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地震殺人魔】上帝WIFI人人可接,但他總是收到錯頻的殺人指令(下)

Hasami綠/調查員 檔案調閱723次

 


編按:上篇【加州地震殺人魔】上帝WIFI人人可接,但他總是收到錯頻的殺人指令(上)提到,穆林腦中開始接收到「天啟」,要殺人獻祭阻止加州地震;然而如此努力的他,卻無法得到社會認可,也一度染上毒癮。擺脫低潮的他,接下來又有甚麼「啟示」呢?


 

自己服用的心靈雞湯自己煲,穆林一向如此,1973年1月,奉「腦海中的上帝」旨意大肆開殺的赫伯特‧穆林,一度陷入毒癮的低潮,但隨後成功戒斷,認清「藥物就是他一切問題的來源」。想通一切的他,毅然決然地購買了幾把槍,前往殺害曾經賣大麻給自己的高中同學。

 

自命世界守衛

起初他撲了個空,因為他記憶中高中好友的住宅已經易主,那裡改住了一對有兩個可愛兒子的夫妻,好心給了他舊屋主的聯絡方式。他順利找到人後,按照慣例,二話不說殺了高中同學跟他的老婆;接著,沒有猶豫太久,穆林又回過頭把幫助他的女屋主跟兩個小孩給殺了,只因為怕警察會循線找到自己。

19732月,穆林在一個公園裡遇到四位青少年,他謊稱自己是公園管理員,要求他們離開,因為污染了他所謂神聖而不可侵犯的森林。一股腦地衝上去就是大吼:

「你們這些混帳屁孩,給我安靜。」

莫名奇妙被一個路人叫囂,年輕人當然不以為意,穆林見狀,毫不猶豫地射殺他們,過了一星期,被丟棄的遺體們才被警方找到。13日他獨自開車行駛在公路上,急轉掉頭,抄起車上的來福槍射殺路邊除草的男子培瑞茲(Fred Perez)。最終,目睹這一切的路人報了警,才將這場鬧劇徹底終結。

穆林在拘禁中承認了一切罪行。起初,穆林不能理解警察為何拘禁他,對他而言,是上帝選擇了這些人做犧牲,他們的死為世界擋下可怕的天災,而他只是一個單純的執行者,並非惡人。加州近來沒有地震災害,都是他這些苦工的「貢獻」。在審訊的過程中,檢察官發現穆林的精神病徵有著偏執、妄想、與思覺失調症,以及揮之不去的幻聽與焦慮。

關於穆林的地震理論,他自有一番說詞,他的生日4月18日,這一天除了是舊金山大地震的紀念日,同時也是物理學家愛因斯坦的忌日,對穆林來說意義非凡。心理學家唐納德‧倫德(Donald Lunde)表示,穆林把地震與愛因斯坦深深連結在一起,並與自己有某種精神上的連繫。他深信,愛因斯坦犧牲自己拯救了世界,看到這裡,相信對正在看這篇文章的你們來說,應該已經吐嘈吐到到深處無怨尤,也懶得跟穆林一般見識了。

出庭受審的穆林

獄中的新儀式

同年8月,他被宣判一級謀殺罪名成立,(因為明顯蓄意殺害高中同學與屋主太太),其他的案件則被歸類在二級謀殺。根據冗長的判決,終身監禁成為穆林最後的結局。他的精神狀況與犯罪行為的連結,成為後續心理側寫的知名案例之一。在當時的聖塔克魯茲(Santa Cruz)的監獄中,彙集了加州最窮凶惡極的連環殺手們,女大學生殺手愛德蒙・肯伯(Edmund Kemper)也是其中之一。身為穆林的獄友,肯伯如此評論他的心理狀態:

穆林有個奇怪的嗜好,當人們意圖觀賞電視時,總是以歌聲擾亂他們,所以我把水倒在他的頭上,當他是個乖男孩時,我會給他些花生做為鼓勵, 穆林喜歡花生,所以這招得以成效,因為很快地,他會期待我給予他唱歌的許可。

穆林入獄後,與另一位知名連環殺手愛德蒙‧肯伯成為獄友

肯伯用對待寵物的方式,規訓了獄友的日常行為。顯然,以痛苦和死亡而言,肯伯的控制手段技高一籌。

在肯伯面前,穆林的救世主氣焰與上帝WIFI顯然斷線了,或許是觀察獄中權力結構的分配,他很清楚的認知到,自己需要一個更強大的精神導師,前者是上帝,入獄後,肯伯取代上帝的角色,成為支配他的主宰。對穆林而言,世界非常單純,除了微弱的正義感以外,他只是一個執行上帝旨意的機器,而分屍則可視為一種把人體物化的過程,這個儀式性非常的重要,強大的暗示,把殺人昇華成為一種英雄心態或是擺脫痛苦的流程,是他不可或缺的精神安慰劑。

如果腦波會傳染,聖塔克魯茲監獄可以說充斥著各種人類最黑暗混濁的念頭,即便他努力接收上帝的訊息,傳到他的耳裡,可能最後也只剩下破碎的黑白雜訊。

我們可以看到,精神疾病結合走偏的宗教信仰,成為連環殺手的某種典型。雖然說,穆林的案例毫無疑問地為後世的犯罪心理學研究提供豐富材料,然而,1970年代加州當地的人們,卻為此付出巨大代價。若神愛世人,穆林恐怕不是愛的使者,而是雷到極致的豬隊友吧。