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死了多少人? 西來庵事件 死亡人數之謎

唐嘉邦/調查員 檔案調閱631次
臺南西來庵

1915年8月6日是西來庵事件最重要的一天,這一天爆發了事件中規模最大的一場戰役,噍吧哖之役。反抗軍在噍吧哖與日軍激戰之前,在附近對著同胞鄉民喊話。據耆老們回憶,當天四面八方都有人在喊聲:「大家起來吧!我們要團結,請大家逗相報,咱大家逗陣殺死日本人!」也有人帶頭呼籲:「少年仔!勇敢站出來!」許多人聽到如此激情的吶喊,長期以來對殖民政府的不滿瞬間傾洩而出,抄起傢伙便投入反抗軍的行列。但他們不僅從此一去不回,連帶地導致家鄉親人也遭到波及,悲劇就此展開。

西來庵事件,又稱噍吧哖事件,是台灣在日治時期發生的最大規模漢人武裝抗日事件。史書上都稱這起事件是日治時期犧牲人數最多的抗日事件,但除了最後在審判中處死刑者866人有明確記錄外,到底在戰鬥及清鄉掃蕩過程中,日軍殺害了多少人,至今仍未有定論。有人認為大屠殺造成上萬人殞命,也有人認為和1899年的坪林湖桶村一樣,根本沒有證據顯示有屠殺一事。

西來庵事件被告人

行動曝光,倉促行事

1915年,余清芳、羅俊、江定等人,藉由台南市區的五福王爺廟「西來庵」,作為根據地,以宗教形式招募信徒,並鼓吹民眾採取武裝行動對抗日本殖民政府,建立自己的政權「大明慈悲國」。同時,以事成後將免除參與者的賦稅,吸引許多當時飽受生計之苦的台南、高雄山區農民參與。

原本余清芳等人預定於1915年8月起事,但由於保密不嚴,該年5月時各地已風傳台灣將發生抗日行動,甚至還傳言將引中國袁世凱的北洋軍攻台。緊接著西來庵要角羅俊於6月被日本軍警逮捕,事跡敗露,余清芳等人遂臨時決定提前於7月倉促起事。

1915年7月6日,余清芳以「大明慈悲國奉旨平臺征伐天下大元帥余」名義發表了《大元帥余告示文》,7月9日余清芳、江定等人率眾突擊甲仙埔支廳,正式揭開西來庵事件的序幕。

起初余清芳和江定攻擊燒毀許多派出所、官舍,戰事頗為順利,參與行動的民眾也越來越多,超過一千人,聲勢浩大。但8月初,日本正規軍隊集結後開始反攻。8月6日雙方在噍吧哖交戰,日軍以現代化的步兵、砲兵協同作戰,面對憑藉著符咒、傳統兵器的反抗軍,以壓倒性的優勢予以擊潰,反抗軍死傷慘重。根據日軍統計,戰場上遺留的反抗軍屍體為159具,後來的零星戰鬥中又有150人遭擊斃。

此役之後,日方軍警針對鄰近村庄、山區進行大規模的搜捕行動,過程中燒毀許多民房,並導致許多平民遭到報復性的殺害。

然而,日軍在搜捕清鄉的過程中,究竟造成了多少平民的死傷,一直是眾說紛紜,從幾百人到三萬人都有。不過,台南、高雄一帶山區,如今有許多聽起來十分「驚悚」的地名,都來自於西來庵事件,似乎證實屠殺一事曾經發生。

比如龜丹林口殺人埔的地名由來,即是日軍在龜丹時,圍捕全村10歲以上男子至此,雙手反綁,以武士刀斬首後,推入坑洞;南化竹頭崎萬人堆,則是傳說當時16歲以上男丁皆遭日警帶至今玉山國小旁空地,以機槍掃射屠殺殆盡,今竹頭崎村民於農曆6月28日的祭祖習俗,即由此事件而來;左鎮木公莊殺人埔,是由於內莊仔保正嚴朝陽曾收留余清芳等人,導致全庄遭到日軍報復性屠殺,男女老少悉數殺死,幼兒則反鎖關押於三界公廟公厝,放火焚燒。

諸如此類的地名與屠殺故事還有非常多,但都來自於民間記載與當事人的口述歷史,台灣總督府並未在官方紀錄上對西來庵事件是否有屠殺一事記述。總督府僅統計共有1957人因此案遭逮捕審判,其中866人遭判死刑,因為國際輿論壓力,有四分之三遭到赦免。另外,有309人是因為參加反抗軍,在與日軍交戰時便身亡。有人認為因為官方史料未記載,屠殺一事也許只是以訛傳訛、空穴來風。

屠殺的真相逐漸浮現

余清芳等人被押解經過台南停車場前

其實日本軍警在西來庵事件中是否有對平民百姓進行無差別殺害,根據許多民間文獻以及當事人的口述歷史,應該都能確定真的曾發生過,只是發生確切地點、死亡人數尚無定論。

近年來開始有一些專家學者對於西來庵事件中的死亡人數加以研究。2015年適逢西來庵事件一百周年,台南市文化局委託學者研究,調查僅玉井、楠西、左鎮及南化等台南山區四個行政區的死亡受難人數就至少2832人,便遠高於當年法院判決死亡及戰場中身亡的人數,而這還不包括資料遺失的高雄市甲仙與杉林兩區的罹難人數。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員康豹,更是對西來庵事件的死亡人數,有進一步的研究,他認為若要進一步探究某村庄是否曾經遭到「屠庄」,可以日治時期堪稱詳實的戶籍資料作為佐證。

他依照日治時期的戶籍資料,研究當年的沙仔田、芒仔芒、竹圍、岡仔林、內庄仔庄、菁埔寮、中坑、南庄、北寮、竹頭崎等十庄,發現僅8月6日噍吧哖之役當天,就有993人死亡,其中死亡人數最多的是竹圍庄,共有246人死亡。而根據當年8月7日的日本警官報告,曾寫道:「六日,軍隊於竹圍庄及其附近村庄,燒民房300戶」。學者認為,若有這麼多房屋被燒燬的話,通常也會伴隨民眾被殺害的情形發生。

另外,內庄仔庄、竹頭崎庄在這一天則共有293村民死亡,包括76名女性和16歲以下的未成年,以此多少能夠看出「屠庄」的痕跡。而竹頭崎於兩天後的8月8日,竟又出現另一波的死亡高潮,該日統計共有39人死亡,全部為女性和16歲以下的未成年,包括17名5歲以下的幼兒。研究報告指出,日本軍警從未逮捕16歲以下的男女,因此這些未成年人很可能是遭到殘殺的。

除了是否遭到「屠庄」之外,從戶籍資料中還可推測其他死因,比如8月6日有兩個村莊死亡人數極高,分別為菁埔寮和南庄。當天菁埔寮共有118人死亡,全部是男性;南庄則有114人死亡,其中111人是男性、3人是16歲以下未成年。由於這兩庄當天並沒有發生戰事,但卻有這麼多人死亡,而且並無女性,因此或許可以推斷這些死亡的男性,可能都是參加反抗軍在作戰中陣亡,或者是在戰役後被日軍選擇性殺害。

另外在1915到1917年間,約有300多名參與反抗軍遭逮捕者在關押的獄中死亡,或許能因此推測當時的殖民政府獄政有問題,這些人可能是因為獄中管理不佳,或者是被虐待、嚴刑拷打而亡。

余清芳照

不過,中研院的研究也認為,即使日軍警在鎮壓抗軍初期,在一些村庄有屠殺行為,持續的時間與波及的範圍皆仍然有限。整體來說,大肆屠殺的情形及被殺害的人數或許是被後世過度渲染,所謂「屠庄」暴行的描述,有可能是當時資訊不足的環境下所產生的一種以訛傳訛的說法。

儘管如此,西來庵事件仍然對於當地人口造成極大的衝擊,從1915年7月到1917年12月,上述經中研院進行過戶籍調查的十村庄人口總數,竟大幅減少了三分之一,特別是在1915年,幾乎每個村庄的人口都減少了10%以上。

同時,由於當地的成年男性中,有很多人參加反抗軍作戰陣亡,或者是因此事件遭殺害、入獄服刑,所以這些村庄於1916年至1919年間的出生人數偏低。而存活下來的女性又受限於經濟壓力,多把小孩送給沒有收到波及的村庄收養。因此,1915年到1917年間當地的外移人口竟高達總人口的8%到10%。

這些地方的人口從此再難回到過去水準,往後不斷地在減少。舉個例子,1920年大目降公學校菜寮分校創校時,當年曾遭重創的內庄仔庄竟然沒有一名適齡入學的學童。

被消失的孩子們

這些該入學的孩子哪裡去了?我們可以從一個故事來看看。

1915年,西來庵事件發生時,領導人之一的江定,其子江憐在戰鬥中陣亡。江憐留下妻子、一對強媬中的雙胞胎兒子及甫出生的女兒。為了躲避日軍追捕,他們跟著庄民四處逃難。然而,在逃難過程中,為了避免雙胞胎男嬰的哭聲引來日軍,連累其他鄉親,江憐妻子忍痛將孩子丟入溪中溺死。原本剛出生的女兒也欲被丟入溪中,所幸被其他村婦攔下將其收養,躲過一劫。

江憐的雙胞胎兒子如果能活到1920年,大概也到了可以入學了年紀了吧!然而,殘酷的歷史剝奪了他們的生命,也讓一個家庭支離破碎,這樣的例子相信在當時不會是個案。

即便是倖存者也活在陰影之下,例如:左鎮的簡文草,一家8口被殺,他一人在左鎮山區躲了兩年,擔心連累其他家人,摸黑抱浮木順著曾文溪水漂到西港,在當地人幫助下,頂替死亡的黃憨犇,改名娶妻生子,二次大戰前曾冒死帶著三名兒子返左鎮祭祖,一直到死都想要認祖歸宗。

余清芳紀念碑

如今距離西來庵事件已經超過一百年,我們對於這段歷史的記憶似乎闕如,甚至有人根本沒聽過這起事件,對於這麼悲哀的一段歷史毫無感受,或許這就是所謂「感覺不到悲哀的悲哀」吧!

參考資料

http://thcts.ascc.net/doc/katz.html台灣歷史文化專題研究:西來庵事件的歷史地理研究(中研院近史所 康豹 研究計畫:染血的山谷–日治時期的噍吧哖事件)

噍吧哖事件和南庄警察官吏派出所萬人堆遺跡(一) ◎王育梅

關鍵評論,日治時期最大規模抗日 噍吧哖受難名單首曝光

聯合報2015年6月9日,尋訪噍吧哖故事/他抱浮木逃 改名換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