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店六分子分屍案】看醫生看到變屍塊?密醫點秋香一路錯到掛!

檔案調閱1632次

 

照理來說,有土地公廟守護之地,人們的生活應該都會平平安安的吧。不過,土地公也是會累的,偶而亦有漏網之魚。像是以下一連串的衰事,就全都發生在土地公廟的管轄範圍內……。

「唰──」一聲尖銳的剎車聲,劃破了寧靜的午夜。「碰!碰!碰──」隨後傳來的是一連串更駭人的金屬碰撞聲。

1983年5月14日凌晨時分,台北縣新店市(今新北市新店區)北宜路三段發生了一起車禍,苦主陳國然開車閃避對向來車不及,車子翻滾到山坡底下,位置距離土地公廟約莫100公尺遠。隔天下午,苦主請人來將車子吊回路上,附近來了不少居民圍觀。

「甚麼東西啊?」一位圍觀者周添登在車禍現場附近,看到一個被丟棄的塑膠袋包裹,發出陣陣怪味。好奇心引領他打開了那個塑膠袋,露出裡面的內容物……。

一個年長男性的頭顱,正直直盯著他看。

《中央日報》1983年5月16日報導

 

土地公廟旁的驚人分屍案

山坡路小車禍,竟然演變成分屍案?嚇壞了的周添登,連忙向警方報案。台北地檢署首席檢察官陳涵率領檢察官官有明、法醫伊家祥與警方來到現場搜查,在其他證人的指引之下,在車禍現場旁羊腸小徑的下方草叢處,找到了其他屍塊包裹。

手掌、手腕、手臂;腳掌、小腿、大腿……無名死者的身體部位,整整齊齊地切割成14塊,分別放置在幾個紅色塑膠袋跟寫著「雲林產濁水米」的尼龍米袋當中,等著與周添登發現的老人頭顱破鏡重圓。經過法醫初步檢驗,屍塊有冰凍過的痕跡,出血很少,而且切口刀法俐落,一刀就斷,警方認為兇手可能出身屠宰專業,非常習於用刀。

如此恐怖的命案,警方當然不敢等閒視之,趕忙傳喚發生車禍的陳國然、來吊車的工人、以及眾多住在新店北宜路三段附近的圍觀群眾,前來訊問。不過經過一番調查,警方發現這些人都不認識死者,也沒有證據或跡象顯示他們與死者有任何關係,很可能早在陳國然發生車禍意外之前,屍塊就已經被棄置在該地了。這個地點屬於偏僻山區,距離新店市區有10公里遠,道路連通新店與宜蘭縣境,棄屍位置距離道路大約3、4公尺,顯然棄屍過程有些倉促,沒有辦法藏得更隱密。警方因此研判,命案現場並不在此地,是兇手殺人之後,以熟練手法分屍,又在倉皇之中開車至此隨意棄屍。

兇手是誰?為何犯下此等暴行?檢警推想著各種理論,判定此案很可能出自「專業人士」之手,動機則是為錢財糾紛或有深仇大恨。然而,在追蹤疑犯之前,他們要先解開最重要的謎團──死者是誰。否則再像樣的推論,也不過是枉然。

《中國時報》5月17日報導

 

無冤無仇無欠錢,不菸不賭不打架,何故死於非命?

另外一邊,一群憂心忡忡的人們,正在尋找他們失蹤的親戚與下屬。沒想到,不幸的消息就此傳來。

5月13日晚間,負責管理新大樓建築工地的郭金初,將一筆10,000多元的半個月菜錢交給廚師顧通常,顧通常與他合作多年,一向不出甚麼亂子,值得信任。但郭金初沒有想到,就在這天之後,顧通常就消失了。

5月14日上午,郭金初得知顧通常沒有到家,便通知顧的姪女婿周然清,讓周然清前往警局報案。過了兩天,他們就接到認屍的通知,並確定那不幸被剁成14塊的死者,就是他們熟知的顧通常。

顧通常年約69歲,是籍貫浙江的外省人。他平時擔任建築工地的廚師,個性省吃儉用,不喝酒不賭博,跟週遭同事不起衝突,頂多偶爾抽根菸、到風月場所玩一玩。簡而言之,他是個蠻普通的人,從他的個性、經歷跟人際關係之中,難以想像他竟會死於此等暴力事件。一個年邁、沒甚麼金錢或情感糾葛的老廚師,怎麼會被人殺害分屍,棄於新店荒郊野外?是因為他身上攜帶的鉅款?還是在顧通常的日常生活中,藏有甚麼不通常的祕密?

據周然清所說,顧通常患有胃病,兩年前曾在長庚醫院開刀,然而手術之後不見好轉。顧通常在院期間,認識了一位護士,這位護士有個風塵味十足的藝名,叫做「秋香」。很快地,警方便發現,一切的謎團都指向這位神秘的「秋香」身上……。

《中國時報》5月17日報導

 

顧通常點秋香,卻中了含笑半步顛?

「秋香」是誰?她跟顧通常是甚麼關係?她是否該為顧通常之死負責呢?

在這些謎團之中,就藏著這起駭人分屍案的解答。

警方很快就找到了「秋香」,把她帶回新店分局漏夜偵訊。秋香對本案的供詞反覆,不願配合警方,但這並不妨礙警方一步一步查出她的真實身分,以及她與顧通常死亡的關聯。他們發現,秋香的本名是游鈴芳,49歲,在西昌街跟康定路都有住處。她不是甚麼單純的護士,而是擁有七、八個假名,在萬華區的西昌街、廣州街、康定路一帶活動的風塵女子。

顧通常可能並非在長庚醫院與之結識,而是在風月場所遇見游鈴芳,兩人還交往了兩年多,關係匪淺。然而在警方找到游鈴芳的時候,他們也同時發現,游鈴芳並不只一個交往對象,她在西昌街住處與一位自稱醫生的男子同居了三年多。警方持續深入調查,他們在游鈴芳的西昌街住宅找到大量可疑物證,包括衣物、塑膠袋跟血跡,並認定這就是命案第一現場。顧通常就是在這裡遇害、遭到分屍、被打包棄屍的。

看來,游鈴芳即使並非主嫌,也肯定跟命案有關。那麼,顧通常是因為捲入三角關係而被殺害嗎?抑或是遭到騙財騙色仙人跳而慘死呢?

《中國時報》1983年5月19日報導

 

原來一切都是一個意外

在法醫楊日松的精密驗屍之後,本案竟有了一個意想不到的結果。顧通常確實死於非命,游鈴芳西昌街住宅就是他的喪命之地──不過,他不是被謀殺的,而是盤尼西林過敏休克而死的!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

警方重新將複雜的案情理出一條脈絡。原來,游鈴芳不只是冒稱護士,她的西昌街住宅,正是她的密醫診所執業之地,同居人聶松繁則是診所裡的密醫。兩人替來往萬華風塵世界的男女們,提供了一條不用到正式診所就醫的隱密管道。不過,雖然游鈴芳與聶松繁的密醫服務很「方便」,卻也充滿風險。畢竟再怎麼說,這兩人可不是正式醫師或護理師,打錯針、吃錯藥,找誰負責呢?

《中國時報》1983年5月19日報導

受胃病所苦的顧通常,或許是出於方便,或許是出於與游鈴芳的親密關係,不太在乎上述的風險,反而還認為游鈴芳的診所比長庚醫院更有效。

5月13日晚間,他告別了老闆郭金初,來到西昌街的游鈴芳住處,準備打個一針,治治他的胃病。想不到,這一針插進血管後,顧通常的胃病沒有好,反倒臉色發黑腫脹,呼吸困難,就此休克。原來顧通常對盤尼西林過敏,在一旁的烏龍密醫們不知如何是好,想盡辦法急救,卻只能看著病患在過敏折磨下,悲慘地斷了氣。

怎麼辦呢?怎麼辦呢?游鈴芳跟聶松繁十分慌張,他們不敢報案,也不願將顧通常送往正式醫院,一心只想著要怎麼處理掉這具屍體。就在深怕被命案牽連、密醫行徑曝光的慌亂心理中,他們做了最壞的決定。

兩人拿起大砍刀,一刀就把顧通常斷頭,再一刀一刀把剩下的身體分屍。他們把屍塊分裝成袋,然後搭計程車載到新店山區,草率地在六分子的土地公廟附近棄屍,倉皇落跑。至於顧通常身上的10,000多元菜錢,可能被游鈴芳兩人拿來當作給計程車司機的封口費,由於這位司機從未出面,菜錢也因此下落不明。

他們處理得過於輕率,沒有想到這樣做,讓自己的烏龍罪行瞬間升級成了驚駭社會的重大刑案。游鈴芳與聶松繁在警方面前相互指責,時而翻供,聲稱對方才是替顧通常打針的那個蒙古大夫,自己只是事後才被叫到現場的倒楣共犯。不過無論真相為何,兩人違反醫師法與共同支解屍體的罪嫌,都是推不掉的重罪。游鈴芳最後被判處9年6個月的有期徒刑,聶松繁則被送軍法機關審理。

 

密醫害人不淺

1983年,「民風純樸」的戒嚴時期社會,先是被徐東志連續殺人案給嚇得不輕,再來又見證了這起恐怖的六分子分屍案,外加當時還有三起搶案連環發生,成了新的「五大刑案」。不過,六分子分屍案的真相翻開來,竟然是一樁密醫大烏龍;跟精彩刺激的搶匪追逐戰,與驚悚駭人的連續殺人事件相比,簡直是巨大的反高潮。

但這不代表六分子分屍案就不值得關注,在烏龍的案情背後,揭露的是台灣社會嚴重的密醫問題。死者輕信熟人無照行醫的醫術,結果不幸慘死,還遭棄屍荒野。這樣的事情聽起來荒唐,卻不斷在你我身邊上演。即使是在有了全民健保制度的今天,還是經常可以聽到有病患不信有照醫生診斷,求助無照密醫跟民間偏方,結果病情加重,甚至搞到藥石罔效而死的故事。

密醫騙人、害人固然可惡,不過病患或家屬不顧勸告,一廂情願地相信偏方跟蒙古大夫,最後害慘自己跟家人的身體,又該要誰來負責呢?

 

來看更多戒嚴刑案:

【1972年五大刑案】集滿五大刑案,召喚黨國時代的真實記憶

【景美翁媳命案】兩屍三命疑雲,家庭醫生的19個死刑

 

參考資料:

《中央日報》

《中國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