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黑道名帖002】:從億元勒贖到殺警奪槍-無惡不作的 胡關寶集團 1

唐嘉邦/調查員 檔案調閱846次

過去有段時間,台灣就像FBI有懸賞通緝名單那樣,有過所謂「十大槍擊要犯」的年代,那時新聞中總會不時出現警方追捕或擊斃十大槍擊要犯的新聞,而和這些狠角色連袂出現在大眾視線的,還有一樣非常兇狠的犯罪集團,擄人勒贖、火力強大,還非常有犯罪頭腦,現在想想,在那個還稱不上有什麼偵防科技的年代,這些嫌犯真是聰明到讓所有人頭疼。現在聰明的罪犯好像都只能出現在電影和影集裡,不知道我們是否應該感到慶幸?

這個星期,我們要將眼光拉回1990年,看看當年鼎鼎有名的胡關寶集團天才的犯罪手法。

胡關寶勒贖新光集團少東吳東亮

獅子大開口:億元贖金

1990年12月18日晚間10點,知名富商新光集團少東吳東亮,剛結束一天的行程,正要返抵位於台北市天母忠誠路的住處時,他不知道有一夥人早已附近暗中觀察數日、守候多時,正準備對他不利。當吳東亮正準備進家門前,幾名身分不詳的男子不由分說地將他押走上車。幾個小時後,吳家接到歹徒勒索電話,稱若是要保吳東亮平安,交出一億元贖金。

這就是當時創下勒贖金額、震驚全台的新光少東吳東亮綁架案!

幾個小時後,吳東亮的妻子彭雪芬接到歹徒的電話,開口就是要一億元贖金。彭雪芬這年才30歲,剛剛做完子宮外孕手術在家休養中。

彭雪芬17歲就被星探發掘,進入演藝圈拍廣告,後來她接演了《拒絕聯考的小子》中的女主角,成為風靡全台的清新女星。短短幾年,她在演藝圈就拍了多部電影,有一年甚至同時有她的6部影片上映。然而,她在24之齡就毅然退出演藝圈,嫁給大她十歲的新光少東吳東亮。

不過,彭雪芬的藝人身分,起初讓她在吳家並不受歡迎,常常受到冷眼對待。直到這一通電話的到來……

這通電話帶來的震撼不言而喻,心慌意亂的彭雪芬立刻報警。而大名鼎鼎的新光少東遭綁,當然也驚動警方,甚至連政府高層、情治單位都介入。警政署第一時間立刻派出大批刑事幹員,以因應歹徒進一步的要求。

不過,原本六神無主的彭雪芬,在經過一開始的驚恐之後,很快就冷靜下來。她知道自己必須打起精神來應付歹徒,她現在要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安全救回丈夫。

夫人當機立斷

不久後,歹徒的電話再一次打電話進來,指名要單獨和彭雪芬對話,這次直接要求吳家交付贖款,不過只要求先付500萬元,由彭雪芬親自開車到指定地點交付,而且不能讓警方尾隨。歹徒向彭雪芬保證,只能在交付贖款時彭雪芬能甩掉警方,他們便不會傷害吳東亮,反之,吳東亮性命堪憂。

救夫心切的彭雪芬,當機立斷要求已進駐吳家的警方人員全部離開,她甚至直接打電話給當時的警政署長莊亨岱,要他命令警方撤除部屬在吳家附近站崗跟監的員警。

第二天晚間,彭雪芬帶著500萬現金,獨自駕車去交付贖款。沒想到她的座車一開出車庫,就發現蓄勢待發準備跟監的偵防車。彭雪芬擔心警車尾隨會激怒歹徒,甚至開車將警車撞開,示意警方別跟上來。

彭雪芬撞開警車後駕車離去,但警方不可能因此放棄跟監,還是派車尾隨,只是距離稍遠。由於歹徒是透過行動電話與獨自在車上的彭雪芬聯絡,臨時告知交付贖款的地點,因此警方事先並不知道交贖位置,跟監車輛只能遠遠地,盡量以不驚動歹徒與彭雪芬為前提跟車,也無法提前派員在現場佈署。

警方的偵防車遠遠地跟著前方彭雪芬的車輛,只見彭雪芬的座車上了中山高速公路一路南下,一直開到南下86.5公里左右,她的座車突然切到外側路肩並放慢車速停車。

這個地點上方剛好有座高架陸橋橫跨在高速公路上方,只見彭雪芬下車後,陸橋上方突然降下一個吊籃,彭雪芬將500萬元的贖款放在吊籃中,吊籃立刻被拉起。由於此處邊坡陡峭無法靠人力爬上去,警方根本來不及抓人,便讓歹徒順利取得贖款。

這第一筆贖款的交付,其實只是歹徒測試彭雪芬的配合程度,以及試探警方的能耐。在取得贖款後,歹徒很快地再一次聯絡彭雪芬,要她準備交付剩下的9500萬現金。

警察抓不到強盜

這次由於警方車輛仍在後方尾隨,且被在制高點監視的歹徒發現,因而取消了交款。事後,歹徒來電警告彭雪芬,如果再有警察跟來,肯定會讓她來收屍!彭雪芬為此向警方抱怨,希望不要阻撓她交款,如果要跟監可以,但必須要在遠處,不能讓歹徒發現,千萬不能讓綁匪感到不安導致憤怒。

在第二次交贖失敗當天下午,彭雪芬再次接到綁匪來電,歹徒要求她獨自駕車,但在台北市內繞圈子繞了大半圈,歹徒還是沒有告知她要到交款。跟監的員警們不敢靠太近,但還是必須完成跟在後頭完成任務。

彭雪芬座車一路開到台北縣新店市的小粗坑山區。由於山區道路蜿蜒,導致警用無線電收訊時有時無,警方車輛無法即時通聯佈署指揮,只能在後方跟車。但在偏僻的山區道路,站在制高點的歹徒很容易就發現仍然有員警在跟車,最終從白天繞到黑夜,歹徒還是宣布取消交款,白白耗了六個小時。

歹徒屢次去電要求彭雪芬外出交款,但卻屢次取消,就像是放羊的孩子般,一再騙得大家團團轉,其實這些都是狡詐的歹徒早就計畫好的環節。不過,就在當晚11點過後,在吳家外蹲點的員警大多撤哨,彭雪芬又接到了電話,這次要她務必趁這個機會擺脫警方前來交錢。

綁匪過行動電話先是要彭雪芬到台灣大學裡的一間電話亭,拿走放在裡面的一把鑰匙。隨後再到台北市的中泰賓館游泳池,找到該鑰匙的保管箱,打開保管箱後裡面有三個大袋子,彭雪芬必須把9,500萬元的贖金放在這三個袋子裡,彭雪芬知道,這次應該是真的要交款了。

彭雪芬彷彿在闖關解謎般,一步步完成歹徒的要求後,歹徒要求她到白天曾去過一次的新店小粗坑山區。彭雪芬為了平安救出丈夫,忍著子宮外孕手術後痛楚,在深夜獨自一人行動,前往指定地點。而在開車交付贖金的途中,她的傷口甚至破裂鮮血直流,但仍咬牙完成歹徒所有指示。

最終,歹徒要彭雪芬找到小粗坑山區的偏僻道路上,有一處剛畫好的白色框框,並在框框內放下全部贖款,然後回家等待消息。交錢後的彭雪芬只能期待歹徒言而有信,收了錢後放回吳東亮。

第四天上午,被灌了安眠藥的吳東亮被綁匪帶到圓山保齡球館的停車場,吳東亮醒來後,用行動電話聯繫家裡。警方得知吳東亮獲釋後,立刻派員前去接人。

救回王子,找到一枚指紋

吳東亮平安歸來,讓彭雪芬鬆了一口氣,這幾天緊繃的情緒也總算能放鬆下來。而由於彭雪芬在吳東亮遭綁的這段期間,孤身獨立與歹徒周旋,甚至冒著傷痛親自交贖營救丈夫。使得原本並不受新光吳家待見的彭雪芬,讓全家上下為她折服,另眼相待。

不過,儘管吳東亮平安獲釋,但如何追緝綁匪才是警方接下來的重點,可是案發至今連贖款交了、肉票都回來了,卻仍然沒有任何一絲綁匪的相關訊息。

警方原本期待從被綁的吳東亮口中能得知歹徒的身分,但吳東亮從被綁的當下就立刻被蒙住眼睛,不僅沒見到歹徒的臉,甚至連自己被綁到哪裡都不知道,甚至到後來還被灌迷藥昏迷,警方完全無法從吳東亮處獲得什麼訊息。

就在偵辦陷入瓶頸時,警方迎來了一絲曙光。在吳東亮獲釋時,歹徒在他身上放了一支行動電話,吳東亮就是用這支電話打回家報平安。但警方發現這支電話也是歹徒在與彭雪芬聯絡交付贖款時使用的電話,因此決定從這支電話開始下手調查。

警方把整支行動電話幾乎完全拆解,希望能從中發現什麼。果然,警方鑑識人員在這支電話的電池上,採集到一只非吳東亮的指紋,經過指紋比對,發現這枚指紋是一名新竹地區的混混:張家虎。

這張家虎是誰呢?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