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黑道名帖001】:屏東皇帝鄭太吉(中)檢調單位也難以撼動的政經地位?

唐嘉邦/調查員 檔案調閱1724次

話說郭廷才選上立委,鄭太吉補上了議長之位後,在議會的表現獲得國民黨不少好評。他遵循郭廷才的指示,配合國民黨屏東縣黨部的運作,在議會充分發揮批判、打擊蘇貞昌的效果。但同時他在議會裡也與人為善,無論是張派還是林派的人馬,他都廣結善緣,為自己累積了不少政治籌碼與人緣。

但在面對執政的蘇貞昌及縣府團隊,他開始嶄露出霸道的一面,無論是議會質詢還是私下協商時,都展現出強勢凶狠的態度,即使是後來以「衝!衝!衝!」聞名的縣長蘇貞昌,也不得不隱忍,敢怒不敢言。

貴人二:新科縣長伍澤元

為了重新奪回屏東縣,國民黨在1993年推出了當時形象還堪稱清新的伍澤元出馬角逐縣長。伍澤元是中央警官學校刑事警察學系畢業,在警界服務一段時間後,又進修拿到了工學博士,曾任內政部營建署國宅組組長、台灣省政府副秘書長、台灣省政府住都局局長,曾獲選1980年的中華民國十大傑出青年。

伍澤元在屏東縣長選戰時,獲得鄭太吉鼎力相助,競選期間伍澤元曾多次面對民進黨支持群眾的鼓譟包圍,都是靠著鄭太吉的幫忙才能壓制住場面。甚至屏東地方還有傳言指出,當年蘇貞昌在與伍澤元競選縣長時,曾受到鄭太吉的威脅,稱若是蘇當選連任,就要取他的性命。最後在鄭太吉的大力幫忙下,伍澤元果然順利當選。

由於伍澤元在競選縣長期間,曾引述縣議會有問題的質詢攻擊蘇貞昌,被依違反《選罷法》判刑敗訴。不過,伍澤元案宣判當天下午,就有五十多人持白布條到屏東地方法院抗議,並開著一輛載滿雞蛋的小貨車到場,眾人「蛋洗」地院大門。這個過去只在民進黨抗爭時才會出現的場面,據說也是鄭太吉主導。

這些協助,伍澤元都感恩在心,當選縣長後,兩人交情越發密切,屏東縣的府會間關係變得水乳交融,一改蘇貞昌時期的劍拔怒張。

鄭太吉把握住補選議長任內的機會,在議會及縣長選戰中的表現深受國民黨肯定與讚許,決定吸收他入黨,正式提名競選1994年的第十三屆屏東縣議員以及議長寶座。

獲得國民黨提名的鄭太吉,當然不肯錯過這個「西瓜偎大邊」的機會,為了確保勝選,他大肆撒錢綁樁買票,並下令要求旗下村里長樁腳各自負責的投開票所必須開出令人滿意的票數,否則後果自負。

同時,這次選舉是鄭太吉自己的選舉,他已非昔日只是郭廷才的小弟,要仰人鼻息。如今他羽翼漸豐,已然是一方之霸,並且開始培養屬於自己的人馬。包括推出他身旁的小弟黃慶平,也出馬競選縣議員。

鄭太吉成功連任議員後,為了正式奪取議長寶座,他又採取了同樣買票加恐嚇的手段。他和副議長搭檔蔡侑展,向19名縣議員以50萬到200萬元不等的價碼行賄。

1994年3月1日,鄭太吉順利當選屏東縣議會議長。從這任議長開始,鄭太吉一改初任議長時的態度,由於自身實力慢慢壯大,加上與縣長伍澤元的好交情,讓他開始不懂收斂,逐漸成為名符其實的「屏東皇帝」。

不過,由於這次議長賄選實在太招搖,遭人檢舉,檢調展開大規模調查。屏東地檢署原本打算在3月14日招開偵查庭,個別約談涉賄的屏東縣議員,但因為檢方收到46名縣議員的聲請狀,稱偵訊時間與議事衝突要求延後約談,於是地檢署當天撤掉原本已安排好的四個偵查庭。

沒想到,3月14日上午10點,鄭太吉在議會主持議事時,才一開會便宣布散會,隨後親自率領大批收受賄款的縣議員到地檢署報到。這讓原本已撤掉偵查庭的檢方毫無防備,由於沒有準備,根本無法約談所有人,只能針對鄭太吉等三名重要人士簡單偵訊。當天中午12點半,鄭太吉便笑容滿面的步出地檢署,並微笑地對媒體宣稱自己絕對沒有賄選。

儘管鄭太吉在談笑間與檢調鬥法,但這個案件並沒有就此結束,經過半年的偵訊審判後,鄭太吉因賄選被法院判刑一年半,收賄的議員則各自被處半年到一年的徒刑,其中11名議員遭到解職,這也是國內政壇有史以來最多議員遭到判刑的紀錄。

名符其實的「屏東皇帝」

話說鄭太吉正式就任議長後,在議會裡是名符其實的「強勢領導」。他的議會領導方針很簡單,就是完全配合縣長伍澤元的施政,縣政府編列什麼預算,議會就同意什麼預算。對於鄭太吉的領導,屏東縣議會的議員大多沒什麼異議,或者說是不敢有異議,大家都唯他馬首是瞻,包括民進黨議員在內。

草莽出身的鄭太吉沒什麼知識也沒有口才,他也不需要這些,但沒有這些條件要怎麼在議會領導?

1995年《遠見雜誌》的「黑道治國」報導中曾討論過,鄭太吉在屏東縣議會的領導基礎,主要可以分為三方面。一方面,他是執政黨提名,國民黨籍議員必須聽命;二方面,鄭太吉對於聽話的議員來說還算是不錯,可以看得到他溫和、海派的一面,而且還有甜頭;至於第三方面,就是鄭太吉的黑勢力。

在鄭太吉的黑道背景下,他所主持的議堂,原本屏東既有的張派、林派都不見了,大家都變成「議長派」。不論是國民黨或民進黨的議員,在質詢總是小心翼翼,如果涉及鄭太吉的事,更是不敢隨便亂講,因為鄭太吉會開始用一些「非理性」的方式處理。

當時在屏東縣議會,議員受到議長拳頭修理時有所聞,什麼情況會被修理呢?一般來說就是質詢時不給伍縣長面子,或是讓縣府官員難堪。而通常鄭太吉會將這些亂放砲的議員叫到議長室,「闢室密談」一番。

面對反對黨的態度,鄭太吉的處理方式是軟硬兼施,針對一些敏感的議題如老人年金等,他會事先找民進黨籍議員溝通。因此,在屏東縣議會議會上,民進黨基本也是採取不抗爭的方式,甚至有些議員還對鄭太吉很服氣。或許這些議員也知道,如果議長的敬酒不吃,之後的罰酒可就不好吃了。

鄭太吉在議會期間,常常在腰上配槍,外面穿著西裝外套蓋著,然後會特地繞到反對他的議員身旁,有意無意露出手槍示警。

先前談到了鄭太吉在議長選舉時賄選,此案偵辦期間,有位綠營議員到屏東地檢署獻花表示敬意,沒想到當晚馬上接到恐嚇電話。同年八月的議會臨時會結束當天,就傳出該名議員在議長室挨揍。但此事無人敢過問,就連當事議員也絕口不提。

據說某次臨時會在審縣府編列的縣長公館預算時,當時鄭太吉並不在場,因為預算達1,200萬元,不少議員認為太貴,但也有人認為還好,現場正反兩面意見都有,在沒有結論的狀況下,只好暫時休息。不過,休息以後,鄭太吉出現了,原本吵成一團的臨時會突然沒有聲音,鄭太吉一來就宣布立刻表決,竟然全數通過預算編列,可見鄭太吉勢力之大。

除了在議會殿堂之外,這種對議員的「非理性行為」也發生在其他場合。有位在議會向來不太買鄭太吉帳的議員,某次在酒家喝酒時遇到鄭太吉,鄭太吉率先示好地向該議員敬酒,但他卻以身體不大好而婉謝。敬酒遭拒的鄭太吉覺得自己面子「卸了了」,當場大暴怒,身邊小弟知道大哥生氣了,立刻衝過去,給這位不識抬舉的議員一頓暴打。

如果說鄭太吉在初任補選議長任內,還算是有所收斂的話,在他第二任議長期間,真可謂是無法無天了。

鄭太吉逐漸在屏東縣議會建立了一個屬於他的黑色王國,比起前任郭廷才更霸道、更兇狠。他展露出的狠勁讓其他議員不寒而慄,而這種恐懼將從議會延伸到議場之外。

首先受到影響的是媒體。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