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部定事件】直至死亡將我們結合,為愛殺人的離奇命案

小力航道大/調查員 檔案調閱624次

 

大島渚名作《感官世界》,改編自真實的阿部定事件

政變後的奇情命案

東京於1936年爆發的軍方「皇道派」政變「二二六事件」,讓日本社會陷入一片苦悶與焦躁之中。

1936年2月26日,日本陸軍部分青年軍官率領士兵襲擊了許多政要的宅第,事變之後叛軍遭到鎮壓。二二六事件發生後,整個東京與日本社會瀰漫著苦悶的氣氛,至此日本逐漸走向戰爭的道路。不過在此之前,帝都東京發生一件堪比二二六事件,甚至更吸引大眾目光、令國民感到獵奇、亢奮的奇事。

二二六事件發生未滿三個月,1936年5月18日下午兩點五十五分左右,東京荒川區尾久三業地專供客人召妓娛樂的「滿佐喜」待合茶館的伊藤女中,發現二樓的寢室裡面有一具面向西邊仰臥、下腹部被利刃斬殺的男屍。蒲團上有用鮮血寫著「定吉兩人切」的楷書。男子的左大腿還寫著「定吉兩人」,左手寫一個「定」字。

針對此件離奇命案,尾久警署旋即成立調查本部,查出死者是在中野區經營料亭吉田屋的石田吉藏,當局判定犯人就是吉田屋的女中田中加代。

為何警方會知道兇手是加代呢,事實上這位女中的本名不姓田中,也不叫加代。田中加代只是她使用過眾多假名之一,女中的本名是阿部定。血字「定吉」的定,就是指阿部定,吉就不用說──來自死者石田吉藏。如果說殺人,為何要在現場留下自己的名字呢? 還有,既然都留下自己真名了,為什麼要使用假名在吉田屋服務呢?

原來阿部在來到吉田屋之前,都在日本各地的青樓酒肆走跳。許多的青樓女子背後都有故事,那麼阿部定在墮入紅塵之前,又有著甚麼樣的過去呢?

圖中左即為阿部定,中右為被害人石田吉藏

阿部定的故事

1905年5月28日,阿部定出生在東京神田區。而5月初西邊的鞠町才發生漢詩人野口寧齋遭到殺害,兇手野口男三郎在兩週後再度殺害鞠町藥房店主都築富五郎。阿部定就是在東京市民關注這兩起殺人事件之時悄然出生。有別於許多青樓女子出身貧寒的起手式,阿部家經濟富裕,父親重吉經營的榻榻米店「相模屋」是從江戶時期經營至今的老店。

阿部定是阿部夫妻最小的女兒,面貌姣好的她在進入神田小學校之前就學習三味線,附近的人稱他作「相模屋的阿定」。每當相模屋的阿定要表演時總是穿著新的和服,紮起有如大人般的髮型。阿部夫妻以女兒的表現而得意,對歌舞的養成優先於學校課業,這樣的環境逐漸養成阿部定孤高的性格。

阿部定十五歲時從高等小學校退學,此時的阿部擁有值得信賴、可靠的人格特質。不久,阿部在和某位認識大學生在打鬧之間,不幸受到性侵犯。阿部的私處連兩日出血不止,阿部的母親想要找對方問話,卻不得其門而入。阿部初經不久之後來潮,而早在初經之前就失身的阿部定放棄了走入家庭的打算,即使母親透過言語、物質上的安慰,並沒有讓她就此釋懷。

阿部定失去童貞,阿部家則是是慢慢中落,先是因為家業繼承的問題引起糾紛。此時阿部定的母親,以不想要讓妙齡的定見到家裡的紛爭為由給了她一筆不小的錢要她離家。阿部定在十六歲時,因為偷了戒指而遭到警方拘禁一個月,父親對此非常生氣,讓定在家中過著有如監禁般的生活。此時阿部家的長男新太郎拿著父母親的錢人間蒸發,店面也面臨倒閉。家裡發生的狀況,多少也對阿部的精神產生影響。

此時阿部與男人之間的交往越來越頻繁,甚至被父親與哥哥說「你那麼喜歡男人的話那就去當藝妓吧」將阿部定賣給秋葉正義,秋葉平常從事將年輕女性強制賣到性風俗關係行業的人身買賣。秋葉收取阿部賺的皮肉錢,阿部則以性交為目的在夜間多次與秋葉同寢,這樣關係維持了四年。

這段期間,阿部定靠著自己賺的皮肉錢生活,她的精神狀態更是沉迷於性愛,若不與男性發生關係的話,就覺得渾身不對勁。阿部困擾而求醫,卻只得到醫生對她說:「去看一些抽象精神訓練與思想的書、結婚就好了吧」的答覆。

 

死亡.作為愛的終點

阿部定輾轉到名古屋料亭時,與名古屋市議會議員大宮五郎有所往來,大宮風度翩翩,是阿部定所沒有遇過的男士。大宮告訴定,希望他可以重新做人,阿部經過他的介紹下來到東京中野的吉田屋擔任女侍。不過阿部並沒有符合大宮的期望,很快地就與有婦之夫石田有了不倫關係,兩人從中野區私奔來到荒川區的待合茶館。

阿部定希望石田能夠拋棄妻子與她同居,但是在得知石田沒有這個意思之後,為了可以永久獨佔石田,於是就興起了殺害他的念頭。5月18日凌晨兩點,阿部趁著石田熟睡之時,先是用自己的腰帶在石田的脖子上綁了兩圈,再用雙手大力的拉腰帶的兩端,石田因此窒息而死。石田斷氣後,阿部拿著預先準備的牛刀將石田的生殖器切下放入懷中,阿部還將石田沾有血的兜擋布當作腰帶,並且披著沾有石田的衣物逃亡,石田的屍體在半天之後,才被伊藤女中發現。

出庭的阿部定

數日後,阿部定在品川車站前的旅館落網。阿部數日內輾轉投訴多家旅館,他本來打算在石田吉藏頭七之時,在奈良生駒山上跳崖自殺、追隨石田而去。阿部被逮捕後,拒絕將衣物交出並嘶吼著說:「這上面沾染著我和阿吉的味道,我絕對不會交給你們!!!」精神鑑定的結果,指出阿部定患有殘忍性淫亂症、節片淫亂症。節片淫亂症的患者會透過對某種物體的崇拜,來獲得超越性交以上的滿足。最後,阿部定被以殺人、毀損屍體兩種罪名起訴。最初阿部被檢事求刑十年,但是法庭考慮到石田與阿部之間的關係並非是典型的殺人事件,再加以阿部患有特殊疾病所致,有不少民眾對她表達同情,最後法庭減其刑為六年。

阿部被移送到枥木刑務所服刑。她一開始雖受到精神苦痛的折磨,但是在刑務所的勞動成績卻是他人的兩倍。阿部在石田死亡一週年時,出現情緒不穩、躺在地上哭嚎,不斷拿水去澆獄卒頭的奇異行為。不過這一切執念與痛苦,隨著她受到監獄裡的教誨師開導而有所緩和,她也在之後皈依了日蓮宗。

 

罪衍與傳奇的一生

1941年,阿部因皇紀2600年大赦而出獄,此次大赦讓受刑人的刑期直接折半。阿部先是投靠姐姐家,接著寄居秋葉家籬下。秋葉夫妻成為她實質的監護人,阿部定稱呼前愛人秋葉正義為父親,稱呼秋葉夫人為母親。阿部使用刑警為她取的「吉井昌子」假名過生活,並與一般上班族男性結婚後住在谷中。1945年因為遭逢東京大空襲而疏散到鄉間,阿部定仍持續以吉井昌子之名領取配給品。

阿部定63歲時的影像

戰後阿部轉居川口市,人們並沒有因為戰爭的組合而忘記她的過去,坊間先後出現多本阿部定的作品,但因為被她控告毀損名譽而查禁,阿部的先生知道自己的妻子的真實身分後之後就去向不明,此後阿部定回復本名,一邊背負著過去的包袱一邊生活。

如此傳奇的阿部定,是如何渡過晚年的呢? 阿部定在62歲曾開設間名為「若竹」的飯糰店,店內生意不錯,藝能人、相撲力士等都是店裡的常客。1969年製作的電影《明治‧大正‧昭和 獵奇女犯罪史》,阿部定還在其中擔綱演出。1971年,阿部定先以治療風濕為由出奔,之後聽說寄居在淺草友人的旅館,最後行蹤成謎。阿部儘管人間蒸發,但每當石田的祭辰之時,墳墓前都會放著花,不過從1987年之後就再也沒有看到了。

阿部定長眠後,她在人間所留下的韻事並沒有因此而塵埃落定。或許在黃泉之下的她仍然繼續著她的傳說,並與石田吉藏真正廝守著呢。

 

想知道更多阿部定?請見最新文章 昭和獵奇殺人 阿部定事件 ──切掉你的性器,刻寫在你左手上的是我的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