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爾摩斯的退休生活】 瘋台灣(二)

路那/調查員 檔案調閱79次

簡直是語言兼扮裝天才的福爾摩斯與華生,一秒化身歹丸郎之後,還沒吃到嘉義雞肉飯就被亞森羅蘋擺了一道。

眼看惡鬥即將開始,台灣一役究竟鹿死誰手?

眾人看熱鬧之際⋯⋯什麼!你說沒有畫面!?

 

兩人一到台灣,立刻有個「柳眉鳳眼、櫻口蠻腰」的美麗女子迎上來,語帶不祥地要他們速速離開。

兩人當然沒理會忠告,在下一個十字路口遇上了一個帶著上面寫著

「奉迎 福爾摩斯 對 亞森羅蘋」

大版子的樂隊。福爾摩斯立刻上前盤查對方來歷,得到了「一小時前有位紳士前來預約服務」的回答。

亞森羅蘋知道福爾摩斯來了。一場惡鬥,眼看著難以避免。

既來之,則安之。福爾摩斯與華生抵達嘉義。發現街上「皆華美之大廈」,一派繁榮景象。而他們的客戶林茂,年約三十多歲,他的屋子是街上最華麗的一棟,「華觀殆不可覽者」。

福爾摩斯與華生就在林茂的家中住了下來,開始偵查林家竊案。被偷的是一個明代的香爐,以及裡面以香灰掩蓋的寶物。福爾摩斯與華生不僅偵查周遭環境,華生還差點在一次追擊中貢獻出他的生命。

據餘生的記述,福爾摩斯當時大怒,說

「敢傷害我的朋友,我一定會報仇的!」(惡賊。傷余友乎。余必投仇。)

持續偵查的福爾摩斯,發現之前去警告他的美麗女子,即是林家的家庭教師陳金枝。又發現陳金枝有剪貼字句的習慣。種種線索,在在顯示了陳金枝和此案之間有著解不開的連結。兩人尾隨陳金枝,找到又一個關係人李玉。緊接著,兩人終於發現正在往八掌溪走過去的羅蘋的蹤跡。

跟蹤羅蘋的兩人,以為事情十拿九穩之時,赫然在羅蘋消失的房間內發現──

一具自殺的屍體!

這個人是誰?又為什麼自殺?被偷的香爐又在哪裡?舊的謎題還沒有解開,新的謎題就又誕生了。

很遺憾地,餘生在這天就停止了記述。我們不知道他是誰,或是發生了什麼事,以及更重要的,案件的結果到底是什麼。

但話說回來,根據學者呂淳鈺的研究,這件發生在1923年嘉義的案件,和先前亞森羅蘋在巴黎跟福爾摩斯相遇的案件〈猶太燈事件〉,有87%的相似呢。

因此,據調查員的推測,這起案件,極有可能也是根源於女主人誤交損友所導致的。

餘生到底為什麼不繼續往下寫了?

疑案辦中的調查員提出了幾個可能的推斷。

推斷一:餘生其實是華生在幾乎致命的傷口痊癒後新取的筆名,而之所以沒寫完,並非他不懂漢文,而是又去其他地方辦案了。

推斷二:和後續《台南新報》上的讀者投書有關。

1923年10月8日,有個署名「福魂」的讀者,公開挑戰餘生的紀錄。

自稱「福君與予雖不甚熟。悉經予友O君屢次介紹。亦略知其一二」的福魂,直截了當地表示,除非福爾摩斯與華生會遁甲術,否則兩人不可能如餘生所言,在六天之內就從英國抵達嘉義。

福魂更進一步表示,就算兩人會遁甲術好了,林茂的信也得要會遁甲術,才能在時限之內讓福爾摩斯讀到,進而動身。在這篇回應的最後,福魂希望餘生出來面對,若真有此技巧,也請他開班授課,嘉惠眾人(「敢請餘生先生。登報惠覆。使開第塾為感」)。

這篇相當激烈的回覆,或許就是讓餘生停止連載的關鍵原因。

因此,對於這個「福魂」是誰,疑案辦也展開了激烈的討論。

有一派認為「福魂」才是真正的華生,而「餘生」實際上是早一步抵台,準備以過往案件嘲笑福爾摩斯的亞森羅蘋,但他沒想到福爾摩斯與華生提早抵台,打亂了他的布局,因而停止了連載。

但另一派認為,半途而廢不像亞森羅蘋的行事風格。根據這派的說法,「餘生」確確實實是華生,而「福魂」則是亞森羅蘋。

而華生之所以停止連載,則是因為他跟福爾摩斯又捲入了與亞森羅蘋激烈鬥智的漩渦,而無暇他顧。

你認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