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護者謀殺案】在她的創傷回憶中,隱藏著修女死亡的真相(上)

四十加/調查員 檔案調閱115次

 

美國第一座天主教教堂Baltimore Basilica 位於巴爾的摩 (Baltimore) ,這個美國第一個成為主教轄區的城市,是一個典型的天主教城市,街坊鄰里都有專屬的教區、人人都上教堂,一年四季都有聖事的節慶,市民的生活跟宗教密不可分。

1967年,巴爾的摩新成立了一所天主教女校— 吉奧主教高中 (Archbishop Keough High School) (註一)。在虔敬的神職人員引領之下,這所高中是名校中的名校,校譽優良,入學門檻非常高,能進入此校就學的學生都是萬中選一。而學校也不負眾望,提供畢業的學生美好的未來…… 至少在2013年之前,社會這麼以為。

當時吉奧高中由修女及駐校神父主管,校風嚴謹壓抑,剛進學校的新生都要花一段時間適應這種保守的氣氛。其中,為古板校風帶來一股清流的,是負責教導英文的凱西·切斯尼克(Catherine Anne “Cathy” Cesnik)修女,她年輕、活潑,像大家的大姐姐一樣處處為學生著想,也特別受到愛戴。但好景不常,1969年暑假前,正當大家開心地祝福彼此有一個美好的夏天時,一向開朗的凱西修女心中卻盤算著一項沈重的計畫。

幾個月過後,秋季新學年開始,但凱西卻不在吉奧高中了,沒有人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1969年11月初,報上登出凱西失蹤的消息。隔年1月,一對父子在垃圾場裡發現凱西的屍體,她的頭骨被重物擊出一個大洞,死因為腦出血。

凱西·切斯尼克(Catherine Anne “Cathy” Cesnik)修女

 

誰殺了凱西?

時間回溯到1969年的11月7日,凱西告訴室友羅素修女 (Helen Russell Phillips),她要到附近的購物中心買禮物送給新訂婚的妹妹。當天夜晚,凱西卻沒有回家,羅素修女擔心地打電話給凱西的朋友—— 也在吉奧高中任職的庫布(Gerard J. Koob)神父。接到電話後,庫布神父與麥金恩 (Peter McKeon) 神父立刻趕到她們的公寓為凱西祈禱。他們的祝願並沒被應許,隔天凌晨4點40分,神父們發現凱西的車歪歪扭扭地停放在她的公寓對面,車內空無一人。警方在車內找到一盒圓麵包、一根小樹枝,還有一些指紋。調查顯示,當晚凱西先到銀行兌現薪水支票,之後發生了什麼事,則是一團疑霧,眾說紛紜。

屍體在隔年1月被發現之後,警方仍找不出任何兇手。由於本案行兇動機不明、作案方式不明、也缺乏嫌疑犯,許多人──包含凱西的妹妹──都認為凱西是隨機殺人犯的受害者,畢竟沒有跡象顯示這位備受敬愛的修女有任何仇敵。

然而多年後的某一天,一位無名氏挺身而出,宣稱在1969年,眾人還在尋找凱西下落時,自己就曾目擊凱西的屍體……。

年輕時期的珍·威納 (Jean Wehner)

吉奧高中的惡魔

這位無名氏是吉奧高中的校友珍·威納 (Jean Wehner) 。一直都不知道為什麼,只要想到高中時期,她總是會湧出一股莫名的厭惡情緒。畢業20年後的1992年,珍無意間看到畢業紀念冊中教職員瑪斯凱爾(A. Joseph Maskell)神父的照片…… 「轟!」好像潘朵拉的盒子被開啟般,珍記起了本來被遺忘的可怕時光,也揭露了一段血淋淋的黑歷史。

時間回到1967年,剛升上高一的珍因為童年被叔叔及其友人性侵而總是心神不寧,她去找了駐校神父,麥葛努斯 (E. Neil Magnus) ,告解。幾個禮拜後,麥葛努斯要珍到他的辦公室,從他的陰莖中領取聖靈,用精液來「潔淨」靈魂。幾次性侵之後,學校的另一位駐校神父瑪斯凱爾竟然也加入所謂的「治療課程」。

性侵犯珍‧威納與多名女學生的神父麥葛努斯與瑪斯凱爾

令人髮指的是,珍不是學校唯一的受害者,這兩個神父也不是唯二的加害者。神父們食髓知味,所作所為越發大膽,後來還邀請包括政界、警界等越來越多人來輪姦這些女孩,學校頓時成了政客、警察等人的妓院。年幼懵懂的珍不了解瑪斯凱爾和其他人對自己做了什麼,還天真地以為「神父站在門外看是為了保護我」。

在吉奧高中任職的那段時間,瑪斯凱爾利用自己心理學專業的優勢及家長對自己的信任,特別找上心靈比較脆弱、家庭生活有問題的女孩來進行「心靈輔導」。他與校外的婦科醫生合作,找藉口帶女孩到診所要醫生開下處方,自己再以「治療」之名,行性侵之實。

這些邪惡的行為及許多女學生絕望的眼神,都被凱西修女察覺到了。慢慢重拾回憶的珍告訴警方,唯一注意到異狀的的凱西告訴她:「不要擔心,我會處理這件事。」但不久之後,凱西卻被調離吉奧高中並慘遭謀殺,女孩們唯一的希望就此破滅。神父們更加無法無天,無處可逃的學生們任人蹂躪,度過了悲慘的高中生活。

這些受害者之後怎麼了?拿珍來說,這些創傷大過於她的心理能負擔的強度,於是她得到了階段性失憶症,把這段時期極傷心的事忘得一乾二淨,避免了創傷的嚴重打擊。直到20多年後,她才意外回想起這段黑暗回憶,以及凱西修女之死。那麼,珍究竟還想起了哪些事?凱西的死跟學校發生的這些事又有什麼關係呢?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