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英國女教師殺害事件】家教琳賽之死,殺人者的打工陷阱

米孜諾/調查員 檔案調閱182次

兼差是個增加收入的好方法,在各種兼職工作當中,「家教」是一項時薪相當高的行業。在某些人眼中,家教們「只要」陪公子小姐們讀讀書,每個小時就可以獲得法定基本時薪三到五倍的報酬,似乎是個不錯的打工選擇。

但事實上,家教絕不是那麼簡單的工作,任何事都有一定的風險,擔任家教可不只是遇到問題學生或怪獸家長那麼簡單而已。

擔任過家教的人是否有想過,自己有一天竟會成為學生的肥料?

來自英格蘭中部的琳賽.安.霍克(Lindsay Ann Hawker)是里茲大學(University of Leeds)畢業的高材生。對日本史有著濃厚興趣的她,決定先到日本打工度假,長住一年,再回國攻讀碩士學位。

2006年10月,她到英語補習班NOVA擔任講師。這間連鎖補習班聘請許多外籍講師,並主打會話課程,在日本十分著名。

但她去日本不到半年,事件就發生了。

 

並非徹夜不歸,而是從此長眠

2007年3月26日,補習班人員報警,因為他們整整一天聯絡不上琳賽;與她同為補習班講師,一起在千葉縣船橋市分租套房的室友,也證實25日早上就出門的琳賽一直沒回來。

警方在琳賽的房裡,找到一張肖像畫。畫著她帶笑的側臉,綁著高高的馬尾。一旁寫著「Tatsuya Ichihashi」、電話號碼和住址。

圖說:2007年3月21日,署名「Tatsuya」的市橋達也所畫的肖像畫。警方基於當事人隱私權,用紙片遮去電話和地址。(圖片截自網路)

 

憑著這張畫,警方當日晚間在千葉縣市川市,找到市橋達也所居住的的大廈,原本只是想問問他知不知道琳賽的下落。但市橋的反應卻超乎警方的預期,當天晚上,他從警方的眼前倉皇逃走,只留下一隻運動鞋。

此時,琳賽早已成了一具冰冷的屍體。搜查人員進入市橋的套房,見到房內滿是散亂的女性衣物,床上還傳來一陣阿摩尼亞的味道。本該在浴室裡的浴缸,卻到了陽台上,裡面填滿了沙土。幾名警員從土中挖出了全身赤裸、被束帶綑綁著的琳賽,已經不幸身亡。

 

當你真心想犯罪,所有東西都能幫助你

經過調查,警方很快了解到在琳賽身上發生了什麼。

3月21日,市橋在琳賽從車站回家的路上,以那張為她而作的肖像畫向她搭話,邀請她擔任英文家教。經過幾次簡訊往返與會面,兩人約好,25日上午9點半,在市橋家附近上課。

琳賽如約而至。那天早上,她出現在離市橋家最近的車站,走進站前的某間餐廳。她和市橋各自點了飲料後,在店裡待了將近一小時才離開。10點左右,兩人一起走進市橋居住的大廈,她卻再也沒有走出來。

26日早上,市橋在附近的家居中心購買了園藝用土、鏟子、束帶、果樹苗及廚餘發酵促進劑等物品。

本該使樹苗筆直生長的束帶,被用來限制行動;本該使植物紮根成長的泥土,被用來掩埋罪行。發酵促進劑則是一種可以幫助廚餘分解、發酵,使其轉化成堆肥的一種藥劑,有些產品,甚至有抑止廚餘發臭的功能。警方推測,市橋可能是為了讓屍體加速分解,並消除分解時的臭味,才買了發酵促進劑。

 

盡人事,聽天命

警方在犯罪現場詳細勘查蒐證,還原了命案的發生經過;相反地,他們在追查市橋蹤跡這方面卻毫無進展。市橋達也就這樣當著警察的面,沒入千葉縣的黑夜之中,沒有留下任何蹤跡。

在案發之後逃之夭夭的他,既未和在老家岐阜行醫的雙親聯絡,更沒有金錢流向可供追查,警方只能憑著一張舊照片,在全日本搜尋他的下落。

搜查人員試著基於各種可能的扮裝,合成出幾張相片,連同高額的懸賞金額一起公布,卻遲遲未收到可用的線索。他們也公布了錄有市橋聲音的錄音檔,「就算可以扮裝、整形,聲音總是改不了的吧?」他卻像是從人間蒸發了一樣。

面對愛女之死,為之心碎的霍克夫婦,堅信市橋一定躲在日本的某處。為了代替死去的女兒看到他被繩之以法,他們多次造訪這個傷心地。

圖說:2009年3月,在女兒兩週年忌日於東京召開記者會的霍克夫婦。茱莉亞(左)與威廉(右)手中分別舉著琳賽幼年的照片和畢業照。(圖片截自網路)

 

「若見到這個可憎的男人,請告訴我們。」

「任何線索都好,請提供給警方。」

原本默默無名、安靜度日的霍克一家,現在卻一次又一次面對鎂光燈及攝影鏡頭,只為呼籲日本民眾協助找出市橋。他們甚至多次帶著上萬張自費印刷的傳單,到千葉街頭親自發送,期望收下傳單的民眾當中,有任何掌握線索的人。

或許正是警方與家屬的努力不懈,才使得案情終於露出一線曙光。

 

即使有二十面相,也終究無所遁形

2009年10月下旬,名古屋某間整形診所傳來警方期待已久的消息:「我們看到了和市橋相像的男人」。但看到這個診所提供的照片,他們差點認不出來。「從他的臉上,可以看到新舊程度不同的手術痕跡」負責診治的醫生這樣說。

經過東京牙醫大學鑑定,「要說是同一人物也並不矛盾」。只是單眼皮成了雙眼皮,肥厚的下唇成了薄唇,鼻子變高,痣也消失了,人們對市橋的印象截然不同。看來,市橋為了躲避追緝,可是費了很大一番工夫在易容上面,也難怪警方一時之間難以用舊照片找到他的行蹤了。

圖說:千葉縣行德警察署在網站上發布的通緝公告,左為舊照,右為整型診所提供的照片。

新的照片公開後,大阪某間建設公司通知警方:市橋曾以「井上康介」為名,在該公司任職一年,並在10月的發薪日那天失蹤了。到該公司員工宿舍搜查後,警方確認了曾住在那裡的「井上」就是市橋,還找到了他可能出逃到海外的物證。

同年11月10日, 大阪港南港的沖繩定期航線碼頭,有十餘名客人正在等候下一班前往沖繩的渡輪。明明是晚上,其中一人卻像是在大太陽下,戴著帽子、太陽眼鏡和口罩。

突然,警笛聲從四面八方包圍了整個候船室。沒過多久,穿著制服的警察向候船室的那人走去,「你是市橋吧?」他也很坦率地承認,「我就是。」

除此之外,他什麼話都沒有說,也沒有任何動作。長達兩年多的逃亡之旅,就此畫上句點。

 

圖說:《直到被逮捕之前:空白的2年7個月的紀錄》書封(圖片來源:Amazon.co.jp)

犯罪者、暢銷作家、偶像明星?

被關進拘留所的市橋,開始回想他逃亡的過程,寫成《直到被逮捕之前:空白的2年7個月的紀錄》一書,清楚描寫逃走後四處流浪的過程。他曾在街頭吃過剩飯,也曾在無人島自給自足。甚至還自行整形,才變成那副連警方都找不到的模樣。

雖然身負謀殺罪名,但市橋的逃亡之旅異常精彩,使他的書十分暢銷,半年就讓他賺了超過9百萬日幣。在2011年7月4日的第一次開庭時,他當庭宣布:希望用所有版稅賠償被害者家屬。無法原諒他的霍克夫婦自是斷然拒絕。

圖說:法庭畫師的作品流出後,部分網路群眾對市橋的畫像稱讚「太帥了吧!」「是型男!」(圖片截自網路)

這次開庭,是受到日英兩國眾人矚目的重大事件,英國媒體佔據了6席媒體旁聽席。而僅有57席的一般旁聽席,有近千人排隊申請,「市橋是這次審判的主角,我是以一種追星的心情來的」其中不乏這樣的意見。

這天,市橋穿著黑色長袖襯衫和黑色牛仔褲,略長的頭髮披散在臉上,竟有幾分具魅力的頹廢感。這樣的形象,使這個對琳賽施加暴行的男人,被某些人視為偶像般的存在。即使雙手掛著手銬,腰間繫著牽繩,也有女性認為他極具吸引力,宣稱「我想嫁給他!」甚至組成「市橋達也親衛隊」等團體。

 

圖說:日本法庭不開放攝影,而是由法庭畫師記錄庭內的畫面。(圖片截自網路)

 

真心懺悔還是大飆演技?

當市橋走進法庭,看見霍克一家的時候,突然雙膝一跪。在法警要他站起來的催促聲中,他將身體彎下去,伏在地板上,擺出日本最著名的道歉姿勢「土下座」。並在庭上宣稱自己並沒有殺害對方的意思,「但我確實應該為她的死亡負起責任。」

面對這樣的說詞,霍克一家只感到更加憤怒。他們所聘請的律師,代為進行意見陳述時,便表明了這個態度。

「土下座只不過是一個策略,我們無法接受這種陳腐的演技。」

「我們希望他能受到日本法律最高的刑罰。」

2011年7月22日,判決宣布。法官以強姦、殺人、遺棄屍體三項罪名,判處無期徒刑。

市橋的辯護律師代為上訴,主張他沒有殺意,不應以殺人罪論處,該以傷害致死來判刑。但二審仍維持原判,「如果有考慮到被害者留下的遺憾,和家屬內心的悲痛,就不會說出『無期徒刑判得太重』這種話」主審法官這麼說。

最後,市橋沒有再上訴,全案於2012年4月定讞。

 

威廉.霍克曾形容女兒琳賽「是一個善良到會對任何人伸出援手的孩子」,即使是兇手這樣殘忍的人懇求她教導,她也會答應。但,這個社會,是否不允許人們太過善良?為什麼被害者被埋進土裡,犯罪者卻獲得一批親衛隊?為什麼四處流離的逃亡,也成了精彩的冒險旅途?

即使法庭能做出正義的判決,但或許我們永遠無法確定,人們的心中是否懷有正義。

 

參考資料來源

(日本)朝日新聞

(日本)讀賣新聞

(日本)AFPBB NEWS

(英國)BBC NEWS

日文維基:リンゼイ・アン・ホーカーさん殺害事件

英文維基:Murder of Lindsay Haw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