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美洲犯罪故事:《博物館偷很大》與《天使怎麼了》

路那/調查員 檔案調閱18次

每年的金馬獎,都是台灣乃至於亞洲的一大盛事。對本地影迷來說,最過癮的,莫過於藉此機會遍覽各國佳片。許多人或許會覺得金馬影展都是放映一些沒人看得懂的藝術片,但如果你到官網看看片單,或許會發現一些出乎意料之外的有趣電影。以去年的金馬影展來說,就曾引進《博物館偷很大》和《天使怎麼了》兩部奠基於真實罪案改編的電影。

電影《博物館偷很大》劇照。

《博物館偷很大》(Museo)是墨西哥導演阿隆索.魯伊茲帕拉西歐(Alonso Ruizpalacios)的作品。這部電影改編自該國1985年發生的國家人類學博物館(National Museum of Anthropology)搶案。該件搶案讓墨西哥損失了124件珍貴寶物。案件發生後,各方對於犯案者的身分,有著相當多樣化的猜測──從CIA到FBI的策畫,到「國際珍寶盜竊集團」的假設不一而足。總理上電視譴責竊賊盜竊國寶,墨西哥警方發動了天羅地網進行搜查,然而他們依舊無功而返。

1989年,在事件發生三年半後,寶物被找到了。而出乎眾人意料之外的是,竊賊竟非惡名昭彰的盜竊集團,亦非「境外勢力」作祟,而是兩名愛好文物的大學生,卡洛斯.特雷維諾(Carlos Perches Trevino)和羅曼.賈西亞(Ramon Sardina Garcia)。兩個非專業盜匪,只是大學生的年紀。他們怎麼做到的?!這瞬間就成了墨西哥最熱門的話題。

仔細想想,這個故事的精采程度,其實可以拍成不遜於《瞞天過海》那樣刺激滿點的動作片。但憑著此片拿到柏林影展最佳劇本獎的魯伊茲帕拉西歐,選擇的敘事方式是從其中一人的觀點,去看主謀如何讓這樁犯罪成形。而透過「盜竊人類學博物館」的現實罪案,以及人類學博物館成立時的紀錄影像,魯伊茲帕拉西歐其實問了一個更加深刻的問題──「人類學博物館」中的藏品,難道不是依靠國家之力,從人民那邊掠奪而來的嗎?

另一部是入圍坎城「一種注目」單元,並代表阿根廷角逐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天使怎麼了》。這部由導演路爾斯.奧特加(Luis Ortega)改編自阿根廷知名殺人魔卡洛斯.愛德華多.羅夫萊多.普赫(Carlos Eduardo Robledo Puch)的生平。卡洛斯是一個俊美的男孩,生身父母是一對擁有堅實中產階級價值觀的恩愛夫妻。家裡的經濟狀況受大環境的影響,每況愈下,但還是有能力給卡洛斯日常生活所需。照道理來說,這樣一個無憂無慮的男孩,不應該成為惡名昭彰的連續殺人犯。

但卡洛斯犯下了11起謀殺,1起謀殺未遂,17起搶劫,與1起強暴、1起企圖強暴案。他的受害者名單中,甚至包括自己的同夥。1972年他被逮捕時,年方20,正是青春少艾。長相俊美,如天使一般的卡洛斯,獲得了阿根廷上上下下的強烈關注,也因而讓媒體給他一個「死亡天使」的別稱。這樣一個天之驕子,為什麼會犯下那麼可怕的罪刑?導演奧特加試圖回到他和同儕夥伴之間的情感糾葛去討論此一問題。然則,本片過於唯美的拍攝手法,是否會讓大眾遺忘了「死亡天使」殘酷的行凶手段,在阿根廷社會中也掀起了一陣討論。

無論是《博物館偷很大》從個人犯罪省思國家等級的劫掠,又或是《天使怎麼了》將之轉化為唯美黑暗版成長電影,它們都展現了改編真實犯罪的一個面向。本屆的金馬影展也首開先例,與司法院合作,在台中與高雄舉辦「金馬司法影展」有興趣的朋友可別錯過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