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黑道名帖002】:從億元勒贖到殺警奪槍-無惡不作的 胡關寶集團 3

唐嘉邦/調查員 檔案調閱211次

夜深人靜的謎之搶案

1983年12月31日凌晨四點半,位於台北市的華南銀行和平東路分行闖入兩名持著卡賓槍的歹徒,他們趁著夜深人靜,行內僅有兩名人員值班時進入銀行,打開金庫搜刮搶錢,一共得手762萬元後揚長而去。而在華南銀行搶案發生前一天,該銀行襄理林永泉失蹤,宛如人間蒸發,搶案和他有關係嗎?如今隨著胡關寶集團的落網,這一切的謎底都將揭曉。

華南銀行和平東路分行遭搶後,警方獲報前往現場處理,在場的銀行值班人員供稱,兩名蒙面歹徒深夜持卡賓槍行搶,喝令他們:「不准動、不准出聲!」其中一人還取下卡賓槍的彈匣,亮出裡面的子彈嗆:「你們小心點,不然就乎你死!」

但奇怪的是,行搶的歹徒不是像我們一般理解的搶銀行模式,逼行員拿出現金。反而是將行員用手銬反銬住,再拿棉被將其蓋住,隨後逕自前往行內金庫搬現鈔。值班人員起初大概還納悶,覺得歹徒可能是不知道銀行的作業模式,因為打開金庫不僅需要鑰匙,還要有密碼,並非隨便的人都可以開得了,甚至這些東西也不是每個行員都有資格可接觸。

正當值班人員以為歹徒開金庫會碰壁時,歹徒竟然很順利的開啟了金庫,大剌剌地搬走庫內的762萬元現金。之後再將兩名值班人員關進金庫裡,自行揚長而去。

到底這兩名歹徒是如何開啟金庫的?

提前失蹤的銀行襄理

警方到場蒐證調查後發現,華南銀行和平東路分行的金庫並沒有任何外力破壞痕跡,也就是說,歹徒是直接用鑰匙和密碼打開金庫的。但是歹徒手中為何會有鑰匙?為何會知道密碼?

銀行人員這時全都不約而同地想到同一個名字:林永泉。

林永泉是華南銀行和平東路分行的襄理,而他正是持有金庫鑰匙和密碼的那個人,但是他在銀行遭搶的前一天就已經失蹤。甚至案發當時的值班人員還供稱,就在歹徒前來行搶的同時,曾有一通電話打進分行,正是林永泉的妻子,她說丈夫一直沒回家,想問問看銀行的同事知不知道他去了哪裡?

因此,警方第一時間想到的是,華南銀行搶案是不是林永泉自導自演的監守自盜?懷疑他就算不是前來行搶的兩名歹徒之一,恐怕也是共犯。於是,此案便將林永泉甚至是其家庭成員視為追查目標。儘管從家屬處問不出什麼,但警方相信只要找到林永泉就能順利破案。

幾個月後,警方總算找到林永泉,但卻發現他們原先的假設完全不對,他們冤枉了林永泉,林永泉絕對不會是銀行搶案的同夥或共犯。

因為,警方發現的是林永泉的屍骨。

警方是在台北縣三芝鄉的一處廢棄工廠內發現林永泉的屍體,且已是白骨。林永泉被發現時,是被反手銬在椅子上,全身多處骨折。很顯然的,他生前遭到嚴酷的刑求,犯嫌一定是知道他掌握銀行金庫的鑰匙和密碼,反覆強行毆打逼迫他,甚至在已取得後還是殺人滅口。

儘管警方找到了林永泉,但在追查歹徒方面並沒有什麼實質上的進展,剩下的唯一線索是犯案時用的兩把卡賓槍。調查人員懷疑這兩把卡賓槍有可能是一個多月前屏東楓港派出所失竊的那兩把槍,畢竟卡賓槍的來源取得不易,能持有的不是警方就是軍方。

另一宗殺警奪槍案

而就在林永泉命案及華南銀行遭搶後不久,又發生桃園加油站遭到歹徒持卡賓槍行搶,接著就是1985年的新竹埔頂員警遭卡賓槍射殺後奪取配槍的案子。警方認為這幾件與卡賓槍相關的案子,可能全部都是同一夥人幹的。

但這段期間警方無論怎麼調查,這四大懸案就是沒有進展,直到胡關寶集團犯下吳東亮綁架案後落網。

警方懷疑這些案子很可能全都是胡關寶集團所為,不過,胡關寶等人口風甚緊,問訊的進展並不順利,就像擠牙膏似的緩慢。除非警方握有確切證據,胡關寶才會就警方已知曉的部分吐露一點。

胡關寶在押解過程中,曾被媒體當面詢問是否有涉及其他的殺人案,他還信誓旦旦地笑著說:「絕對沒有,有,我一定認。

台北市刑大副大隊長侯友宜為了能順利破案,多次去台北看守所找胡關寶問話,但都不得要領,胡關寶堅不吐實,讓這些懸案依舊無法釐清。

此時,警方只能尋求「另類」的方式,死馬當活馬醫。侯友宜等人重新回到林永泉屍體被發現的命案現場,焚香祭拜亡靈,希望逝者能協助給點提示。

好巧不巧,就在侯友宜從命案現場回辦公室的當天下午,他無意間從已看了4、5個月的14箱相關檔案卷宗中,隨手抽出一本看。赫然發現1984年8月16日曾有一件來自台北市銀行的報案,報案者是該行人員,稱當天有一名女子拿著一萬元臨櫃要存款至持有人「胡冠保」的帳戶,但行員發現這一萬元現鈔是前一年華南銀行遭搶後損失的連號鈔票,於是報警。警方詢問該名存款女子後,該女聲稱這筆錢是其男友托她幫忙存的。

侯友宜看到這個帳戶持有人叫「胡冠保」,不就是胡關寶的諧音嗎?當年警方獲報後因為還不認識胡關寶此人,因此沒將這條線索當回事,才會遺留至今。如今的當務之急,便是要找出當年持款的那名女子出面指認。

經過一番尋找,警方總算找到那名女子,並請她出面前來指認,確認當時托她存款的男友「胡冠保」,就是如今已落網的胡關寶。

賊性堅強,堅不吐實

這次的指認,是突破胡關寶的最重要一招,胡關寶坦承犯下了華南銀行搶案。然而,胡關寶實在是狡詐,儘管已經被逼到這一步,他還是氣定神閒地和檢警進行攻防戰。案情愛說不說,或是只透露部分,讓警方無法快速全盤掌握所有犯罪事實。

為何胡關寶要這麼做呢?其實很簡單,他想要拖延執行死刑的時間。

胡關寶先是供稱,當初犯案使用的油壓剪及金庫鑰匙被他丟棄在某處,還煞有其事地畫了張地圖讓警方去找。但不知道是過了八年他的記憶有誤,還是根本就是唬爛,警方怎麼找就是找不到。

得知警方找不到證物,胡關寶還假好心的要警方將他從看守所借提外出,由他帶路來找,其實他內心想的是,想要藉著外出的機會趁機逃跑。胡關寶的這點心思警方早已摸透,因為在此之前他也是多次希望能借提外出出庭,但每次借提時總是不安份地想烙跑。

甚至在看守所內時,每當胡關寶被上了手銬後不久,他總有辦法解開手銬,而所方人員卻怎麼樣都搜不出他有使用任何工具解開。而且他還曾偷偷傳紙條給同在關押的同夥漆慕堯,要他和自己一起脫逃。

因此,有鑑於總想逃跑的胡關寶實在太危險,後來儘管找不到證物,警方也決定不再借提胡關寶外出,問訊時也是到看守所問案。胡關寶見這招沒效,後來也放棄,畫了張正確的地圖,指出他埋藏兩把卡賓槍的地點。

這次警方透過胡關寶的地圖,順利在新店小粗坑山區的產業道路上,一處工寮前的空地,挖出用油布包裹住的兩把卡賓槍,正是當年屏東楓港派出所失竊,並用來多次作案的那兩把槍,其中一把的槍管還被鋸短,以便於收藏攜帶。

在人證、物證俱在後,胡關寶也逐漸坦承當年與卡賓槍相關的四大懸案,以及在1990年吳東亮綁架案前,他們還犯下的秦姓商人綁架案及北市五常國中學童綁架案。

1991年10月24日,最高法院判決胡關寶、張家虎死刑定讞,11月7日執行。

人生盡頭的悔悟

執行死刑前一晚,胡關寶在牢房內自殘,偷偷放血。有一說是他希望在執行死刑時能昏迷不那麼痛苦,也有一說是,他到了這最後關頭還想著藉由自殘而獲得保外就醫的機會。

不管如何,11月7日當天,胡關寶與張家虎在台北看守所伏法。死前胡關寶透過新聞媒體表示:「天底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天下沒有不勞而獲的事情,想要不勞而獲一定要付出代價,這代價也許會非常慘痛,也會給家人朋友帶來永遠不可抹滅的羞辱。」

如果說這樣的一番話,更像是背起來的政令宣導,那麼同夥張家虎在步入刑場前對胡關寶說的話,可就是真的發自內心的悔不當初。

他對著胡關寶說:「大哥,我從小就跟著你,你看我跟到哪裡來了?」

胡關寶在獄期間,也曾對獄中的教誨牧師說過:「我的人生有兩件憾事,一件是當初到美國沒有留下來;另一件是沒聽媽媽的話去念輔大宗教系,如果我當了神父,就沒有後來這些事了。」

只能說,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