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話學偵探光吉】絕代佳人們,遺世而獨立:歡迎來到夢幻女子國

檔案調閱42次

編按:《航海王》的魯夫、日本時代廣東的布商,與台灣的原住民傳說之間,竟然存在著一個令人意想不到的共通點--他們都曾登陸「女子國」。「女子國」的分布到底有多廣泛呢?讓神話學偵探光吉來告訴你吧!


特約調查員:光吉

今天的主題,雖然是女子國,但我們卻要從一個男人說起。

這個男人叫做蒙奇.D.魯夫

是的,家喻戶曉的魯夫,他的志向不但是想要成為航海王的男人(羞),同時也是想要找到一個大祕寶的男人。不過,就在魯夫與他快樂的夥伴們四處乘著千陽號周遊列島時,魯夫還沒有找到一個大祕寶,卻找到了一個大……蜜桃??

就在漫畫第514話中,魯夫因為機緣巧合,來到了一座神秘的島嶼:亞馬遜百合。這一座與世隔絕的島居住著女性戰鬥民族「九蛇族」,由「海賊女帝」王下七武海的波雅.漢考克率領。島上純女無男,數百年前,島上就有著「男人禁令」的禁忌。進入此島的男人們,下場只有唯一死刑而已。

《航海王》中的九蛇島。圖片取自網路。

嗯?這個出自《航海王》的故事,怎麼這麼耳熟?

沒錯。神話一直都是各式各樣創作的靈感來源。尾田榮一郎在設計女子島亞馬遜百合時,肯定參考了許多神話文本。以蛇姬的屬性、島的性質與禁制來看,尾田至少參考了希臘神話中,大力士海克力士(Ηρακλής)十二偉業中的亞馬遜女子國、珀修司(Περσεύς)英雄譚中的蛇髮女妖,以及流傳各地的女子島神話

不只是《航海王》,電影《神力女超人》裡神力女超人黛安娜普林斯長大的天堂島,也是一個純女無男,被結界守護的神秘島嶼。女人島一再出現在這些衍生作品中,其實都是源於女子國神話中的母題。就算一個是日本海賊主題的漫畫;一個是DC的英雄電影,但是觀察故事,都具有「一位男人闖進了遺世獨立的女子島」這樣的母題。

講述廣東布商因遭遇颱風,被吹到一座滿是女人小島上的〈胭脂虎〉。《台灣日日新報》,昭和6年7月2日第四版。

這樣的母題,其實並不罕見。除了中國的諸多典籍文獻之外,連在日治時期漢族也有相關口傳。例如《臺灣日日新報》在大正12年7月15日第六版所載的〈女子島〉、以及昭和6年7月2日第四版所載的〈胭脂虎〉,都記載了廣東有一位布商,因颶風飄至一座女人島上,島上美女乃虎妖所化,這些虎妖用藥迫使布商就淫,但因為虛索無度,布商無法「淫就矣」(enjoy),因此潛逃出洞,劫後餘生云云。

除了漢族之外,在臺灣的原住民神話中,男子誤入女子島的母題也相當常見。上次曾說過,女子部落是一個世界性的故事類型,歸於AT分類法的F565.1「Amazon」女戰士及F112「女人國之旅」兩種項目下。在日本學者所採錄的二十二個女子國口傳中,有十五個女子社的故事,另外七個則是女子島。可見在臺灣原住民族們的口傳中,陸地與海洋,都有可能是女子國的所屬之地。

那麼,在實際的神話口傳中,真的會有男子擅闖入國這樣的母題嗎?

真的。而且其實尾田與DC的抄襲……我是說致敬程度非常高。在神話中,不論是山中的女子社或是海中的女子島,都是隱藏在重重結界中,非得要特異的方法,否則是進不去的。

「在哪裡~在哪裡~不要隱藏妳自己 ♪」圖片取自網路。

嗯,這樣的方法當然不是一邊唱著「在哪裡~在哪裡~不要隱藏妳自己」一邊快樂地尋花撲蝶最後終於捕獲野生的女子國族人。在神話口傳中,山中女子社的進入方式都是一種誤闖,男人是在偶然的機運下進入了女子之地:例如在泰雅族、賽德克族、布農族的口傳中,男子在狩獵時為了尋找走失的獵犬而不小心闖入女子社,或是迷路進入了女子社。而女子島則大多出現在阿美族的口傳之中,如阿美族奇密社有一個被稱為Sadafan(薩達邦)或里漏社稱之為Maciwciw(馬者者)的男子,在捕魚/撿拾柴薪的過程中,無意誤將鯨魚當作島嶼/被鯨魚誤吞,因此藉由鯨魚來到了女子島。搭乘著巨大的鯨魚來到神秘的異境。

不論是山中的迷途誤入或是海上的乘鯨入境,從原住民的族群分佈地與女子社/女子島的口傳發展範圍,都可以很明確地看到,靠山吃山,靠海吃海的強烈地域性。布農族、賽夏族、排灣族、泰雅族、太魯閣族、賽德克族的女子國口傳大都是山中的女子社,而依傍海洋,有豐富海洋經驗的阿美族,則發展出女子島口傳。從社與島的不同,其實就能深入探討更多,例如女子島口傳中與日本民間故事浦島太郎的相似性;女子社的祕境性質與仙鄉淹留故事類型的相似性,都是女子國神話研究者非常感興趣的題目。

擁有龐大體積的鯨魚,在海中常被誤以為小島,從而衍生出許多有趣的傳說。圖片取自網路。

不過,重點當然還是在這些讓人浮想聯翩的佳人們呀。不用喝茶吃魚,來到溫柔鄉的這些男人們可是備受寵愛,百般溫存,尊榮又爽快。

直到那一天來臨前,這些愚蠢的男人,都沈浸在女子國的風月機關之中。

這一直都不是一個充滿粉紅色泡泡的故事。下一回,我們將把風月寶鑑翻過來,讓我們看看這些美貌放蕩的女人們的另一面,是多麼讓人不寒而慄的紅粉骷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