。1989年2月11日,羅坤道與林來福相約談判,居中擔任協調中間人的則是雲林著名黑道教父「標哥」的親戚。

  羅坤道當然知道林來福這個人不好惹,他也知道這次談判很有可能會演變成雙方火拚。但他出來混的,從來就沒怕過誰,就算是如今惡名昭彰的林來福他也沒放在眼裡。可能在他心裡還是認為,自己畢竟是威震一方的角頭老大,林來福不過是個亡命天涯的殺手,而且現場還有「標哥」的人仲裁,諒林來福也不敢亂來。

  即使如此,羅坤道還是調集了許多槍枝,他讓當天進入談判會場的七個人都帶著手槍,連同自己一共有八個人、八把槍,而他只准林來福帶一名小弟前來。他心想,八比二,怎麼樣自己這一方也不可能輸吧!

  雙方在嘉義某間餐廳談判,林來福按照約定確實只帶著手下詹火樹兩人赴約。很快地,彼此就談不攏,場面一觸即發。

  林來福見彼此話不投機,也不囉嗦,他以眼神暗示詹火樹,兩人從隨身攜帶的包包中拿出早已事先上膛的兩把烏茲衝鋒槍,不由分說朝著對方就是一陣掃射,也不管現場還有中間人。

平時被藏在球拍袋子裡的槍械

  烏茲衝鋒槍的射速極快,幾秒鐘的時間,林來福與詹火樹就開了一百多槍,子彈像下雨般落在羅坤道等人的身上。

  羅坤道與小弟們還沒來得及拔出腰間的手槍,就被這一陣槍林彈雨給撂倒。他們萬萬也想不到,林來福手中竟然有烏茲衝鋒槍這麼強大的武器。

  林來福見到對方中彈倒地,還不急著落跑,而是對著傷者一個個「補槍」。此次事件共造成羅坤道等六人死亡,其中便包括擔任中間人的「標哥」親戚,另外在場的三人雖未喪命,但也身受重傷。

  林來福的聲名狼藉雖然是眾所皆知,多半都是黑道之間的業內新聞,平常老百姓也就當茶餘飯後的話題在閒聊,但他擁兵自重,用烏茲衝鋒槍殺了羅坤道這樣一位重量級的人物,社會群起譁然,媒體大篇幅的報導,持有重軍火的林來福終於激發了民眾輿論,警方不得不認真面對這個令人頭痛的兇惡之徒,將他列為當時的「十大槍擊要犯」之首,而同屬林來福集團的「黑牛」黃鴻寓也列名其中。

  這時的林來福,已經殺紅了眼,任何人都不放在眼裡,只要與他唱反調就是一個字「死」,人人對他是噤若寒蟬。

  不過,這時候道上有人開始假借林來福的名義從中牟利、敲詐勒索,而且基本上被害人一聽到是林來福的大名,也都乖乖配合付錢。

  當這些冒用林來福之名敲詐者,還得意洋洋不費吹灰之力就獲利甚鉅時,他們不知道一件事。

  林來福在他們後面,他很火!

  這些人要倒大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