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黑道名帖002】:從億元勒贖到殺警奪槍-無惡不作的 胡關寶集團 2

唐嘉邦/調查員 檔案調閱644次

國手加軍校生的犯罪組合

警方調查,張家虎出身於新竹關東橋陸光新村一帶,過去曾經是保齡球國手,代表過國家出賽,但後來他卻走錯路,常常惹事導致前科累累,且常在外欠債,有可能因為缺錢而犯下綁架案,警方遂鎖定張家虎為此案追查對象。

警方查出張家虎平時混跡在新竹一帶,透過當地線民處得知,他常常跟著一名男子胡關寶到處廝混。警方調查胡關寶的身分,一查不得了,這傢伙不只是地方流氓,還曾是陸軍官校正期生,而且在校時成績優異,被軍方選中前往美國維吉尼亞軍校留學過。但因為胡關寶在校時也常常違紀,後來遭到退學,可是天資聰穎的他,竟然又考取輔仁大學大眾傳播系夜間部,這在當時大學錄取率並不高的年代相當難得。

幾乎就在此時,警方在聖誕夜前夕又接到一名女子秘密線報,指稱最近在新竹的KTV中,有幾名男子出手特別闊綽,身上都是帶著一疊一疊的千元鈔,常常很闊氣的發小費給陪酒小姐。但小姐拿到鈔票後仔細一看都是連號,懷疑這錢的來路不明,於是打電話報警。

警方懷疑這幾名出手闊綽地男子,很可能就是胡關寶和張家虎等人,遂針對他們進行監聽。警方在監聽過程中,聽到聖誕夜當晚,張家虎將要去唱卡拉OK,而胡關寶則會待在新店山區的黎明清境別墅。

為了逮獲兩人,警方兵分兩路,一組人前往新竹市中華路二段94號地下室的「唐伯虎KTV」,果然在12月24日深夜11點45分,逮獲已喝得爛醉,毫無抵抗能力的張家虎。

但另一組前往追捕胡關寶的員警,就沒那麼輕鬆了。

黎明一點也不清靜

12月25日凌晨,時任台北市刑警大隊副大隊長的侯友宜帶隊前往新店緝捕胡關寶,由於不清楚胡關寶手中是否有重型武器,同時考量他生性狡詐,深怕員警貿然衝攻堅造成傷亡,於是侯友宜採取誘導胡關寶開門的策略。

警方指派一名女警前去敲胡關寶的家門,房內有人問:「是誰?」女警回:「我是隔壁的,想要來借電話?」正當其他員警懷疑這樣的說詞真的能誘使胡關寶開門時,畢竟這個理由實在有點牽強。但沒想到房門竟然真的開了,埋伏在門旁兩側的員警見機不可失,立刻衝進屋內。

屋內的胡關寶沒料到有警察突然衝進來,還來不及反應拿出武器反擊就遭到一名持槍員警抵住。不過,胡關寶畢竟是軍校出身,反應極快,他手一撥反而將該名員警的手槍搶過,員警擔心手槍遭搶,直接抱住胡關寶,並緊抓住胡關寶持槍的那隻手。

胡關寶為了掙脫員警與之扭打,兩人倒地後,胡關寶壓在員警的身上,侯友宜擔心同仁安危,也壓在胡關寶的身上。胡關寶就像是三明治般被夾在中間,為了脫身他試圖開槍擊發警槍,所幸手槍保險沒開子彈未擊發,胡關寶也因為手被抓住而無法開保險。

侯友宜擔心若是不小心讓胡關寶開了保險,那麼恐會造成同仁死傷,因此用手上的槍柄猛敲胡關寶,但胡關寶儘管流血仍然不為所動。此時,侯友宜發現一旁有把電風扇,乾脆拿起電風扇砸向胡關寶,只見電風扇但都砸斷,但胡關寶還是聞風不動。

侯友宜發覺事情有點不太對勁,胡關寶為何一直動都不動,他後來發現胡關寶似乎在嘗試悶死自己,強迫自己窒息,以免被逮。侯友宜趕緊將胡關寶翻身,才避免他尋短。

胡關寶被逮後,警方在他住處找到9000多萬的現金,證實他就是新光少東吳東亮綁架案的主謀。同時還搜出兩把手槍,其中一把是左輪手槍。當時黑道分子所持有的手槍,多是來自大陸的黑星、紅星手槍,左輪手槍一般是只有警察才在使用。這把手槍不但是左輪,而且槍柄上還有號碼被磨掉的痕跡,警方懷疑那是失竊的警槍。

胡關寶、張家虎被警方逮捕後不久,在逃的集團成員漆慕堯、張建發也陸續落網,另一名成員彭光時則畏罪自殺。

只是隨便挑了一個有錢人來綁

警方發布偵破吳東亮綁架案後,媒體當然蜂擁而至,大家都想知道這夥犯嫌究竟是誰?以及他們為何要犯案?

沒想到,胡關寶竟然透過電視新聞媒體,大言不慚地說自己是因為社會貧富不均、對社會現況不滿意才會犯下此次的驚天綁架案。胡關寶稱自己原先並不認識被綁肉票,與新光吳家也沒有糾紛過節,單純是翻了工商名人錄後,才鎖定綁架時任新光合纖總經理的吳東亮。

有媒體詢問胡關寶手中為何會有警槍,胡關寶則輕描淡寫笑笑地說,他不知道那是警槍。

不過,警方從那把槍中,查出那是1985年新竹埔頂雙警命案中的失槍。而胡關寶等人在吳東亮綁架案中展現出的純熟犯案技巧,也讓警方認為胡關寶等人絕對不會是初次犯案,懷疑他們涉及新竹雙警命案。

新竹雙警命案發生在1985年11月26日凌晨,新竹市埔頂派出所員警林有福、周崑清接獲報案前往現場處理,沒想到兩名員警沒見到報案者,卻遭人埋伏攻擊,以卡賓槍射殺身亡,兩人身上的配槍也不翼而飛,而現場則遺留的卡賓槍槍托更是牽連到1983年的屏東楓港失槍案。

1983年11月18日,屏東縣楓港派出所半夜遭人潛入偷槍。由於當時整個所派出所只有兩名員警,人力嚴重不足,每當有員警休假時,更是只有一人值勤。每天晚上睡覺時間,派出所還會關門「暫停營業」。

歹徒便是趁此機會偷偷闖入派出所,目標是所內的槍櫃。當時楓港派出所的槍櫃位置是在值班台的後方,設有警鈴。歹徒知道直接開啟槍櫃會導致鈴聲大作,還知道要先把電線剪斷,隨後將整個槍櫃搬到所後方空地,破壞後偷走兩把卡賓槍。

而這兩把遺失的卡賓槍,就是後來一切罪惡的開端。這消失的卡賓槍陸續出現在多起案件中,包括上述的新竹雙警奪槍命案、桃園加油站搶案、華南銀行搶案,以及兇殘的銀行襄理林永泉命案。

如今靠著在胡關寶家中搜出的警察左輪手槍,似乎牽起了這一切未解的犯罪,警方這才知道,原來多年來這些破不了的重大刑案,很有可能全都是胡關寶集團所為。

然而,狡詐的胡關寶針對警方的訊問,全部都否認到底。反正事隔多年,已沒有留下多少證據,而且最關鍵的那兩把卡賓槍下落不明,在這重要證物沒被找出前,胡關寶打定主意絕不認罪。 那麼,面對這樣的胡關寶,警方要如何突破他的心防呢?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