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怪談】鬼仔埔的夜半怪聲

戴維森/調查員 檔案調閱77次

前陣子調查員家裡有老鼠入侵,不僅偷吃東西,還把環境搞得很髒亂,一時間還趕不走,這些惱人的事蹟,而且想到老鼠超級會繁殖:「殺了一個我還有千千萬萬個我」,氣得調查員忍不住罵句失傳已久的「姦爾開基祖!!!」(你有經過老鼠開基祖的同意嗎?)

片岡巖,《台灣風俗誌》。圖片來源:國史館台灣文獻館

話說片岡巖的《臺灣風俗誌》除了記錄了多采多姿的髒話世界,讓我學到「姦爾開基祖」之外,那厚厚的一本當中,紀錄了19世紀末20世紀臺灣社會中的各種風俗、文化,可說是上天下地,無所不包。但,因為我們是疑案辦,當然會挑其中比較…….那個的怪談奇話來談談啦!

 

以下,就來聽聽兩則片岡巖紀錄下來的台灣怪談吧!

怪談一:「夜半怪聲」

從前從前在斗六牛桃彎(今斗六市鎮北里)有一個老婆婆,老婆婆家裡每到半夜,都會有一個人聲不斷叨唸著:「好鹹啊!好鹹啊!」但無論老婆婆怎麼找,都找不到說話的人。

久了這件事情也引起好事者的注目,甚至跑到老婆婆家體驗體驗,但一聽到那個「好鹹啊~~~」,就又嚇得逃之夭夭--這樣看起來,不畏怪聲,堅持住在屋子裡老婆婆好像比這些好事者還有膽量啊!(老婆婆表示:就只說好鹹而已是怕什麼啦。)

一直聽到「好鹹啊~好鹹啊~」怪聲的婆婆,真的在很鹹的地方找到了奇怪的東西。

一直住在裡面的老婆婆,有一天在家中角落找到一個很大的鹽罐。有多大呢?大到可以裝進人的骨骸。沒錯,老婆婆終於在家中角落找到一個裝有骨骸的鹽罐。處變不驚(?)的老婆婆,把裡面裝的骨骸取出收埋。之後,屋子裡半夜就不再有「好鹹啊~~~」的怪聲。

……調查員覺得整個故事裡最謎的就是這個老太太了。居然不知道家裡有死人骨頭。不知道就算了,竟然還放在鹽罐裡。是說那個鹽罐是有多大啊?以及這屋子是有多亂呢……。

 

怪談二:「鬼仔埔」

所謂的「鬼仔埔」是早期臺灣話的「鬼屋」或者鬧鬼的地方。既然以「鬼仔埔」為名,可見現在要講的這則故事,與上則相比,可說是更加威猛啦!

事情發生在高雄大竹里前金庄,也就是今天的高雄市前金區一帶。前金區一帶除了漁業外,農業也相當發達。然而有一塊田地,卻長期閒置,沒有佃農願意承租。這是為什麼呢?

佃農說,每到黃昏,他們就會在田裡看著披著亂髮的枯瘦人影四處出沒。我們不清楚這些人影有沒有造成更實際的傷害,然而在陰陽交替的逢魔時刻,看到滿頭亂髮、漫無目的在田間亂走的身影,無論是誰都會起一身雞皮疙瘩吧?更何況這些佃農對這些鬼影的來歷,並非一無所悉。

鳥山石燕,〈逢魔時〉,出自《今昔画図続百鬼》。所謂的逢魔時刻,指的正是由白天轉換為夜晚的黃昏時刻。

那是地主一家的鬼魂啊!佃農們這樣流傳著。為什麼地主的鬼魂會在田地間遊蕩呢?

佃農們說,因為他們一家死的心有不甘。

原來,這塊地的地主叫王拱。生活小康和樂的一家人,引來了親戚王盤的覬覦。王盤或許揍了王拱好幾頓,最終成功地以暴力奪取了王拱的土地。而失去財產的王拱一家,因為生活無以為繼,不久就家破人亡。

這件事眾所皆知,然而卻無人敢替王拱出頭。於是,在王拱一家死後,每當黃昏的時候,向王盤承租土地的佃農都會在田裡看到披著亂髮的枯瘦人影,嚇得這些佃農紛紛求去,不願再耕作這塊土地。

 

片岡巖紀錄的這兩則怪談,都讓人心頭一涼。但調查員始終覺得,不管是亂到找不到骨骸的房子,或是傍晚時有鬼魂巡水田的身影,都比不上自私貪婪的人心可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