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洋棋盤上的連續殺人魔(下)

熵感情/調查員 檔案調閱676次

比茨維斯基瘋子:涵洞時期

倒不是說初戀的感覺維持了九年,或是這九年皮丘希金都在健身:是的,即便是連續殺人狂,也有很俗世的生活需要面對。這九年間,皮丘希金從職校畢業後想要加入軍隊,但沒能通過軍方的心理測驗與精神評估,被踢了出來;然而這並沒有讓皮丘希金決定好好面對他的精神狀況,而是把自己更用力地泡在酒精裡:醉倒家門前、跟家人發酒瘋,都是家常便飯。

皮丘希金在各種零售店、倉庫打零工,跟同事間的相處也不好,狂洗手的嚴重潔癖則使他被視為怪人。閒暇時,他會到屋子後頭,用刀將空紙箱切成碎片;比起與人相處,他更樂意有貓狗的陪伴。

2001年5月,皮丘希金看完牙醫,在家附近注意到剛離開臨時拘留所的52歲葉夫根尼‧普羅寧(Yevgeny Pronin);皮丘希金告訴對方,自己想去看看在公園裡安息的愛犬,邀他一起去狗兒的墳前喝一杯。普羅寧不疑有他,跟著皮丘希金進入公園深處,而皮丘希金等他喝到連站都站不穩時,將他推進下水道的涵洞中,任其在汙水中溺斃。

15數字推盤

回到家後,皮丘希金拿出了他的娛樂:15數字推盤(Pyatnashki),並從報紙上剪下1和2兩個數字──分別代表奧季丘克和普羅寧──貼在推盤上。接下來的夏天,皮丘希金一連奪走了10人的性命。他們是年齡介於50-70歲間的酗酒、吸毒者或窮困男子,皮丘希金總是以「為他死去的狗兒喝一杯」為由,將受害者引到森林深處,接著以伏特加灌醉他們,扼死他們或將他們扔下涵洞,讓這些人淹死。

7月時,當皮丘希金準備將他的第11名受害者──22歲的安德烈‧科諾瓦采夫(Andrey Konovaltsev)推下涵洞時,科諾瓦采夫奮力地大聲呼救,引來兩名經過的婦女。皮丘希金還是成功將科諾瓦采夫推下涵洞、逃走了,但將科諾瓦采夫送醫的警方什麼也來不及問到,科諾瓦采夫已不幸身亡。

得知警方將在那處涵洞附近加派巡邏人手後,皮丘希金決定低調一陣子,並將目標轉移到附近的鄰居身上。

取人性命,是為了想活下去

俄羅斯人有種悲劇的宿命觀,很多人認為這跟他們艱困的生活環境與動盪的歷史有關,而對於為什麼要殺人,皮丘希金也有一套聽起來頗為哲學的說法。他覺得所有的殺戮都是為了活下去,也只有這個理由,因為當你取人性命時,你是希望活著的那一方。

皮丘希金也有他的上帝情節:「活著沒有謀殺(之於我),就像活著沒有東西吃(之於你們)。我覺得自己就像是這些人的父親,因為是我,為他們打開了通往另一個世界的大門。」或許也因為如此,皮丘希金基本上喜歡對熟人下手。這些社會的邊緣人往往是跟他一起喝伏特加、在公園裡下棋的「朋友」,幾杯黃湯下肚,彼此交換身世、過往,以及對未來曾有過的抱負或遠景……皮丘希金自承,他喜歡在聽完他們的夢想之後,殺掉這些人,心裡無比清楚他們將沒有任何機會實踐口中的未來。

2002年1月,皮丘希金約了新的受害者到某間公寓喝酒,對方很開心地在樓梯間跟他大喝特喝起來;之後,皮丘希金將對方從16樓扔下去。但這件事只做了這麼一次,皮丘希金就決定回到公園了;他覺得聽受害者鬼哭狼嚎地墜樓實在太惱人,而且也沒辦法帶給他美好的感受。

2002年2月23日,他向賣化妝品的女孩,20歲的瑪麗亞‧維里切娃(Maria Viricheva)提議,倘若她願意幫忙他將藏在公園裡的東西帶回家,他願意支付她一筆不錯的費用。這天,已有五個月身孕的維里切娃剛好跟未婚夫吵架,因此高興地同意了這項交易。皮丘希金將女孩帶到下水道的涵洞口、打她的頭,將她推進涵洞中。不過堅毅的維里切娃沒有死在井底,這位準媽媽用盡力量爬出了涵洞,並被在公園散步的婦女發現送醫。

維里切娃報了案。或許因為她只是個賣化妝品的韃靼斯坦(Tatarstan)人,或是警方覺得她只是另一個跟男友吵架、想尋求關注的年輕女孩,總之警方並沒有繼續調查維里切娃遭襲擊的案子。

3月8日,皮丘希金在傍晚與42歲的殘疾人士阿列克謝‧費多羅夫(Alexei Fedorov)於公園碰面。皮丘希金將醉到不省人事的費多羅夫殺死、扔進下水道的涵洞口,而當他在公園外遇到正在尋找費多羅夫的母親和兄弟時,皮丘希金只是冷靜地說:不,我沒看到他。

3月10日,皮丘希金用500盧布將13歲的孤兒米哈伊爾‧洛博夫(Mikhail Lobov)騙進公園,沒想到洛博夫大難不死,就像維里切娃那樣,自己從涵洞裡爬了出來。皮丘希金開始覺得這樣殺人不大保險,雖然他沒有二度攻擊洛博夫、封他的口,從孤兒院逃走的小男孩也報了警──從機構逃出的孤兒,他的話顯然也不被警方採信──皮丘希金還是透過關係,為自己買了一把手槍,並決定以酗酒的43歲小提琴家赫爾曼‧切爾維亞科夫(Herman Chervyakov)為第一號試驗品。

這位失去家庭與工作的小提琴家在公園中為自己弄了一處藏身所,皮丘希金先在8月順利地槍殺了切爾維亞科夫,卻在第二次出手時差點搞死自己:在往42歲的謝爾蓋‧費多羅夫(Sergei Fedorov)的頭部開了兩槍之後,費多羅夫依然沒有死透。重新裝填子彈時,皮丘希金差點被一枚意外擊發的子彈打到。這位被爛武器激怒的兇手最後用拔釘器解決了費多羅夫,棄屍後將手槍扔到附近的池塘中:「它除了會發出聲音,一點幫助也沒有。」

此後,皮丘希金決定:還是得用槌子殺人。「必須選擇可靠的工具,才不會令人失望。」他在商店裡挑了很久才決定買哪把槌子;而當他襲擊36歲的奧列格‧拉夫倫科夫(Oleg Lavrenkov),槌子的金屬部分從木柄上脫落後,皮丘希金又決定之後只買一體成型的工具。皮丘希金會戴上建築手套,然後在附近的小溪中清洗鎚子,回到家就清洗沾染上血跡的衣服。

2002年,皮丘希金殺死了14個人。當15數字推盤貼滿以後,皮丘希金開始用月曆做記錄;等月曆也貼滿了,他把這些數字貼到自製的棋盤上。

比茨維斯基瘋子:涵洞時期 × 鎚子

2003年,又有4人成為皮丘希金的手下亡魂,而其中一名於11月15日遭襲擊的27歲男子康斯坦丁‧波利卡波夫(Konstantin Polikarpov)儘管倖存,卻因為被鎚子敲打頭部太多下,失去了記憶。

不知是幸或不幸,由於波利卡波夫就跟皮丘希金住在同一個院子裡,皮丘希金這次是真的嚇到了,擔心波利卡波夫哪天會突然恢復記憶、指認他便是攻擊者──下手之前,皮丘希金每天都會從自家窗戶看到波利卡波夫,鎖定他之後便開始構思殺人計畫。那天,皮丘希金輕易就將鄰居引至下水道的涵洞口附近,用鎚子狠狠往對方的頭上打了四下,再將波利卡波夫推下涵洞──結果波利卡波夫被自己的外套救了一命。外套勾住了他,波利卡波夫醒來後爬出涵洞、走出公園,被路人送進了醫院。

當波利卡波夫出院,呆滯地坐在院子裡,皮丘希金甚至大膽地過去問候他……波利卡波夫什麼也不記得,完全不認他眼前的鄰人/加害者。不過這倒是讓皮丘希金安分了一年,沒再對身邊的人下手。

話說,雖然皮丘希金的犯罪生涯是從2001年才開始,但莫斯科居民從1990年代開始,就已經在謠傳比茨維斯基公園有個殺人狂──事實上,在調查員整理這樁案子時,比茨維斯基公園據說又出現新的殺人魔,令附近居民人心惶惶。倘若你上網搜尋,可能會查到莫斯科有幾個「建議遊客最好不要去」的地方,比茨維斯基森林公園便是其中之一。這個公園腹地太廣、小徑太複雜,不熟的遊客很容易在裡面迷路;加上殺人魔、無家可歸者,甚至邪教組織在裡頭集會殺人的傳言甚囂塵上──皮丘希金聲稱自己殺了63人,但警方只找到其中48人的屍體,大概就能明白為什麼進入公園真有可能出不來,而且根本找不到人的真實了。

直到2005年底,這位聲稱此時已經謀殺了40人的殺人犯,始終成功地避開警方和當地居民的注意:由於皮丘希金沒有留下任何痕跡,受害者又都被他推下下水道系統的涵洞裡,等於連屍體都沒有,因此這些人在警方的紀錄上一直被歸類為「失蹤」。

比茨維斯基瘋子的部分受害者

但真是如此不著痕跡嗎?不。根據當地汙水處理廠下水道維修人員後來的證詞,他們其實在2001-2005年間,就陸續發現了29具屍體!這名維修人員表示,他在這個地方工作了三十年,從來沒見過這種事,而且發現的每具屍體也都通報了警方。只是大部分屍體,都沒有成功進入警方的調查範圍。或許醉醺醺的社會邊緣人掉進涵洞裡、撞得腦袋破一個洞,不是什麼值得關注的案件吧……

比茨維斯基瘋子:留下殺手簽名的公開期

2005年秋冬,媒體開始報導在比茨維斯基公園裡發生兇殘的謀殺,受害者都是後腦受到重擊,而兇手會將樹枝、酒瓶之類的物體插進傷口中……儘管警方加強了巡邏,甚至派出了直升機,卻沒有其他破案的作為。

是的,對皮丘希金來說,只是把人推進下水道裡弄死,已經無法滿足他了。他想要被關注、被討論;他想要讓大家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我需要更多感情。我需要看到一切是怎麼發生的。我沒在豎井裡看到死亡。我只是自己從頭到尾做了所有的事。」

2005年9月,46歲的尤里‧庫茲涅佐夫(Yuri Kuznetsov)成為皮丘希金開始向大眾「展示」的第一名受害者。或許也正如犯罪側寫常說得那樣,這些連續殺人犯到最後都希望被抓到,或是被阻止。儘管這在皮丘希金身上似乎不大適用。他非常確定,要是不曾落網,他會殺更多人;這些人在他眼中都是不值得活下去的,沒什麼好感到抱歉的。

諷刺的是,這樁公開屍體的案件,被警方歸咎為「意外」。起初,皮丘希金確實是想用鎚子殺死庫茲涅佐夫,但庫茲涅佐夫酩酊大醉還睡著了。皮丘希金最後只是輕鬆地摀住庫茲涅佐夫的嘴鼻,等到他沒了呼吸。

一個月後,皮丘希金攻擊了31歲的無家可歸者尼可萊‧沃羅比約夫(Nikolai Vorobyov)。被鎚子狠狠敲了幾下的沃羅比約夫奮力奔逃,可是皮丘希金緊追在後,追著他往頭部一下又一下地擊打;當沃羅比約夫受到最後的致命一擊時,他離一條熙來攘往的街道不過幾百公尺遠……

直到發現沃羅比約夫死狀悽慘的屍體,比茨維斯基公園裡有個殺人魔的消息才正式傳開;11月出現的是73歲弗拉基米爾‧杜杜金(Vladimir Dudukin)的屍體,兇手敲破了他的頭,並往傷口插了一支空伏特加瓶。皮丘希金原本是用樹枝,後來改變了主意,或許是覺得空伏特加瓶的意象比樹枝更有力道?

隨著愈來愈多殘缺的屍體出現──許多屍體甚至變成野狗的盤中飧,比方36歲的奧列格‧拉夫倫年科(Oleg Lavrenenko),全身只剩下了下巴──眾人發現比茨維斯基瘋子加快了他謀殺的腳步。

光是在2005年的11-12月,皮丘希金就殺死了7個人,而且非常欣慰地發現自己已經有了代號「比茨維斯基瘋子」。

風聲鶴唳的莫斯科

終於,全部警力都動起來了,同時他們也很快發現,比茨維斯基瘋子下手的對象大多是酒鬼,因此警察也假扮成醉鬼、臥底在公園附近;只是皮丘希金似乎嗅到了不對勁,低調了數個月。

同一時間,莫斯科警方也錯逮了好些人:一名路人在遇到警察盤問時,因為無法出示身分證件而逃跑,結果被警方開槍擊中大腿;這人解釋,他以為這些自稱警察的人想搶劫他,而在調查之後,這名的路人的嫌疑也被排除了。

警察攔下一名形跡可疑的女性(結果這位「她」其實是有變裝癖的「他」),手提袋裡竟起出一把鎚子──警方一度相信,他們終於找到兇手了──沒想到她正是因為害怕遇上比茨維斯基瘋子,所以帶了一把鎚子防身。

直至2006年4月30日,俄羅斯警方在比茨維斯基公園一共發現了12具疑似遭人謀殺的屍體,卻因為苦於沒有兇手留下的蛛絲馬跡或消息線索,調查陷入了困境。

差不多在同一個時候,皮丘希金在某份報紙上讀到一則假消息:比茨維斯基瘋子落網了(約莫就是警方逮捕的變裝男士)。皮丘希金怒不可遏,幾乎是立刻展開殺人行動,要向世界宣告他的正統不容質疑。2006年3月,他決定對自己的超市同事下手,現年25歲的馬哈茂德‧喬爾多舍夫(Mahmud Zholdoshev)。

喬爾多舍夫當時沒地方住,皮丘希金建議去他那裡,並邀他到比茨維斯基公園喝一杯。當皮丘希金用鎚子將喬爾多舍夫殺死後,為了不讓警方循線找上他工作的地方,他藏起了屍體。4月時,皮丘希金殺了48歲的拉麗莎‧庫拉吉納(Larisa Kulagina);6月,他鎖定了第63名受害者,他的好友,也是介紹他到超市工作的36歲瑪莉娜‧摩斯卡約娃(Marina Moskaleva)。

6月14日,摩斯卡約娃毫無戒心地答應了皮丘希金的夜間散步邀約,地點自然是比茨維斯基公園。這次狩獵很明顯地不大順利:第一是,摩斯卡約娃意外做對一件事,因為手機沒電了,她將皮丘希金的姓名與電話留給了待在家裡的兒子──皮丘希金也知道。而無論他是太過自負,或是他並不相信摩斯卡約娃真這麼做了,都沒有令他打消殺人的念頭。

第二是,當皮丘希金帶著摩斯卡約娃在公園裡散步時,他震驚地發現所有連接下水道的豎井都被警察用水泥封住了。直到這時,他不是決定給自己一個機會,而是給摩斯卡約娃一個機會:如果在這一刻,摩斯卡約娃轉身離開,他就放過她。但她沒有。她還是站在那裡,像是對他的邀請、給他的允許,皮丘希金再也不猶豫,拿出鎚子殺害了摩斯卡約娃。

監視器畫面

隔天,警察發現了摩斯卡約娃的屍體,一方面從她兒子手中拿到皮丘希金的姓名,一方面從摩斯卡約娃身上遺留的地鐵票,循線調閱監視器,畫面清楚拍到與摩斯卡約娃一同離開地鐵的男伴身影。6月16日,警方上門逮捕了皮丘希金。

連恐怖份子都怕的棋盤殺手

皮丘希金是個有條理的殺手。除了在棋盤上貼下殺害人數,他也有一本小冊子,裡面清楚記錄了他在何時何地、如何殺害了這些人。儘管起初他否認自己便是比茨維斯基瘋子,隨著警方在他家搜出愈來愈多證據,指控他犯下52起罪案(49起謀殺和3起謀殺未遂),皮丘希金倒表示,出於良心,他必須坦承自己實際上殺了63個人。

這記錄被害者的棋盤,也讓兇手獲得棋盤殺手(Chessboard Killer)的稱號

2007年10月,法院基於皮丘希金的精神狀態,判處他終身監禁與強制精神治療。皮丘希金非常不滿意,甚至威脅自己的辯護律師,要像殺魚一樣將他開膛破肚。

入獄之初,皮丘希金的室友是車臣恐怖分子努爾帕夏‧庫拉耶夫(Nurpasha Kulaev),但沒過多久,庫拉耶夫就以皮丘希金會拿可怕的觀點折磨他、答應會好好殺死他,要求移到別間牢房。最後,皮丘希金獲得了一個單人牢房,還不時因為與獄方的管理人員起衝突,被關進禁閉室。

獄方在某些訪問中表示,皮丘希金不喜歡談論自己的家人或婚姻、孩子,唯一願意侃侃而談的就是他的謀殺案。他曾告訴獄方人員,某次在公園裡,他發現有兩個男人想要強暴一個女人,他殺了那兩個男人、救了那個女人。但在陪伴女人離開公園的途中,他意識到這個女人是目擊者──所以他最後也殺了她。

有過良心不安的時刻嗎?做過受害者回來找他的噩夢嗎?

不。據皮丘希金的說法,最折磨他的夢是自己死去的愛犬,回來責備他這個做主人的無能拯救牠。皮丘希金也認為自己是個善良的人:「我的優點嗎?我很守時。缺點?缺點是什麼……唔,可能是太客氣了。在你的價值觀體系中,我很邪惡,但實際上你們才邪惡。」如果他能離開監獄,首先會做的就是殺死幾個人、強姦一個女人(儘管他自承強暴女人這件事帶給他的樂趣完全比不上殺人),並來瓶伏特加。

參考資料

https://murderpedia.org/male.C/c/chikatilo.htm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AE%89%E5%BE%B7%E7%83%88%C2%B7%E9%BD%90%E5%8D%A1%E6%8F%90%E6%B4%9B

https://translate.google.com/translate?hl=zh-TW&sl=ru&u=https://lenta.ru/articles/2020/01/19/pichushkin/&prev=search&pto=aue

https://translate.google.com/translate?hl=zh-TW&sl=ru&u=https://iz.ru/606030/aleksandra-krasnogorodskaia/za-navalnym-ia-poshel-s-udovolstviem&prev=search&pto=aue

http://crimescenedb.com/alexander-pichushkin/

https://www.gq.com/story/alexander-pichushkin-serial-killer-russ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