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屋連續殺人事件】庭院中挖出的白骨,是她們永遠難以擺脫的夢魘

余峯/調查員 檔案調閱577次
韋斯特(West)一家。表面上和樂融融的家庭,實際上卻藏著不為人知的恐怖秘密……。

「我們是在幫助妳,要心懷感激。」安妮(Anne Marie West)的繼母蘿絲(Rosemary West)總是這樣對她說:「妳是個幸運的女孩。」

那個時候的安妮,還不能真正體會到,自己有多「幸運」。

繼母的情緒喜怒無常,總是以暴力的形式,毫無保留地對安妮付出她的「愛」。任何一點小事,都有可能讓蘿絲爆炸,隨手抄起什麼毆打她。她只能祈禱當時在繼母手邊的,是些不太致命的工具。

她七歲的時候,繼母告訴她,她的生母蕾娜(Rena Costello)把安妮同母異父的姐姐莎梅(Charmaine West)接走了。小小的安妮肯定無法明白,為什麼媽媽不把自己也帶走呢?

安妮確實是幸運的,儘管頭臉被毆擊了無數回,至少蘿絲拿刀的那次,刀子只有在手上留下疤痕而已。

 

韋斯特家族獨特的「成人」儀式

1972年,安妮八歲的時候,韋斯特一家遷進了位於英國格洛斯特(Gloucester)克倫威街25號(25 Cromwell Street)的新居。繼母領著她到了地下室,剝光衣服、堵住嘴,把她綁在彈簧床上。無法動彈的安妮恐懼著繼母即將行使的暴力,卻落了空,反倒是她的親生父親弗雷德(Fred West)走了進來。他掏出了生殖器,扳開安妮的腿,教導她一種迎接命運的嶄新姿勢。

 

韋斯特一家居住的克倫威爾街25號。圖片來源:Gloucestershire Police Archives

在那之後,繼母告訴她:「這是每個女孩都要經歷的過程,也是每個父親的工作。不要想太多,也不要跟任何人談起這件事。」彷彿忍受了這樣的痛,就能證明自己擁有八歲所應具備的勇敢;彷彿拒絕來自父母的「愛」,是多麼失禮而不顯得成熟的過失。

不僅是父親,就連繼母也時常將安妮作為性玩具「使用」,甚至還做了專屬的性虐待道具。隨著安妮年紀漸長,父母也慷慨地分享「玩具」的使用權。除了叔叔是這「家庭活動」的常客外,12歲時,安妮更驚恐地發現,居然連外公都跑來她的床上。她逃去向繼母哭訴,卻只得到外公女兒冷漠的回應:「回床上去,他又不會吃了妳,他只是想上妳…我保證妳會喜歡的。

 

一個悲慘故事,之後還緊跟著好幾個……

當她滿13歲後,安妮獲得了在家「接客」的殊榮。安妮的身體早已不屬於自己,從這刻起,甚至連隨意一個外人,都可侵門踏戶。「幸運的女孩」,在這種時刻,繼母特別愛這樣叫她,彷彿她所接受的,是屬於13歲女孩的榮光桂冠。(雖然面對客人,總要宣稱她16歲。)

繼母總是站在一旁,看著客人完事,防止安妮說出什麼不該說的話。但她又能說什麼呢?生在這樣的家庭,這就是她的日常。沒有人能教導她,該如何拒絕來自父母的「愛」。

在這充滿「愛」的環境中,安妮懷孕了,15歲,胎位異常而被迫流產。而她身上的瘀青,也終於被學校老師注意到。但他們可能以為「只是」管教不當的家暴事件吧。老師與社工的家訪關切,只讓安妮在他們走了以後,從家人那邊換到了一頓暴打。

幸好,她因此下定決心,找到了機會,逃離了這個家。

 

抱著小女兒梅伊(Mae)的蘿絲,看起來就像任何一個喜獲寶貝女兒的母親。圖片來源:Mail Online

逃跑的安妮後來遇到了能夠理解她遭遇的伴侶,20歲結了婚,脫離了童年夢魘,果真是「幸運女孩」。但悲慘的故事並沒有因此畫下句點,就算安妮跑了,家裡還有妹妹們等著繼承她的命運。即便她們跟安妮不一樣,是繼母親生的,蘿絲也是把她們當「幸運女孩」來疼愛,沒有差別待遇。

 

賣春、亂倫與性暴力,不過是恐怖屋的冰山一角

不僅強迫女兒亂倫與賣春,就連蘿絲自己,也「接待」著各式各樣的客人。這就是韋斯特一家的日常。事實上,蘿絲所生的八個孩子中,就有三個是「客人」的種。弗雷德當然知道,而且不以為意。這種小問題,就跟安妮逃跑的小插曲一樣,破壞不了韋斯特一家子的「和諧」。縱使有些不好的風聲於鄰里流傳,他們也不在乎;又儘管警方因各種原因關注起這家人,卻始終沒能抓到這對夫妻的把柄。

 

梅伊聆聽完父母的判決後離開法院。 圖片來源:news.com au

韋斯特一家的女兒們,要是膽敢反抗或者企圖向外人傾訴,就會受到棍棒加身的懲罰。稍微年長、漸懂人事的女兒們,雖曾以自己的方式想要抵抗,卻無一倖免地被父親侵犯。直到1992年,13歲的小妹露易絲(Louise West)受到父親「臨幸」。在被父親進入時,她一面大喊「爸爸!停下,太痛了」,一面拍打著上了鎖的門板。但弗雷德沒有停下,反而連續搞了她三次,把過程都錄了下來。實在是受不了了的露易絲,向密友傾訴父親對她的暴行,朋友向母親轉述,才終於藉由其母的通報,讓這深積了20年黑暗陰翳的房子總算透了光。

看到這裡,你是不是一面感嘆:「天啊!這種邪惡且醜陋的罪行竟可以一再上演,持續了20年之久才被揭發!」一面鬆了口氣,以為故事至此告一段落了?很抱歉,故事沒有結束,真正的邪惡才剛開始要浮出水面……

 

消失的女兒去了哪裡?

警方介入調查後,認定弗雷德與蘿絲存在著家暴、性侵等罪嫌,從女孩們身上驗出的傷證明了這點。然而當案件送上法院時,關鍵的證人露易絲,卻不願對父親做出不利的證詞,甚至主動表達自己想回到父母身邊的意願。

在她心中糾纏的是來自父親的恐嚇:「別說出任何事,妳要知道,要是我去坐牢,我們都會被分開,妳的人生還是需要爸爸跟媽媽的。」就連此時已另組家庭的安妮,也因害怕繼母的報復,不願作證。

此時打破案情膠著的,是被分送到寄養家庭的女兒們無意吐露的一句話:「爸爸總是對我們說,要是你們誰敢洩露這屋子裡的事給任何人知道,小心被埋進庭院裡,跟你們姊姊一樣!

「姊姊」是誰?警方開始翻查紀錄,終於發現韋斯特家其實有一個消失的女兒,那就是蘿絲的長女,希瑟(Heather West)。希瑟早在1987年失蹤,弗雷德跟蘿絲宣稱,希瑟是跟她的女同性戀伴侶一起離家出走了。但如果希瑟已經遠走天涯,為什麼會被弗雷德當成威脅女兒的範本,突然從女孩們口中冒了出來?

難道……

偵辦此案的探員眉頭一皺,愈想愈不對勁,這恐怕不只是句玩笑話。一聲令下,直接在韋斯特家庭院開挖。一挖之下不得了,果然在庭院土壤之中發現了後來證實為希瑟的遺體。但這個還不是最不得了的。警方發現,庭院裡的白骨,竟然不只一具……

 

 

警方移出從前院裡挖出的屍骨。圖片來源:Gloucestershire Police Archives

 

愈是挖掘,韋斯特家所埋藏的黑暗,愈顯得深不見底。除了韋斯特一家當前的住所外,警方也挖掘了他們的舊宅,一共竟挖出了12具之多的遺體!韋斯特家自然不會那麼剛好蓋在亂葬崗上,那麼除了希瑟以外,其他人究竟是誰?弗雷德跟蘿絲,到底都做了些什麼?

本來就已經不單純的家暴性侵亂交案,竟演變成20年未被發現的超大規模連續殺人案……完全超出了警方、媒體,及所有任何人的想像。

 

恐怖屋恐怖的連環命案

在警方追查及弗雷德的自白下,12具白骨的身分逐一辨明,竟全都是年輕女性。但警方同時也認為,受到韋斯特夫婦所殺害的人數,極有可能不只這12人。如果採信弗雷德自己的說法,受害人數或許高達20人之多。

1987年「失蹤」的希瑟,得年僅16歲。她因為向同學吐露了自己的處境,因此遭到父母的毒手。為了維持這個「家」,弗雷德跟蘿絲可謂無所不用其極,連親生女兒也不放過。那麼,其他人呢?殺害其他人的動機是什麼?

又或許,根本不存在著「動機」?只是她們不夠「幸運」罷了。

1972年,韋斯特家雇用了17歲的卡洛琳(Caroline Owens)當孩子們的保姆。韋斯特夫妻在夜晚的公路上讓卡洛琳搭了便車,知道她不喜歡繼父,正在尋覓工作機會,便雇用了她。上工後卡洛琳搬來與之同住,但她很快就發現這對夫妻顯然怪怪的。弗雷德說話總是帶著性挑逗,就連蘿絲也會向她調情。她因此感到不舒服而請辭。

 

卡洛琳(Caroline Owens),她於2016年因癌症過世。Nanny raped and tortured by serial killers Fred and Rose West dies of cancer

 

韋斯特夫婦讓卡洛琳回家了,但卻沒打算放過她。他們知道卡洛琳搭便車的習慣,知道在哪裡容易遇到她,便在某次的「巧遇」之下,佯裝自己要表達對她的歉意,試圖化解彼此之間的誤會,誘騙她上車。待她受騙後,才露出獠牙,直接將卡洛琳揍暈,用膠帶貼住她的嘴巴、侵犯她、並威脅要殺了她,問她願不願意回來當保姆。

在那個當下,卡洛琳只能假裝同意,藉此找到機會逃脫回家。返家後,卡洛琳的異狀馬上被母親發現,立刻就幫她報警。韋斯特夫婦被控以傷害、強暴等罪嫌。然而卡洛琳不願受二次傷害,不肯出庭作證,導致最後只判了輕罪,罰款了事。

雖然卡洛琳得以倖存,但其他有著類似遭遇的女孩,可就沒這麼「幸運」了。韋斯特夫婦犯案自有一套模式,他們專挑像卡洛琳這種離家的年輕女孩下手,這樣的女孩,就算失蹤,也很難循線追查到他們身上。每當弗雷德出擊,蘿絲必然同行,女孩看到蘿絲便很容易放鬆警惕,受騙上車。無論是保姆、房客,還是路上撿回來的,都逃不了監禁、暴力、性侵、殺害、肢解、埋屍的「韋斯特流水線」。就這樣,克倫街25號庭院裡的白骨愈埋愈多,許多年後才得見天日。

事情爆發後,聽到消息的卡洛琳非常懊悔,整個人受倖存者罪惡感所侵蝕。「我每天都想著那些沒能撐過來的女孩們,我逃跑後才不過三個月,那對夫婦就開始殺人了。如果我那時出面打官司,後來那些女孩是不是就不會死了?每當新聞報導說,又挖出一具白骨時,我的心就會愈沉愈深,忍不住想,當時我怎麼不出面作證呢?」

或許是出於彌補,卡洛琳在20多年後的審判中作為證人出席了。韋斯特夫婦也不再能付錢了事,兩人的謀殺罪名均宣告成立。

 

邪惡並非憑空降生,它其來有自

在媒體的挖掘下,韋斯特夫婦的過去也浮上檯面。弗雷德跟蘿絲的共通點是,兩人都有著不正常的家庭,他們小時候都曾遭到父母的性虐待,弗雷德的父親甚至會強暴自己的女兒,還教導他:亂倫在韋斯特家是件很正常的事。或許正是因為這樣,1968年,弗雷德碰上那時還只有15歲的蘿絲時,便情不自禁地愛上了她。

弗雷德與第一任妻子蕾娜離婚後,便帶著兩個女兒與蘿絲交往。然而年輕的蘿絲顯然不曉得怎麼養小孩,她對待小孩,就像是對待娃娃或玩具一樣。後來她的律師曾問過她,是否曾經替小孩哺乳過蘿絲卻回答:「奶子是用來幹炮的。」

這樣的她,怎麼能忍受瞬間多了兩名繼女的生活?長女莎梅那時已經有了反抗意識。總是對她吼:「你不是我媽!別告訴我怎麼做!」不過奇妙的是,這討人厭的小孩某天起就失蹤了;不僅如此,她的親生母親,也在不久後永遠失蹤了。

巧合嗎?看到這邊的你,當然不會這麼認為。

沒錯,在20年後挖出的12具白骨中,就有蕾娜與莎梅的份。現在安妮該知道,自己有多「幸運」了吧。生母從來沒有接走姐姐,卻不帶走她,而是被認為她們是阻礙的人給「帶走」了。化為白骨,回歸土壤。

 

活下來的幸運女孩?或者永遠無法逃脫的夢魘?

在審判中,弗雷德宣稱一切都是他一人所為,而蘿絲也順著他的話,說自己都不知情,只是個受到丈夫操控的天真弱女子。這話當然沒被採信,畢竟當莎梅被殺害的時候,弗雷德可是因竊盜罪而入獄中呢。由於當時英國已無死刑,他們皆被判處無期徒刑。弗雷德後來於獄中上吊自殺,而蘿絲則始終聲稱自己無罪,至今仍關押在獄中。

 

「恐怖屋」克倫威爾街25號之後遭到剷平,並蓋了步道。圖片來源:Gloucestershire Police Archives

 

他們的子女分別被送往不同的寄養家庭,改了名字,試圖不讓過去的陰影延展到新的人生裡來。克倫威街25號被世人稱為「恐懼之屋」,安妮則出了本自傳,描述她是如何在「恐懼之屋」中長大、生活,並幸運地逃離。是的,如果「活著」就算是種幸運的話,那安妮,便可以說是幸運的了吧……

1999年,安妮從橋上跳進河裡,企圖自殺,卻沒能死成。「人們都說我很幸運,活了下來,但我多麼希望自己可以死。直到現在,我還是能感覺到恐懼、感覺到疼痛。就像再次回到孩童時期的過去一樣。」那些白骨,始終埋在她的心裡,就算再過20年,也未必能夠全數挖出。

 

參考資料

  1. The Barefoot Child – The Life of Heather West
  2. Wiki_FredWest
  3. Wiki_RosemaryWest
  4. ‘I can still taste the f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