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泡的咖啡⋯⋯能喝嗎?】法蘭克‧奧森的奇異死亡

檔案調閱598次

今天早上辦公室的咖啡,味道是不是有點奇怪?

他們說是用了過期的豆子──連個新鮮咖啡豆都提供不了,這也太不重視勞動權益了吧──
但你懷疑,這杯褐色液體裡面有更詭異的東西,而且是針對你而來……總覺得,穿過辦公室走廊的時候,是不是有人從暗處盯著你看?

這些描述,或許對有良好勞資關係的你來說太像妄想了點,或許你從來不需在職場擔心這種事。

不過,對於某些員工來說,在不知情的情況下遭到上司與同事陷害,卻是真實的經驗。

法蘭克‧奧森(Frank Olson)的死亡即是如此。

法蘭克‧奧森生於 1910 年,是三個孩子的父親,也是一位美國細菌學家與生物戰專家,還是一位 CIA 的員工,負責為 CIA 研究生物戰爭與生化武器。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期,美國軍方為了因應白熱化的戰事,開始祕密發展各種現代戰爭科技,包括以細菌、病毒等微生物作為武器的生物戰。奧森就是負責這個項目的民間專家之一。

二戰結束,緊接著是資本共產兩大陣營對抗的冷戰時代來臨,美國持續致力於發展新作戰武器,奧森也繼續受雇於CIA的生物戰研究項目之下,研究吸入性炭疽病毒等這類可怕的生物武器。在某個時期起,他也開始為CIA的科技事務部(TSS)工作,該部門主管是西德尼‧戈德里布(Sidney Gottlieb),是一位毒物專家。

據傳,美國在韓戰曾使用細菌武器作戰,儘管美國政府到現在依然否認這件事。如果真有其事,奧森或許也參與了這個秘密武器的研發,而這可能就是他日後慘死的真正原因。

時間是 1953 年,冷戰正凜冽的時刻,法蘭克‧奧森在 CIA 工作的第十年。

有一天,他的妻子艾莉絲覺得他的表現似乎有些奇怪。他給她的吻毫無往常的熱情,有如一具冰冷的機械人。

平常的奧森並不是這樣的人。在回家見妻子之前,他剛從部門舉辦的三天強制休假之旅抽身。在深溪湖畔,奧森與主管、同事們共度晚餐時光,但他不知道的是,他的主管與部分同事,其實是秘密計畫 MKULTRA 的一員;他更不知情的是,他的主管戈德里布,放了俗稱 LSD 的藥物在他剛才喝下的甜橙酒中……

從這天起,奧森的精神狀況急轉直下,自我懷疑與沮喪情緒淹沒了他。他向主管表達辭意,宣稱自己想把精力投注在其他事務上。接下來數天,奧森變得偏執、充滿妄想,最後精神崩潰。戈德里布與副手拉許布魯克(Robert Lashbrook)則在旁邊監控著奧森的心理與行為變化,並安排他到紐約接受心理治療,而負責的醫師哈羅德‧阿布蘭森(Harold Abramson),也是CIA的合作對象。

奧森毫不知情引起自己痛苦的原因,是主管投放的迷幻藥物;而同事們從旁給予的幫助,其實是秘密的實驗觀察。

宛如實驗室的白老鼠,奧森在紐約住進一間旅館。就這樣,距離奧森服用LSD 約莫九天之後,他在晚間突然跳下──或摔下──十三樓的窗戶,然後他就死掉了。當時,拉許布魯克也住在同一個房間。

跳下去,或是摔下來。對法蘭克‧奧森之死,警方報告並沒有明確結論,他可能是刻意跳下去,也可能不小心摔下來。是自殺嗎?還是一場意外?懸而未決的痛苦一直糾纏著奧森的家人。

直到 1975 年,美國政府坦承曾經對奧森下藥,以觀察藥物造成的心理反應。而且在整個過程中,奧森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被藥物實驗的對象。奧森家人當然非常不能接受,他們控告美國政府造成奧森的「錯誤死亡」。政府私下給予了一筆賠償金,也向奧森家正式道歉。

不過事情並沒有這麼簡單了結,奧森之死依然是個謎團。表面上看起來,這就是一起失控的藥物實驗,導致被害人心理失調,因而發生意外或自殺。但CIA為什麼要特別挑選奧森來做實驗呢?考量到他生前工作的特殊性,對他進行實驗難道不會造成CIA部門工作的不順,甚至是不慎洩漏情報嗎?

又或者,整個實驗其實是一個掩飾? MKULTRA 只是用來除去奧森的障眼法?

在奧森的第二次驗屍後,團隊發現了奧森左頭部有一個血腫,胸部則有一個巨大創傷,這兩個傷勢都不是在奧森摔下十三樓之後才產生的,極有可能是奧森仍在房間時就受了重傷。這些證據暗示著奧森的死並不單純,也許是CIA 發現他已萌生辭意,但已經知道太多不能見光的秘密,因此謀殺了他。

直至今日,奧森的兒子們仍然沒有放棄調查父親的死亡,爭取他應有的正義。奧森家認為父親死於政府蓄意謀殺,政府則只承認下藥的部分。

「跳下去,或是摔下來」依然是官方報告對奧森案的描述。

真相究竟是甚麼?傳說中做藥物心理實驗的 MKULTRA 計畫究竟是否真的存在呢?他們挑選奧森為實驗對象之一的原因又是甚麼呢?

這麼多的問題,答案恐怕都要等到更久之後,美國政府願意解密檔案時才能揭曉了。

以後辦公室的咖啡還是不麻煩同事了,你自己來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