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斷跳舞少女的阿基里斯腱——歌舞伎町迪斯可獵豔殺人事件〉

劍山/調查員 檔案調閱185次

發生在距今大約三十多年前,目前已過法律追訴期,一件始終未被偵破的殺人懸案。

(文末有購書優惠及贈酒活動連結,媽媽桑請你來林森北喝酒酒!)

  那是一個光聽音樂、隨著節拍,就足以讓人忘我狂舞——「迪斯可」曲風大流行的黃金年代;然而,因這起事件的發生,連帶地改變新宿歌舞伎町青少年夜店文化,及當時迪斯可舞廳的營業時間,與相關周邊風俗場所的管制規定。

  1982 年(昭和 57 ) 6 月 6 日,一個猶如被惡魔詛咒的不祥之日,這天凌晨,在千葉縣千葉市的橫戶町,發生一起女學生遭到不明歹徒誘拐、洗劫並殺害的社會事件。當場死亡的是年僅 14 歲的國中學生落合雅美,根據另一名與她同行的友人,也是此案唯一的倖存者所描述,前晚她們兩人一起到歌舞伎町一帶的迪斯可舞廳、喫茶店,及遊樂中心玩樂,一直到隔天凌晨左右才準備離開。此時,一名身穿水藍色長褲、短袖上衣的男子跑來搭訕,並提議要開車載她們去兜風;原以為會順路送她們回家,沒想到對其中一人來說,這會是一條再也回不了家的路途。

當時的新聞報導資料
當時的新聞報導資料

  經法醫解剖鑑識後,發現死者落合雅美的死因,除頸部遭利器割傷之外,她雙腳的阿基里斯腱也被切斷,相信當時已經是在無法逃脫的前提下,頸部失血過多而死。警方還在案發現場竹林矮叢中,找到一把長約十公分、黑色手柄的水果刀,刀子上所殘留的血跡後來經過化驗,證實與死者的血型相符,而被警方判斷為是歹徒作案時所使用的兇器;此外,現場還發現被用來勒住兩人頸部的藍色橡膠水管。根據現場地面上所遺留的痕跡推測,死者生前曾遭到兇手強壓在地。

歌舞伎町狂放的年輕世代,是夜裡最閃爍的霓虹燈

I love you, baby. And if it’s quite alright.
I need you, baby. To warm these lonely nights.
I love you, baby. Trust in me when I say.

  二戰以後,由現場樂隊演奏的爵士樂逐漸變得沒落,取而代之的是,在 Live House 或是酒吧開始播放起黑膠唱盤的錄音,起先只是單純的播放,但到了60 年代的後期,因為混音器的發明,使原本唱盤的播放能更平順地轉換之外,還能將兩個不同的音源合拍,對齊節奏。1970 年代,這種被稱為「迪斯可」(Disco)的曲風 ,先從歐美國家開始盛行,接著是唱盤機、混音器的製造廠商陸續推出更先進的機型,連帶也催生出在舞廳專門播放音樂的職業: DJ (Disco Jockey),以及具有傳奇性的迪斯可舞廳,而承襲這股熱潮,再由西方傳向東方,迪斯可舞廳與迪斯可的曲風可說是席捲 70-80 年代日本的年輕族群,每個在舞池中盡情舞動的年輕世代,彷彿是夜裡最閃爍的霓虹燈。

  過去曾經流行過的爵士靈魂樂曲,也因為新的「詮釋」方式而有了不同風貌,像是 Frankie Valli 在 1967 年發表的代表歌曲之一〈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 ,包含法蘭克辛納屈等眾多歌手都曾翻唱過。1982 年,這首歌也因為「 Boys Town Gang 」這個男子團體,以迪斯可曲風重新編曲而在日本、義大利等地爆紅。而日本當時迪斯可舞廳的營業時間,還可到隔天凌晨左右,對未成年的管制也還未那麼嚴格,迪斯可舞廳的興起其實促進商店街區,包含六本木、新宿、池袋等的發展。

歌舞伎町一丁目

  那些沉醉於五光十色夜生活的少男少女們,平時白天甚至還會特別排練舞蹈,並等待夜色襲來。當舞廳 DJ 下歌的瞬間,他們紛紛走向舞池的中央,有些還會站上打著七彩燈光的小舞台上,無論彼此是否熟識或陌生、成雙不一定成對,只要聽著迪斯可的音樂,一群群的人便會自然地跳起排舞,尤其是當聽到 DJ 播放〈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這首歌時,更是將整晚氣氛帶向了高潮。

是隨機殺人,還是早就有預謀

  根據被害者的同行友人,也是唯一倖存者的證詞,那名歹徒開著一台 2,000 c.c. 馬利,車體接近紅豆色的運動型四門跑車,車牌上寫的是品川的車號,但確切的數字她已記不清楚。再加上曾有當時在案發現場附近的目擊者,看過一台符合上述的細節,推斷應該是日產的汽車品牌 Gloria 的車子。就當時的社會背景來說,那是輛相當奢華且時髦的車型,對於兩個來自茨城縣古河市的國中女生來說,能坐上這輛車去兜風,絕對是令人難以抗拒的誘人條件。

  6 月 5 日當晚到隔天凌晨,落合雅美與友人跑遍新宿區歌舞伎町一帶,像是「1+1 」等知名的迪斯可舞廳和喫茶店,兩人是在遊樂中心時,遇到那名自稱為某大學生的男子過來搭訕,三個人後來還到新宿東口附近的麥當勞喝果汁。這名外表看起來大約是 20-25 歲左右的男子,順勢提議說:「要不要一起去兜風?」凌晨四點半左右,三個人到遊樂中心玩了一陣子之後,男子載著他們往千葉縣的方向開去。接著,6 月 6 日早上大約 11 點 50 分時,同行的女學生發現,落合雅美倒在花見川自行車道旁的竹林矮叢,隨即向路過的路人求救,而她隨身的肩背包內的兩萬元竟已不翼而飛。

  千葉縣警方與警視廳聯合調查,因案發現場距離國道大約有 200 公尺的距離,且地點是在一般人不常經過的小山丘,這也表示歹徒事前應該有先做過勘查踩點,刻意選在這個地方。根據遺留在現場的兇器與犯案時用的工具,都大大地顯示他並不是臨時準備,而是事前就已經有預謀殺人的計畫。究竟他是依照什麼條件來選擇被害者的?又是在什麼時候開始,鎖定了這兩個國中女學生的,其實沒有人知道。若只是為了兩萬元,照他開的車種來判斷,光這點錢應該不足以構成他殺人的理由。

歹徒特徵及側寫雖清楚,卻始終找不到他的下落

  「身高大約 170 公分、膚色有一點點黑、臉型偏圓,眼角稍微上揚,大大的眼睛跟濃眉毛,一頭捲髮及肩,帶著太陽眼鏡。身穿白色襯衫,深藍色的長褲,襯衫上有紅色的線條,腳上上穿的是美國品牌的籃球鞋,尺寸大約是25-6 公分,年齡大約是二十多歲左右」——這名「消失的男子」在搭訕時就不斷對著落合雅美她們兩人說,自己是某某大學的學生,有一個姊姊跟弟弟,而且弟弟很受女生歡迎,現在跟姊姊一起住,開的車子是父母買給他的等等;而這些關於歹徒的特徵及側寫都十分清楚,全都來自於倖存者的描述,但警方卻始終找不到他的下落,而到底事發經過是如何?

  或許是受到這些關鍵字和話術的誘騙,三人開車離開遊樂中心時已經是凌晨時分,不敵睡意睡在車上的女學生,突然聽見車內有聲響而醒來。醒來之後,卻四處看不見雅美的身影,這時那名男子便找她下車到外頭散散步,但稍微一個不留意,對方從背後敲擊她的腦袋,她受到驚嚇而立刻大叫,卻立刻被歹徒用東西勒住她的脖子,最後因為失去知覺而昏了過去。等她醒來,卻發現自己的朋友落合雅美冰冷的屍體就躺在附近竹林矮叢內。

  自事件發生之後,警方在歌舞伎町四處派發歹徒相關的特徵和畫像,不過始終沒有抓到這名男子。有一說是因為他的父母親是政治人物或警察,所以即便證據跟描述都十分完整,仍無法順利逮補他;另外,循著車種、大學生等零碎的線索,警方有循線查到一名當時就讀慶應大學高爾夫球社團的男學生,甚至還曾到過校園調查。但那名疑似嫌犯的大學生後來把頭髮理成短髮,沒多久就辦理休學,透過父母親的人脈關係立刻被送往美國留學。

電影《死亡少女的紅鞋》與歌曲《舞廳》的靈感原型

  因為這起事件的發生,連帶讓政府單位開始針對迪斯可舞廳的營業時間、以及未成年者出入這些場所進行管制,最終還導致新宿一帶迪斯可的熱潮開始衰退;不過「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即使營業時間受到管制,卻仍有些知名的迪斯可舞廳反其道而行——既然不能營業超過晚上 12 點,那我們就提早營業——將因為「風俗營業法」(簡稱:風營法,與風俗行業的經營業務合適化相關之法律規定)而將受限制的營業時間重新做了調整,提前至白天就營業,反而讓那些未成年的學生們更有機會外出。

  學生們有些甚至還會謊騙父母親是去看電影,看似無懈可擊的說法,卻是慢慢促使未成年的年輕男女,在整個室內裝潢布置得像夜晚的迪斯可舞廳內,做些諸如抽菸、喝酒,獵豔或是其他違法的犯罪行為。當時,即使是暴走族也會到舞廳跳舞玩樂,他們入店時並不會穿著騎機車暴走的服裝,反而是打扮得像是一般追求時下流行的年輕世代,盡情與其他人跳著迪斯可舞曲。也因此,迪斯可舞廳逐漸成為犯罪的溫床,越來越多不法的事情發生,警方與政府機關不得不開始介入。

總是人潮湧動的歌舞伎町夜晚

  落合雅美原本是跟外公一起住,但外公去世後,便搬到東京都港區與在當女服務生的母親一起生活。1981 年年底時,從原來的學校轉到港區的高松國中。案發前一個月,雅美去找之前同校的同學玩,也就是後來唯一存活下來的倖存女學生,但之後便失去聯繫;雅美的母親在 6 月 4 日的時候向警方提出搜索申請,這段期間,這兩名國中女生竟然是住在另一個在舞廳認識的女性友人於足立區的家中。

  而雅美遭到歹徒切斷阿基里斯腱的手段,與小說家大藪春彦的作品《處刑戦士》中描述的情節手法極為類似,後來小說家也因此被媒體攻擊。

  然而,對於曾經歷過迪斯可音樂大流行的人來說,那起女學生遭到誘拐後殺害的事件,其實都有著十分鮮明的印象。這起事件不只將那些未成年人或學生的犯罪現實,從陰暗之處翻攪了出來,更讓營業場所的規定慢慢受到管束,後來,甚至還被導演上垣保朗改編拍成了成人電影《少女暴行 紅鞋子》;另外,天才歌手尾崎豐在首張專輯推出之前,曾在CBS 索尼的試唱會上演唱過的一首《舞廳》(ダンスホール),有一說是以這起歌舞伎町迪斯可獵豔殺人事件為靈感所寫下的歌曲,在他早期發行的單曲中,有些報紙媒體認為是反映了當時的社會氛圍、校園暴力,以及青少年叛逆和反叛的情緒,但這些猜想並未受到認可。

  如今,那顆被安置在舞池上方,宛如來自無盡黑暗、浩瀚的宇宙之中,一股等待被釋放的光體能量,曾一邊搭配著迪斯可舞曲的馳放節奏,一邊折射出銀白色耀眼光束的 Disco Ball 已經停止轉動。它曾是一個年輕世代願意為之狂熱和追尋的方向,及充滿幻想的一種存在,也是象徵人們嘗試新事物的另一精神寄託。誰能想過,一顆小小的球體表面上,竟鑲嵌著數百數千的小方鏡片,然後風靡了整個 70、80年代的迪斯可舞廳,讓空間變得更加迷幻、誘人;然而,誰又能相信,那起發生在新宿歌舞伎町的獵豔殺人事件卻從未找到真正的殺人兇手。

【新宿舞台.風花雪月滋養的犯罪巢穴系列講座】

活動主辦:謎團Mysterystring、疑案辦O.H.S.I.R.、凌宇出版
馬上購票 ➤https://www.accupass.com/go/readshinjyuku

【場次一:解密犯罪】 ▎歌舞伎町成為女王之路:跨越昭和到令和,改變她容貌的三事件 混亂還是平衡?跨越70年,黑暗糜爛與魅力繁華並存的新宿
|劍山(疑案辦調查員)
|時間:1/15(五) 19:30~21:30
|地點:聯經書店

【場次二:解密虛實】 ▎表裡新宿有如大叔的秘密:表裡/今昔/虛實的新宿跨維度交會 旅遊歷練跟推理解析帶你重新認識歌舞伎町!
|工頭堅(米飯旅行社與旅飯創辦人)  
|冬陽(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理事長)
|時間:1/22(五) 19:30~21:30
|地點:聯經書店

【場次三:解密酒店】 ▎席捲台日酒店的女王見聞錄:酒店就是販賣酒精跟愛情? 媽媽桑帶你從新宿歌舞伎町玩到她的林森北VIP Room!
|席耶娜(條通女王)
|時間:1/23(六) 14:30~16:30
|地點:Bar 9 VIP台北市中山區林森北路107巷40號1樓)

|凌宇 Publishing,2020/12
|試閱:https://reurl.cc/XkdV0E 詳細資訊請上:FB @謎團Mysterystring

參考資料

  1. https://toyokeizai.net/articles/-/283255
  2. http://urayaba.com/kabukicyo-disco/
  3. https://reurl.cc/zbgvV0

推薦閱讀

台灣人的歌舞伎町凌宇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