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電梯情殺案】愛與恨的糾纏,通往地獄的電梯

余峯/調查員 檔案調閱236次

 

你可曾想過,每天搭上搭下的電梯,若被有心人利用,讓電梯成為懸吊半空、無處可逃的死亡密室,那會是多麼恐怖的情況?

香港就曾發生一樁知名的「電梯情殺案」,就讀電機工程的兇手,成為了潛伏在電梯頂的死神,待情敵進入電梯,便利用專業所學讓電梯停住,執行他的謀殺計畫。讓礙眼的「第三者」從世上永遠消失,成為電梯槽底的一具死屍。

電梯門要開了。請自行按下,通往死亡之層的關門鈕。

 

何浩然

對於何浩然來說,1984年12月16日想必是個重要的日子 ── 他帶女友阿甄回家共進晚餐,並將她介紹給家人認識。

24歲的何浩然,住在政府所興建的廉租屋社區大廈「高超道邨」中,與父母與四個弟弟同住,想來家境不算太寬裕。但他於電機系畢業後,已在電子廠任職工程師,與女友感情也相當穩定,未來的道路筆直而明朗。

何浩然住的地方,與女友家距離不遠。他住八棟三樓、阿甄則住在六棟十三樓。因此在用完餐後,他便陪女友走回六棟,之後才在女友的目送下返家。

「明天見。」或許他們曾如此道別,但卻沒有人想得到,當何浩然按下電梯鈕,踏入那潛伏殺機的空間時,他已沒有了明天。

 

阿甄

對於阿甄來說,1984年12月16日無疑是個悲慟的日子 ── 她的情人被推入深淵,她的心情也隨之墜落谷底。

在與男友何浩然道別後,阿甄總是會回到家中陽台,望向兩座大廈間的通道,等待男友現身,向她揮手。這是屬於她們的親暱小習慣。

然而那個晚上,她卻遲遲未見何浩然現身。阿甄擔心是不是出了什麼意外,便在家人陪同下出門查看。發現電梯疑似故障卡在七樓,擔心男友受困,連忙通報警消前來救援。

消防員趕到現場撬開電梯門時,電梯內卻空無一人。但空氣中瀰漫的煤油味,以及在電梯頂發現的血漬,讓消防員們眉頭一皺,認為事情並不尋常,因而會同警方深入電梯槽內搜查。

警消發現一名男子身受輕傷,藏身於三樓電梯槽支架上,連忙將其救出。那人並非阿甄的男友何浩然,但也是她的熟人 ── 劉文章。他們三人就讀於同一所大學,劉文章與何浩然是同系學生;他們還是同間教會的教友,彼此互相認識、時有往來。

此時的阿甄多半沒有心思去細想,劉文章為何會出現在此?她一心擔憂的是男友的下落,他為何會從電梯裡消失,現在人又去了哪裡?

不久後,令她絕望的消息傳到 ── 一名受重傷昏迷的男子在電梯槽底被發現,手腳折斷、眼鼻出血,身上多處刀傷,後腦、背部曾遭重擊,一綑尼龍繩纏繞在頸部,送醫後宣告不治。而這名男子,正是從電梯中消失的何浩然。

 

劉文章

對於劉文章來說,1984年12月16日是個什麼樣的日子?在他的心中,更多的是悲憤、是仇恨、是孤獨?又或者是 ── 他所潛伏的電梯內部空間充斥著的,不為人知、卻與他融為一體的黑暗。

早在何浩然認識阿甄之前,劉文章便曾向她示愛,卻被阿甄拒絕。何浩然「介入」後,竟與阿甄順利發展成戀人關係。「明明是我先的。」或許是這樣的妒火,點燃了劉文章心中的殺意。他在電梯頂部埋伏了多久,他的殺意就有多堅決。

何浩然一踏進電梯,劉文章便抓準時機,利用工具讓電梯停止運作。待電梯成了無法逃脫的空中密室,何浩然成甕中之鱉後,潛伏在電梯頂的他,往電梯內注入大量二氧化碳,企圖弄暈目標。

但何浩然並沒有這麼快倒下,劉文章見何浩然仍有意識,便再潑灑煤油並點火,於何浩然被煙火夾擊的時候乘勢跳下,持刀與其搏鬥,用尼龍繩勒住對方,將其吊上電梯頂部,再將他從電梯內部緊急通道丟下,令其墜落電梯槽底。

電梯門要關了。電梯下樓 ── 直通地獄。

 

香港亞視曾經將這個案件改編成影視作品《電梯情殺案》

 

警方從劉文章攜帶的旅行袋中,搜出刀子、繩索、油罐等物品,令他無從辯駁,審理後被判處死刑。不過香港當時的宗主國英國已經廢死,香港雖然仍保有死刑,但自 1966 年後就已停止執行(1993年正式廢除),死囚會由英國女王特赦,改為終身監禁。

值得一提的是,據聞在案發兩個月前,劉文章便曾扮作匪徒襲擊何浩然,雖然當時劉文章並沒有被逮到,但卻也讓阿甄擔心起社區的治安,才有了目送何浩然的習慣。也因此,她才能夠早早發現異狀,讓劉文章無法脫身。

如果何浩然沒有送阿甄回家,悲劇是不是就不會發生?如果阿甄沒有目送何浩然的習慣,是否就無法為男友冤雪?彷彿註定好的因果,讓電梯成了何浩然的棺材,也成了劉文章的牢獄。在感情的世界中,他人往往難以真正理解當事人的心緒波動,面對所有無解的問題,只能說 ── 世上有多少如果,或許就有多少遺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