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黑道名帖001】:屏東皇帝鄭太吉(上)過高屏溪殺人無罪?

唐嘉邦/調查員 檔案調閱1731次

1994年12月13日,清晨6點25分,天才剛亮沒多久,原本冷清的屏東縣潮州鎮街道,只見兩輛黑頭轎車疾駛而過。它們隨後停在一處透天厝外,車上共有五個人下車,氣勢洶洶地走向透天厝按門鈴。

當時人在二樓的婦人鍾黃玉梅,一邊納悶著誰會一大早就來串門子,一邊拿起對講機詢問來人是誰?

對講機一端傳出聲音:「我太吉啦!叫源峰下來,我有事要找他。」鍾黃玉梅一聽聲音後,連忙看一下對講機的監視影像──是號稱「屏東皇帝」、時任屏東縣議長的鄭太吉要來找她的兒子鍾源峰,不禁皺了皺眉頭。

鄭太吉和兒子是從小到大的玩伴,照理說是熟人了,但鍾黃玉梅知道最近兒子和鄭太吉的關係有些緊張,心中有些不祥的預感,便隨口回道:「源峰沒在家,你改天再來啦!」這才把鄭太吉給打發走。

正當鍾黃玉梅看著對講機監視器中鄭太吉離去的身影,暗自鬆了一口氣時,沒想到五分鐘後,鄭太吉去而復返,再次來按門鈴。這次鍾黃玉梅還來不及應門,住在樓上的鍾源峰就先拿起三樓對講機與樓下對話。

鄭太吉得知鍾源峰果然在家後,朝著三樓大喊:「源峰,我太吉啦,下來!」鍾源峰沒想到夜夜笙歌的鄭太吉會一大早就來找他,連忙叫醒妻子去燒開水,想要請鄭到二樓一起泡茶慢慢聊,但鄭太吉堅持要他出來在樓下談,鍾源峰只好穿上外衣準備下樓。

這時在睡夢中卻被吵醒的鍾源峰妻子,睡眼惺忪地問了句:「到底怎麼了?」只聽見丈夫回說:「不知道,太吉帶人來找我。」沒想到這卻是她與丈夫最後的對話。

 

義氣不過就是16個槍子兒

儘管最近因為賭場的事和鄭太吉有些摩擦,但鍾源峰自恃與他有近三十年的交情,當年鄭太吉剛出獄時還照應過對方,完全沒料到對方心中懷有殺機,反倒是母親鍾黃玉梅一直心生警惕,也跟著下樓,就是擔心有什麼意外。

鍾源峰到了一樓,開了鋁製大門後,鄭太吉和另一名「黑底」的屏東縣議員黃慶平隨即入內,身為長輩的鍾黃玉梅示好地先向鄭太吉點了點頭,但鄭太吉完全視若無睹,直接和黃慶平共同將鍾源峰架至屋外。

鍾源峰還搞不清楚是什麼狀況就被兩人硬拉出門,沒想到一出門鄭太吉立刻掏出隨身的手槍,身旁的黃慶平及門外的鄭太吉手下曾錦良也拔出手槍對著鍾源峰,稍遠處還有另兩名小弟劉有光、許文奇也持槍環伺警戒。

鍾黃玉梅一看此狀,連忙下跪求情,並大喊:「太吉仔、太吉仔!毋通啦、毋通啦!有話慢慢講。」

但鄭太吉毫不理會,當著鍾黃玉梅的面,不由分說地直接朝著鍾源峰的腹部開了第一槍,接著又對著頭部開了第二槍,隨即將他推倒在地,一旁的黃慶平及曾錦良緊接著上前對已倒在地上的鍾源峰連番開槍射擊。三人總計連開十六槍,當場將鍾源峰擊斃。

鄭太吉等人確定鍾源峰已死後,留下在現場大聲呼喊的鍾黃玉梅,大搖大擺地駕車揚長而去。原本在四樓拜拜的鍾父鍾金水聞聲後連忙下樓,只見到全身被子彈洞穿十九處的兒子屍體,以及幾乎哭暈的妻子。

 

好大的官威

案發後,痛失愛子的鍾黃玉梅立刻報案說議長殺人。警方到現場勘驗,採集了彈殼及其他跡證,加上證人指證歷歷,理當可快速逮獲鄭太吉到案,但是過了一整天鄭太吉仍大搖大擺地在外趴趴走,竟沒有警察敢去抓他。

隔天檢察官看不下去,親自帶著大批員警到鄭宅搜索,鄭太吉不僅不開門配合,門外還站著一大票小弟「護駕」,而且將到場的警察全部趕走,留下一臉錯愕的檢察官。兩名小弟將落單的檢察官半推半拉地獨自帶進屋內,沿著樓梯從樓下走到樓上,然後嗆聲:「搜完了吧,你可以走了!」遂將檢察官轟出門,搜索自然進行不下去。

鄭太吉似乎完全不在乎自己是殺人案的主嫌,當天將檢警趕走後,他還北上台北圓山飯店,參加了影視名人豬哥亮與第三任妻子的婚禮,,婚宴後隨即又轉到花蓮遊玩。

同時,案發後各大報及電視新聞也都即時報導了鍾源峰的命案,但卻無人提及兇手是鄭太吉,只提到「屏東民眾被槍殺 政壇人士涉嫌」、「屏東槍擊命案 主嫌疑為地方名人」,且皆以「屏東訊」、「本報訊」作為開頭,不敢寫出記者名字。甚至有報社發防彈衣給寫報導的記者,就是怕鄭太吉報復。

這就是傳說中曾在公開場合揚言:「過高屏溪,殺人無罪!」的屏東縣議會黑道議長鄭太吉,在光天化日下率眾所犯的猖狂殺人案。而這也是台灣在當年黑金政治最顛峰時的縮影,黑道人物不僅堂而皇之地藉由選舉漂白,且公然視法治為無物,是台灣民主化過程中最不堪的一幕。

 

生若逢時,命運也會給惡魔一對翅膀

不過,話說回來,到底鄭太吉與鍾源峰有什麼深仇大恨,讓鄭太吉要當著鍾源峰母親的面,亂槍將他打死?

簡單來講,就是「面子」和「錢」。

這其實就是典型的黑道糾紛,但這樣的「江湖事」卻發生在台灣的議事殿堂領頭羊身上。

而這一切,都要從鄭太吉的發跡歷程說起……

鄭太吉從小就是個小混混,不僅不學無術,還常以欺負同學為樂。國中時期,有次上課閒來無事,他當著課堂師生的面,拿起釘書針對著前座的女同學耳朵直接釘下去,女生當場受傷流血,大聲哭叫。

而看著同學驚慌的神態、師長無可奈何的嘆息,就是不愛念書的鄭太吉,在學校唯一有興趣的一件事。在學校打架鬧事是家常便飯,師長、教官也拿他沒辦法。國中畢業後,鄭太吉沒有繼續升學,成天混在潮州鎮的夜市裡,成為當地角頭大哥身邊的跟班小弟。

鄭太吉原本可能和其他身邊的兄弟們一樣,一輩子都只能混跡夜市,當個地方小流氓,但他卻在1984年迎來他人生的第一個轉戾點:「一清專案」。當年僅25歲的鄭太吉,因涉及兩件殺人案被提報流氓,送往綠島管訓。

「一清專案」讓鄭太吉被送到綠島管訓的經歷,讓他的人生翻轉。因為當時被管訓過,代表在道上具有一定份量,加上在獄中結識眾多黑道大哥,出獄後,鄭太吉的身價地位大增,在屏東地區的角頭間開始有了名號。同時,他的兒時玩伴鍾源峰也雪中送炭,弄了一筆錢讓他開間賭場,不久後鄭太吉身旁聚集的小弟就多了起來。

當時適逢「解嚴」,整個台灣社會起了全新的變化,原本只知道和人在夜市搶地盤、拚輸贏的鄭太吉,也受到影響。他眼前突然浮出一條全新的路,是過去在混黑道、蹲苦窯時從沒想過的路。

「解嚴」就是鄭太吉碰到的第二個人生轉戾點。

 

黑道漂白之路,從此展開

你可能會想說,「解嚴」和鄭太吉的發跡有什麼關係?

關係可大了。

1987年7月14日,總統蔣經國頒布總統令,宣告台灣地區自同年7月15日凌晨零時起解嚴,代表原本被限縮的集會、結社、言論、出版、旅遊等人民基本權利將逐步開放。其中最重要的便是黨禁的解除,原本戒嚴時期的黨外人士成立了民進黨,正式成為台灣最大的在野黨。而這股新興勢力,讓原本看似牢不可破的黨國政治被迫面臨了轉型。

已無法藉由《戒嚴令》掌控人民的國民黨,為了因應民進黨的挑戰,改變了對地方政治的運作模式。除了地方黨部依舊積極參與地方事務外,開始結合黑道人士與地方派系,欲靠著強大的金援及威嚇力,鞏固逐漸鬆散的基層。

同時,具有黑道背景者或是刑事犯,也期盼藉著選舉「漂白」,並謀求「保護傘」。所謂「保護傘」,就是指民意代表於會期中、非經決議免受拘捕的特權,同時還掌握著警察的預算。如此一來,兩方一拍即合,台灣的黑金政治時期於焉到來。

鄭太吉便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受到素有「東港王爺」之稱的郭廷才賞識,吸收進入麾下,慢慢踏入政壇。

 

貴人一:喊水會結凍的「東港王爺」郭廷才

郭廷才何許人物?他是兩任屏東縣東港鎮長、四任屏東縣議員,其中三任是議長,隨後又代表國民黨擔任三屆立委。其人既海派又霸道,在派系縱橫的屏東政壇,是難得可以統合各方勢力的重量級人士,在地方上堪稱「喊水會結凍」,於黑白兩道都具有雄厚實力。

當時的屏東縣長為民進黨的蘇貞昌,蘇貞昌在1989年的第十一屆縣市長選舉中,擊敗了國民黨提名的曾永權,成為民進黨首批執政六名縣市長之一,也結束了國民黨長期在屏東縣壟斷的局面。

為了在議會中箝制民進黨執政的屏東縣政府,同時為下一屆縣長選舉積蓄力量、捲土重來,國民黨在屏東開始積極佈署,其中主要操盤手便是當時的屏東縣議會議長「東港王爺」郭廷才。

郭廷才看上在屏東黑道中逐漸嶄露頭角的鄭太吉,認為其具有潛力,決定扶植培養成為接班人。首先他讓鄭太吉擔任貼身司機,等於隨侍在側的心腹,以便貼身指導從政上的眉角,熟悉地方政治運作模式。

1990年,第十二屆屏東縣議員選舉,郭廷才正式推出鄭太吉首度投入選戰。經過一番「操作」後,鄭太吉順利選上議員,同時在郭廷才的運作下,兩人搭檔競選正、副議長並當選。鄭太吉以新科議員之姿,立刻成為屏東縣副議長,一夕間從流氓躍身為政治人物。

由於郭廷才的庇蔭,鄭太吉逐漸在屏東政壇站穩腳跟。舉凡議事動員、政黨協商、杯葛預算、發炮質詢等,他都很認份地完成郭廷才吩咐的所有任務,每次要離開郭家時,也會很細心地再三詢問:「老大,還有什麼要交代?」如此聽話受教又好用,讓郭廷才非常欣慰。

大家都知道,一個成功古惑仔的必備條件是:「義氣、夠狠、兄弟多」,此時在郭廷才的眼裡,鄭太吉就是這麼一號人物,他相當滿意這個自己選的接班人、看門狗,也很得意自己慧眼獨具。當然,這時候他還沒發現其實自己根本瞎了眼,他養的不是隻唯命是從的小狗,而是兇猛殘暴、無人能駕馭的野獸。

1992年,郭廷才決定更上一步競選立法委員,成功當選後北上就職。而這時他已在屏東布局完畢,無後顧之憂,他相信頭號戰將鄭太吉會成為他的代言人,幫他看好老家地盤。

因此,原本為副議長的鄭太吉正式扶正為議長,一個黑道流氓成為議會首長的故事正式開始。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