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護者謀殺案】在她的創傷記憶中,隱藏著修女死亡的真相(下)

四十加/調查員 檔案調閱126次

 

政治及宗教的官官相護與包庇

重拾回憶的珍得到家人的支持與協助,聯繫到許多當時就讀吉奧高中的學生。如同連鎖效應一般,越來越多受害者不再噤言,光是到巴爾的摩警方做筆錄的就至少有30多人。珍·威納及另一名校友,泰瑞莎·蘭開斯特 (Teresa Lancaster) 也對瑪斯凱爾神父等人提出控告。然而,瑪斯凱爾在否認之後便神隱了。女孩們也驚覺到巴爾的摩大主教管區正極力掩蓋教會醜聞; 他們一邊承諾會全力配合調查,一邊卻指示瑪斯凱爾到精神病院避開風頭。另一方面,州檢察院也聲稱此案年代久遠、證據不足,無法對瑪斯凱爾提出任何刑事訴訟,性犯罪部門的主管莎倫·梅 (Sharon May) 更聲稱此案的證物都在一場暴雨後被水淹壞了。事實上,瑪斯凱爾與警方的關係十分密切。他曾擔任巴爾的摩郡警察局、州警察局及國民警衛隊的牧師,他的兄弟及他的密友也都是警察。泰瑞莎在訪問中回憶道:「瑪斯凱爾是一名警察御用的神父,他認識高層人士 —— 這就是他避罪的辦法。」

瑪斯凱爾1994從精神病院出院,秘密地到愛爾蘭繼續擔任神職,1998年返回美國,於2001年中風死亡。瑪斯凱爾一生中從未因性侵而被定罪。

在性侵指控公布後,許多焦點轉向包庇神父的天主教會。不過,就像小蝦米對抗大鯨魚,這些受害者要對付的不只是像瑪斯凱爾這種性侵者,而是犯罪者背後由政治、司法、宗教體系緊密組成的黑暗帝國。區區小民要在重重的黑網中討回公道,何其困難?

老年的珍‧威納出面指證當年的性侵案與凱西修女之死

 

民間偵探二人組及多位嫌疑犯

一眨眼二十年過去了,對學校的黑歷史一無所知,只是深深敬愛凱西老師的兩位校友艾比·肖布 (Abbie Schaub) 與潔瑪·霍普金斯 (Gemma Hoskins),在因緣際會下發起了自主調查。她們原本只是想知道更多關於凱西事件的細節,而成立了「誰殺了凱西修女」的網站,想不到,艾比與潔瑪竟得到許多重要的線索。其中包含了珍回憶起來卻不被檢警所相信的細節:就在凱西失蹤的隔幾天,瑪斯凱爾帶著珍到樹林裡,給她看躺在地上凱西修女的屍體,還威脅她:「這就是說人壞話的下場,你看到了嗎?」珍的證詞可信度極高,她知道許多警方從沒對外界透露過的資訊,比如她描述凱西的屍體是半裸著的,也說出了雖然當時是寒冬,但屍體臉上卻爬滿了溫暖氣候才會長出的蛆蟲,這條違反常理卻真有其事的線索(註二)。

珍進一步透露,一名綽號巴伯 (Bob) 的男子曾在她面前吹噓自己就是兇手,但她沒辦法確定巴伯的真實身份。他告訴凱西是被毆打致死的,因為她發現了學校正在發生的騷擾事件。她的證詞也與挺身指控瑪斯凱爾的泰瑞莎不謀而合。根據泰瑞莎的說法,凱西去世前曾與瑪斯凱爾對質,並因此而失去了性命。代表許多吉奧高中性侵受害者的律師喬安娜·蘇德爾 (Joanna Suder) 也表示:「毫無疑問,凱西知道發生了什麼,她告訴學生們她會對此採取行動。」

隨著艾比與潔瑪不屈不撓的調查,巴爾的摩大主教管區細心編織的謊言也一一被戳破,教會不得不面對輿論的壓力,公佈了一份曾涉及性犯罪的(包括瑪斯凱爾在內)71名神職人員的名單。然而,這71名人員都未受法律制裁。拿吉奧高中的案件來說,因為案件追訴時效的問題,法院駁回了珍是最近才恢復記憶的的論點,認為時效已過,訴訟無法繼續進行,無人需要負責、也無人被判有罪。

艾比·肖布 (Abbie Schaub) 與潔瑪·霍普金斯 (Gemma Hoskins)

因為當時受害者眾多,證據確鑿,檢警卻消極地不採取行動; 加上有許多議員提議延長兒童性侵案件追訴時效,但議會卻主張「延長時效是對兒童的迫害,時效越短,受害者才會儘早站出來控訴。」的荒謬理由,在在都讓人認為議會是受到來自教會的壓力而不願處理。

雖然法院沒有持續調查,但紙是包不住火的,隨著四起的民怨,巴爾的摩教會難得地低頭了,他們於2011起,私下向瑪斯凱爾的受害者支付了47萬兩千元的和解金,並提供受害者心理諮商的費用。

至於是誰殺了凱西?許多線索漸漸浮出水面…… 一位婦女作證自己的親戚比利·施密特 (Billy Schmidt) 當時就住在凱西的對門公寓,案發當天她見到比利進了凱西的公寓。根據她的證詞,凱西屍體旁的菸蒂,也極有可能是這位老菸槍比利所留下的。婦女確信比利和他的兄弟羅尼(Ronnie)在1969年11月之後性情的劇變與此起謀殺有關。羅尼開始吸毒品及酗酒,而比利把自己封閉起來,最後自殺了。比利的母親甚至在他死後,在閣樓發現了一個掛在樑上的穿修女服的假人。

另一位現身說法的婦人是艾德·大衛森 (Edgar Davidson) 的第一任妻子,她認為前夫艾德也參與了謀殺,根據她的線索,在凱西失踪的那天晚上,艾德流著血回到家,他的說詞是自己和老闆打架,但她從不相信這個故事。當新聞播放著凱西失蹤的事件時,艾德也告訴妻子:「當警方找到她的屍體應該就是冬天了。」艾德還送給妻子一條項鍊,這條項鍊極有可能是凱西當時購買給妹妹的訂婚禮物,除了形狀是象徵新婚的婚禮響鐘以外,裏頭鑲嵌的寶石也是凱西妹妹的誕生石。案件發生幾十年後,艾德還打電話到一個現場廣播節目,說他知道這起案件的一些線索。由於這些嫌疑犯的動機不明,故也不排除有人買兇的可能性。但是這幾位嫌疑犯不是去世了就是病了說不出話,線索至此又斷了。

另外,凱西身旁的幾個朋友也存在著許多弔詭之處。例如凱西失蹤當天,室友羅素修女第一時間沒有報警,反而是打電話給庫布神父。原來,庫布和凱西是一對戀人,但他被偵訊時卻隱瞞了這件事。傳言是凱西拒絕了庫布的求婚,有人說他被拒絕後感到非常憤怒,並最終報復了凱西。雖然警方認為他後來提供的不在場證明沒有什麼問題,但庫布及麥金恩神父的對自己的行蹤的說明卻是前後矛盾的。庫布一開始說自己單獨駕車,後來兩位神父卻說兩人當天一起看電影,也是同車趕往公寓的。但這些疑點,負責調查的警方都似乎視而不見,沒有做出進一步的行動。到目前為止,竟沒有人因為凱西之死而受到制裁。

年輕的凱西修女

紀錄片的推出

艾比與潔瑪的調查引起了導演萊恩·懷特 (Ryan White) 的注意。懷特導演將案件拍成了一部紀錄片——《守護者 (The Keepers) 》。2017年,此片的播出加上相關人士的努力,讓社會大眾更了解並關注這些議題。

可惜的是,謀害凱西的真凶到底是誰,至今還是一個謎。但令人振奮的是,馬里蘭州議會延長了孩童性侵案訴訟的時效,由原本的25歲延長到38歲。懷特導演也表示:「這部紀錄片帶來了一些正面的影響,不只是鼓勵,更希望讓受害者知道他們並不孤單,是有機會面對痛苦的過往並向前邁進的。…… 希望她們能藉此踏上療傷之旅。」

 

註一:後來與另一校合併為賽頓吉奧高中 (Seton Keough High School),於2017年關閉學校。

註二:當時雖然是天寒地凍的冬天,在凱西失蹤後天氣卻有一兩天異常地回暖,推測是因此,蛆才得以繁殖。

 

 

 

參考資料:

https://en.wikipedia.org/wiki/Baltimore

https://en.wikipedia.org/wiki/The_Keepers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urder_of_Catherine_Cesnik

https://www.baltimoresun.com/features/baltimore-insider-blog/bs-md-sister-cathy-cesnik-podcast-20181008-story.html

https://www.baltimoresun.com/features/retro-baltimore/catherine-cesnik/bal-timeline-the-sister-catherine-cesnik-case-20170518-story.html

https://www.thewrap.com/the-keepers-what-has-happened-since-the-netflix-series-debuted/

https://www.directexpose.com/sister-cathy-murder-mystery/

Netflix紀錄片 The Kee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