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水怪案】名偵探內田長平vs包青天,破解頭殼有洞奇案!

戴維森/調查員 檔案調閱99次

 

「開封有個包青天,鐵面無私辨忠奸~~~。」

戴維森小時候就算隔天要月考,晚上八點還是會看包青天(再度暴露年紀),看包公剷奸除惡,用智慧解決一個又一個疑案。直到現在,很多臺灣人想到辦案、公正、無私這些詞彙,還是先聯想到包公,但你知道嗎?喜歡包公的不只是臺灣人。在下面這則故事,竟然連日本時代的日本法醫,也曾借助包公斷案的故事,解開淡水的一起怪案。

 

頭殼有洞!

1934年某一天,淡水警察署來了一名盧小小的張姓男子,好說歹說,非要警察大人幫他申請火葬許可證明不可,說是他想火葬老父親的屍體。但就是這麼一盧,反而讓警察大人起了疑心:過往要你們這些本島人以火葬方式處理屍體,就彷彿要你們的命一樣。今天這位仁兄如此積極,莫非是殺了人想毀屍滅證?

為此,謹慎的警察扣留了這名張某父親的屍體,並召喚委託了當時在臺北醫學專門學校法醫學教室任職的內田長平醫師(下柯南主題曲)前來協助調查。這位內田醫師除了這起案件,還在1936年時協助偵破過新竹另一起命案日本時代詐保案,簡直就是當代的名偵探。

內田長平來到淡水,聽完警察描述案情,看了張某帶來的死亡證明,也忍不住眉頭一皺:死於寄生蟲病的80歲老翁,就臺灣人的風俗民情跟當時的規定來說,的確是沒有到非火葬不可的地步,確實可疑,總之還是先看看屍體狀況。

這名老翁體格中等、外表看來稍微衰弱,眼睛有白內障的跡象,顯然生前視力不好。值得注意的是,老翁身上在左膝關節後、右膝關節前、臉部眉毛上面,都有一些陳舊的擦傷,這到底是自己眼睛不好摔的?還是被人打的呢?然而當內田處理到屍體頭部時,一切都有了答案。

當內田揭下死者頭上一塊膏藥,赫然發現底下藏的正是張某死命申請火葬的秘密──兩個詭異的孔洞。現在大家可能常常拿「你腦子有洞喔」、「低頭撿東西的時候小心腦子的水不要流光」這種話來嘲笑彼此的愚蠢。但此時內田看著這名老翁頭部的兩個孔洞、以及牢牢插在腦內的釘子,則是感到不寒而慄。從死者的腦部結構來看,死者頭上被插入釘子之後,並沒有馬上危及生命,而是歷經了長達五天的傷口惡化後才死去,過程不知道有多麼痛苦。到底是什麼樣的深仇大恨,兇手要用這種殘忍的方式致人於死地?戴維森寫到這裡也忍不住覺得頭癢癢、心毛毛的……。

 

鐵釘殺人案

淡水警察結合內田的驗屍報告,調查張某及週邊親友後發現,原來張某是跟死者沒有血緣關係的養子,平常也與死者關係不睦,張某由於缺錢、貪圖死者的財產,因而在某日晚上用磚頭將長達兩寸的鐵釘釘入死者頭上,死者雖然沒有立即死去,但也因為腦部受到嚴重創傷,在事發五天後死亡。

內田醫師大概是被這慘絕人寰的手法嚇到出了神,決定將此案寫成論文,為臺灣的奇風異俗留下見證。內田醫師寫著寫著,就開始尋思到底兇手是如何習得這樣兇殘的手法、過往是否有類似的案例。於是他想到:

 

  1. 我們日本人是很Nice的,沒有發生過這種案件。(可是瑞凡,那時候你們日本另外有阿部定臀肉事件的那種案件)
  2. 西洋方面因為有用這種方式殺過鳥類,後來就應用來殺人……。
  3. 啊,有了,包公判案的某則鐵釘殺人故事!

 

內田提到,當時他曾在大稻埕舊書店買到一本繪本《包公奇案》,書中有則〈白塔巷〉與這起案件手法十分類似。在〈白塔巷〉的故事中,包公有日前往城隍廟上香,途中經過白塔巷,聽到一陣婦人的哭聲,哭聲「似悲似喜」,讓包公覺得事有蹊蹺。上前盤問之後,包公更發現守喪的婦人居然還臉帶脂粉,於是決定起出棺木檢驗屍體,赫然發現死者頭上插有貫穿後腦至鼻孔的鐵釘。審問後,才知道原來是婦人與他人通姦,合謀殺害丈夫。

除了《包公奇案》之外,富有偵探精神的內田還爬梳了中國古代歷來的法醫書籍,如宋代的《平冤錄》、元代的《無冤錄》,看看到底小說情節是不是的唬爛的。一看,果然中國人從宋代開始,就把檢查「體內致死異物」,如釘子、暗器、長針,當作驗屍SOP。臺灣人或許就傳承了這份「博大精深」的中華文化吧?

雖然內田一直想把這個案子的獵奇與殘酷歸結於中國文化的傳承,認為中國人都是如此,但戴維森回想起過往疑案辦揭露的諸多日本案件……咳咳,真是不好意思吐槽日本人自己的獵奇程度。總之,戴維森覺得大家還是不要在這種事情上比爛,還是繼續把心力放在破解疑案、維護社會和平上吧(推眼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