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廷亮案】匪諜之死,未招之魂(下)

厭世學者/調查員 檔案調閱158次

被迫認罪的郭廷亮,不僅沒有得到被承諾的一切,還以匪諜罪名深陷囹圄。出獄後,他積極推動翻案,卻在前往孫立人追思會的途中跳車身亡。這場公認的意外,或將會被數位證人推翻。

 

事發前的關鍵電話

圖十二:去年郭廷亮與同袍前去弔祭孫立人,今年也打算如此,豈料……

「明天老總逝世一周年的忌日,我們一起去台中。」沈承基說。

「老總喜歡穿得整齊,我要先去內壢拿西裝。」電話那頭的郭廷亮應道。

1991年11月16日上午十一點,劫後餘生的郭廷亮從綠島返台,在台北火車站買完車票,於等車的期間向獄友打了通電話。此時,距離郭廷亮跳車只有一個小時。

匪諜案發生後,郭廷亮等人的生活完全變調,不僅妻離子散、事業全失,連過去稱兄道弟的同袍朋友也不敢跟他們聯絡,就算不小心見了面,也是別著頭快速走過去。他們此刻能依靠的,只有一起蹲過黑牢的獄友,以及相信正義終究會到來的那顆心。

是的,郭廷亮和獄友們撐過了戒嚴時期。1987年解嚴之後,言論自由百花齊放,二二八、白色恐怖,所有的禁忌,一夕之間變成了街頭巷尾熱烈談論的議題。郭廷亮看得眼睛都花了,以為自己也有翻案的機會,於是集結了獄友的力量,四處奔走,希望能抹消眾人的冤罪。結果,世人只承認了孫立人的無辜,卻對郭廷亮等無名小卒的命運毫無興趣。

正講到激動之處,沈承基卻聽到電話中傳來了別人的聲音:「不要再講了,趕快上車。」隨後電話突遭掛斷。

沈承基心頭一驚。自從郭廷亮轉調綠島,放假回臺灣與眾獄友相聚之時,身邊總是有警總或憲警的便衣在跟監。但他們從來沒靠得這麼近過。

果不其然,下午接獲噩耗,沈承基馬上趕往醫院,但卻有人先到了。郭廷亮的病床旁,圍繞著好幾個穿著香港衫的陌生人,他一看就知道是情治人員。如果說他們寸步不離郭廷亮的身邊,又怎麼會發生此等意外呢?

獄友陸續抵達醫院後,左等右等,卻都等不到醫生來開刀。他們懷疑護士與醫生都受了上面的指示,不願意開刀急救。又怕他們一不注意,讓便衣給病人動了手腳。他們四處討救兵,有人捧著一袋零錢狂打公用電話,有人自掏腰包雇了救護車。他們合作地就像三十年前一樣,為了在看守所中活下去,拯救身旁的夥伴,用盡了一切力量。 

然而他們終究是沒有成功,郭廷亮在11月24日離世。直到死前,他都還沒擺脫匪諜的烙印。

「跳車意外?怎麼可能。」沈承基皺起眉頭說:「當年郭老大跟我在鳳山時,受過跳車訓練,都知道要利用慣性作用,用向前跑的姿勢跳下去。」

賴卓先也附和道:「剛來台灣的時候,郭廷亮坐火車常常沒帶錢,火車還沒進站前就偷偷跳下去。這被抓到可要記過的。」

「對了,郭廷亮常常跟我說,他的手提包裡面,有一些爆炸性的文件,還有要給蔣經國、李登輝的陳情書。」

他們打開手提包,只有發現陳情書與十五萬圓,沒有任何「爆炸性文件」的存在。難道是被情治人員帶走了嗎?

「他一定是被弄死的。」在場所有獄友都這麼想。

 

郭廷亮的跳車疑雲

也許郭廷亮年世已高,身體不若以往健壯,臨時發現坐過站,急匆匆地衝下車,才會發生意外,朱浤源心想。

在十年之後,中研院研究員朱浤源為了一項研究專案,重新走訪郭廷亮當年發生意外的地點,嘗試拼湊出事件的真相。

當他取出郭廷亮的病歷,發現了一些不尋常的現象。

圖十三:郭廷亮頭部受創示意圖

 

郭廷亮的頭上共有右頂骨、左顳骨骨折、後腦勺外傷、頸椎三四節移位、右眼熊貓眼,軀幹與肢體則完全沒有破皮或骨折。致命傷是由右頂骨處撞擊,導致的硬腦膜下出血與蜘蛛網膜下腔出血。熊貓眼也是來自於右頂骨撞擊導致的出血

「一般跳車的情形,會傷成這樣嗎?」

綜合來看,郭廷亮除了落地時後腦勺撞到地板,所產生的輕微紅腫外傷之外,還至少多受到來自右頂骨與左顳骨的兩道衝擊。而這兩道衝擊,都比撞到地板的傷害更為用力且直接。

除此之外,一般人在跌倒時,除非失去意識,不然都會反射性地先用手或腳去支撐地板,並在肢體上造成瘀青或破皮才對。郭廷亮卻完全沒有這種情形,他受傷的部位全都集中在頭部。

而且,根據鐵路總局提供的資料,火車當時的速度應不至於過快,頂多時速十五公里。跳車經驗豐富的郭廷亮怎麼會失誤,甚至完全沒得反應呢?

跳車的動作也勢必很大,月台嚮導員魏建爐當時,也不應該會看成是「一樣東西」直直地掉在地上才對。

如果說,郭廷亮是被打暈後才丟下車的,那麼一切都合理了。一個跳車經驗豐富的老兵,已經買好了票,卻在火車剛啟程時才跳車,而且沒做任何保護動作,就直挺挺地跌在地上,頭上還多了好幾處不自然的撞擊,只有如此才能解釋得通。

但是這些畢竟都是間接的推論,要得到紮實的證據,還是得向警總申討。依據這些出獄匪諜的經驗,郭廷亮身邊應有為數不少長期跟監的便衣存在,不然也不可能在第一時間,比郭廷亮的親人朋友更早抵達他的病房,更何況沈承基曾經在事發一小時前與郭廷亮通電話被打斷,在在證明了郭廷亮所搭乘的火車上有警總的便衣。

正當朱浤源想要向警總申請資料,確認當時跟監人員的資料時,卻遭到了相關單位的拒絕。儘管他已經知道了那幾位便衣的姓名身分,一股巨大的力量終究是將他擋了下來。

 

警總與郭廷亮的約定

「郭廷亮的死是自找的,他違反了對警總的承諾。」警總保安處的陳寅華說道。

儘管曾在警總工作過,在這之前陳寅華還是孫立人案的受刑人之一,也因此知曉了許多內幕。他完全不相信郭廷亮是匪諜,但知道郭與警總做了交易。警總會給郭廷亮六十萬元,以換取他永遠保守秘密。

「但是,他把自己當英雄了。」

看到解嚴後的翻案風,郭廷亮認為自己的冤屈終於有洗白的一天,於是違背與警總的約定,四處張揚,結果遭到暗殺。陳寅華這麼認為。

前警總副總司令謝久則抱持著不同的看法,他認為事情早已過去,不僅蔣經國於1988年過世,孫立人也於1990年去世,當事人都不在了,翻案也不會有什麼影響,如今根本沒有必要暗殺郭廷亮。而且實際上,警總並沒有專門搞情報暗殺的單位,也沒有權力下這個判斷。

「不過,」謝久說:「如果真要幹,應該是安全局下的手。」

如果有任何人車廂內的目擊證人、警總的跟監人員、或是殺手本人出面,也許就能提供案情一個轉機。

「郭廷亮是被三個人打暈丟下車的。」

曾經在緬甸戰場上救了郭廷亮一命的楊一立說:「為什麼我知道?因為其中一個姓孫的我認識。」

楊一立自述曾跟孫某被關在同一間牢房。出獄後,孫某偶爾會來找他,向他炫耀自己又奉蔣之命,如何兇殘毒辣地做掉了誰誰誰。而郭廷亮是他夥同另外兩人,在火車上打死後再丟下去的。

然而,沒有國家等級的動員,就算勢單力薄的我們有了幾句證詞、找出了幾處疑點、做了多少臆測,仍不足以參透事件的全貌,更不用說是找出真相、還給受害者一個公道了。

 

白色恐怖的幽魂就在你我身邊

圖十四:監察院為郭廷亮等人平反,遲來的正義究竟算不算是正義?

2014年,監察院終於刊出了完整的調查報告,確認孫立人與郭廷亮等人沒有謀反。然而,經過了將近60年,當時的涉案人員早已不在,不論是人生被摧毀的受害者,還是因此獲利的加害者,全都無法見證這個時刻。那麼,這個平反是否有其意義呢?

孫立人與郭廷亮等人的案件,在白色恐怖之中也是非常特殊,十分具有政治性,牽連甚廣,餘波甚至延續到了解嚴之後。雖然已獲平反,但郭廷亮死後,有多少秘密也隨之埋葬了呢?郭當時隨身攜帶的機密文件到哪裡去了?或是更根本的問題,這個文件一開始是否存在,如今的我們也無從確認。

不僅如此,監察院的報告也無法盡善盡美,因為時間過長的關係,受訪者忘記、老年癡呆、早已不在人世、資料燒毀遺失等等情事多不勝數,後人只能撿拾那些尚未燒盡的灰燼,嘗試拼湊出真相。

更為可怕的是,為了圓一個謊,隔了三十多年也得將試圖伸冤的當事人滅口。即使已經解嚴了,威權的陰影仍在我們四周徘徊。也許,也許有人曾經看過郭廷亮所謂的機密文件,或是目睹郭廷亮被害的過程,而變成下一個目標也不一定。

所以,白色恐怖真的已經結束了嗎?

參考資料:

朱浤源

2001 〈再論孫立人與郭廷亮「匪諜」案〉,《戒嚴時期政治案件之法律與歷史探討》,財團法人補償基金會。

2012 《孫立人上將專案追蹤訪談錄》。臺北市:臺灣學生。

孫立人、江南等

1988 《孫立人寃案平反》。臺北市:新梅。

鄭錦玉

2005 《碧海鈎沉回憶思錄:孫立人將軍功業與冤案真相紀實》。臺北市:水牛。

諸葛文武

1985 《孫立人事件始末記》。臺北市:天元。

中華民國監察院

2014 〈孫立人、郭廷亮調查報告〉。引自:https://cybsbox.cy.gov.tw/CYBSBoxSSL/edoc/download/5208

中國時報

自由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