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敗的間諜】麥迪遜大道上的洋娃娃女士

香楠/調查員 檔案調閱146次

諜報電影中的間諜都有著聰穎的腦袋、靈活的手腕,矯捷的身手,尤其不可或缺的是惑人的外貌,從經典的詹姆斯.龐德系列電影、金牌特務,到蓋瑞奇的紳士密令,無一不是令人看得心跳不已。然而,在現實中,這項專業可不是隨意能夠入門,間諜更不是人人能做。二次大戰期間,紐約麥迪遜大道上,有間看似平凡的洋娃娃店,店主也希望能躋身為這圈子中的一員。

 

洋娃娃店主Velvalee Dickinson

 

想揭開這位洋娃娃女士並不神秘的面紗,得從一封未能送抵布宜諾斯艾利斯的信開始說起。

 

這封信於1942年初從奧勒岡寄出,其中信件地址錯誤,收件者並不存在,經戰時信件審查時,又被檢查員認定內容太可疑,引起FBI的警覺。直到1942年8月,陸續有五封寄到此一地址的信件被攔截下來,然而寄件者各不相同。信件的內容全都環繞著「洋娃娃」的主題,其中一封寫著「我僅有的三尊洋娃娃都是愛爾蘭娃娃。其一是背上帶著魚網的漁夫,另一則是背上有木塊的老婦人,最後則是個小男孩」。帶著加州郵戳的另一封信則提到「七個小洋娃娃。我會盡力讓他們看起來像是中國娃娃,由祖父母、父母及三個孩子組成的三代同堂」。這封信寄出之前,正巧有七艘戰艦休整停泊於加州港口,倘若真是傳遞訊息,信中的細節情資對敵方極有價值。

 

書信用詞暗喻指涉
English dolls英國軍艦
old fishermen with a net over his back西岸港口的潛艦護衛網
 Balloons傳遞西部防衛系統建立的訊息
an old woman with wood on her back結構強化的船艦
 doll hospital船塢,造船廠
Small boy小型船艦
Mr. Shaw在珍珠港遇襲的馬漢級驅逐艦USS Shaw(DD-373)

 

FBI於是分別偵訊了這五位寄件人,雖然這些信上簽名都與本人符合,信件中所提到的生活背景也彷似她們的日常,但全部的寄件人都否認曾寫過這些信件,更不認識這位遠在阿根廷的收件者Señora Inez Lopez de Molinali。調查顯示,以其中一位住在俄懷俄州女士的名義和地址寄出的信件,上面卻蓋著紐約的郵戳。而根據本人的證詞,那段時間她並不在紐約。另一方面,FBI的實驗室顯示這些簽名確實非常接近本人的字跡,然而很可能是由他人仿造。另一方面,儘管這五封信都使用不同的打字機完成 ,但五位寄件者的打字機卻沒有一個是符合的。

 

這些證據更加證明這五位寄件者是無辜的,但為什麼是他們被栽贓呢?由於她們全是女性,散居在美國各地,彼此也互不認識,所以共通點立刻被凸顯了出來。她們全是洋娃娃收集者。

 

這是怎麼一回事?難道她們所收藏的洋娃娃會自動自發為軸心國蒐集消息,捏造這些收藏者的日常,自己跳上打字機寫信,以「娃娃語」作為暗碼將情資寄出?倘若這是某部科幻作品或瑪莉娃娃的都市傳說,或許還有發揮的空間,但在現實中自然絕不可能。

 

案件很快便有所突破。

 

其中一位來自科羅拉多的寄件者將調查線索直指一位紐約的洋娃娃店主人薇瓦莉.狄金森(Velvalee Dickinso)女士。她無法立刻支付狄金森女士洋娃娃的貨款,認為對方出於報復心理,將她的簽名用在這些可疑信件之中。而其餘寄件者也都與狄金森女士有洋娃娃的交易往來。

 

還記得那枚俄懷俄州信件上的紐約郵戳嗎?

 

基於調查所得,FBI決定密切監控這位狄金森女士,發現她過去時常向銀行借貸,然而到1943年之際,卻藏有為數可觀的美金百元鈔,當中四張的來源又可以追溯到一位英國領事館的日本上校身上,更重要的是至少有一封信的印跡與狄金森女士所擁有的打字機符合。

 

於是,在1944年一月底,這位狄金森女士非常戲劇性地在她藏有鉅款的銀行保險箱處被逮捕,即使她強調自己沒有犯下叛國罪,這些錢是丈夫死後才於床底下發現,後又承認「也許」這些錢是她丈夫經由管道從日本領事館得到的。

 

她推諉的說詞,搖搖欲墜了不到半年,終於被FBI徹底粉碎,她只得與當局達成認罪協議,承認自己違反戰時國家機密保護法,並願意提供自己所知的日本情資活動。在供詞中表明自己只是在西雅圖、舊金山等地的海軍造船廠四處打聽,詢問附近的居民,將資訊傳遞出去;而酬勞則是由她的丈夫經手。

 

但累積的調查指出,她的丈夫幾乎不認識日本領事人員,醫師則證明她的丈夫死前纏綿病榻,心智與健康狀況不佳,實無能為日本收集情報,這所有的事情皆是她一力為之。這樣一個美國土生土長,擁有大學學歷的女性,據稱著迷於日本文化,尤其喜歡換上和服參與領事館的活動,在試圖為她心目中美好的東方國家效力,並從中獲得資金維繫洋娃娃事業未果後,獲判十年徒刑並課一萬美金,最終死在獄中。

貝瑞塔紐約旗艦店內景

 

洋娃娃女士在麥迪遜大道上的店面雖已不留任何神秘的痕跡,然而仍帶著特務與諜報的餘音,因為此地成為著名義大利槍枝品牌貝瑞塔的旗艦店──著名的007情報員詹姆斯.龐德在早期小說所用的正是貝瑞塔手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