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莊農場滅門案】弒親謎案大翻轉,養子奪產策畫謀殺大計?(下)

檔案調閱1375次

 

傑瑞米‧班伯在家人慘遭滅門之後的哀慟表現,從外人的眼光來看好像很正常,卻讓班伯家的親戚們越想越不對勁。畢竟,在他們從小看到大的印象中,傑瑞米對家人可沒有這麼深刻的感情,也不是甚麼多愁善感的少年。他與父母之間的衝突,可能更勝姊姊雪拉。

說到印象不符,班伯家親戚對於雪拉‧卡菲爾竟然會殺害全家再自殺,也覺得難以置信。雖然雪拉確實深受精神疾病困擾,情緒控制不佳,又有幻覺問題,但幾乎所有親友都一致認同:雪拉並不是一個暴力的人。她從來沒有在肢體上傷害過兩個孩子,與父親奈維爾的關係也還算和諧,唯一可能會爆發致命衝突的對象,就是她的母親瓊。不過,如果這起滅門慘案真的是雪拉所犯下,最可能激怒她的瓊,卻是命案最後一位被害人,這個結果合理嗎?

警方結案之後,眾多的疑點才正要一一浮現。

 

痛苦與荒唐的青春

1971年的瓊‧班伯與兩個孩子,雪拉跟傑瑞米

傑瑞米‧班伯為什麼會受到親戚們的懷疑呢?畢竟,24年的認知跟印象,是無法被一次葬禮上的痛哭流涕演出所輕易取代的。

傑瑞米在6個月大時被班伯夫婦收養,跟姊姊雪拉一樣被送進名聲良好的私立學校──格瑞薩姆學院接受教育。然而,這份經驗卻沒有留給傑瑞米多少正面遺產,他在學校遭到霸凌,甚至還可能遭到性侵犯,最後也沒有拿到畢業證書。

傑瑞米與養父母的關係越來越差,瓊的宗教信仰與強迫傳教的態度,讓傑瑞米非常討厭她;奈維爾對傑瑞米在課業上的差勁表現也很不滿意。對於養父母施加的壓力,傑瑞米採取激烈的回擊方式,挑釁他們的權威。根據班伯家秘書芭芭拉‧威爾森(Barbara Wilson)的說法,傑瑞米曾經騎著機車在母親身邊不停繞圈,也曾經故意在父親面前化妝氣死他,還曾經在威爾森的車上放了一袋老鼠嚇她。除此之外,他也常有一些脫序行為,曾在紐西蘭闖入珠寶店行竊,向朋友吹噓自己走私海洛因的經歷等等。

在謀殺案前幾週,傑瑞米與家人的關係更是僵到極點,每次傑瑞米回到白莊農場,就免不了一場爭吵。威爾森說,奈維爾在那段時間曾經跟她預測過「槍擊事件」會發生。奈維爾指涉的對象,會是養女還是養子呢?

 

重返大宅調查

無論班伯家的親戚們覺得傑瑞米多麼可疑,他們還是免不了要面對一個問題:傑瑞米可是有無懈可擊的不在場證明。他在命案發生時,遠在白莊外的地方,還接到父親的求救電話。要證明傑瑞米才是命案真兇,恐怕還缺乏更有力的證據。

警方的草率辦案,在此時成了班伯親戚的一項優勢:他們擁有白莊的鑰匙,可以隨時回去蒐證。在命案發生的三天後,傑瑞米的表兄弟大衛‧波弗洛(David Boutflour)就在白莊找到警方當初沒找到的消音器跟步槍瞄準鏡,這些物品都在奈維爾的槍櫃裡面。消音器內部外部都有血跡,顯然在命案發生的過程中被使用過。但如果雪拉是兇手,她為什麼要用消音器殺人?而且她的手臂太短,她不可能用加上消音器的步槍抵住下巴開槍自殺。那麼她又為什麼要在自殺之前,又把消音器取下放回櫃子?

除了消音器之外,行兇用的步槍一共擊發了25發子彈,而彈匣一次可裝10顆子彈,這表示行兇過程總共要重新填裝子彈兩次才能完成,而且這種型號的步槍並不容易填裝。然而,根據眾多親友的記憶,雪拉並不具備使用這類步槍的知識,如果她是突然瘋狂槍殺全家,那很可能會在過程中就會因為技術問題而被中斷。

槍枝與消音器的問題,使雪拉是真兇的可能性大為降低,如果雪拉不是兇手,那麼傑瑞米聲稱奈維爾打來求救的電話內容,就變得相當可疑。

傑瑞米宣稱自己接到父親的電話以後,命案便發生了,他隨即打電話報警。不過,若是來自白莊的電話沒有被奈維爾或其他人掛斷,照理來說,儘管奈維爾無法再發言,雙方仍是在通話中,傑瑞米這方的電話應該無法立即撥打。

奈維爾打給傑瑞米的求救電話,真的發生過嗎?明顯使用過的消音器,究竟又是怎麼回事呢?

White House Farm at Tolleshunt D’Arcy, near Maldon, in Essex, where Jeremy Bamber is alleged to have shot dead his mother, father, sister and twin nephews in August 1985. Bamber – one of the most notorious killers of the past 20 years – starts his appeal Thursday October 17, 2002, at the High Court in London. See PA story LEGAL Bamber. PA Photo. Matthew Fearn.

 

女友的立場轉變

另外一方面,傑瑞米在葬禮之後的表現,也越來越惹人注目。他似乎很快就一掃葬禮上表現出的悲傷陰霾,跟女友和另一位朋友去了一趟阿姆斯特丹,買了大量的大麻,表現得十分開心。接著,他開始販售家族留下來的物品,把亡母的車送給女友的母親,亡父的車則登報販賣。

即使傑瑞米失去至親後的表現如此不尋常,班伯家的親戚們又致力提出各種疑點跟證據,警方還是沒有馬上採取行動,他們依然認定白莊農場滅門案,就是雪拉所犯下的。

然而,一個關鍵證人卻在此時一百八十度大轉身,改變了她對警方的原始證供,也改變了警方對本案的看法。

這位證人不是別人,正是傑瑞米的女友,茱莉‧瑪格佛(Julie Mugford)

Jeremy Bamber with his girlfriend Julie Mugford at his family’s funeral in
St. Nicholas Church, Tolleshunt D’Arcy, Essex. Bamber was convicted of the murders in 1986 following claims that he wanted the family inheritance.
New evidence has allegedly come to light which might help him to launch an appeal against the killings.
. REXMAILPIX.

 

謀殺計畫?

茱莉‧瑪格佛與傑瑞米交往了兩年,在白莊農場滅門案剛發生時,她一直站在他身邊給予最大的支持。想不到,命案發生一個月後,在9月7日那天,茱莉的立場卻大幅反轉,推翻了她先前的證詞,並證明她的男友「大有問題」。

根據茱莉的證詞,她與傑瑞米在謀殺案發生的四、五個月前,就曾經去班伯家位於歐西路驛站(Osea Road caravan site)的辦公室搶劫。傑瑞米一直向她述說自己有多痛恨家人,爸爸很老、媽媽很瘋、姊姊一無是處、雙胞胎很煩等等,他甚至表示過想殺了全家,還討論要用甚麼方法下手。他說過雪拉會是很好的代罪羔羊,還要從白莊農場打電話回他在戈德漢格的小屋來製造不在場證明。

茱莉雖然參與了傑瑞米各種小偷小摸的脫序行徑,但從來沒有把他的「謀殺計畫」認真放在心上。直到8月6日晚間9點50分,她接到傑瑞米打來的電話。

他向她表示自己整天都想著要謀殺全家,「……超級不爽,」他說,「如果不是今晚,就永遠別動手了!」

過了幾個小時,8月7日凌晨3點到3點半之間,傑瑞米再次打給茱莉:「一切都很順利,農場那邊有點問題,我整晚都沒睡……掰掰親愛的愛妳喔。」

結果到了早上,傑瑞米就通知她雪拉瘋了,白莊農場裡的所有人都死了。這個說法也就是警方一開始相信的版本。

茱莉趕到理論上應該很震撼、很悲傷的傑瑞米身邊,到了現場,他一看見她,就把她拉到一邊。

「我真應該去當演員。」他小聲對她說道。

 

沉重的信任

雖然傑瑞米從來沒有真正向茱莉承認過自己就是殺害全家的真兇,但聽過他各種問題發言跟謀殺計畫的茱莉,不可能對男友的重大嫌疑視而不見。她逼問他那一晚的真相究竟為何,他向她坦白雪拉確實不是兇手,不過也不是他幹的,是他請了另一位朋友做的。

茱莉在事件發生當下,選擇相信跟支持男友,她站在這個很可能冷血殺害家人的男人身邊,陪他演出各種哭戲場面,再陪快速轉換心情的他繼續以往的脫序勾當。

一個月過去,她發現自己支撐不下去了。抽大麻、搶自家公司,還可以說是年少輕狂;但謀殺自己的親人,就遠遠超過瘋狂的範圍了。

茱莉再也隱瞞不下去,她決定與傑瑞米分手,並向警方說出一切。

 

A點是傑瑞米‧班伯所在的戈德漢格村,B是白莊農場的位置

 

急轉直下的審判

有了茱莉的指證,原本堅信雪拉才是兇手的警方,才開始意識到傑瑞米真的不對勁。他們重新展開調查,發現傑瑞米聲稱自己找來當兇手的朋友,有堅實的不在場證明,於是便在9月13日逮捕了傑瑞米。

傑瑞米自然是不願承認自己犯下弒親重罪,他宣稱茱莉指控自己,是因為要報復他拋棄她;他這麼愛自己的家人,怎麼可能會想要殺害他們?

可惜,他的辯解比起女友跟家族親戚們的證詞,以及警方重新調查之後發現的眾多證據與疑點,顯得相當薄弱而不可信。火上加油的是,他在交保之後,還打算將亡姊雪拉的裸照賣給知名八卦報《太陽報》(The Sun),更降低了他的信用。於是,他隨即在9月29日第二次被逮捕,並被以謀殺罪起訴。

重新鑑識之後,警方確定消音器中的血跡為雪拉所有,可能也混合了奈維爾跟瓊的血液,這足以證明消音器必然在行兇時被使用,而且在雪拉死亡之際仍接在步槍上面,使得雪拉自殺的可能性更低。奈維爾陳屍的廚房處,也有明顯的打鬥跡象,顯示兇手並沒有一開始就順利擊斃奈維爾;由於雪拉的身材嬌小,奈維爾卻是高大、健壯的62歲務農男人,因此要雪拉跟奈維爾纏鬥並成功弒父,顯然是件困難的事情。這些矛盾的細節,在在顯示雪拉並非謀殺班伯家的兇手,真正的兇手就是唯一倖存的家庭成員──傑瑞米‧班伯。

檢方認定傑瑞米是出於對家人長期的憎恨,還有想要獨佔班伯家產的貪婪,才精心策畫了這起滅門血案。他在命案當晚拿走母親的機車,用來往返自宅跟白莊農場,避免被人看到他的車出現在現場。然後熟悉父親收藏的槍枝的他,就拿了行兇用的點22步槍,先上主臥室謀殺雙親,瓊當場被擊斃,但健壯的奈維爾卻逃到廚房,與同樣人高馬大的兒子搏鬥之後,才身中八槍死去。隨後,傑瑞米回到主臥室,殺了來查看的雪拉,並做好嫁禍雪拉的布局,再到外甥們的房間終結了他們的性命。

至於那通建立不在場證明的求救電話,則根本沒打過,既然傑瑞米主動向警方報案,就表示他一定知道白莊農場那晚發生過甚麼事,也就證明他是兇手。

經過一番辯論以後,陪審團接受了檢方的說法,以10比2的壓倒性票數,判決傑瑞米‧班伯謀殺父母、姊姊與外甥罪名成立。法官認為他「惡性重大,超乎常理」(”warped and evil beyond belief”),必須終身監禁。

 

入獄服刑至今,已經步入老年的傑瑞米‧班伯

 

真相湮沒在輕率調查之中

整樁白莊農場的悲劇,看起來就這樣到了尾聲,但被認為是本劇「最終反派」的傑瑞米‧班伯,並沒有就這樣放棄為自己辯護,他還有話要說。

傑瑞米從頭到尾主張自己清白,他表示前女友茱莉的證詞是為了報復他;至於班伯家親戚們,也不是甚麼單純無辜想要為親友伸張正義的好人,而是為了繼承白莊農場跟龐大遺產而來。確實,一旦傑瑞米被證明有罪,原本應該到他手上的財產,就會分給這些親戚們了。親戚們發現的證據,會不會是用來陷害傑瑞米,好除掉他們與遺產之間的障礙?

傑瑞米主張命案的真相就是警方一開始調查的結論:雪拉就是殺害自己與全家人的兇手。雖然這個結論受到後來浮現的大量疑點與證據挑戰,但又要怎麼證明它一定是錯的呢?正是因為警方當初的調查草率、蒐證不齊、放任現場被破壞、沒有保留被害人的遺體以供再次驗屍等等,才會導致日後案件出現爭議時,缺乏足夠的證據來證明到底哪一方的說法是正確的。

上至國會議員下至民間團體,英國社會中有許多人站在傑瑞米這一方,他們相信傑瑞米是英國司法體系失靈的最大受害人艾賽克斯郡警方的粗心,使得白莊農場的真相,失落在被破壞的現場之中而不可復得;既然能夠用以定罪他的證據不足,檢方與法院就不應該驟下結論,認定他就是兇手。

這些年來,傑瑞米與監獄外的支持者們一再上訴,尋找新的證據主張傑瑞米的無辜。他們在2010年提交出一份證明白莊農場確實有撥打到傑瑞米家求救的通話紀錄,甚至還有奈維爾報警的紀錄,這看似有了一絲希望,但卻上訴失敗,傑瑞米至今仍然待在獄中,為他的謀殺罪名服刑。他究竟是受到親戚、前女友與警方聯手陷害的代罪羔羊,還是精心策畫謀殺大計卻功虧一簣的弒親犯?這個問題,恐怕很難有讓人信服的答案,如果警方當時能夠更重視調查程序,不因為認定這是一起謀殺─自殺案而草率結案,認真蒐證,或許就能夠還給傑瑞米清白──又或者能夠證明他確實罪有應得。

白莊農場的悲劇,還沒有完全落幕。

 

參考資料:

  1. https://www.theguardian.com/uk/2011/feb/10/jeremy-bamber-innocent-of-murder-appeal
  2. https://www.theguardian.com/uk/2011/jan/30/jeremy-bamber-appeal-murders-evidence
  3. https://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3157376/Now-know-Bamber-did-Crime-writer-s-definitive-verdict-public-schoolboy-slaughtered-entire-family-30-years-ago-tried-frame-dead-sister-protested-innocence.html
  4. https://en.wikipedia.org/wiki/White_House_Farm_murders
  5. 主張傑瑞米‧班伯無罪的聲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