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調查】吳家元命案(二)兩個非典型愛國者

檔案調閱720次

1963年9月13日晚間9點半,白髮蒼蒼的吳家元身中40幾刀,躺在台北市中山北路105巷的滿地泥濘跟血泊中,嚥下最後一口氣。他恐怕沒想過,自己的70歲人生竟會戛然終結在這陌生的島嶼之上。20多年前的他,可是面臨過更驚險的處境,卻還是活下來了呢!

那些年,正是日本侵華的時代。日本人在1937年佔領了上海,扶持汪精衛政權,與重慶的蔣介石政權相互對立;接著在1941年,又軍事佔領了香港。想當然耳,還效忠蔣介石為領導的國民黨員,在香港必須活得格外謹慎。

吳家元便是如此潛伏著。

吳家元並不是普通的國民黨員,跟國民黨首席情報頭子戴笠當然也不只是牌桌上認識的朋友。他為戴笠的軍統局工作,在日本控制下的上海從事情報活動。不過,他遇上了一些麻煩,身分被日本人揭穿了。唯一能救他逃過一劫的人,竟然是……

 

日本憲兵司令部的「密探長」

「報告長官,沒有找到人!」

「再搜!搜得徹底一點!」

日本憲兵們的對話,發生在香港日本憲兵司令部的「密探長」──李裁法家中,他們懷疑這位密探長不太老實,沒有完全向日本效忠,藏匿了他們要找的人。

身材矮胖、臉孔白淨的李裁法,從外表上很難直接看出,他竟然是個香港黑幫社會的要角。早在1920年代,他就與青幫中人發展出密切的關係,還認識了杜月笙的結拜兄弟芮慶榮。這些幫會關係,讓李裁法從一個上海的戲院售票員小弟,逐漸變成了在香港掌握千名手下跟自己地盤的大哥。這讓他在日本佔領香港的時期得到日本憲兵司令部的青睞,成為日本人的密探長。

只是,日本人並不知道,青幫跟軍統局可是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靠著青幫人脈發跡的李裁法,又怎麼可能不跟軍統局扯上關係?李裁法作為雙面諜,協助了不少在香港的國民黨要人逃出日本人的網羅。

身分暴露、命在旦夕的吳家元,因此找上了李裁法,求他庇護。

日本憲兵聽聞他們要找的對象跑到李裁法家中,立刻上門找人。只不過,他們搜遍了李裁法豪華的宅邸,裡裡外外都翻了過來,就是沒有找到吳家元的半根毛。難道吳家元先逃走了嗎?或是從頭到尾就是假情報呢?無論如何,日本憲兵只能悻悻然離開李裁法家。

日本人離去後,李裁法妻子的衣櫥打開了,前一秒還心驚膽戰的吳家元走了出來,不敢相信自己保住了一條命。日本憲兵搜遍整間房子,就是剛好漏掉他躲藏的衣櫥。他滿懷感激地看著救命恩人李裁法,「裁法阿舅的大恩大德,沒齒難忘!」

「裁法阿舅」豪爽地接受這份感激。大概是「黑社會也有愛國的」,他秉持著黑道的義氣,繼續庇護吳家元好幾天,確保他逃出日本人的魔爪。

一位是出身市井、好勇鬥狠的黑道份子,一位是有「小白臉」之稱、通常結交上流風雅人士的情報工作者,這起救命事件,為兩人之間建立起一股生死之交的情誼,跨越了他們原本的隔閡。

 

戰火與諜報催生的革命情誼

在戰亂時局中,形勢變化往往超乎人的掌握。在黑幫世界打滾、在中日兩方之間八面玲瓏的李裁法,也開始擔憂起繼續待在日本人佔領的香港,對自己的「身體健康」恐怕十分不利,畢竟他作為雙面諜的事情一旦露餡,下場恐怕不會比那些來不及尋求他庇護的國民黨情報員好到哪裡去。

於是,李裁法在中日戰爭後期,找了個藉口去了一趟上海,然後就溜到了蔣介石掌握的重慶。

不過,李裁法的「愛國」保命算盤可沒有那麼順利──曾經為日本擔任密探長的他,忠誠度立刻受到重慶當局的質疑,有些人甚至主張「可殺」!一時之間,李裁法陷入了嚴重的危機。

幸好,李裁法當初救過的國民黨相關人士紛紛出面,提出他假意媚日、實則助華的證據,為之說情。這之中最賣力協助李裁法的人,就是吳家元。

當初李裁法救他一命,現在換他反過來拯救救命恩人了。在吳家元與其他人的努力說項與證明之下,李裁法的危機終於解除。一命還一命,吳家元已經還完了這份恩情,但兩人相知相惜的友情只是更加堅固。

1944年(民國33年),他們從重慶一起到了昆明,與在當地結識的其他好友富商陸根泉、律師余祥琴等人,一同度過了艱苦的抗戰後期。隨著日本在1945年8月15日宣布無條件投降,太平洋戰爭以同盟國的勝利告終,中華民國也得以用戰勝國姿態迎向戰後的新時代。在戰亂苦難中結交的友情,在這裡到了暫時分道揚鑣的時刻。

吳家元要回北平(今北京),李裁法則要回去老地盤香港,一南一北相隔千里,情比金堅的知己,恐怕要好長一段時間不相見了。懷著一絲感傷,兩人相互道別,各奔似錦前程……

在這一刻,他們怎麼也很難想到,20多年後的老朋友相聚,竟然是在一座陌生的島嶼上。

 

叱吒黑金帝國的「裁法阿舅」

不要說李裁法跟吳家元想像不到20多年後發生的事,光是蔣介石與國民黨,就想像不到4年後發生的事吧!

1947年,第二次國共內戰爆發,國民黨在一系列的戰役與政策失敗中失去優勢跟民心,最終,在1949年10月1日,由毛澤東領導的中國共產黨,在北京的天安門廣場升起了代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五星旗。12月,蔣介石不得不將其政府與資源全部撤守台灣,並將台北暫定為「臨時首都」,勉強延續了中華民國政權。

風雲變色,僅在瞬間,中華民國撐過了日本的侵略,卻撐不過共產黨的顛覆,只能退守剛從日本人手上接收、因為228事件而使軍民關係緊張的台灣跟澎湖,以及確實是屬於中華民國領土的金門跟馬祖。除了這些區域,還有不少國民黨相關人士在英國殖民統治的香港活動,吳家元與李裁法就在其中。

1949年對很多人來說,是心靈創傷的一年。對吳家元等中國人士來說,他們是因為「大陸淪陷」而不得不到香港、台灣、東南亞等地生活,多少有點新亭對泣之痛;不過對李裁法來說,中國由誰統治、代表,對他在香港黑社會的事業地盤並無太大影響。因此,他不但沒有那股心靈創傷,反而還在這兩年達到了人生巔峰。

坐擁一妻二妾的李裁法,在1950年底舉辦了名震港台的「第一屆香港小姐選舉」,麾下集結的香港美女如雲,受過他金錢跟勢力所吹捧、影響的影星、名媛不知凡幾。「裁法阿舅」在黑社會、影藝界與商界勢力如日中天,形容他作地下帝王也不為過。

不過,俗話說花無百日紅,裁法阿舅也不例外。他的勢力臻於極盛的同時,也樹立了大量的敵人,這些敵人集結起來對付他,蒐集他從事黑社會非法活動的證據,使他在1952年遭到香港驅逐出境。

就像國民黨在短短4年失去中國一樣,一度叱吒香港的李裁法,也瞬間失去了他10多年來經營的黑色帝國。

沒有了香港,也不能回共產黨統治的上海──以他的黑道背景跟國民黨合作關係,肯定會被共產黨鬥死的──李裁法還能去哪呢?

 

同為天涯淪落人?相逢不如不曾相識

他到了台灣來。

這是他最好的選項了。他與國民黨還有密切的聯繫,又有救援過多人的恩情,照理來說,這些功績應該可以繼續讓他過上一段滋潤生活……是嗎?

問題是,他在香港有敵人,在台灣也同樣有敵人。這些人等著他,準備好「偷運戰略物資進入大陸」的罪證,讓他以損害中華民國利益的罪名受審。這一回,財力、人情全都無用,李裁法只好乖乖被保安司令部押到綠島管訓,一去就是7年。

黑道帝國老大淪為階下囚,就已經夠失顏面了,李裁法兩位妻妾在他坐牢期間紛紛另結新歡,更是踐踏了他的男性尊嚴。剩下一位對他不離不棄、致力接濟的如夫人(小老婆),僅是為了維持恩義,不想在他身陷囹圄時落井下石。「現在你出牢了,」她在李裁法出獄的那一天去信說道:「我們的關係也該有一個結束了。」

這名女性瀟灑轉身離去,留下一文不名、孤獨困頓的李裁法,在這個陌生的社會,努力掙扎重生。那一年,已經是1959年。

接下來4年間,李裁法受到好友陸根泉等富商、華僑投資,先是在新公園(今二二八和平紀念公園)前開了一家海外實業公司,後來又從他人手中頂來一家化工廠。然而,這些事業全以經營不善告終。李裁法或許能駕馭黑社會,卻缺乏商業頭腦跟經營能力,出手闊綽的排場習慣更是讓他的財務狀況雪上加霜,最後還倒欠了200多萬元新台幣。

1963年的李裁法,走投無路、窮途潦倒,已經無人可以求助。不過,就在同一時間,他曾經救過一命的老朋友吳家元,也在台灣活動。跟落魄的李裁法不同,吳家元倒是生活得很歡快,天天應酬跑趴,在賭桌上掃遍群雄賭資,想必手頭十分闊綽,應該可以資助一下這位「救命恩人」吧!

李裁法找上吳家元,老友重聚,應該會是一樁雪中送炭的美事吧?

 

出來混,總有一天要還的

事情當然沒有發展得那麼順利。

如前面所說的,靠著李裁法的救援而在20多年前保住一命的吳家元,在1963年9月13日晚間身中40多刀,倒在台北泥濘的巷弄中死去。隔天,一個手指受傷的中年男人,帶著一個旅行袋,倉皇坐上一部紅色計程車,離開聯合新村住處。

警方宣稱,那個受傷的男人就是李裁法。同時,他正是殺害吳家元的主要嫌犯!

救人一命,卻也奪人一命?殺害吳家元的兇手,難道就是他的救命恩人李裁法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