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黑道名帖001】:屏東皇帝鄭太吉(下)媒體、財團、棒球親衛隊

唐嘉邦/調查員 檔案調閱1886次

鄭太吉沒讀過什麼書,當然不會用一般政治人物檯面上那種「高來高去」應對媒體的手段。

對付媒體,鄭太吉有他自己的一套手腕。與對議員相同,首先他會先和對方搞好關係,逢年過節送禮送紅包,三不五時弄個飯局、上酒店,和大家稱兄道弟,與一幫記者關係匪淺;同時他成立了一家第四台,裡面用的人多是由報紙及電視台的當地記者兼差,這幫人所產出的報導自然偏向鄭太吉。

有軟就有硬,這是鄭太吉一向的策略,對媒體自然也比照辦理。

「這條新聞是哪隻手寫的?」

這句話是現今報社記者在採訪報導時,內容若有涉及到政府高層、黑道時,常常調侃同業的對話。大家相互開玩笑,揶揄對方寫這些牽涉甚廣的新聞時,寫稿的雙手會被「關切」,但現在年輕記者已經很少有人知道這句話的原型就是來自於鄭太吉。

當年幾乎每家報社的屏東辦事處,都曾經受到鄭太吉的「關切」。只要報導對議會或縣政府不利,當天晚上就會有打電話過來,語多暗示或恐嚇:「是不是不想呼吸了?」「你是用哪隻手寫新聞、哪隻腳跑新聞的?」

到了1994年省長及省議員選舉時,鄭太吉這樣的威脅越來越多,有二十幾名媒體記者集體向屏東縣警察局長謝秀能請求保護。而且在報導新聞方面更是有所顧慮,後來凡是只要覺得稍微有些敏感的新聞,無論是否與鄭太吉有關,乾脆不署名,直接掛「屏東訊」或是「本報記者報導」,以免自尋煩惱。

鄭太吉的面子護衛隊

當年省議員選舉,屏東縣長伍澤元的一名「紅粉知己」也要出馬競選。為了讓該女順利當選,伍澤元邀集部分村里長到家裡商討此事。

沒想到此事被《民眾日報》得知並報導,導致其他國民黨候選人不滿,認為伍澤元假公濟私。伍澤元為了此事邀集鄭太吉等人到女候選人住處商議善後。

由於之前鄭太吉已經受伍澤元拜託,囑咐各報不要報導此事,沒想到《民眾日報》竟不予理會。女候選人為此抱怨對方不給鄭太吉面子,這話大大刺激到鄭太吉,「我的話竟然有人不聽!」鄭太吉覺得自己面子掛不住,當場被激怒離去。

鄭太吉回到屏東市和平路的住處後,他手下一班「棒球隊」正在此處「待命」,他立刻要求眾人帶著球棒、鐵棍出發到《民眾日報》屏東辦事處集結,他則坐上自己的悍馬車停到現場五十公尺外親自監督。

──等一下!

為什麼鄭太吉住處事前就有一班「棒球隊」在此「待命」?原來這幫人才剛剛在鄭太吉手下、屏東市代會副主席洪瑞信的帶隊下,到高雄市砸毀一名省議員候選人的競選總處回來,原因是這名候選人前一天晚間在屏東縣旅高同鄉會聚會上,和伍澤元有口角拉扯。因此,事後鄭太吉派人砸辦公室幫伍澤元出氣。

這幫人才剛從高雄回來休息沒多久,就被指派另一項「行動」,這次的目標是報社。1994年11月14日傍晚,鄭太吉監督著15、6名手下,分乘多輛汽車,全部蒙面罩頭,穿著長袖白襯衫、黑長褲、白球鞋,手持棒球棒闖入《民眾日報》屏東辦事處。

蒙面歹徒進入報社後,不由分說地從開始到處搗毀。先是從一樓廣告課開始砸起,一路砸到二樓採訪組。當時正是記者提筆寫稿的時間,見到一群凶神惡煞衝了上來,嚇得四處逃命亂竄,或是躲在桌子底下不敢出來。桌上的電腦設備、電話機、傳真機則統統被砸爛。

一名正懷有身孕的女記者,被緊急安置到廁所躲了起來,所幸沒有受到傷害;另外,有五、六個人同時躲到僅一平方公尺的陽台藏匿。狹小的陽台根本不夠容納眾人,有男記者甚至以雙手抓著陽台欄杆,直接讓身體懸空吊在陽台外。

當時,唯一站出來對抗這群「棒球隊」的是《民眾日報》的屏東縣特派員、屏東縣記者公會理事長林楓,蒙面歹徒中有人詢問他:「你是林楓嗎?」他回答是後,立刻被對方持球棒攻擊頭部,當場見血昏迷。

鄭太吉棒球隊砸完報社後揚長而去,《民眾日報》主跑警政線的記者立刻打電話報警,這個公然砸毀報社、攻擊記者的新聞,很快就轟動了全國。

黑白通吃的大哥,怎麼

當天晚間,屏東縣長伍澤元、國民黨屏東縣黨部主委曾永權立刻到醫院探視受傷的林楓。就連鄭太吉也假惺惺地到醫院露面,甚至還對被害人語帶玄機地表示:「這歹徒的手腳好像不太俐落。」

屏東縣警察局長謝秀能也因為此案關係重大,馬上跑到醫院關心傷者。林楓當場直接向謝秀能控訴,指稱此案的主使者就是鄭太吉,但他也質疑警方根本不會、也不敢辦這個案子。

為什麼林楓會這麼說呢?

因為他知道自從鄭太古在議會當政後,警方處處受制於議會。其實之前鄭太吉就多次試圖干預警方人事,幾次向謝秀能請託警方人事,大多是刑警或者警員的調動,但是謝秀能都不賣帳,因此鄭太吉就想盡辦法在議會修理謝秀能。

除外,鄭太吉會幫賭博性電玩及賭場圍事,每次只要有警方取締,馬上就有民意代表到場關說,若是警方不理會,就會嗆聲「議會見!」甚至連鄭太吉他家都變成牌九賭場,不單有抽頭,輸贏金額也非常大,堪稱是屏東最大的賭場,而且警察絕對不會去取締。

1994年10月屏東縣議會舉行的警政檢討會議,當時鄭太吉點名要求局長謝秀能率刑大隊長、屏東警分局長、相關刑警,以及管區警員等共十五位員警,到議會備詢「罰站」。在會議中,他們輪番遭到議員漫罵羞辱,然後整個會議過程又被錄影交由第四台反覆播出,讓警方顏面大失。

據說當時屏東的員警也受到鄭太吉的暴力威脅,許多人都在屏東生根,家有父母妻子兒女,怕一旦惹了事,躲得過此時,逃不過長久。使得他們處理和議員有關的案件時綁手綁腳,導致員警們就像記者界一樣,對於相關案子不願具名偵辦。

「過高屏溪,殺人無罪!」

一般來說,記者、警察、流氓之間,通常是記者怕流氓、流氓怕警察、警察怕記者的三角關係。但如今鄭太吉除了本身是流氓外,他還掌控著警察的預算大權,完全打破原本的三角平衡。

如今不要說是記者和警察,就連當初提攜他進入政壇的「東港王爺」郭廷才,此時都開始怕他,與他漸行漸遠。

自從鄭太吉連任議長後,就逐步把議會裡過去郭廷才安插的人汰除,換上自己的人馬。有一說是因為當時鄭太吉在副議長搭檔人選上,與郭廷才不同調,他翅膀長硬,已不願再聽命於「東港王爺」的指示,要走自己的路。

而且為了宣示自己比郭廷才「更大尾」,鄭太吉故意為了細故強行擄走並毆打一名郭廷才的親信。郭廷才將之視為警訊,是鄭太吉對他的警告。這時他才驚覺原來養的這條小狗,已經長成一隻會吃人的大怪獸。而他早已無法控制住局面,於是乾脆長期躲在台北避免與鄭太吉碰面。

總之,鄭太吉在第二任議長任期內,勢力越來越大,讓越來越多人噤若寒蟬,他也越發地肆無忌憚。

「過高屏溪,殺人無罪!」

鄭太吉就是在這個時期,在某次公開場合中說出這句流傳至今的話。可能此時他真的認為自己是地下皇帝,做什麼事都可以吧!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