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記者之死(上):白色恐怖內鬥下的犧牲者

唐嘉邦/調查員 檔案調閱342次

看過電影《風聲》嗎?周迅飾演的女特務遭到逮捕後,被刑求時受的「繩刑」讓人看得怵目驚心。事實上,這種刑罰真的存在,而且就發生在台灣。1966年《新生報》的女記者沈嫄璋遭調查局逮捕刑求致死,死前即是接受「繩刑」。電影《風聲》劇組依據《柏楊回憶錄》將沈嫄璋所受的這種刑罰,放入電影刑求的橋段。

當年沈嫄璋與同在《新生報》擔任編輯的丈夫姚勇來,相繼被調查局約談,約談的原因是「匪諜案」。為什麼她們會被認為是匪諜?她為什麼會死呢?

其實,這對夫妻在當時的新聞界相當有名,這對搭檔因揭穿當年轟動一時,號稱台版「羅密歐與茱麗葉」的「十三號水門命案」而名噪一時。

那個年頭台灣島上聞匪諜色變,「匪諜就在你身邊」的口號縈繞在每個人的耳邊。牽涉到匪諜案,聽起來很可怕,好像穩死的。但換個角度來講,因為匪諜案太多了,隨便沾到點什麼都可能是匪諜案,隨處可見,案件也可大可小。

不說別的,當時的執掌情治系統的調查局長本身過去就曾是共產黨員,不也是活得好好的。沈嫄璋被帶進台北三張犁的調查局第一留置室時,大概沒想到自己會永遠走不出這裡。

因為,雖然她的身分是記者,但暗地裡的另一面她也是調查局的線民,算是半個調查局的人。既然同是調查局的,有什麼誤會大家自己人講清楚就好。再怎麼樣,長官總會出面幫忙解決吧?

但她錯了,這次的案件表面上是匪諜案,但其實就是調查局內鬥。這次,長官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

也就是說,沒人救得了她。

讓我們話說從頭。

與共產黨千絲萬縷的關聯

沈嫄璋

1916年出生的沈嫄璋,是浙江吳興人,福建師範畢業後,1937年與姚勇來結婚,兩人育有三女,並同在新聞界工作。

夫妻兩人在1930年代同在福建《中央日報》工作時,與著名的左派的女記者楊剛及其兄楊潮常有往來,楊潮兄妹兩人後來皆加入共產黨。

當時楊潮曾因為加入共產黨,被調查局前身「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調查統計局」,也就是俗稱的「中統」逮捕,而熟識楊潮的沈嫄璋夫妻也因此遭到牽連下獄,接受中統調查。

沈嫄璋夫妻倆當時雖然並未被深究,不過中統也沒打算讓沈嫄璋夫妻倆白白離開,她們獲釋的條件,就是要成為中統幹部蔣海溶安插在新聞界的線民,負責收集相關情資。

戰後沈嫄璋與丈夫赴台,她先是在《和平日報》工作。

當時台灣影響力最大的報紙之一是《台灣新生報》,《台灣新生報》的前身就是日治後期總督府將多家報社合併而成的《台灣新報》,更早之前是日治時期發行量最大的《台灣日日新報》。戰後,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接收《台灣新報》,改制更名為《台灣新生報》,隸屬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宣傳委員會,是國民政府在台的第一份公營報紙。

《台灣新生報》在二二八事件後發生了第一次大整肅,總經理阮朝日、總編輯吳金鍊等台籍職員遭處決,不少遺缺因而安插外省人,沈嫄璋夫妻便是在此時進入《台灣新生報》。

名氣響亮的「沈大姊」

二二八事件後,沈嫄璋經由《台灣新生報》副總編輯周自如介紹,與丈夫一起到《台灣新生報》任職。丈夫姚勇來任編輯,沈嫄璋則是記者,主跑省政新聞。

沈嫄璋在戰後台灣的新聞界以採訪蔣宋美齡和婦聯會新聞出名,因為她的資歷深,新聞界稱她「沈大姊」。而她最為庶民熟知的一篇報導則是在1950年,她與丈夫一同揭穿當年轟動一時、號稱是台灣版《羅密歐與茱麗葉》的本省籍女子陳素卿「被自殺」案件,也就是俗稱的「十三號水門命案」。

資深記者王景弘在其記者生涯的回憶錄《慣看秋月春風》曾提到沈嫄璋:「她是一位很特別,很多彩多姿的人物,跑省政、跑交通、跑亞盟、世盟,雖不一定真的『跑』,但她資格老,人頭熟,什麼東西都漏不掉,即使漏了也沒人敢說她。」

王景弘書中描寫的沈嫄璋,可以讓我們窺看得知許多當時她在《新生報》時期的軼事。比如有一段寫到:「不知道她是已有酒癮,或心理上的壓力,沈嫄璋幾乎是天天喝了酒上班。她還沒進編輯部大門,便可以聽到她帶酒意的聲音,進了辦公室,就聞到她的酒氣。」

關於採訪寫稿的部分也很有意思,書中提到沈嫄璋如何在酒醉後寫稿:「打開抽屜,拿出一本有電話簿那麼厚的『省政計畫』,看準一頁,用剪刀一剪一貼,前面寫上幾句『導言』,並註上『獨家』,便交稿大吉。」

1950年代開始,過去國民政府時期的軍統、中統等特務系統陸續進行改制。軍統體系的國防部保密局改制為國防部情報局;中統體系的內政部調查局,改制為司法行政部調查局。

還記得沈嫄璋夫妻倆過去曾是中統蔣海溶的線人嗎?她們來台後繼續隸屬於調查局底下一個叫做「青雲小組」的文教工作調查單位,沈嫄璋化名「林小書」,經常蒐集一些台灣省政有關的資料給調查局昨為情資。據說,調查局第一處前後三任處長都很欣賞她,經常與她接觸。

不過,改制後的特務機關開始新一波的整肅,首先針對的是過去曾與共產黨份子有交集者。當時《新生報》內有很多福建人,1933年發生「閩變」時,或多或少都有涉入或是與涉案人士相熟。

此時情治單位想要老案再度新辦,於是要求過去曾涉及閩變案的《新生報》人員,都要先向報社內的安全室主任金賡自首報備。若是逾期不報,將視為有匪諜嫌疑處理。

沒想到這個金賡為了想要邀功,故意將這些自首人員的名單壓住不往上報,直到自首期限已過,才將積壓逾期的名單報給調查局。而這其中包括沈嫄璋及丈夫姚勇來、《新生報》副總編輯單建周、路世坤、童尚經等人。

因此,姚勇來與沈嫄璋被檢舉在福建當記者時,曾參加過有共黨色彩的讀書會,並與共產黨員往來。

整肅洪流下的犧牲者

但別忘了,沈嫄璋夫妻的這段往事一來情節不重,二來調查局早就知道,而且她們還因此成為調查局及其前身中統的線人,根本就是調查局自己人,更何況他們夫妻倆與調查局第三處處長蔣海溶的交情非同一般。所以,此案報上後,同是「自己人」的第一處副處長李世傑直接簽結,完全不當一回事。

照理說,此案到此已沒什麼好發展,調查局長官都不認為她們夫妻倆有什麼問題,案子還有什麼好辦下去的?

但是!

這個但是太重要了。

但是,此案的重點其實根本不是什麼閩變、匪諜案!沈嫄璋這票《新生報》的福建人究竟有沒有共黨背景、過去是否與共黨人員交好?其實一點都無足輕重。

匪諜,在那個時代,很多時後就只是整肅的藉口罷了。

但是究竟是誰主導此案?要整肅誰?以及為何要拿《新生報》的職員開刀?而且難道連沈嫄璋這種背後有調查局高官撐腰的人都無法倖免?

當時的調查局長是沈之岳,沈之岳是軍統體系出身,在大陸時期曾長期在共產黨內臥底。後來回歸軍統頭子戴笠旗下,是軍統的要角之一。

政府來台後,沈之岳奉派至蔣經國主持的革命實踐研究院石牌訓練班,任副主任兼訓導組長;1951年10月調大陳島,擔任江浙反共救國軍總部政治部主任,兼中國國民黨大陳特派員辦公室秘書長、中華民國浙江省政府委員兼代省主席、大陳行政督察專員等要職。

據說在大陳島期間,沈之岳派特務潛回蔣介石的故鄉浙江奉化,將蔣家故居、蔣母墓、當地名勝古蹟等諸多景物拍成照片,獻給在台灣的蔣介石。蔣介石、蔣經國父子為此十分感謝他,沈之岳也從此進入蔣家政權核心,官運亨通。

大陳島撤退後,蔣經國為了部屬接班,開始掌控情治系統,軍統出身的沈之岳,奉派整頓中統體系。他先是調任調查局督察室主任,後改任副局長,同時他還是國民黨中央委員會南方工作組組長。

期間沈之岳曾一度調回軍統體系的國防部情報局擔任副局長,但1964年他在蔣經國的極力推薦下成為調查局長,負責改組調查局,並一手建立了調查局的制度,革除往年的軍統、中統特務體系,培育大量新生調查員。

等等,為什麼要花那麼多篇幅介紹沈之岳?

這是有原因的。

因為他自擔任調查局長後,為了徹底掌控主導權,在層峰默許下,開始清除調查局內過往的內部派系,進行一連串的大整肅及內鬥。這次,沈之岳真正要鬥的對象,其實就包括蔣海溶與李世傑此派。而看似平凡無奇的《新生報》整肅,可以說是這一場內鬥的序曲。

調查局首先以沈嫄璋夫妻涉匪諜案,但副處長李世傑卻輕輕放下為由,先逮捕李世傑,並指控他也是潛伏匪諜。

接著,悲劇開始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