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廷亮案】匪諜之死,未申之冤(中)

厭世學者/調查員 檔案調閱184次

郭廷亮陳情書的出世,雖然對案情提供了另一種新的可能,也或許只是眾多真相的其中一種。但至少,這讓我們發現案子背後另有隱情,郭廷亮不僅有可能是被冤枉的,他也有了不得不死的理由。

圖七:郭廷亮去世留下陳情書

 

是叛變還是誣陷?

在揭開陳情書的內容之前,我們先來考量外界揣測的多種陰謀論,是否有其道理。

剛渡海來台時,中華民國政府其實岌岌可危,面臨內外多方勢力的競逐,隨時有崩塌的可能。其中,海峽對面虎視眈眈的共產黨、對蔣政權失望透頂的美國、與派系鬥爭不斷的國民黨內部,都有可能是促成這場匪諜案的真兇。

根據官方說法,郭廷亮匪諜案當然是共產黨滲透臺灣的證據。情治單位抓對人了,可喜可賀。然而,最簡單方便的答案往往不會是正確的。

郭廷亮的自白書中寫道,他被囑咐來台潛伏時是1948年底。但那時國民黨還握有大片江山,共產黨根本沒可能料到國民黨會在短短一年之內丟失整個大陸,遁逃臺灣。因此,白氏兄弟指示郭廷亮潛伏臺灣的敘述,在當時根本是天方夜譚。

而孫立人與其部屬的忠黨愛國是有目共睹的。事發之後,不管是台灣、海外華僑界還是美國方面,完全沒有人相信政府的說法,逼得政府成立九人委員會重新調查,台美關係也陷入了重大危機。

當時還流行著另一套說法,認為孫立人以美國為靠山,企圖發動政變篡奪蔣氏政權。雖然我們常開玩笑說一切都是美帝的陰謀,總是到處外送民主。嗯,但是呢,美國這次可真說不上是無辜的。

孫立人出身書香門第,透過庚子賠款留學美國,但愛國的他毅然決然投筆從戎,進入維吉尼亞軍校就讀。由於美國留學的經驗,孫立人英語能力好,行事作風與美軍將領相似,因此頗受美方青睞。

圖八:孫立人與美軍走得太近

二次大戰結束,國共內戰正酣之際,麥克阿瑟不滿蔣介石領導的腐敗國民黨政權,邀請孫立人前往日本密會,希望他能夠在臺灣擁兵自重,建立一個獨立的本土民主政權。到時候若蔣介石敗退到臺灣,再當成難民給予政治庇護。如此一來,今天的我們就不會經歷漫長的戒嚴時期,而會是民主自由且獨立的臺灣國民。數十年後揭露的美國機密檔案中,確實存在這個計劃。

結果呢?孫立人這個石頭腦袋,竟然說:「我得請示老總統的意思。」然後將美國人的提議向蔣介石據實以告,並保證永遠效忠他。連之後蔣丟了大陸,倉皇逃到臺灣時,還給予接風洗塵,將被白崇禧、李宗仁踢下總統之位的蔣給重新扶上寶座。這麼愚忠的孫立人竟然會想叛變?而且還不是在1949年手握重兵,而是1955年兵權盡失的時候發難。太荒唐了。

那麼,既然中共與美國等外部勢力被排除,剩下的可能,就是中華民國在臺灣的派系鬥爭了。

當年潰逃臺灣後,蔣介石一直在檢討為何會丟失整個大陸。他得到的結論,絕對不是因為自己指揮無方,也不是政府太腐敗,而是因為共產黨實在太過陰險,在軍民之中藏了一堆間諜。於是他放任自己留學蘇俄的兒子蔣經國主導特務機關,擴大情治單位的權力,成立政治工作部門,徹底監控軍民的行動與思想。

然而,孫立人堅決反對這種做法。不只是不支持情治單位,孫立人還提倡軍隊國家化,積極籌備反攻大陸,幾乎所有的意見都與蔣介石不對盤。在與蔣介石等一干國家要人的會議上,所有人都戰戰兢兢,唯有孫立人敢指著蔣介石與蔣經國的鼻子大罵。而美國人對孫立人的厚愛,也讓蔣介石十分不是滋味。美式訓練出身的孫立人,在黃埔系將領環伺的黨國中,宛若一根尖銳的刺。

但是,孫立人戰功彪炳,為人處事又公正不阿,更十分愛戴下屬,擁有一批忠實的擁護者,還是美國人的愛將。要拔掉這根刺可是非常不容易。

 

消失的三個月

1955年5月25日郭廷亮遭到逮捕,8月20日才出庭,中間的三個月完全是一片空白。三個月後,一卷卷自白書就攤在九人委員會的面前,而這也是本案唯一的證據來源。負責審問嫌犯的單位表示,自白書絕對是犯人親筆手寫的自由陳述。但真的是這樣嗎?

時隔33年,郭廷亮在陳情書中道出了他在那三個月中的遭遇。

當年,郭廷亮以為長官有事召見,才坐上了一輛黑色有蓬的吉普車,沒想到卻被帶往惡名昭彰的鳳山海軍招待所,刑求了十天十夜。保密局的訊問方式是「新式」的,他們知道軍人自尊高骨氣重,所以除了肢體上的虐待,更要百般地羞辱。他被關在一個小房間,地板上屎尿橫流,不能洗澡,只能吃鹽水辣椒拌飯,像一條關在籠裡的狗。

圖九:「普通號」拘禁室,約2坪大的空間,人多時可關至6~8人,室內沒有廁所,只能在放風時帶尿桶出去倒。

 

郭廷亮在從牢房與審訊室往返的過程中,經過一道道擁擠並排的鐵門,裡面傳出陣陣惡臭,有時則會有低聲啜泣或是淒厲哀嚎。他知道,那些動物一般嚎叫的,一個個都是他在緬甸密林中,一同出生入死的弟兄。

偵訊人員對待每位嫌犯的審問手法都不太一樣。但唯一相同的是,拷問到嫌犯屈服後,要求他們在口供中承認所有的罪刑,押上指印,並照著範本抄一份自白書。

王善從因為受不了幽閉的牢房,「抓進去一天,眼睛就看不見,耳朵就變聾了。」而後屈服,遭到其他獄友的鄙視。

沈承基因為拒絕被情治單位吸收,受到特別多折磨,在牢房中被銬了兩副手銬與腳鐐,手與腳還被另一副手銬給銬在一起,根本無法睡覺。

冉隆偉因為不配合,還打了訊問人員幾拳,被帶到海邊裝進麻袋,浸入海水中,直到沒頂之前,他才開始求饒,留得一命。

孫光炎因為嘴上不饒人,痛罵蔣家,被帶去防空洞毒打一頓,從此音訊全無。等到幾十年後獄友發現他時,已精神失常,被棄置在精神病院等死。

賴卓先認為,自己只有被辱罵、打幾拳,然後被電擊到永久性聽力受損而已非常幸運

而許多人異口同聲地說,他們曾經被帶去見一位「長官」。只有那個時候,他們才得以梳洗,換衣服,打扮得像個正常人。

圖十:美麗的日式紅磚長廊,曾被隔成會客室、審訊室,以即拘禁人犯的「普通號」和「優待號」

 

「你要以黨國為重。」

或許是郭廷亮的耐性超乎情治人員的想像,他們放棄了嚴刑拷打,將他送往保密局在台北的看守所。在那裡,特勤室主任毛惕園對他曉以大義。

「我們目前抓了三百多人,但找不到任何罪證,無法跟社會交代。你要知道,作為一個軍人,為了黨國利益,有時上級需要我們扮演任何角色,就要把個人的榮辱得失置之度外。我保證你的軍籍、軍職和事業前途,絕不會因本案而受到任何的影響。事情結束後,我就給你掉到更好的軍職。」

沒證據就亂抓人,無法與社會交代,就要找人來冒充匪諜,這是什麼邏輯?郭廷亮這時才發現,自己踏入了一個陰險的政治陰謀,為了某個巨大的政治利益,需要羅織一個莫須有的罪名。於是他抵死不從。

毛惕園見軟的無效,於是找來了保密局長毛人鳳,語帶威脅的告訴他:「你要多為你的妻室兒女著想,只要你聽話,我就立刻派人送他們回家。所有被捕的軍官,還有你敬愛的孫立人上將,都會無罪釋放。」言下之意,就是如果你不聽話,他們全都會完蛋。

如果只有自己一人,郭廷亮大可慷慨赴義。但若是會牽連到他所愛的家人、同袍與長官,他可不能隨便下決定。天人交戰之後,郭廷亮咬著牙,一字一字刻下那些他從沒作過的事、從沒想過的想法、以及那些他完全不可能犯下的罪。

「你的自首政府業已批准,原本所有人都要無罪釋放的。」

隔了沒多久,毛惕園又來找他,說:「然而本黨部分同志及海內外華僑根本不相信你是匪諜,紛紛請求重新調查。所以總統成立了九人委員會,要來和你談話。記住,你得照我們說好的去做。」

自己不是已經照做了嗎?怎麼案情反倒擴大了呢?此時,郭廷亮已經完全不相信毛惕園的鬼話了,他決定在九人委員會之前,說出自己被脅迫的真相。

好不容易捱到了九人委員會的面前,郭廷亮站直身子,正打算發話,但他馬上嚇得瞠目結舌。在委員身旁站著坐著的,全都是那些他在黑牢中被毆打、刑求、捏造證詞時,陰險微笑的熟悉臉孔。只要他一講錯話,馬上被辱罵打斷。而他的答辯,則在書記官的底下被完全扭曲。連軍法審判時的法官,他也在黑牢中見過。他們所有人都是一夥的。

「這麼做到底有何目的?」郭廷亮崩潰地問。

「我也只是執行上級的命令。」毛惕園回答。

 

一份三百多人的名單

1955年,國共已在台海對峙了超過五年,政府卻還沉浸在權力鬥爭中,完全沒有要準備反攻的跡象。許多國軍將士從原本的義憤填膺,逐漸轉為失望消沉,認為反攻大陸已毫無希望,自己將永遠無法踏上故土,到死也無法再見到滯留對岸的親人朋友。他們開始自暴自棄,有的成天喝酒鬧事,有的逃離軍隊,甚至還有人飲彈自盡,令平素愛戴下屬的孫立人感到十分心痛。

他指派自己過去的部下郭廷亮等人,到各個部隊去聯絡、慰問、探視、激勵士氣。若是遇到有人生活困難,孫立人還自掏腰包予以救濟。

然而,這一切看在政工戰士的眼裡,全都裹上了一層陰謀論。

所有士兵都討厭政工戰士。在士兵眼中,他們空降部隊之中,腦袋不識幾個字,卻趾高氣昂,不可一世,隨隨便便都能獲得升遷。只要士兵做了什麼事,說了什麼話讓政工戰士不爽,隨時都會被打小報告,小至影響升遷,大則性命不保。他們能如此囂張跋扈,是因為他們擁有一個大權在握的「主任」。

而孫立人指派郭廷亮等人的聯絡工作,最後就被當成了謀反的證據。

1955年5月25日,郭廷亮被捕之後,劉凱英等人馬上跑到孫公館通風報信。孫立人塞給他們一些錢,要他們趕緊跑路,但沒多久還是被抓了,孫給的錢也被當成謀反的資金。

過了沒多久,孫立人收到了一份三百多人的名單,名單上大部分是他在緬印戰場指揮過的部下。他被告知,如果他引咎辭職,這些人就不會受牽連。孫立人寶刀未老,為了國家的未來,他尚可再奮鬥數十年。但若是自己如此選擇,三百多人的未來卻將一同消逝。

獄中的郭廷亮被告知,如果自承為匪諜,保證不會連累孫立人與其他同袍;孫立人則被威脅,如果他不簽下辭呈,名單上包括郭廷亮等三百多個隨他征戰大江南北的將士都將被賜死。如果是一己之身,那尚可置之度外。但他們的忠心與義膽,卻使他們不約而同地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然而,他們的善意,卻共同促成了最壞的結果。

圖十一:郭廷亮的最後陳情,中國時報全文摘要

 

長官、上級與主任

究竟他們口中的「長官」、「上級」與「主任」指的是誰?難道整起事件都是出自這些神秘人士的策劃嗎?

政工戰士口中的那位主任,統領著國防部總政治部與政工幹校;匪諜們見到的長官,是國民黨情治單位的最高領導人;而毛惕園口中的上級,擁有國防會議副秘書長的頭銜,乍聽之下雖不明所以,暗地裡卻是大權在握。

這些神秘人士看似在各個單位分工合作,實際上卻都是同一個人。他,就是中華民國的下任領導人,蔣經國。所有的情治單位,包括警總、保密局、政工等組織,都得聽他的號令。

前面也提過,在中華民國播遷來台之後,蔣經國逐漸受到其父親蔣介石的重用。而他升遷的最大障礙,就是正直憨厚的孫立人。孫反對特務治國、深受士兵敬仰、又與美國關係良好。只有除掉了他,蔣經國才能取得皇儲之位。匪諜案導致孫受牽連而下野,正好免去了蔣經國的心頭大患。他的政敵陳誠、彭孟緝等人,之後也各自因為其他事件而逐漸邊緣化。從此這偌大的黨國之中,蔣經國即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了。

儘管透過目擊證詞、人物關係與利弊得失,我們可以特定出幕後的關鍵人物。但缺乏直接的證據,我們還是無法確認他在整個案件中,究竟真正扮演著什麼角色。

他可能是個冷血的政客,為了奪權可以不擇手段;他可能是個忠誠的愛國者,寧可錯殺一百也不願放過一人;他也可能只是父親的棋子,奉命行事剷除任何威脅;也或許他根本是在拯救這些人,只是手段難以為常人理解。

無論如何,這些秘密本該隨著時間逐漸風化。

多年之後,郭廷亮卻試圖要翻案,抖出不為人知的真相。

這麼做,會讓某些人非常、非常地不開心。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