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曼舒德命案】Tamam Shud:無名的死者,缺頁的詩集

檔案調閱228次

 

時間是1948年末,世界正從二戰的摧殘中復甦。

遠赴戰場的人們,並不都能順利歸國。但即使得以倖存返鄉,他們又能甩脫戰爭夢魘,在新時代找到安身立命之地嗎?

一對住在澳洲南部的情侶,在盛夏時分攜手到阿德萊德(Adelaide)附近的索莫頓海灘(Somerton Beach)遊玩。他們並非海灘上唯一的訪客。在遠處的海堤旁,靜默地坐著一個中年男人,一動也不動。這人竟然被蚊子叮也沒反應,情侶打趣道,大概是死掉了吧。

他們沒有想到的是,那番不經意的玩笑話竟然是正確的;

而他們與眾多索莫頓海灘的遊客,竟會成為一場世紀謎案的目擊者。

 

神秘的死者,怪異的詩句

警方接獲線報,於12月1日清晨來到索莫頓海灘上,調查一具無名中年男性的屍體。屍體呈現坐姿,頭靠在海堤旁邊,看似安詳地睡著了。

一開始,調查者並不確定這是命案,抑或是男人在海邊散步時心臟病發,就此倒地離開人世。但當警方開始調查男人的身分時,案件就開始不對勁了。

他們沒有找到任何皮夾、證件之類可以證明身分的物品,衣服的標籤全被除去,牙齒形狀則與所有牙醫紀錄都不符。口袋中的物品除了香菸、車票、梳子、幾顆果汁口味口香糖,就只有一張紙條,上面寫著:

屍體呈現坐姿,頭靠在海堤旁邊,看似安詳地睡著了。

「Tamam Shud」。

屍體呈現坐姿,頭靠在海堤旁邊,看似安詳地睡著了。

Tamam Shud是波斯文,意思是「結束了」。

口袋裡放著「結束了」的紙條,無名男子的驗屍結果又顯示他很可能是中毒身亡,這令警方開始思索男子自殺的可能性。

不過,還有許多疑點。

男人的身體異常乾淨,鞋子幾乎沒有髒污,若是他生前曾在沙灘上走路,鞋子怎麼可能不沾滿沙子呢?但如果他是自殺或是意外死亡,他又要如何不走過沙灘,在海堤旁邊死去呢?有很大的可能,男人的死亡有外力介入。

難道索莫頓海灘的謎樣男子,是被人謀殺的嗎?「Tamam Shud」紙條是從哪裡來的?

警方調查發現,這張紙條其實是 11 世紀的波斯詩人奧瑪爾‧海亞姆(Omar Khayyam)的詩集《魯拜集》(Rubaiyat)的最後一頁,Tamam Shud表示全書完。而死者所擁有的那本缺頁的詩集,寫滿了奇異的符號。警方比對任何資料都無法確定男子的身份,調查只發現紙條是從《魯拜集》撕下的,死者似乎有中毒跡象。

缺頁的《魯拜集》上,有一組電話號碼,以及一段無意義的字母組合。字母可能是某種密碼,然而專家試過了各種解碼方式,都無法解出有意義的答案。

倘若是密碼,死者的身分會是甚麼呢?難道是個二戰間諜嗎?重重的謎團,縈繞在海濱無名男屍身上,現在警方唯一的希望,就只剩那組電話號碼了。號碼的主人是潔西卡‧湯森,本姓哈克尼斯(Jessica Thomson, born Jessica Harkness)

 

間諜之愛?永遠的謎團

她曾在二戰醫院工作,否認認識死者,也表示不清楚為什麼死者有自己的號碼。但據警探的回憶,當潔西卡辨認死者胸像時,表現出幾乎要昏厥過去、沉浸在回憶中的模樣,而且不願再多看胸像一眼。潔西卡的背景與她閃避的態度,使警方難以排除她與死者的關係。

終於,在警方持續的調查之下,潔西卡承認自己在二戰時,曾經認識一位名為阿爾夫‧柏克索(Alf Boxall)的上尉,並送了他一本《魯拜集》。不過她就沒有再見過他了。

警方的調查至此總算露出了曙光,無名男人的身分應該就是柏克索上尉。各種理論漫天飛舞:因為戰爭的關係,柏克索遠赴歐洲戰場,唯一與故國的聯繫,就是醫院護士贈與的紀念品《魯拜集》。結果上尉回到澳洲,卻發現愛人已經展開新生活,在絕望之下,他選擇結束這一切……

或者,是想把過去拋在腦後的潔西卡‧湯森,選擇用最絕情的手段結束?

或者,是柏克索上尉過去的間諜工作從未過去,被情報組織追殺?

各種充滿好萊塢式浪漫驚悚片的猜想,在活跳跳的阿爾夫‧柏克索上尉現身後,全被打破。

戰後擔任公車檢修員的阿爾夫‧柏克索上尉,表示他對於索莫頓海灘命案一無所悉,並在警方面前取出了潔西卡贈與的《魯拜集》。

──「Tamam Shud」那頁仍好端端地在書本裡。

 

至此,警方失去了一切可追蹤的線索,索莫頓海灘的謎樣男屍,恐怕將永遠保持無名氏的身分下去。

儘管美國FBI與英國蘇格蘭警場都提供協助,依然沒有找到符合對象。2009 年曾有研究團隊試著以 DNA 檢測技術,破解男屍身分,但並沒有得到「可能是潔西卡與男屍或柏克索之子」的後代同意。湯森夫婦的女兒在父母、哥哥都過世後,曾上節目表示母親可能真的在戰時當過間諜……不過誰知道真相呢?

Tamam Shud,無名男子的人生或許已經結束,但其死亡之謎所激發的疑問與好奇心,卻是永無止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