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爾摩斯的退休生活】瘋台灣(一)

路那/調查員 檔案調閱172次

解開福爾摩斯生日之謎以後,現在要來告訴大家大偵探福爾摩斯退休之後到底跑去哪了?

不會吧!台灣?

根據學者馬丁・菲多(Martin Fido)在他的作品《福爾摩斯的世界:一個偉大偵探的幕後生活和小說背景》(The World of Sherlock Holmes)為福爾摩斯編制的年表中,這位偵探最後出現在英國公眾目光之前,是1914年8月的事情。

該年,福爾摩斯出版了《養蜂實用手冊》,同時重新把老朋友華生找回身邊,一同偵查案件。

但,在那之後呢?

根據前篇,我們知道福爾摩斯生於1854年。勤於健身、精通多種武術的他,不太可能在60歲左右就因病去世。再者,這樣一個全球知名的人物,其死亡勢必會引發一波紀念熱潮。而既然當時的報刊都沒有記載這樣的消息,可以推測當時福爾摩斯只是退隱。

退隱了的福爾摩斯去了哪裡呢?

很有意思的是,當我們為了疑案辦的案件,深入調查日治時期的報刊時,意外地發現了福爾摩斯可能的行蹤。在1923年的《台南新報》上,一個名叫「餘生」的作家,以小說的形式,講述了福爾摩斯到台灣查案的故事。

事情是這樣的,在家中閒坐的福爾摩斯與華生,收到了一封由嘉義人林茂寄來的信件。信中提到當時「盜難頻發」,林茂被偷的很慘,希望福爾摩斯能來抓太厲害的小偷。

對於這樣的一封來信,福爾摩斯表示「來的剛好,我聽說台灣雖然是個小島,但卻是新興的文明國家,一直想去看看呢!」

正當兩人一邊計畫著到台灣的旅程,福爾摩斯打開了第二封信,臉色一變。

華生好奇地撿起那封被福爾摩斯丟到廢紙籃的信件。一看之下,怪怪不得了,這封信原來是法國怪盜亞森羅蘋寫給福爾摩斯的!信中相當「客氣地」要求福爾摩斯不要管最近來信委託的委託人,「祈先生靜坐爐邊為佳」。

被徹底看扁的福爾摩斯,自然很不高興了。連帶著,旁邊好奇問福爾摩斯,亞森羅蘋怎麼會時間掐的這麼準的華生也被掃到颱風尾。

根據餘生的紀錄,他們兩人的對話是這樣的:

福爾摩斯問華生,「你為什麼問我這個問題?」(但君何以發此奇問。)

華生說,「嗯我想說你有很多奇怪的方法,說不定知道。」(「因君有不思議之怪術。人所不能也。君能之故是問。」)

「華生,我這是推理,不是什麼奇怪的方法,不要搞錯了好嗎?」(「嗟乎。何為不思議之怪術乎。僕之所能人之不能者。乃理其源推其端理想之也。非怪術也。君不可誤意。」)

儘管有些許的口角,但兩人很快地又回來討論旅行事宜。性急的福爾摩斯還乾脆找來僕人,要他即刻打包。

「你確定要去台灣嗎?」華生看著打包的僕人問道。(君欲渡臺乎。)

「當然!我想這件事和羅蘋肯定脫不了關係,不去會被笑,不能忍。」(然也。僕意林君之事。必羅頻為。不往則為所笑。)

「你去我也去。」(福君僕亦同往。)

「真的嗎?你不怕他?」(信乎。君不懼彼乎。)

「跟你一起去,有什麼好怕的?」(與君同往何懼哉。)

福爾摩斯與華生不愧是出生入死的好搭檔。我都沒眼看了,真的。就這樣,福爾摩斯與華生在數日後,乘坐「亞米利加」抵達基隆港。

「亞米利加」應即為「亞米利加丸」,通行於基隆-神戶之間。而福爾摩斯要從英國到日本,經初步查詢,有以下幾種方式:

第一是搭乘藍煙囪(Blue Funnel Line)的遠東航線,到香港再轉往神戶。第二種是搭乘日本大阪商船開設的倫敦與橫濱之間的定期航班,另外是在利物浦搭乘往神戶的郵船。無論如何,從餘生的記述來看,福爾摩斯都必須先抵達神戶,才從神戶轉船到基隆。

下了船的兩人,很快地易容成台灣人。根據餘生的紀錄,兩人簡直就是變裝界難得一見的奇才(「其變裝之精。實可驚歎。殆與島人無異。一見確為島人。不復英人矣。」),不僅衣服容貌與台灣人無異,就連語言也輪轉的嚇嚇叫!

原來,因為福爾摩斯很久以前就想要來台灣,所以早早就學會了本地語言,連帶著華生也學了不少(「福因有意渡臺。數年前已精熟島語。亦流暢與島人無異。華生雖不及福。亦勝於中等輩。」)

想到華生的台語可能比你我都好,忍不住悲從中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