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花槽藏屍案】恐怖花槽成密棺,星國兄弟懸屍香港大廈

檔案調閱289次

 

「老伴啊,你不覺得最近房子裡有股臭味嗎?」

1984年的春天,住在銅鑼灣伊利沙伯大廈26樓A3室的林氏夫婦,對近來屋內的異味深感困擾,而且那股臭氣越來越烈,讓人難以忍受。

兩人在屋內尋找氣味的來源,卻發現味道是自窗外飄來、方向正對鄰居A2室的陽台花槽。A3室的花槽,與A2室的花槽中間雖然有牆壁相隔,但仍有個小水渠連接兩邊,嚴格來說是可以互通的。莫非臭味是自鄰居那邊而來?話說回來,他們已經很久很久,沒有看到住在A2室的人了。

林先生走向臭味最濃烈的陽台邊,他移開掛在窗邊的毛巾,卻赫然驚覺,白色的毛巾竟然被染成了黑紅色。一股劇烈的腥臭,從自A2室滲入的暗紅液體撲鼻而來……

 

水泥花槽成密棺

被染血毛巾嚇壞的林氏夫婦立即報案,警方也盡速趕到現場,發現臭味與血汙的來源,果然是來自隔壁A2室的水泥花槽

據房東所言,26樓A2室在三個月前被租給一位印尼籍男子,這位租客宣稱還會有兩位印尼同鄉搬進來。不過,警方在人去樓空的A2室,卻找不到這三位印尼人的蹤影,只留下那毫無植被生機,還不斷滲出血汙的水泥花槽。

是甚麼原因,會讓一個高樓大廈的水泥花槽流出血來?不管怎麼推論,都只能指向最恐怖的答案。

警方請了建築工人前來協助開啟被封閉的花槽,花槽相當巨大,長2.5公尺、寬0.3公尺、深達1公尺。顯然有人意圖把甚麼東西掩埋在花槽中,還多蓋了一層水泥跟三合土上去。在開鑿的過程中,濃濃的惡臭不斷撲鼻,負責開挖的工人意識到裡面可能是屍體,抗議不幹。後來警方只好找來消防隊員協助,才終於在3月31日下午3點,從水泥花槽中挖出一具由床單包裹的腐爛屍體,以伊斯蘭教葬禮式的方式包裹。

更驚人的是,這具屍體下面竟然還壓著另一具以同樣手法處理的屍體,同樣腐爛腫脹不堪。兩具屍體皆為男性,約30歲左右,但已經難以辨識。他們被以69式的頭腳相反方式疊在花槽中,雙手被鐵鍊反綁,其中一具的口中含有四根鑰匙,下面壓著一把鐵鎚,警方懷疑這就是謀殺兩人的凶器。除此之外,屍體下方還有奇怪的符咒、娛樂雜誌等物,令人不寒而慄。

這兩位死者是誰?他們為何葬身此處?租下這間房的神祕印尼華僑阿布都‧卡利姆先生(Abdul Karim)又去了哪呢?調查人員開始推測,消失的卡利姆與他口中的另外兩人,與這樁案件大概脫不了關係,可能是卡利姆殺了另外兩人逃之夭夭,可能他就是屍體之一。不過要能證實上述推論,唯有等警方追蹤到卡利姆下落,跟驗屍結果出來才知道了。

在等待鑑識結果時,警方也沒閒著,盤問了伊利沙伯大廈的住戶們,才發現原來除了報案的林氏夫婦,注意到26樓A2室有問題的人還不少。一位女士聲稱,在3月19日深夜,曾聽到兩名男子的呼救聲,還有一名女子慘叫;另一位住在案發現場樓下的鄰居,則聽到樓上有人出入施工的聲音,這顯然是水泥花槽被密封的時刻。儘管這些鄰居都注意到了A2室發生了奇怪的事情,不過眾人還是等到藏在裡面的屍體都發臭了,警察都來了,才願意通報異狀,這就是都市文化的弊病嗎?

命案發生的伊利沙伯大廈26樓A2室平面圖

金莊兄弟遇死劫

到了4月3日,死者身分辨識有了突破:原來兩位死者都是新加坡名珠寶商謝美卿(又名謝美興)的兒子,謝順發與謝順成(又名謝順丞),而不是神秘失蹤的印尼人阿布都‧卡利姆。謝順發是大哥,32歲,已有家庭;謝順成則排第三,年約28歲,仍然未婚,兩人近年都接手了父親經營許久的金莊生意。

為什麼年輕有為的新加坡富商兄弟,會慘死在香港大廈的水泥花槽裡面?

遇害的珠寶商兄弟:大哥謝順發(左)與三哥謝順成(右)

根據香港警方在港、星、印尼等地輾轉奔波的調查結果,謝氏兄弟在遇害前三個月,幾乎是一個月來一次香港,就算說生意真的做很大,這頻率也有些不尋常。另外,兩兄弟在家鄉新加坡也是花名在外,時常流連聲色場所,識盡花紅酒綠。兩人慘遭謀殺,會不會是結交了不該結交的人物,迷上了不該迷的煙塵女子呢?

除了桃色糾紛,新加坡警方提供的消息還透露了另一種可能性──老三謝順成可能在香港與人糾紛或遭人設局,結果慘遭綁架,綁匪向其父謝美卿索求大筆贖金。謝父派大兒子謝順發帶錢去救弟弟,沒想到卻雙雙慘遭撕票,魂喪異鄉。

在香港,警方調查出幾個說法。其中之一,說兩兄弟近年在港設了一家公司,用來炒作黃金,結果公司卻突然結束營業。另一個消息指出,兩兄弟遭人詐騙,慘賠500萬新加坡幣,導致他們在香港生意失敗。氣炸的兩人殺到香港來要找詐騙者算總帳,想不到,被清算的卻是自己的老命。第三個消息則恰好相反,在這個故事裡面,兄弟兩人才是詐人的一方,結果被迫用命抵債。

究竟哪一種說法,才是正確的案發原因呢?遺憾的是,儘管香港警方努力想查出真相,但找到這些線索之後,接下來就像針入大海,不知要去何方追蹤。神祕失蹤的印尼租客卡利姆,依然無影無蹤;警方訪談了諸多可能涉案的女性,卻也無法確定是否其中有人發出那夜的慘叫。港、星、印尼的跨國合作追兇行動,由於缺乏引渡條例等司法協定,也有相當的困難,調查逐漸就此不了了之,成了一樁懸案。

 

神秘數字露玄機?

新加坡知名珠寶商:百萬金莊

儘管多年來,花槽藏屍案依然沒有任何突破,但在死者故鄉新加坡,倒是發生了一樁怪奇的案外案。

謝氏兄弟死後26年,他們的弟媳張妹娘,突然在自家洋房三樓,吞藥、燒炭自殺身亡。從普通人家嫁入金莊豪門的張妹娘,對自己兒女成就非常滿意。唯一的缺點就是沉迷賭博,在死前還曾經上賭船狂賭六天不歸;但即使如此,她並沒有負債或破產的經濟壓力,這使她的死亡略顯蹊蹺,沒有一個強力理由足以解釋她的棄世之舉。

張妹娘突然自殺的原因,或許永遠無人知曉。不過,她生前對「四」這個數字的執迷,倒是非常奇異。張妹娘的車牌、門牌都是四號,家中三樓有四間空房,看來是把這個華人社會痛恨的不祥之數,看成自己賭博的幸運數字。更令人遐想的,則是她26年前慘死香港的大伯,屍體被發現時口中也含著「四根鑰匙」

這兩者之間會是巧合嗎?或許,這只是好事者的無端聯想。但死者的口中為何被放置四根鑰匙?為何屍體下面又會有符咒?一切異狀都令人很難不從神秘的方向推想。這是否代表當初殺害兩兄弟的主謀,有某些禁忌或迷信呢?

這時候,就不得不談談案發時的一些風聲。據說,謝家有八位兄弟姐妹,為了父親的金莊事業分配問題,彼此有些齟齬。雖然這個流言並沒有實證,但對應當年命案發生之際,香港警方為了調查真相,在港、星、印尼三地拼命奔波;相對地,被害的謝家卻異常低調,對案情發展冷漠以待。就讓人不禁懷疑,這個命案之中是否藏了許多不單純的真相。謎樣印尼人阿布都‧卡利姆為謝家大哥與三弟設下的騙局,背後是否還有幕後黑手?

……然而,這些說法都不足以作為指控任何人的證據,也不足以揭曉命案真相,空為孤懸大廈高樓上的水泥密棺之謎,再添更多恐怖氛圍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