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山事件】從神童變成排擠對象,走向屠村末路的青年(上)

小力航道大/調查員 檔案調閱391次

 

話說,震驚日本的「阿部定事件」發生後,不僅是東京人議論紛紛,一位遠在西邊岡山縣山村的青年,也非常著迷這樁離奇命案。他曾喃喃說道:「反正我得肺病都要死了,想像阿部定一樣幹一條大的。」

阿部定入獄後,日本社會也逐漸走入戰時體制,新聞開始充斥愛國、報國的報導,但這位對阿部定事件著迷的少年卻不是在戰場上揚威,他將以更恐怖的姿態,登上歷史的舞台。

 

恐怖故事的溫馨前置設定

在把故事說下去之前,先讓我們來看一個祥和溫馨的畫面,在岡山縣的鄉下,一群臉上帶著暈紅的兒童圍繞著這位少年,這個時期的少年依然滿面笑容。他朗讀著改編自少年俱樂部、講談俱樂部小說的作品,看著兒童們露出欣喜滿足的表情,少年深深感受到自己存在的價值。

都井睦雄

少年的名字是都井睦雄,生於1917年3月5日。他的雙親還沒還來得及看到自己的孩子長大,就先因結核病而雙雙亡故。結核病是一種古老的疾病,此時的結核病可以說是不治之症,日本史上也有許多名人因此痛苦過世。

睦雄與姊姊由祖母一手帶大,祖母將兩人帶回自己的出身地貝尾部落生活,貝尾部落一共有23戶,人口數111,居民大多以種田治桑為業。睦雄所身處的環境,依照現在的標準就是隔代教養,不過睦雄不僅受到祖母的溺愛,家族在地方擁有田產,生活實際上過得還算富裕。

時間過得很快, 睦雄學齡一到就進入附近的西加茂小學校就讀,此時的他成績優異,被視為是村中的神童,只是在體育上的成績不佳、每年有三分之一的時間是缺席的,只要稍有發燒,祖母就不讓他去上學,所以每週請三四天的假並不稀奇,導致睦雄幾乎沒有在學校認識的朋友。

睦雄聽話乖巧,長時間都在家和姐姐玩樂度日,因為資質聰穎、成績名列前矛,小學畢業後的他順利進入高等科就讀,師長甚至希望他繼續進入中學校就讀,日後可以讀大學。睦雄也以縣立岡山一中為目標。只是這樣的決定遭到祖母一邊流著淚說「睦雄如果進入中學校就讀的話,就會住宿舍,這樣我會很寂寞。」與祖母相依為命的睦雄,不可能棄祖母於不顧,只好放棄就讀中學校,從此失去一個離家跟社會化的好機會。

 

 

與這個世界的連結,薄弱得只剩下性愛

既然不繼續升學,高等科畢業的睦雄應該會就職吧,但不巧的是,他在這年開始感到胸痛,檢查之後發現是肺結核。肺結核患者只要咳嗽、深呼吸,或者是睡覺翻身的時候,就會引起劇烈的疼痛。睦雄知道是肺結核之後,心理為之一震:想不到自己也罹患此絕症,既然父母親都早逝,自己應該也活不久吧。

自從得病之後,睦雄越來越厭世、自暴自棄。親愛的姊姊嫁人離家了,整個家只剩下控制慾強的祖母跟得了絕症的自己,人生已經沒有希望了。醫生還告訴睦雄,為了他的健康著想,必須要停止下田工作。於是睦雄不再需要下田,而是等天待在家裡。至於他在家的這段時間到底在做甚麼,有一說是睦雄有去上補習學校,也有一說是在家裡準備考試,日後打算成為老師。不管如何,這種長時間與外界接觸有限的生活,正逐漸扭曲他的個性,慢慢的將他帶向一個可怕的未來。

不過,若是有一點人性的人,不管再怎麼壓抑、扭曲,都可以找到紓壓和發洩的管道。由於性行為本身就是一個治癒憂鬱症的有效良方,睦雄雖然和同年齡的人少有往來,但是對異性卻有高度興趣。在睦雄所在的村落,男方晚上為了性交前往女方家夜宿的情形並不少見,睦雄也有幾位和他身體契合的相好。如果一直這樣下去,至少性的愉悅,可以快速、立即的帶走心中的苦悶,對睦雄而言這些年輕的女性,某種程度可以填補姊姊離去造成的心靈空虛,如果這樣一直下去,或許還可以維持正常的生活吧。

只是,命運不會如此和藹可親,隨著日本一步步走向戰爭,許多日本青少年先後上戰場。在當時人們的眼中,男人能夠被徵召上戰場是無上的光榮,意味著這樣的男子身體強健,還可以接受村里英雄式的歡送。但得到這份榮耀之前,每個人都得通過徵兵檢查這一關。對於被分級的役男而言,無疑是一種精神凌遲。

二戰日軍(示意圖)

 

羞辱又悲劇的徵兵檢查結果

徵兵檢查極為仔細,以陰部檢查為例,檢查時雙腳要打開,由軍醫用觸診的方式確認役男兩顆睪丸、陰莖是否完好無缺損。接著還要進行排尿系統的檢查,軍醫先詢問役男,排尿是否異常,有沒有殘尿,還會再以觸診的方式,從尿道球部按壓到尿道口,以確認有沒有積膿、硬塊,如果有必要,役男還必須要現場排尿。軍醫的觸診不僅如此,在肛門的檢查上,役男更要前屈身體、抬高屁股,軍醫將手伸進肛門裡,確定是否有痔瘡以及各類病變。睦雄在這些檢查上是否有病變不得而知,但是呼吸系統檢查的結果,卻永遠改變了睦雄與村落居民的命運。

睦雄的父母都因結核病而亡,甚至睦雄本人過去也曾經有結核病史,檢查的結果睦雄被判為丙等體位。體位有甲、乙、丙、丁、戊五種,甲乙兩種是可以立即徵召上戰場,丙種雖然無法像前兩者一樣上戰場,但仍可服國民兵役,丁種則是不及格,戊的話是隔年必須再複檢。睦雄檢查的結果是丙等,無法上戰場、肺結核病的疑慮都讓他蒙受許多鄰人異樣的眼光。況且此時的肺結核是傳染性的不治之症,人人避之惟恐不及。

因此,過去與睦雄相好的女性都紛紛與他絕交,只要睦雄一外出,鄰人不是在背後議論紛紛,就是爭相躲避,這樣處境,也加速將睦雄往人生的絕崖推去。不管奴性再怎麼強的人,都有反擊的本能,何況像睦雄這樣從小被視為神童的人。

一再被命運逼到絕境的睦雄,開始將憤怒化為實際的行動,他花了數年時間,策畫如何除去礙眼村民的攻擊計畫,尤其是那些曾經和睦雄有過肉體關係,最後卻與他絕交的女性,更是殺害的首要目標。此時,瞧不起睦雄一家的村人們仍不知道,自己的厄運就要降臨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