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黑道名帖001】:屏東皇帝鄭太吉(案件後續)地方議會議長因殺人案被槍決的首例

唐嘉邦/調查員 檔案調閱3255次

說完鄭太吉的發跡歷程後,總算可以拉回鍾源峰的這件命案。

鍾源峰此人是鄭太吉從小到大的玩伴,兩人交情超過三十年。當年鄭太吉在綠島管訓出獄後,就是靠著鍾源峰提供的資金開設賭場,自此東山再起。而當鄭太吉藉由郭廷才的提攜踏入政壇、平步青雲時,鍾源峰還是繼續在道上混,依靠經營賭場維生,也算是屏東地區的角頭之一。

然而鄭太吉自從當了議長後,等於是屏東地區的角頭之霸,實力遠超過鍾源峰;鄭太吉要求各角頭經營的賭場或特種行業都必須讓他插乾股,每個月都要繳交規費,否則他會有很多方式讓對方經營不下去。不過,鍾源峰自恃與鄭太吉有多年交情,還曾有恩於對方,自認有別於其他角頭,並不予理會。

什麼樣的主人,養出什麼樣的狗

1994年初,鄭太吉身邊的小弟,也就是被鄭太吉推出來競選當年屏東縣議員並當選、事後也參與槍殺鍾源峰的兇嫌之一「小平」黃慶平,有一天在鄭太吉家開設的賭場玩兩把時,因為臨時缺錢想要向人調錢,此事被同在場的鍾源峰朋友「五掌」得知,「做議員還沒錢」,開口譏笑羞辱黃慶平。

黃慶平身為新科議員,又是鄭太吉的得力左右手,哪經得起被對方譏諷,頓時就要衝上前去打「五掌」,所幸被其他人拉開,事端沒有擴大;不過,黃慶平與「五掌」衝突時,鍾源峰就在現場,鍾源峰力挺好友「五掌」,認為黃慶平不過是好友鄭太吉身邊的「細漢仔」,根本沒把他放在眼裡,事後甚至嗆聲要「乎伊死!」在道上放話要幹掉黃慶平。

打狗也要看主人,黃慶平事後和鄭太吉告知這件事,此時已如屏東地下皇帝的鄭太吉,怎能容忍這種事發生,他認為鍾源峰人在衝突現場不僅不妥善處理,還向他的小弟嗆聲,根本是看不起他。不過,因為鍾源峰曾有恩於他,且交情久遠,兩家人還都有往來,也就暫時隱忍不發。

1994年10月,鍾源峰與一名男子黃泰郎合夥頂下屏東縣新園地區一間天九牌賭場,這間賭場原本按照鄭太吉的規定,每個月上繳20萬元規費,但自從換成鍾源峰經營後,不再繳交規費,此舉引起鄭太吉極度不滿。

其實月入斗金的鄭太吉,根本沒差這筆每個月20萬元的規費,他不爽的是鍾源峰自認大尾不給他面子,讓他被人「看衰小」。

要解心頭恨,先下手為強

鄭太吉在夜深人靜,想到鍾源峰不買他的帳,加上小弟黃慶平之前被羞辱一事,新仇舊恨加在一起,頓時起了要教訓鍾源峰的念頭。

鄭太吉將這個想法與當事人之一的黃慶平討論後,黃慶平想起年初那場糾紛,鍾源峰對他的蔑視與態度,便在一旁慫恿:「他(鍾源峰)說要幹掉我,不如我們先找他!」

鄭太吉一聽有理,鍾源峰既不交錢又不給他面子,若他這次不能好好處理,將來如何按耐其他屏東地區的角頭,於是決定先下手為強。

做為三十多年交情的老友,鄭太吉當然對鍾源峰知之甚詳:鍾在道上算是有點知名度的角頭,手中擁有的火力也不容小覷,若是被逼急了,與他正面開戰,自己損失也不會小。因此,行動必須仔細規畫。

其實鍾源峰自己也知道最近和鄭太吉的關係有些緊張,鄭有可能會出手給他點教訓,因此亦稍微做了一些防備,比如他拿出一把槍借給賭場合夥人黃泰郎防身,也交代家人若是鄭太吉來找他盡量敷衍。

不過,他萬萬沒想到鄭太吉會直接要了他的命。

鄭太吉殺意既定後,1994年12月12日他電召許文奇、曾錦良與黃慶平等人,先到屏東市的「桃花紅」酒家設宴聚會喝酒,酒後又返回服務處商議行動細節。隨後許文奇、曾錦良兩人先返回「桃花紅」暫時等候,黃慶平則前去另名同夥劉有光家中取出作案槍枝。

一切準備妥當,13日凌晨,鄭太吉呼叫其私人司機陳典恩開車至「桃花紅」,分別搭載黃慶平、許文奇、劉有光等人,他則與另名手下曾錦良開另一台車,共同前往屏東縣潮州鎮準備行兇。

鄭太吉等人於12月13日凌晨4點許,先行前往鍾源峰於潮州鎮經營的「好來塢」KTV店,鄭太吉命令小弟曾錦良朝店內射擊一槍、製造事故,其餘眾人則埋伏在店外附近,打算當鍾源峰得知此事前來處理時,於途中槍殺鍾源峰。但沒想到當天鍾源峰根本就不在店內,而是在家中睡大覺,於是鄭太吉更改策略,決定直接殺向鍾源峰家。

就這樣,鄭太吉於13日清晨6點半,在鍾源峰的家門前,當著鍾媽媽的面槍殺了對方,在光天化日下犯這起駭人聽聞的命案。

傾全警政署之力保護執法的一方

此案爆發後,由於被害人家屬指證歷歷,連鍾源峰的賭場合夥人黃泰郎在案發後沒多久,就接獲通知鄭太吉到鍾家殺人。但屏東警方在鄭太吉平日的餘威之下,不僅不敢抓人,甚至還任鄭太吉四處亂跑。而且明明所有人都知道兇手是誰,但所有平面、電視新聞媒體都不敢說出兇嫌名字。

此案發生在12月13日,但直到16日,才由時任立委的蔡式淵在立法院國是論壇中,第一次公開點名鄭太吉涉嫌殺人;蔡式淵並指控鄭太吉因為此案到處關說,還請出縣長伍澤元等人阻撓檢方辦案。

蔡式淵在立法院的公開指控,彷彿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不僅媒體開始出現了鄭太吉的名字,受迫於輿論的壓力,警方也開始動作。屏東警方怕鄭太吉報復不敢辦,警政署可不能這麼窩囊,於是刑事警察局派出多名幹員前往屏東支援,並於18日下午逮獲鄭太吉。

刑事局幹員到達屏東後,才發現屏東警方之前根本沒有製作任何偵訊筆錄,案發至今超過五天,所有找到的證物、證人全部直接送往地檢署,讓檢察官自己查,可見對鄭太吉的恐懼有多深。

鄭太吉雖然下獄,但其勢力仍然令人膽寒,甚至在屏東當地沒有律師敢接受被害人鍾源峰母親委任擔任被害人的律師,後來才輾轉找到高雄市的知名律師湯金全,幫忙在法庭上伸張正義。

當時承辦的屏東地檢署壓力也極大,因為不知道鄭太吉的勢力是否會反撲,對檢察官不利。為了讓檢方無後顧之憂,當時的警政署副署長姚高橋還特地到屏東地檢署拜訪,當面對檢察長方萬富表示,檢察官的安全為第一要務,要多少人保護,警方就給多少人。那時,屏東地檢署的辦公廳舍、檢察官宿舍,甚家眷都有警方保護。在媒體上曝光率較高的檢察官,甚至還有警察隨扈。

鄭太吉在落網後,一度打算叫同夥頂罪,並要妻子作偽證製造不在場證明,以規避刑責。他起先讓小弟曾錦良與許文奇將槍殺鍾源峰的事情一肩扛起,而他會負責打官司的開銷及兩人家裡生計費用。

不過,因為眾人對案件細節前後供詞不一,露出破綻,檢察官根本不採信他們的說法;最重要的是,事發當下,被害者母親就在現場,親眼見到鄭太吉率先行兇,指證歷歷,想賴也賴不掉。

一代黑道大哥伏法

據說,後來鄭太吉曾試圖透過關係找上鍾源峰母親,願意以3,000萬元為代價換取鍾母和解,以便取得減刑。但一位痛失愛子的母親,又怎麼可能僅為了錢便放過殺人兇手,依然堅持控訴鄭太吉。

為此,鄭太吉在審判期間還「後悔」地表示,當初沒有連鍾源峰的母親一起殺死,是他最大的失策,導致鍾母成為目擊證人害自己被舉發。

鄭太吉槍殺鍾源峰一案,共拖了6年多,歷經4度發回高雄高分院更審,最高法院最後終於2000年7月14日以殺人罪判決鄭太吉死刑定讞。時任法務部長陳定南於同年8月2日批准鄭太吉死刑執行令,同日晚間於高雄看守所附設刑場執行槍決。這也創下台灣司法史上,地方議會議長因殺人案被槍決的首例。

鄭太吉的崛起與下場,就是台灣黑金政治的縮影。而鄭太吉的好麻吉、老長官,屏東縣長伍澤元、提攜鄭太吉踏入政壇的立委郭廷才等人,不久後都因為各自涉入的弊案而遭到判刑,屏東縣也由於連續出現這類染黑的政治人物,被人稱作是「黑道故鄉」,讓當地人蒙羞。

同時,國民黨因為與這些黑金政治人物之間盤根錯節的關係,導致在屏東地區遭到選民唾棄,自伍澤元後已被民進黨取代,「改朝換代」超過20年,至今仍奪不回政權。

鄭太吉殺人案,從頭到尾似乎都沒有疑點,它就在被害人母親眼皮下發生,照理來說一點都稱不上是疑案。

但你說這個案件真的完全沒有疑點嗎?

恐怕未必。

疑點在於,我們的社會為什麼會養出這樣的政治人物?

疑點在於,即便經歷過這樣的案件,類似鄭太吉的人物為何還沒完全消失?

疑點在於,屏東當地的治安過了20多年有變好嗎?

過高屏溪,是否還是殺人無罪?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