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調查】吳家元命案(三)黑與金的難解關係

檔案調閱71次

共患難而培養出的情誼,照理來說,應該比尋常酒肉朋友之交更為堅固。李裁法當年救吳家元於日本人之手,吳家元也為李裁法說情,使他免於被重慶當局當成日本間諜處決。雙方之間的感情如此深厚,很難想像他們竟會走到相殺的一天。

但吳家元卻在台北市的巷弄中慘死,70歲的年邁身軀中了40多刀。

若沒有強烈的謀殺動機,兇手何須這樣過度殺戮被害人?從吳家元搭計程車到中山北路105巷的最後行蹤來看,吳家元確實是為了赴約前往該地,因此這位兇手有很高機率,會是一位他熟識且願意見面的人。

同時也是一位對他極為憤怒、恨之入骨、殺他40多刀的人。

這個藏著強烈的殺意,以親友熟人的面孔將吳家元引誘到喪命之地的人,究竟是誰呢?警方經過數日調查之後,宣布此嫌不是別人,正是吳家元的摯友──李裁法。

生死之交,最後送給對方的禮物,竟然是死亡嗎?

 

循線追蹤,全台通緝

雖然負責調查的警方人員顯得十分確定,不過李裁法真是殺害吳家元的兇手嗎?

讓我們回頭審視吳家元死前的最後行蹤。自他離開永康街晚宴之後,原來他並非獨自一人行動,而是與一位「胖婦人」一起搭計程車,到了中山北路的巴黎大飯店後方下車。這位女性的身分、在這起案件扮演的角色是無辜的路人還是死亡陷阱的引路人,仍然不明。但可以確定的是,她很可能就是最後看到吳家元的人。

在那之後,吳家元到了中山北路105巷,那裡就是他與兇手相約的地點。不久之後,吳家元慘遭兇手用一把「三角刮刀」殺害,刀傷為特殊三角形形狀。附近住戶在看9點半的電視節目時,聽見了他的慘叫聲。

那麼,警方是如何確定這位兇手就是李裁法呢?

雖然警方在現場掌握到的直接證據不多,卻在李裁法的住處找到了大量染血的衣物;此外,調查後發現,李裁法在命案發生當晚因為手指受傷而到杭州南路福山外科醫院就醫,付了80元醫藥費。

更罪證確鑿的是,李裁法在命案隔天的9月14日就倉皇從住處帶著行李落跑了。根據鄰居的證詞,他在那天早上離開了聯合新村,坐上一輛紅色計程車;然而到了下午4點左右,李裁法又搭著一部三輪車回到聯合新村,此後行蹤不明。

巧合嗎?警方不這樣認為。專案小組通報全台灣的治安機關,在全省設下天羅地網,要抓住四處躲藏、疑似準備偷渡出境的李裁法。

 

誰能助一代梟雄重返昔日榮耀?

或許是因為受害者跟主要嫌犯都不是泛泛之輩,而是與黨國高層密切往來的一號人物,「吳家元命案」在戒嚴時期受到黨國壓抑的報紙上,還是報得沸沸揚揚。記者們天天連載進度,熱度不下兩年前發生的「瑠公圳分屍案」跟同一年發生的「杭州南路火窟雙屍案」。

吳家元與李裁法兩人大起大落的人生事蹟,加上曾為生死之交的過往,更為這起命案增添了悲劇性的色彩。一個在抗日戰爭時期逃過日軍魔爪的軍統局工作者,卻在和平時期慘死暗巷,殺他的人可能正是當初救他的人;一個曾經在香港稱雄的黑幫老大,如今不但在台灣過得有如過街老鼠,還變成殺害友人的嫌疑犯。同時結識這兩人的故舊聽聞此事,不免感到悵然。

「吳季玉(吳家元)跟李裁法當年都是對國家有貢獻的人。」曾經待過重慶跟昆明,如今在台北執業的名律師余祥琴,惆悵地對《聯合報》記者說道。他表示確實有這麼一樁吳家元被李裁法搭救的往事,他也在重慶跟昆明見證了兩人的友情,並與他們結成知心好友。事實上,就在命案發生同一年的5月4日,余祥琴才與李裁法到吳家元的台北家中造訪過,眾人相談甚歡,一談就是四個小時過去,還不想散。

數個月前的歡快場面,如今卻變成命案悲劇,余律師唏噓無比,並表示他難以置信李裁法會蓄意殺害吳家元。

那麼,他們在談什麼話題呢?

據余律師的說法,李裁法自從經商失敗之後,債務纏身,經常向他這位老朋友求教法律跟財金問題。除此之外,其他認識李吳兩人的不具名友人也出面向記者表示,李裁法不僅手頭十分困窘,而且前一年冬天還心臟病發作住進醫院療養。山窮水盡的李裁法,時常掛念著他在香港的財富地位,總想著有一天要返回香港,重返榮耀……但回不去的他,對他所謂的財產只能看得到吃不到。即便想要偷渡回港,也需要先拿到一筆錢,並且得先解決在台灣生活的問題。

在人需錢孔急的狀態下,許多過去的恩仇債都會被揭露出來。這位不具名友人更進一步透露,這可能就是李裁法殺害吳家元的動機。

 

賭金可能是導火線

前面提過,吳家元一生縱橫賭場,而且牌功了得,十賭九贏。即使到了古稀之年,他依然不忘打牌。在1960年農曆春節假期,吳家元與李裁法、陸根泉等一幫富商好友,在一家旅社進行高額賭注,結果賭豪吳家元竟然一共贏得100萬元!剛出獄不久的李裁法也有不少斬獲,贏了60萬元,其他同桌營造商等人則輸得一蹋糊塗。

不過,這筆賭債在結算時出了一點問題:吳家元不只拿走自己的100萬元,還先拿了李裁法贏的15萬元,照理來說,會在日後找時間結清,但這筆款項一直沒有到李裁法手上。

據說,李裁法對此事十分介意,一直嚷嚷著總有一天要跟吳家元討回這筆債。考量到他這四年的悲慘經濟狀況,他會如此在意15萬元鉅款也就不足為奇。

不過,只是為了一筆錢,他就要捅20多年老友40幾刀嗎?李裁法真的絕望絕情到了這種程度嗎?抑或是,人根本不是他殺的,他只是在這幾天想要偷渡回香港,卻剛好碰上老友的命案?

無論真相為何,只有等警方先抓到人,才有可能揭曉。

 

疑犯早已成功偷渡出境

警方調查後發現,原來李裁法早就在策畫偷渡回港的計畫,並連繫上一位高雄人洪嘉仁(又名洪兆熊),相偕一起偷渡。洪嘉仁跟李裁法、吳家元,或他們的那幾位黨國高層富商好友沒什麼特別交情,就只是位違反票據法的通緝犯,想要到東南亞重起爐灶,所以就陰錯陽差,傻傻成了李裁法的偷渡好夥伴。

李裁法在台灣躲藏流竄,疑似在尋求偷渡時機。全台各地港口風聲鶴唳,警方發布全省通緝,四處搜查可疑船隻,卻仍然來不及逮人。據線報,李裁法早在9月15日就已經從基隆乘竹筏出海,之後在澎湖馬公搭上一條由走私船員張賢三提供的漁船「新福春號」,偷渡到香港去了。

台灣警方設下天羅地網,還是遲了一步,讓人跑了,自然是感到十分挫敗。他們轉而在島內大陣仗逮捕其他從犯,罪名包括殺人、偽造文書、走私到偷渡一籮筐,一共移送了15人(其中4人是還在逃的李裁法等人)就法辦。就連跟案件無直接關係的「新福春號」前船主的妻子都被警方帶去偵訊,嚇得在警車上大哭。

至於香港方面,一聽聞當年叱吒香港黑社會的前老大李裁法竟然偷渡回來了,則是非常緊張,即刻展開對海岸、港阜、旅社以及李裁法等人可能藏身地的大搜索。這個時代的香港警察由於是受到英國殖民體系的訓練,比在台灣的中華民國警察素質高上一截,他們著重的偵查重點在於李裁法等人如何、何時偷渡?可能在何時或何處入境?掌握了可能的路線之後,香港警方很快就找出李裁法與洪嘉仁在9月20日投宿在干諾道的亞洲酒店,並接獲一通線報,在10月9日晚上9點於北角的南方大廈逮捕了李裁法一干人犯。

冒盡風險、甚至成為殺人疑兇的前黑道老大李裁法,終於回到他的發跡地──香港。然而在那裡等著他的,卻是香港警署的無情手銬。他又一次地被香港公權力打敗了,又一次地必須回到台灣監獄,與所有的榮耀、錢財、地位說再見……

落魄的他,手上唯一剩下的,就是真相──究竟是誰殺了吳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